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七百七十一章 是那把劍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沉默半響,灰衣男子才按捺住內心的不舒服,道:“整個玲瓏神教上下,包括教主在內,都無法去和玲瓏神尊對談。”

  說著,他艱難地挪了挪殘破淌血的軀體,目光看向那座九丈高的神像,神色變得狂熱的虔誠,“這世上,也沒有人有資格去和神明對談!”

  蘇奕皺眉道:“那你們過往是如何去和玲瓏神尊聯系的?”

  “玲瓏神尊大人若下達旨意,自會在神像之上顯露神跡,降下法旨,由我教教主親啟法旨。”

  灰衣男子道,“而我等在完成玲瓏神尊大人的旨意后,只需在此虔誠膜拜,進行稟報便可,玲瓏神尊大人自能夠獲知。”

  說到這,他忽地咧嘴笑起來,眼神怨毒地看著蘇奕,“也就是說,你我之間的對話,以及你之前的所作所為,都已瞞不住,注定將被玲瓏神尊大人獲悉!!”

  他顯得很得意、暢快,宛如奸計得逞般。

  或者說,他明知此次在劫難逃,之所以愿意和蘇奕交談,就是拖延時間,要讓蘇奕被玲瓏神尊盯上!

  可讓灰衣男子失望的是,蘇奕沒有任何驚慌,反倒嗤地一聲笑了出來。

  這莫名其妙的笑聲,就如鋒利的刀狠狠插入灰衣男子心頭,讓他感到莫大的羞辱,憤怒道:“你還笑!被神明盯上,無論你是誰,注定會死得很難看!!”

  蘇奕不在理會此人。

  他徑自來到那座九丈神像前,目光看著供桌上的白骨神燈,輕語道:“我叫蘇奕,就是你們這些所謂神明要找的人,過往那些年,我殺了很多神使,大概已清楚,你們為何會懼怕輪回。”

  蘇奕!!?

  灰衣男子腦袋嗡的一聲,如遭雷擊,終于明白來者的身份,一張老臉都徹底變了。

  原來是他,永夜帝君的轉世之身!!

  幽暗的祠堂中,蘇奕的聲音繼續在響起:

  “我知道你們早已盯上了我,也清楚你們究竟想做什么。”

  燈影搖曳中,蘇奕那忽明忽滅的清俊臉龐浮現一抹輕蔑,“世人愚昧,敬爾等如天,但我不同,向來不忌憚和你們掰一掰手腕。”

  說到這,蘇奕目光緩緩抬起,看著那九丈神像,語氣平靜,“他日,我會打碎爾等的神位、剝奪爾等神格,看著高高在上的你們,跌落凡塵!”

  灰衣男子毛骨悚然。

  瀆神!

  這家伙竟放肆到在褻瀆和威脅神祇!!

  咔嚓!!

  蘇奕袖袍一揮,九丈高的神像四分五裂,無數碎片飛灑,濺起滿地的煙塵。

  這嚇了灰衣男子一跳,震駭欲絕,他怎么就敢?難道就真不怕遭受神罰!?

  旋即,灰衣男子眼珠瞪大。

  他看到蘇奕抬手,朝白骨神燈抓去!

  “這家伙居然自己作死……”灰衣男子一呆,心中的憤怒蕩然無存,神色間則浮現出難掩的興奮和期待。

  白骨神燈內,蘊積著恐怖的神明之力,太境人物都不敢碰觸!

  否則,必被神劫纏身!

  不出灰衣男子所料,當蘇奕指尖碰觸到那白骨神燈的一瞬,一片血色神劫力量從燈盞內暴涌而出,一如密密麻麻的血色觸手,瘋狂蔓延,瞬息就將蘇奕整條胳膊覆蓋,并繼續朝他身上蔓延過去。

  “哈哈,這家伙完了!果然是自作孽不可活!!”

  灰衣男子狂喜。

  可此時,卻見蘇奕一聲輕笑,那峻拔的身影上,有深沉晦澀的輪回光影涌現。

  而后,那血色神劫力量寸寸炸開!

  剎那間,像無數死蛇被寸寸崩碎,灰飛煙滅。

  灰衣男子愣住,呆滯在那。

  怎會……

  怎會這樣!?

  轟隆!

  白骨神燈劇烈顫抖,爆綻出可怕的神劫之力,如血色洪流爆發。

  可這一切都已奈何不得蘇奕,隨著他運轉輪回力量,勢如破竹般將那神劫之力碾碎磨滅。

  而后,一把牢牢抓住了那白骨神燈!

  此物由神秘未知的手骨煉制,雖只尺許高,卻重若神山,燈盞呈花瓣綻放之狀,其內盛著一層厚厚的血色油脂。

  當蘇奕將此物托在掌中,那燈盞內的血色油脂忽地翻騰起來,化作一個詭異的漩渦,簡直像悄然睜開的一只血色眼眸般,詭異滲人。

  一股詭異禁忌的無形力量,沖入蘇奕的識海,讓蘇奕神魂遭受到可怕的沖擊。

  “你是何人,竟敢破壞本座的寶物?!”

  一道威嚴冰冷的大喝,在蘇奕識海中響徹。

  就見血色霧靄翻騰,凝聚成一道虛幻縹緲的身影,三頭六臂,人首蛇身,六只手中各握一輪黑色大日。

  那居中的腦袋上,那妖嬈美麗的面孔上,布滿殺機!

