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七百七十四章 閉關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那布衣荊釵的女子,正是紅云真人!

  而她身邊的那條土狗,便是星闕。

  前不久的時候,他們歷經艱險,從人間界飛升仙界,一路上九死一生,差點喪命在時空風暴中。

  當抵達仙界時,紅云真人已負傷嚴重,不得不潛心靜修療傷。

  前不久的時候,她的傷勢才徹底愈合。

  之后她便帶著土狗星闕啟程,一路朝小靈洲“碧水洞天”趕去。

  因為當年蘇奕離開人間界,前往域外戰場時,曾交給紅云真人一個玉簡,并叮囑她,若以后重返仙界,去小靈洲碧水洞天走一遭,看一看那里栽種的一株昆吾神樹是否還在。

  若在,就將那塊玉簡放在那株神樹最高處的第二根枝椏上。

  在趕路的途中,紅云真人也是了解到和蘇奕有關的許多事跡,這才明白,短短三年不見,如今的蘇奕,已擁有鎮殺仙王的實力!

  這簡直就像一個神跡。

  有很多次,紅云真人甚至懷疑,仙界這個蘇奕和她所認識的蘇奕是不是同一個人。

  “主上,你可曾聯系上族人?”

  土狗星闕忽地問道。

  “沒有,仙隕時代發生了太多事情,如今的仙界,早不是我們所熟悉的仙界了……要想尋找族人,又談何容易?”

  紅云真人幽幽一嘆。

  她名寧紅云。

  來自南玄寧氏。

  很久以前,她的先祖“寧南玄”乃是執掌中央仙庭的第七任帝君!

  仙隕時代,南玄寧氏為躲避浩劫,分成兩路撤離仙界。

  一路歷經兇險,逃往人間界。

  一路離開仙界,前往其他紀元文明探尋生路。

  而今,重返仙界后,紅云真人忽然發現,這里……早已不是她所熟悉的故鄉了。

  “那我們就先去找永夜帝君大人!”

  土狗星闕眼眸發亮,激動道,“早在人間界時,我就看出蘇奕來歷不簡單,而今才終于明白,他原來是永夜帝君大人的轉世之身!”

  聲音中,透著濃濃的仰慕。

  紅云真人怔了怔,眼神異樣。

  遙想當初在人間界的時候,蘇奕被視作是觀主的轉世之身,而她則曾懷疑,蘇奕以前很可能是仙界十大仙君之首的劍瘋子。

  現在她才意識到,自己錯得有多離譜。

  真正的蘇奕,曾是那獨尊仙界的永夜帝君!

  一個冠絕一個時代的劍道大帝!!

  穩了穩心神,紅云真人道:“等前往碧水洞天辦完事情,我們就去拜謁蘇道友。”

  “好!”

  土狗星闕很期待。

  永夜學宮遺跡。

  問玄地宮內。

  蘇奕已經帶著戚扶風返回。

  至于燭幽大鵬鳥,已啟程返回不周山天樞凈土。

  夜晚。

  流云仙王和方有容、方寒姐弟張羅了一場宴席,為蘇奕接風洗塵。

  宴席上,蘇奕叮囑戚扶風:“接下來一段時間,仙界注定不會太平,那些仇敵勢力針對我的行動只會越來越頻繁,自今以后,你姑且在此閉關修行吧。”

  戚扶風肅然領命:“是!”

  “帝君大人,仙界的局勢要亂了嗎?”

  流云仙王忍不住問道。

  蘇奕想了想,說道:“風雨難測,必有大變。接下來一段時間,我也需要潛心修行一番。”

  在不周山,他曾阻止萬靈教欲要接引的“陸風”神子降臨仙界。

  而在玲瓏神教,他同樣毀掉了對方接引“神子”降臨仙界的謀劃。

  一葉落而知秋。

  蘇奕敢肯定,類似的事情,在接下來的時間中,注定會陸續上演!

  換而言之,由諸神所安排的神子人物,會陸續出現在仙界。

  這注定是一個大變,還不知會引發怎樣的波瀾。

  在以往的仙界,也根本不曾出現過類似的變故。

  除此,過往那段時間,他一身轉戰仙界各地,屠掉了不知多少仙王,早已處于風口浪尖之上。

  可以預見,那些仇敵勢力早已將目光盯在了他身上。

  那六道仙道巨頭為何要宣戰?

  歸根到底,是已經從自己身上感受到了嚴重的威脅!

  這也就意味著,接下來一段時間里,這仙界天下針對他的行動,注定會越來越多!

  蘇奕向來不怕事。

  可也清楚,時局動蕩之際,置身事外,才不至于被各種麻煩找上門來!

