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七百七十二章 敲打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太清教。

  一座崖坪上。

  云霧裊娜,青松翠柏。

  太清教、太一教、玲瓏神教、神火教、蒼玄道門、乾元劍齋六大仙道巨頭勢力的掌教,正在對談。

  “宣戰的消息已傳遍天下,齊涅道兄覺得,那蘇奕會否應戰?”

  太一教掌教玄重問道。

  “哪有這般容易。”

  齊涅笑著搖頭,“仙隕時代以前,世人皆知,王夜向來不忌憚任何威脅,作為王夜的轉世之身,那蘇奕必然同樣如此。”

  “這也就意味著,此次約戰,僅憑那些人質,還很難讓王夜乖乖應戰。”

  頓了頓,他說道:“我之所以昭告天下,就是告訴蘇奕,我手中挾持有人質,打算和他一決勝負,他哪怕拒絕這一場約戰,可他卻無法不在意那些人質的生死!”

  “這也就意味著,他必然會主動和我們談條件!”

  其他人若有所思。

  神火教教主南無咎沉吟道:“這么說,道兄已有應對之策?”

  齊涅頷首道:“等他開出條件后,我們再討價還價便是,前提是,無論如何,也要他答應這一場約戰!”

  玲瓏神教教主屠云不禁笑道:“看得出來,道友已成竹在胸。”

  齊涅嘆道:“我可不敢有任何小覷之心,畢竟,那蘇奕乃是暴君王夜的轉世之身,一個早在仙隕時代以前,就霸絕仙界的恐怖存在,和這種人較量,必須嚴陣以待。”

  眾人皆深以為然。

  “現如今,仙界各地已到處在流傳蘇奕就是暴君王夜的轉世之身,雖還未曾掀起什么風浪,可卻是一個不好的苗頭。”

  南無咎皺眉道,“若在這節骨眼上,蘇奕自曝身份,可就有些不妙了。”

  在當今仙界,除了他們這些一方仙道巨頭的執牛耳者外,大多數人還不清楚蘇奕的真正身份。

  他們也不曾揭破。

  原因很簡單,永夜帝君在仙界的影響力太大了!

  哪怕時隔萬古歲月,這種影響力都不曾消減多少。

  他們根本不用想就知道,若將蘇奕的身份公布于世,仙界必掀起大波瀾,會發生諸多不可預測的危險。

  比如,往昔歲月中那些曾為永夜帝君效命的強者,必會蜂擁而起,匯聚在蘇奕身邊。

  那些曾和永夜帝君關系莫逆的老古董們,注定也將陸續出現!

  那時候只需蘇奕振臂一呼,比如會出現應者云集的場面。

  這對他們這些視蘇奕為仇敵的大勢力而言,絕對是禍非福!

  “放心,蘇奕不會這么做。”

  齊涅語氣堅定,“在沒有足夠和我們抗衡的實力之前,一旦暴露身份,對他而言,同樣是禍非福。”

  “別忘了,這仙界天下,可不僅僅只我們這些人和他是死敵!”

  “除此,一旦暴露身份,必會讓他處于風口浪尖之上,惹出無數不可預測的風波。”

  “誠然,他可以振臂一呼,召集以前的舊部和屬下,可這么做,同樣也會害了他那些屬下!”

  “越顯眼,就越容易被打擊。”

  “目標越大,就對他的行動越不利!”

  “畢竟,現在他一個人,大可以承擔一切后果,可若是一群人,他注定會被那些舊部和屬下牽累!”

  “很久以前,我師尊就曾說過,王夜的性情最是霸道鐵血,也最重義氣,但凡是他自己能承受和解決的事情,就絕不會牽累到其他人身上。”

  說到這,齊涅笑了笑,“歸根到底,是這個蘇奕還不夠強大,才會時至如今,都不敢自曝身份。”

  “若換做巔峰時的他,何須如此?”

  眾人皆笑起來,認可齊涅的分析。

  “也正因為他還沒有像前世那般強大,我們才需要一起聯手,一舉將其扼殺!”

  玲瓏神教教主屠云語氣森然,“否則,以后哪可能還有機會?”

  這時候,一個灰衣白發的老者匆匆而來。

  他是玲瓏神教的大主祭,一位妙境大圓滿層次的仙王!

  可此時,他卻臉色鐵青,滿臉悲慟,壓低聲音在玲瓏神教教主屠云耳畔傳音道:“教主,大事不妙!”

  齊涅等人都停止交談,目光齊齊看向屠云。

  片刻后,他們就看到,屠云眼睛瞪大,須發顫抖,臉上肌肉都在抽搐,臉色陰沉得像吃了死蒼蠅似的。

  在他身上,更有抑制不住的殺機暴涌。

  屠云拍碎了身前酒桌,眼睛發紅。

  那暴怒的神態,讓眾人皆驚詫,意識到發生大事了。

  “道友,發生了何事?”

  齊涅問道。

  屠云沉默了,神色陰晴不定。

  許久,他聲音沙啞道:“事情已經發生,瞞也瞞不住,你來說吧。”

  灰衣白發的大主祭點了點頭,道:“不瞞各位,昨天晚上,蘇奕殺上我玲瓏神教,摘掉了我教八位仙王主祭的首級!!”

