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七百七十三章 兩個秘辛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山巔一片寂靜。

  眾人沉默,壓抑的氛圍讓人直喘不過氣。

  他們斷不可能答應在黑霧大淵開戰。

  同樣,他們也無法不在意來自蘇奕的威脅!

  怎么辦?

  他們可都已昭告天下,向蘇奕宣戰,引發了舉世矚目,若就此放棄,他們六大勢力的顏面還要不要了?

  “齊涅道兄,宣戰之前,你可信誓旦旦表態,那蘇奕必會應戰,可現在這情況,你覺得當如何處置?”

  南無咎目光看向齊涅。

  齊涅神色一陣明滅不定。

  半響,他嘆道:“眼下,只有兩條路可選。”

  “其一,答應在黑霧大淵開戰,傾盡一切手段,和蘇奕一決生死。”

  眾人眼皮一跳,面面相覷。

  前段時間,一批仙王才剛喪命在黑霧大淵,若不到逼不得已的時候,誰愿意去那鬼地方和蘇奕開戰?

  齊涅目光在眾人臉龐上一掃,繼續道:“第二天路,就是宣告天下,蘇奕拒絕在摩天嶺對決,取消這一場約戰。”

  眾人的臉色頓時愈發難看起來。

  這若傳出去,明眼人都能看出來,他們六大仙道勢力出師不利!

  “不過,這并不代表我們什么都不做。”

  齊涅深呼吸一口氣,沉聲道,“明的不行,就來暗的!”

  “接下來我們一起調遣麾下的力量,利用遍布仙界的棋子,全力查探那蘇奕的蹤跡。”

  “同時,聯合其他視蘇奕為仇敵的大勢力,一起抓捕和那蘇奕關系密切之人!”

  “當然,這一切都要在暗中進行。”

  齊涅說到這,整個人已徹底從憤怒中冷靜下來,“我敢斷定,蘇奕如今心存顧忌,不敢和我們徹底撕破臉。”

  “同時,他的實力也不足以和我們全面開戰,否則,以他的性情,怕是早就殺上門來。”

  “蘇奕需要更多的時間來讓他自己變得更強大。”

  “而我們既然無法立刻將其扼殺,就必須提前行動起來,做足準備,以應對他這個潛在的心腹大患!”

  眾人也都漸漸冷靜下來。

  誠如齊涅所言,蘇奕已經成為他們的心腹大患!

  “那依照道友所言,我等當如何準備?”

  玄重眸光閃爍。

  他們這些掌教人物都不蠢,經此一事,早意識到要收拾蘇奕這樣的心腹大患,絕非易事。

  齊涅略一沉默,說道:“諸位,都已到了這時候,咱們就打開天窗說亮話吧,無須再藏掖。”

  眾人眼眸微凝。

  就見齊涅語氣淡漠道:“我只說兩件事,并且敢保證,這兩件事你們必然也早有耳聞。”

  “第一件事,諸神已經開始行動起來,在接下來的一年中,會陸續動用各種手段,派遣他們各自選中的‘神子’‘神女’降臨仙界。”

  眾人沉默,神色各異。

  沒有人為此感到驚詫,無疑,他們都知道這個秘辛!

  “那些神子尊奉神明旨意,所圖謀的無非兩件事,其一,等待成神之路出現時,搶占先機,奪取成神造化,凝神格,筑神位。”

  “其二,滅殺蘇奕這個執掌輪回的異端!”

齊涅眸光深沉  ,輕聲道,“而我們,完全可以去和那些神子合作,借刀殺人!”

  眾人皆點了點頭。

  齊涅道:“這是第一件事,第二件事則和證道太境有關,諸位想必都已了解到,這仙界天下的周虛規則力量,正在發生劇烈變化,這一場持續多年的黃金大世,已經來到了最巔峰的階段。”

  “這一切意味著,歷經仙隕時代的凋零和沉寂后,當前的仙界,正在迎來一場否極泰來的大變!”

  “對我輩而言,證道太境已并非不可能的事情!”

  齊涅眸光灼灼,掃視眾人,“諸位心中都清楚,我所說的并非虛言,我也不瞞諸位,我太清教早在多年前的時候,就已開始做準備!”

  “不出意外,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里,我教一些仙王,將會陸續去證道太境!”

  說到這,他話鋒一轉,道,“當然,猜測各位所在的道統,恐怕也早已展開了行動,在謀劃證道太境的事情,對否?”

  眾人都沒有否認。

  神火教教主南無咎道:“既然道友把話都說到這份上了,那我也不再藏掖,不出三個月,我教將接引一位‘神女’降臨仙界。”

  眾人神色變得微妙起來。

  神火教乃是仙界一個古老的道統,早在仙隕時代以前,就已是仙界三大魔道勢力之一。

  誰能想象,這個沒有背靠神明的古老道統,竟早已和某位神明聯系上,要在三個月內,接引一位“神女”降臨仙界?