  赫然是玲瓏神尊!

  不對,應該是她所留的一道印記力量!

  可即便是印記力量,那恐怖的威勢,震得蘇奕神魂劇痛,直似要被撐碎炸開般。

  這一瞬,蘇奕毫不猶豫運轉輪回之力,催動九獄劍。

  蒼茫的劍吟在識海中響徹。

  沉寂已久的九獄劍蘇醒,一股無法形容的無上劍威隨之席卷識海。

  “是那把劍!原來是你!!”

  驀地,玲瓏神尊驚叫。

  聲音中,透著毫不掩飾的驚愕和難以置信。

  轟!!

  聲音還在回蕩,玲瓏神尊的身影就炸開,被抹殺一空。

  識海翻騰,漸漸歸于寂靜。

  蘇奕臉色則微微有些蒼白。

  一道由玲瓏神尊留在那白骨神燈中的印記力量而已,可卻無比的霸道可恐怖!

  之前若非他及時出手,動用九獄劍,神魂都差點被重創!

  不過,這對蘇奕而言,根本不算什么。

  真正讓他驚疑的是,玲瓏神尊似乎認出了九獄劍,并且還由此認出了自己!

  蘇奕想起了那個為“過去燃燈佛”效命的神使曾說的一番話。

  自己的兩個前世,曾殞命在諸神聯手的打擊之下!

  當初在時光長河上,神秘女子“珞瑤”也曾證明這一點,才會稱呼自己為“道兄”!

  而現在,玲瓏神尊那透著驚怒的話語,無疑也進一步證明,自己的前世,曾和諸神征戰!!

  “究竟是自己的哪兩個前世,曾被諸神所殺?”

  蘇奕猜不透。

  九獄劍上,還有五條鎖鏈,分別封印著一個前世所留的道業力量。

  目前,蘇奕也僅僅知道,自己的第五世,名喚李浮游,乃是太荒時期最神秘超然的一個劍修。

  曾教導出四位太境劍帝。

  也曾在東海深處的“靈墟山”上,留下畢生所收集的傳承典籍。

  靈魂戰偶“雷澤”,就是李浮游所煉制。

  記錄著成神之秘的“金色獸皮書”,是落長寧所留,而落長寧便是李浮游的傳人。

  而按照負劍老猿當初所言,早在太荒時代最初的時候,李浮游就已離開仙界,前往紀元長河之上。

  有關李浮游的事跡,也早已湮滅在歷史長河中,成為虛無縹緲的傳聞。

  而現在,哪怕拋開第五世李浮游不談,九獄劍上還封印著四個前世道業,也讓蘇奕無法分辨出,到底是哪兩個前世,曾殞命在諸神的手底下。

  咔嚓!

  手中,白骨神燈像琉璃般碎裂成無數塊。

  也驚醒了沉思中的蘇奕。

  “沒死?你怎么會不怕神劫?不可能,這白骨神燈是玲瓏神尊所賜,乃是我教的禁忌之物,怎會就這般被毀掉?”

  癱瘓在地的灰衣男子大叫。

  滿臉寫著彷徨、驚慌和絕望。

  “別怕,只要幫我一個小忙,我便不殺你。”

  蘇奕走上前,溫聲開口。

  說著,他袖袍一揮,八顆血淋淋的人頭滾落一地。

  這些人頭,皆來自玲瓏神教的仙王境大人物,之前時候,被蘇奕無聲無息地獵殺,搜集了起來。

  灰衣男子渾身一哆嗦,差點崩潰。

  他這才意識到,在這之前,鎮守教中的八位主祭,竟早已慘遭毒手!!

  “把這封密信和這些腦袋一起交給你們教主。”

  蘇奕說著,拿出一個封印起來的秘符,丟給了灰衣男子,“等他看過密信,自然清楚該怎么做。”

  說罷,他撣了撣衣袍,揚長而去。

  直至目睹他的身影消失不見,灰衣男子這才終于敢確信,自己僥幸撿回了一條命般,不禁大口喘息起來。

  可當看到地上那八顆血淋淋的頭顱時,他只覺呼吸到體內的空氣都變得血腥起來,幾欲作嘔。

  生死間有大恐怖。

  強大如仙王,當直面四位的威脅時,又有幾人能做到面不改色?

  棋盤山外。

  當看到蘇奕的身影返回,一直等候在那的燭幽大鵬鳥和戚扶風皆長松了一口氣。

  “大人,事情可解決?”

  戚扶風禁不住問。

  “笨!這還需要問嗎?永夜大人出手,從無敗績!”

  燭幽大鵬鳥鄙夷道。

  說著,它屁顛屁顛上前,遞上一壺酒,“永夜大人,沒累到您吧?要不要先歇息一番?”

  那諂媚狗腿的姿態,讓戚扶風的眼睛都一陣發直。

  “走吧,回白蘆洲。”

  蘇奕拿過酒壺暢飲了一番,這才說道,“接下來,就看那六大仙道巨頭的態度了。”

  當晚,他們啟程離開,重返白蘆洲。

  同樣是當晚,玲瓏神教以十萬火急的速度,將八顆血淋淋的首級,以及蘇奕的一封密信送往太清教。

  因為他們的教主,如今還在太清教盤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