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 毋寧死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無疑,永夜之戰落幕后。

  隨著王夜轉世重修,在之后的歲月中,原本效命在王夜麾下的勢力,陸續遭受到了來自那些絕世大敵的報復!

  甚至,和王夜有關的一些勢力,也都遭受到清算!!

  畢竟,太清教背后站著血霄子、太一教背后站著姜太阿、神火教背后站著南平天、碧霄仙宮背后站著褚神通……

  這個推斷,應該不會有錯。

  蘇奕太了解前世那些絕世大敵的性情,對那些老家伙而言,若有機會對和自己有關的勢力進行清算和報復,絕不會客氣。

  畢竟,他們也必然會擔心,原本為王夜效命的那些勢力,會否聯合起來,為王夜復仇!

  歸根到底,王夜當年或許轉世重修了,可他當年那些仇敵,依舊不曾就此罷手!

  在過往那漫長的歲月中,凡是曾效命在王夜麾下的勢力和強者,凡是和王夜有關的人和事,都成為了那些絕世大敵報復和清算的目標!

  了解到這些真相,推斷出其中的緣由,蘇奕心中都涌起一股抑制不住的沸騰殺機。

  不過,蘇奕很清楚,現在還不是去找那些絕世大敵清算的時候。

  原因無他,相比姜太阿、血霄子這些老家伙,他今世的修為終究還不夠看!

  也無法一鼓作氣,掃平一切敵!

  事實上,蘇奕自飛升到仙界至今,才兩年有余,而他的修為已陸續踏上宇境、虛境、乃至如今的圣境!

  修為進步之快,放眼天下,稱得上曠古爍今!

  就是戰力,也足可斬殺當世任何仙王!

  只要再給他一些時間,以后遲早可以重新問鼎仙界,屠戮前世不曾滅掉的大敵,橫掃九天十地!

  “不著急,以我的戰力,像參商老祖這樣的偽太境,也已不是我的對手,以后根本無須踏足仙王境,足可去和太武階的老家伙掰掰手腕!”

  蘇奕深呼吸一口氣。

  日拱一卒無有盡,功不唐捐終入海!

  以他的手段,若一味追求境界的突破,根本無須等待太久,便可一路突破至太境!

  可這并非蘇奕所求。

  他輪回轉世多次,歷經王夜、沈牧、觀主、蘇玄鈞等多次人生,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求的是什么!

  今世,他定要超越那一個個前世,在劍途之上,求一個更高、更遠的突破。

  至于王夜當初那些絕世大敵,僅僅只是他畢生道途上的一些絆腳石罷了。

  以后,他還要踏足神境,屠戮諸神!!

  蘇奕可不會忘了,過往那些年,諸神是如何阻截和打擊自己的。

  更不會忘記,當初在時空長河上,他曾意外獲知,自己的兩個前世,皆曾殞命在諸神手底下!

  “風物長宜放眼量,我的劍途,自當求索的更高,更長遠,至于這一路上的那些仇敵,注定將被我踩在腳下,化為我證道的墊腳石!”

  “你們在此稍后。”

  摒棄雜念,蘇奕朝燭幽大鵬鳥和戚扶風吩咐了一聲,就朝萬劍仙宗后山禁地行去。

  之前,在審訊雷云霆、參商老祖等人時,讓他意外獲悉一個秘密。

  那就是當初在仙隕時代中,曾反對向太清教等三大巨頭臣服的一批萬劍仙宗老人,并未被殺害。

  而是被參商老祖囚禁在了后山禁地!

  倒并非參商老祖心慈手軟,而是過往那漫長歲月中,他一直試圖讓那些老人臣服,為他效命。

  為此,他不惜動用各種手段,對那些老人用刑,耗費漫長的時間去消磨那些老人的意志和骨氣!

  在這種囚禁、折磨之下,的確有不少老人撐不住,選擇臣服,為參商老祖效命。

  像之前慘死在蘇奕手底下的十九位仙王中,有六位就是在過往歲月中,受不住參商老祖折磨,選擇臣服的角色。

  也有一些老人在被漫長的囚禁歲月中,因為升級流逝而殞命。

  如今,僅僅只剩下三位老人還活著。

  片刻后。

  后山禁地,一座幽暗的地下牢獄中。

  三座青銅鼎屹立。

  每一座鼎爐,皆覆蓋著神秘的禁制力量。

  當蘇奕抵達后,其中一座青銅鼎內頓時響起一道沙啞虛弱的蒼老聲音:

  “參商,又是誰招惹了你,讓你心中不痛快,來找我們宣泄怒火來了?”

  聲音中,透著濃濃的譏諷。

  另一座青銅鼎內,響起一道陰沉冰冷的笑聲:“這叛徒自從當年在證道太境時出問題后,就積攢著滿心的怨氣,呵呵……活該!”

  一道清冷的女子聲音從第三座青銅鼎內傳出:“這就是叛徒的下場!”

  聽到這樣的聲音,蘇奕感受到撲面而來的怨氣和恨意。

  他沉默片刻,道:“參商已經死了。”

  頓時,那三道聲音陷入沉寂,似很震驚。

  “當真?”

