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七百六十九章 以牙還牙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根本無須打探,僅從人們的議論聲中,就讓蘇奕了解到了這一場約戰的具體細節。

  六大仙道巨頭,各派遣一位仙王參戰。

  地點是金洲境內的古戰場“摩天嶺”。

  時間是十天后。

  若蘇奕拒絕,后果自負。

  對此,蘇奕并不奇怪。

  萬靈教的覆滅,無疑讓太清教等仙道巨頭勢力嗅到了危機。

  換而言之,這些仙道巨頭坐不住了!

  燭幽大鵬鳥忍不住道:“永夜大人,您會去赴戰嗎?”

  蘇奕飲了一杯酒,目光望著窗外街巷上那熙熙攘攘的繁華景象,心不在焉道:“一點誠意都沒有,為何要去?”

  戚扶風深以為然道:“地點他們選的,時間他們定的,還威脅若不參與,后果自負,這樣的約戰,注定陷阱重重。”

  燭幽大鵬鳥咧嘴笑道:“的確,他們簡直想屁吃呢,真要約戰,也該由永夜大人敲定地點和時間才行!”

  想了想,蘇奕目光看向燭幽大鵬鳥,道:“你去打探一下消息,既然他們敢昭告天下,對我宣戰,恐怕是有把握讓我不得不參與其中,故而才會毫不客氣進行威脅。我很好奇,他們會拿什么來威脅我。”

  “是。”

  燭幽大鵬鳥領命而去。

  蘇奕則繼續享用美味。

  難得清閑,自當靜心享受這大好時光,豈能讓外界那紛紛攘攘壞了心情?

  該放松消遣的時候,蘇奕向來不會半點委屈自己。

  戚扶風則有些坐臥不安。

  他有預感,那仙道六大巨頭既然這么做,必是早有蓄謀,哪怕帝君大人拒絕赴戰,可他們注定不會就此善罷甘休!

  在當今仙界,仙道巨頭就如同主宰,世人敬之如敬天!

  誰敢無視他們的存在?

  更別說,此次是六大仙道巨頭一起昭告天下!

  很快,燭幽大鵬鳥返回,帶回一則重磅消息:

  “永夜大人,情況不妙!”

  “據說太清教手中,有著許多足以威脅到您的人質!若您不去赴戰,這些人質就會遇害!”

  蘇奕眼眸微凝,旋即嗤地一聲笑出來,道:“又是這種不堪入眼的下作手段,看來,血霄子這個大弟子齊涅,可遠沒有血霄子有出息。”

  拿人質做脅迫,這是古來至今屢見不鮮的事情。

  可在仙隕時代以前,但凡和王夜對敵過的角色都清楚,無論什么威脅,都根本不放在王夜眼中。

  燭幽大鵬鳥斟酌道:“永夜大人,據說這些人質中,不少都是當初跟隨在您麾下效命的老人。他們若出事……”

  話沒說完,意思已表露無遺。

  蘇奕淡淡道:“你覺得,我若去赴戰,他們會輕易放了那些人質?”

  燭幽大鵬鳥斷然道:“不會!”

  “那你認為,我是否有機會救走那些人質?”

  “這……恐怕很難。”

  “既然如此,我為何要被他們牽著鼻子走?”

  蘇奕把玩著手中的酒杯,眼神深邃平靜,“活著的人質,才有討價還價的價值,若人質死了,可就再沒有回旋余地。”

  說到這,他眉頭微皺。

  他和太清教等仙道巨頭勢力之間,早已勢同水火,不死不休,也早已沒有任何回旋余地。

  若他不去赴戰,那些仇敵還真有可能毫不客氣殺了手中的人質!

  燭幽大鵬鳥小心翼翼問道:“永夜大人,那我們什么都不做?”

  蘇奕眸子深處泛起一抹冷冽光澤,道:“不,他們既然開出了條件,并且對我進行要挾,我豈能不予以回應?”

  “寇可往,我亦可往!”

  蘇奕放下手中酒杯,輕語道,“想約戰?可以,一切都得聽我的安排,威脅?呵,我自當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看誰先撐不住!”

  燭幽大鵬鳥精神一振,道:“永夜大人所言極是,收拾這些混賬,自當以牙還牙,以眼還眼!”

  戚扶風卻很擔心,道:“大人,可若人質死了,就再……”

  蘇奕抬眼看向戚扶風,道:“仙隕時代以前,我一個視若手足的好兄弟,被一個名叫黃云葉的大敵挾持,要脅迫我低頭,你知道我怎么做的?”

  不等戚扶風開口,他已回答道:“我沒有任何退讓,因為當時我一旦退讓,我和那個好兄弟全都會敗,被黃云葉任憑拿捏。到頭來,終歸免不了一死。”

  “所以……”

  蘇奕神色平靜道,“當時我做出決斷后,沒有任何遲疑,選擇了出手。”

  燭幽大鵬鳥和戚扶風心中一顫。

  當時永夜大人做出這個決斷時,心中該是何等悲慟和痛苦?

