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七百六十七章 珍瓏坊傳聞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今日發生在這中央主峰的一戰,早被萬劍仙宗上下盡數看在眼底。

  對于蘇奕,在場那上萬劍修的心情皆很復雜。

  有痛恨、憤怒、仇視。

  也有一絲說不出道不明的忌憚和欽佩。

  同樣身為劍修的他們,欽佩蘇奕在劍道上的恐怖造詣,仇視他殺害了師門那些長輩!

  這種情緒,太過矛盾。

  不過,欽佩歸欽佩,內心的情感和身為萬劍仙宗傳人的職責,讓他們皆視蘇奕為仇敵!

  欽佩仇敵有錯嗎?

  沒有!

  若有機會,他們會毫不猶豫殺了這個仇敵!

  可旋即——

  布衣男子和那上萬劍修就愣住。

  他們看到,在蘇奕身后,還跟著三道身影,而那三道身影的容貌,和萬劍仙宗一座祠堂中供奉的三張先輩畫像一模一樣!

  “容云老祖!”

  “紫河老祖!”

  “碧月老祖!”

  一陣驚呼聲響起,那上萬劍修皆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

  “真的是你們嗎?”

  “這……這是怎么回事?”

  長發潦草,身影骨瘦嶙峋的,正是容云老祖。

  膚色慘白,容貌如中年的,是紫河老祖。

  一襲裙裳染盡血漬,容貌姣好的女子,是紫月老祖。

  論輩分,他們三位和參商老祖都是同輩,早在仙隕時代時,就已是萬劍仙宗的仙王人物!

  可在所有人記憶中,這三位宗門先輩早已仙逝。

  也正因如此,在那供奉著先輩畫像的祠堂中,才會有這三位老祖的畫像。

  可誰也沒想到,現在他們卻活生生的出現了!

  一時間,在場眾人都差點傻眼。

  見此,容云、紫河、碧月三位老祖也內心翻騰,神色恍惚。

  “行了,此間事了,我也該離去,爾等也無須挽留,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你們了。”

  蘇奕說著,已招呼燭幽大鵬鳥和戚扶風,轉身而去。

  他一手負背,一手拎著酒壺,飄然而去。

  身后,燭幽大鵬鳥和戚扶風亦步亦趨跟隨。

  容云、紫河、碧月三位老祖皆齊齊躬身行禮,感激出聲:

  “多謝大人!”

  聲傳山河之間。

  蘇奕頭也不回地揮了揮手。

  直至目送他們的身影消失在山門外,那三位老祖這才站直身影。

  “老祖,你們怎么……”

  那布衣男子已忍不住問出聲,

  其他人的目光,也都齊齊看過去。

  神色間盡是惘然和不解。

  容云老祖穩了穩心神,道:“說來話長,你們只需記住,此次正是蘇奕蘇大人出手,為咱們萬劍仙宗斬除毒瘤,清理門戶!”

  眾人皆差點懵掉。

  那蘇奕殺來萬劍仙宗,竟然是為他們宗門解決隱患的!?

  所有人都意識到了不對勁。

  容云老祖溫聲道:“走吧,一起去祖師祠堂,你們想知道的,我會一一告訴你們,同時,我也有許多事情,要問詢你們。”

  山門外。

  那座池塘前。

  蘇奕蹲著身體,拍了拍獬豸神獸的腦袋,道:“幫我看好此地,以后有機會,我再來看你。”

  獬豸神獸狠狠點頭。

  夕陽下,燭幽大鵬鳥載著蘇奕和戚扶風一起,破空而去。

  獬豸神獸露出濃濃的不舍,許久才緩緩沉入那座池塘中。

  當天,蘇奕孤身仗劍,入萬劍仙宗,斬仙王一十九人,滅半步帝君參商老祖!

  同樣是當天,蘇奕解救容云、紫河、碧月三位萬劍仙宗老人!

  臨走前,蘇奕沒有帶走任何東西。

  包括劍碑、天地劍籠、太武階秘寶玄乙熔道爐。

  經此一戰,萬劍仙宗元氣大傷,甚至極可能會遭受太清教、太一教、神火教的報復。

  畢竟,那些臣服這三大仙道勢力的角色,都已被蘇奕屠掉。

  從今以后,在容云、紫河、碧月三人的坐鎮之下,也斷不會再向那三大仙道勢力低頭。

  這等情況下,那三個仙道勢力豈可能善罷甘休?

  正因為考慮到這種潛在的危機,蘇奕臨走前,把動用劍碑,運轉太和萬劍陣的秘法,交給了容云等人。

  有這座護山大陣在,就是太武階絕世大能前來,也有死無生!

  不過,這種事幾乎不可能發生。

  因為在當今仙界,那些踏足太境的老家伙們,為躲避神禍,根本不敢冒頭。

  深夜。

  萬劍仙宗,祖師祠堂。

  萬劍仙宗上下眾人,全都明白了事情了來龍去脈,歷經最初的震驚之后,眾人反倒都有一種輕松的感覺。

  無他,蘇奕帶給他們的壓力太大了!