  這天起,蘇奕開始閉關。

  春秋空間。

  這是一片誕生于虛無中的空間。

  混沌氣蒸騰,一縷縷色彩斑斕的規則力量交織。

  時間仿似在其中靜止。

  時隔一年后,蘇奕再次來到了這片混沌氣蒸騰的世界。

  春秋者,光陰流轉更迭之意。

  在這處混沌空間,時光法則和外界不同。

  在此修行一春秋,也就是一年時間,外界才僅僅過去一天。

  一次最多只能停留一甲子,也就是六十年。

  而在外界,則是六十天。

  當初,王夜曾探尋時光長河之上,在一片時光力量所化的浪花中,發現了這一處奇妙的混沌空間。

  于是,他以無上神通,將這一處“混沌空間”徹底封印,從時光長河中帶回了仙界,藏在了這問玄地宮之下。

  上一次,蘇奕在宇境修為時,曾在此閉關十年便離開。

  而現在,他再次來了。

  和上次不同,如今的他已是圣境初期修為,只差一線便可踏入圣境中期!

  “這一次,就耗費一甲子時間,且看一看僅僅閉關打坐,能讓我修為精進到何等地步。”

  蘇奕盤膝而坐,虛空中彌漫的混沌霧靄頓時籠罩而來,讓他身影變得若隱若現。

  說是一甲子六十年,實則相對外界也僅僅只六十天而已。

  很快,蘇奕摒棄雜念,靜心修煉起來。

  一身氣機轟鳴運轉,仙元空間內,大道轟鳴,扎根其中的萬界樹隨之搖曳生姿。

  對蘇奕而言,從來不會為修行煩惱。

  若是要破境,以他的手段,輕松就能一路突破至太境最巔峰的層次。

  可他今世至今,從不曾這么做。

  核心就是他清楚,劍途求索,自當穩打穩扎,步步為營,求的不是快,而是超越以往前世,謀求一條更高的劍途!

  半年后。

  蘇奕一身修為如杯滿則溢的水流,輕松邁入圣境中期。

  而外界,才僅僅過去半天時間。

  三年后。

  蘇奕修為錘煉到圣境中期的圓滿地步,卻只差一線無法突破至圣境后期。

  蘇奕沒有強求,開始參悟圣境法則、梳理和推演一身劍道造詣。

  除此,這三年時間里,補天爐已經把蘇奕過往搜集的戰利品全部熔煉掉。

  仙藥煉為仙丹。

  神材煉為神料。

  而補天爐在這三年中,品相已蛻變了一大截!

  比之仙王級最頂尖的寶物都不遜色。

  十年后。

  蘇奕修為順利邁入圣境后期。

  除此,人間劍得到全新的重鑄,劍鋒徹底內斂,劍身從灰青色化作一種質樸無華的黑色,一如沉寂幽暗的夜光。

  其威能相比以往,強大了起碼五成!

  讓蘇奕欣慰的是,過往這十年,補天爐煉制了許多能夠孕養神魂的仙丹,在吞服煉化這些丹藥后,靈魂戰偶雷澤那瀕臨油盡燈枯的本源力量,總算恢復了一些。

  雖然雷澤依舊無法恢復往昔記憶,但蘇奕相信,雷澤以后必然會一步步恢復到巔峰狀態!

  十年的勤修苦練,經受玄墟大道力量的滋養,也讓萬界樹茁壯成長了一截,已蛻變成一株小樹的輪廓,枝椏青碧如玉石,吞吐混沌氣息,神圣非凡。

  在蘇奕閉關潛修的第十年,外界才過去十天。

  小靈洲。

  深夜。

  紅云真人和土狗星闕正在一片廢墟般的遺跡中前行。

  這里就是碧水洞天!

  只不過早在仙隕時代的時候,這座名山福地遭受浩劫打擊,已經淪為一片荒無人煙的焦土。

  人跡罕至。

  “主人,我們已找了一天一夜,就差挖地三尺了,根本不用想就知道,那一株昆吾神樹恐怕已經死在那一場仙隕浩劫中。”

  星闕土狗忍不住道。

  紅云真人沉吟不語。

  忽地,她想起什么,拿出蘇奕當初所贈的玉簡。

  玉簡內,只鐫刻著一幅神秘的圖案,由繁密奇異的道紋組成。

  之前紅云真人也曾嘗試感應其中的奧秘,可卻一無所獲。

  而現在,她決定再試試。

  真不行,就徹底放棄此次行動,就此離開。

  當神識探入玉簡內的秘圖,紅云真人心中忽地泛起一絲莫名的感覺,就像感應到什么。

  旋即,不可思議的一幕發生。

  那一幅秘圖悄然發光!

  同一時間,紅云真人清楚感受到,在這片廢墟深處,有著一股神秘浩渺的力量出現,和手中玉簡內那一幅秘圖產生奇妙的呼應!

  “那是?”

  同一時間,星闕吃了一驚,就見夜色籠罩的廢墟上,忽地涌起一團如夢似幻的光霧,霧靄悄然凝聚,化作一個神秘的門戶!

  “我就知道,蘇道友所贈的這枚玉簡不簡單。”

  紅云真人精神一振,“走,我們去看看,若不出意外,那一株昆吾神樹必然就藏在其中!”

  當即,她帶著星闕一起,走進那一道虛幻般的門戶中。

  嘩啦!

  當兩者身影走進其中,那一扇虛幻般的門戶隨之化作霧靄,像潮水般消失不見。

  夜色如墨,廢墟荒蕪。

  一如剛才什么都沒發生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