  “可惜,最后沒有奇跡發生,我那位好兄弟死了。”

  蘇奕神色沒有任何變化,“我歷經九天九夜的追殺,將黃云葉活擒,之后,在太武山之巔,我當著天下同道的面,將黃云葉抽筋扒皮,挫骨揚灰。”

  “接下來,我耗費半年時間,窮盡力量,將黃云葉背后的宗族和他的所有親朋,全部斬殺,無一人幸免。”

  燭幽大鵬鳥和戚扶風倒吸涼氣。

  “殘忍嗎?”

  蘇奕語氣淡漠道,“當初,倘若我退讓了,不止我會輸,和我有關的那些親友、部下全都會遭難。”

  說著,他飲了一杯酒,“從那之后,仙界天下都徹底明白,任何威脅在我面前統統沒用,想殺死我?可以,拿出你的真本事!否則,一切陰謀詭計,都是枉然!”

  燭幽大鵬鳥和戚扶風心潮起伏。

  蘇奕內心也有些感觸,道:“當年的永夜之戰,我敗了,在之后的歲月中,和我有關的人和勢力,大多都成了那些大敵報復和清算的對象。”

  “永夜學宮覆滅、狴犴靈族滅亡、萬劍仙宗被迫臣服……”

  “這還僅僅是我已經知道的慘禍,我所不知道的,注定還有很多很多!”

  “而今,太清教那些大勢力,還敢拿人質來脅迫我去赴戰,這等情況下必須重拳出擊,將他們徹底打痛!”

  蘇奕說罷,長身而起,道,“走吧。”

  燭幽大鵬鳥和戚扶風連忙起身。

  “永夜大人,我們去哪里?”

  燭幽大鵬鳥忍不住問。

  “那六個仙道巨頭勢力中,哪個距離白蘆洲最近,我們就去哪里。”

  蘇奕隨口道。

  “距離白蘆洲最近的……”

  燭幽大鵬鳥略一思忖,便脫口而出,“玲瓏神教!這個背靠神明的仙道勢力,位于化洲境內,而化洲和白蘆洲毗鄰,若我們現在啟程,今夜凌晨時分,便可抵達!”

  “那就去玲瓏神教。”

  蘇奕拍板。

  原本,他打算潛修一段時間,不理世事紛攘。

  可現在,他卻不得不改變計劃。

  這就是人生,永遠充滿意想不到的意外,而計劃從來趕不上變化。

  人生不如意事,十有八/九,大抵如此。

  化洲。

  棋盤山。

  玲瓏神教的盤踞之地。

  深夜。

  棋盤山附近萬籟俱靜,只有一些燈火,照亮玲瓏神教內的一些古色古香的建筑。

  一座古老的殿宇內。

  玲瓏神教二主祭索文舟正在飲酒。

  他一襲白袍,面容俊美如青年,實則是一個活了不知多少歲月的妙境后期老怪物。

  在他身旁,還陪伴著一些美嬌娘。

  那些是他的侍妾。

  索文舟憑生別無喜好,唯獨最癡迷研修雙修之道。

  這一生中,他搜羅了不知多少形形色色的美女,夜夜笙簫。

  “相公,聽聞此次六大仙道巨頭一起,要收拾那蘇奕,您……該不會也會參與其中吧?”

  一個美嬌娘聲音柔媚問道。

  索文舟雖是仙王,是玲瓏神教萬眾敬畏的二主祭,可在侍妾面前,他更喜歡被叫相公。

  他微微一笑,道:“教主和大主祭他們已前往太清教,哪怕是收拾那個蘇奕,也不勞我出手,我啊,就坐鎮在教中,陪著你們這些美人便可。”

  說著,他把那美嬌娘攬入懷中,上下其手,很快那美嬌娘就渾身顫栗,氣喘吁吁,眉梢眼角盡是撩人的媚態。

  “哈哈哈,你們也過來。”

  索文舟大笑著朝其他美嬌娘招了招手,“今晚你們這些小賤人都有福了,本座要開一場無遮大會,徹底把你們辦舒坦了!”

  那些美嬌娘含羞帶怯,妙態畢呈,嫵媚隱現,全都投懷送抱。

  眼見一場合歡大會就將上演。

  無聲無息地,一道峻拔的身影憑空出現。

  一襲青袍,在明晃晃的燈燭下,泛起虛幻般的光澤,顯得很不真實。

  索文舟一驚,毛骨悚然。

  ps:答應大家的五更完畢!沒有投票的兄弟姐妹們趕緊投了哈_

  拜托拜托,對了,明天的更新在晚上6點前。8149/10315746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