  眼下得知蘇奕乃是他們萬劍仙宗的恩人,這種足以讓他們感到絕望的壓力自然就蕩然不存。

  “老祖,那蘇大人為何要幫我們?”

  “是啊,他竟能夠動用劍碑,簡直不可思議。”

  “老祖,蘇大人究竟是什么身份?”

  許多人問詢。

  容云、紫河、碧月三位老祖彼此對視,不禁笑起來。

  “你們只需記住,蘇大人乃是我派上下都需要感激的恩人便可。”

  三位老祖都已經清楚蘇奕的身份,但都默契地沒有解釋此事。

  同樣,他們不會忘記,蘇奕臨走前曾叮囑,讓他們對宗門上下進行一場清洗!

  雷云霆那些仙王,各自有自己的親信和傳人,若不除掉,他日必生禍患!

  就在當晚,容云老祖下令,關閉山門,開始著手徹查此事。

  夜色下。

  燭幽大鵬鳥載著蘇奕和戚扶風,朝白蘆洲的方向掠去。

  蘇奕本打算和戚扶風一起返回永夜學宮遺跡,不曾想,燭幽大鵬鳥大獻殷勤,非要送蘇奕一程。

  蘇奕哪會拒絕?

  這賊鳥雖然性情油滑,滿嘴臟話,可不得不說,乘坐在它背上趕路,的確很舒服。

  并且速度極快,按蘇奕估測,不出七天,便可抵達白蘆洲。

  “萬界樹幼苗無愧是難得一見的混沌至寶,可惜,終究僅僅只是幼苗,力量有限。”

  蘇奕在盤膝打坐,靜心感受萬界樹幼苗的氣息。

  今日在萬劍仙宗的一戰中,萬界樹幼苗發揮出至關重要的妙用,讓蘇奕第一時間避開了重重殺劫的圍困。

  也正是在這一株神物的幫助下,讓蘇奕在廝殺戰斗時,杳渺無蹤,神出鬼沒,讓那些仙王都無法鎖定蹤跡!

  原因很簡單,和在空間中瞬移不同,萬界樹幼苗的力量,能夠感應到分布在周虛十方的空間節點!只要被它的力量捕捉到,就能隨心所欲地出現在每一個空間節點中,不斷變幻方位。

  除此,還能夠徹底隱匿下來,讓敵人根本無法捕捉到一絲的痕跡和氣息,遠比空間挪移之術更厲害。

  甚至某種程度上而言,萬界樹幼苗這種妙用,已堪稱禁忌!

  按蘇奕預測,哪怕是自己被太境人物盯上,只要四面八方的周虛空間沒有被完全封死,他就能輕而易舉脫身而去!

  可惜,如今的萬界樹也僅僅只是一株幼苗,力量有限。

  動用它的力量,目前只能在三千丈方圓的天地間不斷變幻方位,來去無蹤,不留任何痕跡。

  超過三千丈范圍就不行了。

  除此,萬界樹幼苗如今的力量,僅僅只能動用半刻鐘。

  半刻鐘后,這株神物所蓄積的本源力量就會耗盡,要想恢復過來,只能再重新積累。

  按蘇奕推測,起碼需要三天時間,萬界樹幼苗的力量才能完全恢復過來。

  “若能這株幼苗快一些長大就好了……”

  蘇奕暗道。

  想一想,若萬界樹真正成長起來,枝椏足可貫穿周虛中分布的界域壁障,蔓延到諸天萬界之中!

  到那時,他足可在最短時間內,遨游穿梭在諸天萬界之地!

  “接下來,倒是得留意一些能夠促使萬界樹幼苗蛻變的神物,諸如息壤、五色土、九淵神泉、先天青乙母氣……”

  蘇奕暗道。

  這些寶物,皆誕生于混沌本源中,是世間一等一的罕見瑰寶,有些神物萬千年都難得一見。

  可若能獲得其中一種,足可促使萬界樹幼苗實現一次翻天覆地的變化!

  “有機會倒是要去東海走一遭,順便去‘珍瓏坊’看一看,那地方匯聚在天下間各式各樣的奇珍異寶,或許能淘到一些類似的寶物。”

  蘇奕思忖。

  珍瓏坊、黑龍集市和北斗城,被譽為仙界三大黑市。

  其中,珍瓏坊位于仙界最為神秘浩瀚的東海,據說早在太荒時期,珍瓏坊就已存在,這個神秘的黑市背后站著的,乃是東海龍宮!

  要知道,傳說中的東海龍宮,可是仙界首屈一指的寶地,匯聚著難以想象的奇珍異寶。

  不過,這些都是傳聞。

  早在太荒時期,東海龍宮就已消失于世。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珍瓏坊的確是仙界三大黑市之中,匯聚奇珍異寶最多、品類也最豐富的一個地方。

  前世的時候,王夜就多次前往珍瓏坊游玩,淘到了不少從太荒時期延存下來的好寶貝。

  “不過,當務之急是靜心潛修一段時間,爭取早日把修為突破至圣境中期。”

  蘇奕做出決斷,

  這段時間,他奔波跋涉,陸續前往不周山和萬劍仙宗,幾乎沒有好好停歇過。

  等返回永夜學宮遺跡之后,就開始閉關,好好沉淀一番。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