  半響,那沙啞蒼老的聲音響起。

  蘇奕道:“我能夠來到此地,已經說明了一切。”

  猛地,一陣激動的大笑聲響起:“哈哈哈,蒼天有眼,那叛徒終于遭報應了!”

  “參商竟真的死了?”

  “閣下是誰?難道是你殺了參商?”

  ……嘈雜的聲音不斷響起,亂糟糟的。

  看得出來,那三位被囚禁在青銅鼎內的萬劍仙宗老人都很激動。

  蘇奕沒有耽擱,袖袍一揮。

  三座青銅鼎上的禁制力量悄然消散。

  而后,三道血淋淋的身影,分別從那三座青銅鼎內掠出。

  分別是兩男一女。

  一個長發凌亂如草的老者,骨瘦嶙峋,皮包骨頭,身上盡是斑駁殘破的傷口。

  一個瘦削男子,膚色慘白透明。

  那女子滿頭灰白長發,衣裙破損染著凝固的血漬,氣息奄奄,渾身氣機都有崩潰紊亂的跡象。

  和那老者一樣,瘦削男子和白發女子渾身上下也盡是傷痕。

  一個個負傷慘重,似隨時都會因為生機流逝而殞命!

  可此時,隨著從那三座青銅鼎爐內解脫,重見天日,三人都很激動!

  許久,他們才一點點冷靜下來。

  目光則都看向了蘇奕。

  蘇奕屈指一彈,將三瓶療傷圣藥分別遞給三人,“先療傷,接下來,我慢慢告訴你們這一切。”

  他拎出藤椅,坐在其中,又拎出酒壺,一邊輕飲,一邊將今日之事娓娓道來。

  暮色時分。

  中央主峰,山巔。

  “他們這是想做什么?”

  驀地,正在梳理毛羽的燭幽大鵬鳥抬頭,看向遠處。

  就見一群身影如潮水般從遠處掠來,浩浩蕩蕩。

  赫然是萬劍仙宗上下所有強者。

  有各自擔任職務的長老、執事一類的大人物,也有許許多多內門、外門的弟子傳人。

  戚扶風眼眸一縮,警惕起來。

  燭幽大鵬鳥慢條斯理道:“別緊張,這些家伙沒有一個是仙王,本座一翅膀,就能將他們全部掀飛出去。”

  它一個妙境后期仙王,自然有底氣說出這番話。

  戚扶風心中踏實不少,低聲道:“前輩,既然帝君大人不曾對那些人動手,還是先弄清楚狀況,再決定是否出手也不遲。”

  燭幽大鵬鳥頷首道:“可。”

  萬劍仙宗的強者,全都在中央主峰前佇足,烏壓壓一大群,足有上萬之眾!

  每個人神色間,皆寫著憤怒和決然。

  其中,為首的是一個布袍男子,面容冷硬如巖石,氣質沉凝如鐵。

  “你們這是想鬧事?”

  燭幽大鵬鳥斜睨著眼睛,冷冷掃視那布袍男子。

  可出乎意料,面對它身上彌漫出的仙王威壓,這只有圣境后期修為的布袍男子卻夷然不懼。

  布袍男子語氣堅定,眼神決然,“我等身為萬劍仙宗傳人,只為前來討要一個說法!”

  燭幽大鵬鳥道:“什么說法?”

  布袍男子一字一頓道:“爾等殘忍殺害我等師門長輩,我等豈能袖手旁觀?”

  燭幽大鵬鳥不禁樂了,“就憑你們,還想動手不成?這和蚍蜉撼樹,自尋死路有何區別?”

  它揮了揮翅膀,“快帶人離開吧,我家大人既然饒恕爾等一命,爾等要珍惜才是。”

  布袍男子卻冷冷道:“我等雖實力不堪,可卻沒有一個貪生怕死之輩,今日你們不給一個說法,我輩……毋寧死!”

  “毋寧死!”

  那萬劍仙宗上萬強者一起大喝,整齊劃一,聲震云霄,透著一股慷慨激昂的氣勢。

  視死如歸!

  燭幽大鵬鳥驚詫,難以置信。

  這些家伙,明知必死,怎還會愚蠢到來赴死?

  值得嗎?

  戚扶風則動容,他能感受到,這些萬劍仙宗的劍修,是真的不怕死!!

  那種慷慨赴死般的儀態,看似可笑,可戚扶風卻一點也笑不出來,反倒心生一股說不出的震撼。

  這是怎樣的風骨和氣節?

  燭幽大鵬鳥都沉默了。

  一個人不怕死,很常見。

  可當上萬人都不怕死時,就太稀罕了。

  “毋寧死?不錯,這才是個劍修該有的樣子,是萬劍仙宗世代所秉持的風骨和信念!”

  此時,一道透著欣慰的聲音響起。

  晚霞如火,蘇奕從后山禁地走來,那峻拔的身影在夕陽余暉下泛起一抹如夢似幻般的光澤。

  當看到他出現,布袍男子和那上萬劍修皆露出復雜的神色。

  ps:怕一些童鞋懶得查字典,“毋寧死”的意思就是,寧可死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