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七百七十章 玲瓏神像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瞬息,索文舟那滿腔的欲念也隨之化作烏有,一股徹骨的寒意涌上心頭。

  這可是他們玲瓏神教的核心重地。

  這座殿宇更覆蓋著不知多少禁陣!

  可現在,竟有人無聲無息地潛入進來!!

  根本來不及多想,出于多年廝殺征戰磨礪出的本能意識,索文舟抬手把左擁右抱的美嬌娘扔了出去。

  同時,他躺坐在地的身影暴退,雙手間已各自握著一柄金燦燦的短戟。

  一身妙境后期威勢,轟然爆發。

  可下一瞬,他眼眸驟然收縮。

  放眼大殿,哪還有那一道憑空出現的青袍身影?

  消失了?

  難道是幻覺?

  噗通!噗通!

  那些美嬌娘摔在地上,發出痛苦的悶哼,一個個滿臉惘然。

  “相公,你……”

  一個美嬌娘滿臉抱怨地抬起頭,剛要說什么。

  旋即她眼眸瞪得滾圓,頭皮發麻,尖叫道:“后邊!相公你后邊!!”

  索文舟頭皮發麻,根本不曾回頭,握著金色短戟的雙手猛地朝后狠狠刺去。

  可這一瞬,他脖頸被一只大手牢牢緊攥住,一身的道行隨之被一股霸道凌厲的力量禁錮,讓得他朝后刺出的這一擊隨之變得綿軟無力。

  “有話好說,閣下這是要做什么?”

  索文舟驚叫。

  饒是他一聲征戰無數,此刻也不禁感到驚懼和恐慌。

  “深夜叨擾,只為借你項上人頭一用,還望成全。”

  喀嚓!

  伴隨著那淡然的聲音響起,索文舟脖頸斷裂,項上人頭被摘了下來。

  如瀑鮮血隨之噴灑而出。

  直至死去,索文舟都沒能看清楚對手的容貌、也不清楚對方的來歷,又是如何無聲無息地進入他們玲瓏神教……

  他那俊美臉龐上,寫滿了不甘。

  而那些美嬌娘都已嚇得臉色煞白,尖叫出聲。

  在她們眼中,那青袍年輕人一如來去無蹤的鬼魅,輕描淡寫之間,就摘掉二主祭索文舟的首級,簡直太過可怕!

  “你們太吵了。”

  蘇奕微微搖頭。

  袖袍一揮。

  一片劍氣席卷大殿。

  尖叫聲戛然而止,如霧般的血腥隨之彌漫而開。

  而蘇奕的身影,已消失在大殿內。

  接下來的時間中,相似的一幕幕,發生在玲瓏神教各個大人物所居住之地。

  一顆又一顆血淋淋的人頭,在今夜被摘走。

  一座青銅澆筑的祠堂中,燈燭通明,光影搖曳。

  在祠堂中央位置,供奉著一座足有九丈高的神像。

  神像三頭六臂,三顆腦袋一個慈眉善目,一個青面獠牙,居中的腦袋則呈現出美麗妖嬈的女子容貌。

  而那六條胳膊中,分別握著一輪黑色大日!

  最詭異的是,神像沒有雙腿,而是蛇身,覆蓋著奇異繁密的血色鱗片。

  隨著燈燭照耀,這九丈高的神像沐浴上一層妖異神秘的色彩。

  神像之前,擺著一張供桌。

  供桌上隔著一盞白骨燈,以及其他一些貢品。

  此時,一個面容蒼老的灰衣男子,雙手托著一個裝滿鮮血的瓦罐,正在往白骨燈內傾倒。

  隨著那濃稠的鮮血傾注,白骨燈似有生命般,產生奇異的波動,貪婪地把那獻血吞噬得涓滴不剩。

  直至瓦罐內的鮮血倒完,灰衣男子退后兩步,把瓦罐放在一側,而他則跪伏于地,神色虔誠而狂熱,恭恭敬敬膜拜叩首。

  “回稟玲瓏神尊大人,由‘萬靈之血’煉制的貢品,已獻祭給白骨神燈,按我派掌教推斷,不出三年時間,便可全力運轉‘白骨神燈’之力,在時空長河上點亮一個空間節點,屆時,自可以接引神子大人將臨仙界!”

  灰衣男子的聲音莊肅,透著發自內心的敬畏和期待。

  那座九丈高的神像寂靜無聲。

  沒有任何反應。

  可灰衣男子清楚,當神尊大人想要獲悉今晚的事情時,輕而易舉就能做到的。

  做完這一切,他長吐一口氣,正要起身,忽地軀體一僵!

  地面上,不知何時多出了一動長長的影子!!

  “誰!”

  灰衣男子猛地扭頭。

  就見距離自己三丈之外的地方,不知何時已經站著一個青袍年輕人,雙手負背,正在打量那九丈高的神像。

  灰衣男子臉色頓變,“你是何人,竟敢擅闖我教重地!”

  說話時,他長身而起,嚴陣以待。

  “別緊張,能跟我說說,這神像的來歷嗎?”