  此話一出,全場皆驚。

  氣氛驟然沉悶壓抑下去,空氣似乎都在這一刻凍結。

  人們皆心顫,面面相覷。

  數天前,他們六大仙道勢力才剛昭告天下,越戰蘇奕于金洲摩天嶺。

  昨夜,蘇奕就殺上玲瓏神教,斬八位仙王!

  這分明就是一場針對他們六大仙道勢力的報復!!

  無怪乎屠云的臉色會變得如此難看,若換做是他們背后的宗門遭受這等打擊,怕也早已暴跳如雷!

  “此子未免太猖狂!他就不怕我們殺了那些人質?”

  南無咎殺氣騰騰。

  神火教教主玄重臉色難看道:“蘇奕既然能殺上玲瓏神教,為何不能殺上我們所在的宗門?”

  一句話,讓其他人皆色變。

  的確,這次若蘇奕針對的是他們各自所在的宗門,后果著實難以預料!

  有人喃喃道:“我們僅僅只是約戰而已,可這家伙倒好,竟然直接動手了!他這是根本沒把我們放在眼中啊!”

  眾人臉色都很陰沉。

  在宣戰之后,他們預料過蘇奕會采取的各種反應,唯獨沒想到,對方會這么狠,直接就動手了!

  “這就是王夜!他是借此警告我們呢!”

  齊涅深呼吸一口氣,沉聲道,“若我所料不錯,玲瓏神教其他人,應當沒有出事,對否?”

  大主祭點頭道:“按我教傳來的消息,蘇奕神不知鬼不覺就潛入我教,那些護山禁陣根本沒有任何反應,在斬殺我教八位仙王主祭后,蘇奕便揚長而去。”

  他沒有說,玲瓏神尊的神像和那一盞白骨神燈都被毀掉。

  也沒有說,蘇奕離開時,直接把他們玲瓏神教過往漫長歲月中積攢的財寶全部搬空了!

  這太恥辱,說出來的話,也太丟人!!

  有人禁不住道:“這么說的話,若昨夜蘇奕愿意,都能直接將你們玲瓏神教踏滅?”

  大主祭沉默了。

  教主屠云也在沉默。

  眾人皆心顫,意識到這個推測不假,若昨晚蘇奕不留情,都能像踏滅萬靈教那樣,踏滅玲瓏神教!

  可他沒有這么做。

  為何?

  很簡單,正如齊涅所言,蘇奕這是在用實際行動敲打他們,警告他們!

  這讓眾人心中皆很不是滋味。

  誰敢想象,面臨他們六大仙道勢力的威脅,蘇奕竟搞出這一出大動靜?

  簡直強勢得一塌糊涂!!

  “道兄,我有一個請求,望你能成全!”

  屠云目光看向齊涅。

  齊涅眼眸瞇起來,“你想讓我殺了那些人質?”

  “不錯!他殺我教八位仙王,根本不忌憚那些人質的死活,既如此,留著那些人質何用?”

  屠云咬牙切齒,“我等自當以牙還牙,以血還血!!”

  他氣怒攻心,憤恨欲狂。

  “不可。”

  齊涅搖頭,“道兄還是冷靜一下為好,有那些人質在,蘇奕起碼還會顧忌一二,容我說句不好聽的話,若非這些人質,你們玲瓏神教昨晚就徹底覆滅了!”

  屠云怔住,臉色愈發難看。

  他哪會不清楚這一點?

  只不過是太過憤怒罷了。

  “蘇奕還曾留下一道密信,還請諸位一觀。”

  大主祭拿出一個密封的信符,遞給齊涅。

  齊涅看過之后,臉色頓時陰沉下來。

  信中的內容很簡單,蘇奕答應這一場約戰,但卻選擇黑霧大淵為戰場,并且表態,七天內,他們若不去赴戰,他便不會再奉陪!

  除此,蘇奕還表態,他們若敢動那些人質的性命,他必會像收拾玲瓏神教般,在整個仙界滅殺和六道仙道勢力有關之人!

  當齊涅把蘇奕的態度說出,眾人都坐不住了,驚怒交集。

  黑霧大淵!

  那個仙界首屈一指的大兇禁地,在前一段時間的時候,才剛剛埋葬了一批追殺蘇奕的仙王!

  蘇奕選擇此地為戰場,明顯是有所依仗,這讓誰能答應?

  而蘇奕那番威脅,更讓他們感到心寒。

  蘇奕只是一個人,哪怕打不過他們,大不了藏匿起來。

  可他們不一樣,每一個都家大業大,勢力遍布仙界的不同疆域之中!若蘇奕豁出去進行報復,他們注定將損失慘重!

  看一看昨晚玲瓏神教的遭遇就知道了,蘇奕一個人而已,殺上玲瓏神教的老巢,如入無人之境,連斬八位仙王!!

  全力戒備起來?

  開玩笑,只有千日做賊的,哪有千日防賊的?

  須知,他們每一個勢力麾下,少則有數萬強者,多則有十多萬強者,遍布仙界各個疆域。

  攤子鋪得太大,也就意味著破綻眾多,最容易被一一擊破!

  不夸張的說,蘇奕這個威脅,直接擊中了他們的要害,讓他們不得不考慮是否能承受那種嚴重的后果!

  ps:卡文,第二更正在寫,爭取中午12點搞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