  太一教掌教玄重笑了笑,道:“既然大家坦然相告,我自不能再隱瞞,我太一教也即將接引一位神子降臨。并且已做足了萬全把握,不會出現任何差池。”

  有時候,當大家心照不宣的秘辛被揭破,也的確沒有隱瞞的必要,稍稍亮一亮肌肉,也是一種威懾,不至于被人小覷。

  “我派已經找到一個分布著證道太境契機的古老秘境,疑似是從太荒時期延存下來,而我派多位仙王,都已開始在那座古老秘境中閉關。”

  一時間,這些掌教人物皆“坦誠相告”。

  說出的秘辛若傳出去,勢必會讓天下震動。

  唯有玲瓏神教教主屠云心中很不是滋味,陰沉著臉坐在那,一語不發。

  原因很簡單。

  他們玲瓏神教也早就在做準備,可昨夜的時候,白骨神燈和玲瓏神尊的神像統統被毀,也徹底毀掉了他們接引“神子”的計劃。

  更糟糕的是,八位仙王主祭也慘死蘇奕手中,哪怕證道太境的契機出現,他們玲瓏神教也沒多少人有資格去謀取了……

  相比其他仙道勢力的準備,屠云心中哪能好受了?

  “簡而言之,接下來一段時間,諸神派遣的神子、神女會陸續降臨仙界,而證道太境的契機也已出現仙界。”

  齊涅道,“蘇奕需要時間變得強大,而我們也需要時間,去接引神子和神女,以及抓住證道太境的契機。”

  “到最后,比拼的就是誰能在接下來一段時間里,變得更強大!”

  說到這,齊涅不禁露出睥睨自負之色,“而那時候,我可不相信,蘇奕能強大到去和那些神子、神女掰手腕。”

  “更不相信,他可以去和晉升為太境的存在對抗!!”

  眾人皆點了點頭。

  歸根到底,和蘇奕這個心腹大患的較量,比拼的就是在接下來的時間里,誰能準備得更充足,掌握的底牌更多!

  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

  只不過,他們一想到此次昭告天下,向蘇奕宣戰的事情,就這般潦草地落下帷幕,心中就很不是滋味。

  白蘆洲。

  前往永夜學宮遺跡的路上。

  蘇奕他們獲悉了六大仙道勢力的態度。

  六大仙道勢力對外宣布,蘇奕拒絕在摩天嶺對戰,故而取消此次的約戰。

  當得知消息,燭幽大鵬鳥不禁贊嘆道:“果然不出永夜大人所料,這些混賬慫了!他們根本不敢去黑霧大淵和您對戰!!”

  戚扶風也不禁心生欽佩。

  從離開玲瓏神教時,帝君大人就斷言,有了這次教訓,那六大仙道勢力只能忍氣吞聲,吃下這個啞巴虧,不敢再亂來!

  而事實證明,帝君大人料事如神!

  “他們家大業大,勢力遍布仙界,在沒有絕對的把握能夠滅掉我的時候,哪可能有膽子和我撕破臉?”

  蘇奕心不在焉道,“相反,若一開始我便顧忌那些人質的安危,被迫應戰,注定會處于絕對的劣勢之中。”

  燭幽大鵬鳥深以為然,道:“大人所言極是,歸根到底,就是比誰更狠,他們可以拿人質威脅,大人自然也可以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以牙還牙,就看誰更狠!”

  戚扶風禁不住道:“大人,可若他們憤怒之下,殺了那些人質可怎么辦?”

  “他們不敢!”

  不等蘇奕回答,燭幽大鵬鳥已咧嘴笑道,“永夜大人顧忌那些人質的性命,可他們同樣也得顧忌,若惹怒了大人,滿世界去殺他們六大仙道勢力的人!”

  蘇奕琢磨道:“他們或許不敢,但必不會就此善罷甘休。不過,這些都已無關緊要,只要我活著,就會像一把懸浮在他們頭頂的一把劍,讓他們寢食難安。”

  活著!

  唯有他活著,才會讓他們投鼠忌器,不敢胡來!

  “歸根到底,還是因為我如今的實力,還無法一舉將他們徹底滅掉,否則,何須去和他們斡旋?”

  蘇奕心中喃喃道。

  他有一種預感,一場針對自己的危機已經越來越近,當這一場危機爆發時,必然非同小可!

  不過,蘇奕并不擔心什么。

  相反,他很期待!

  身為劍修,怎會畏懼這點風風雨雨?

  縱使萬劫在前,自當仗劍破之!

  與此同時——

  東海之畔,小靈洲境內。

  一個布衣荊釵,面貌平庸的女子,帶著一條土狗,趁著夜色在趕路。

  “主上,按我們打探到的消息,那‘碧水洞天’早在仙隕時代就已被覆滅,我們還要去哪里做什么?”

  土狗滿臉困惑。

  “在人間界東玄域時,我曾答應蘇道友,要幫他做一件事,自不能食言。”

  女子語氣清冷平靜。

  她腦海中悄然浮現出蘇奕那峻拔的身影。

  時隔三年時間而已,誰能想象,當年那個在人間稱尊的絕代劍修,而今都已是名滿仙界四十九洲的傳奇人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