  蘇奕問道。

  灰衣男子神色變幻,半響才說道:“這是我玲瓏神教所尊奉的玲瓏神尊大人的神像,她乃是……”

  說話時,他袖袍猛地一揮。

  一道如靈蛇般的銀色飛梭激射而出,刺向蘇奕咽喉。

  可蘇奕的身影卻憑空消失在了原地,也讓這一道銀色飛梭落空。

  “人呢?”

  灰衣男子臉色頓變,縱身朝大殿外掠去。

  可他身影尚在半空,一道白皙大手憑空按下。

  灰衣男子砸落在地,軀體崩碎,鮮血流淌,一身骨頭都不知斷裂多少根。

  他右手顫抖,掌心浮現一塊秘符,正要捏碎。

  咔嚓!

  一只大腳踩下,將其右手碾碎。

  灰衣男子疼得面頰扭曲,目眥欲裂,心中震駭到極致。

  這家伙究竟是誰?

  怎會如此可怕?

  “老實呆著,趁我還有點興致想跟你了解一些東西,你最好別玩那些不堪入眼的小伎倆。”

  說著,蘇奕抬手一抓,那塊秘符就落入手中。

  秘符呈彎曲的蛇形,通體如墨,表面鐫刻著詭異的黑色大日圖騰,拿在手中,彌散出一股刺骨的陰冷詭異氣息。

  略一感應,蘇奕頓時明白,這是一塊充斥著神明之力的秘符!

  “此物,莫非就是那玲瓏神尊所賜?”

  蘇奕抬眼看向那九丈高的神像。

  這神像的確很奇特,三頭六臂,每只手都抓著一輪黑色大日,人首蛇身,詭異而神秘。

  這讓蘇奕不禁懷疑,這該不會就是那“玲瓏神尊”真正的模樣。

  若如此,對方極可能就是一位妖神!

  “不錯。”

  灰衣男子急促喘息,聲音嘶啞,“你在玲瓏神尊的神像前動手,就是在瀆神!難道就不怕遭受報應?”

  蘇奕笑了笑,收起那塊黑色蛇形秘符,沒有理會灰衣男子的威脅。

  他目光看著那供桌上的白骨燈,道,“按你所言,這白骨燈汲取到足夠的萬靈之血,就能在時空長河上點亮一個空間節點,從而接引一位神子降臨仙界,莫非,此物是一件神明所賜的秘寶?”

  一下子,灰衣男子徹底色變,這才意識到,之前時候他向玲瓏神尊稟報的那番話,早被對方聽在耳中!

  “不錯,那正是由玲瓏神尊等人所賜的一件秘寶。”

  灰衣男子聲音沙啞低沉,“過往一萬九千年來,我玲瓏神教每隔九天,就會朝其中傾注三千斤萬靈之血,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夠接引玲瓏神尊大人所指派的神子駕臨仙界。”

  說著,他艱難地抬頭,充血的眸盯著蘇奕,“奉勸你一句,最好別輕易碰觸那一盞白骨神燈,否則,你哪怕擁有太境修為,也必將被神劫纏身,有死無生!!”

  蘇奕哦了一聲,道:“萬靈教在接引神子,你們玲瓏神教同樣也在謀劃著接引神子,難道說成神之路,很快就會降臨仙界了?”

  在不周山的時候,他曾親自出手,毀掉萬靈教主的謀劃,那個只差一步就能降臨仙界的神子,也就此失去降臨的機會。

  至今蘇奕都還清楚記得,那自稱叫做“陸風”的神子滿是不甘和憤怒的咆哮聲。

  也是這件事,讓蘇奕了解到,萬靈教之所以要接引那位神子,是為了以后在仙界證道成神!

  萬靈教的神子若能提前降臨仙界,就能搶占先機,奪取屬于當世的紀元法則,凝練神格!

  同樣也是這件事,讓蘇奕意識到,哪怕是神子,要想證道成神,也需要契機,以此凝練神格、筑就神位!

  而要知道,隨著一場黃金大世來臨,以后這仙界必然會出現證道成神的機會!

  而現在,當得知玲瓏神教同樣也在籌謀類似的事情之后,蘇奕大致已能斷定,很可能用不了多少年,那成神之路就會真正地出現在仙界!!

  這絕對是個驚世秘聞,傳出去的話,注定會引發仙界大地震。

  “閣下既然知道成神之路,自然也該清楚神子降臨仙界的目的,似這等牽扯到諸神的事情,你還敢招惹嗎?”

  灰衣男子反問道。

  蘇奕道:“我在問你,成神之路是否很快就將出現。”

  灰衣男子搖頭道:“似這等禁忌之事,哪怕是我教教主也不清楚。不過你說的不錯,以后隨著神明的后裔陸續降臨仙界,成神之路注定也將很快就會出現。”

  蘇奕點了點頭,旋即饒有興趣道:“你可有辦法,讓我和這玲瓏神尊聊一聊?”

  他的確很好奇,背靠神明的玲瓏神教,尋常時候是如何去和他們所信奉的神明進行聯系的。

  灰衣男子愣住,眼睛瞪得滾圓,“你……你想和神對談?”

  “有何不可?”

  蘇奕淡淡道,“在你們眼中,神明如天,只能敬之畏之,莫敢不從,可在我眼中,無非是一些更強大的修行之輩罷了。”

  灰衣男子:“……”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