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七百六十章 神出鬼沒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天地肅殺,恐怖的毀滅威能在中央主峰洶涌肆虐,通天徹地。

  這引發萬劍仙宗萬眾矚目。

  四絕戮仙陣!

  玄乙熔道爐!

  天地劍籠!

  這三重布局,絕對是萬劍仙宗壓箱底的大殺器,已經很久不曾動用過。

  誰也沒想到,就在今日,掌教雷云霆和一眾太上長老竟一口氣把這三重大殺器全部施展了出來。

  所有人腦海都不禁浮現出一個念頭:

  此次要滅殺的仇敵,難道是一位太境人物?

  “掌教,那蘇奕怕是早已被滅殺為飛灰了!”

  一位掌控四絕戮仙陣的仙王忽地開口,“我等已經再無法感知到他存活的氣息!”

  其他三位仙王紛紛點頭。

  “死了?”

  山巔處,那些太上長老精神一振。

  可也有人感覺不對勁,傳音道:“諸位,那蘇奕乃是王夜那個暴君的轉世之身,怎可能會就這般……死了?”

  “我且問你三個問題。”

  一個須發皆白的黑袍老者淡淡道,“那蘇奕的修為如何?”

  “傳聞中,如今的他只是一個圣境層次的絕世仙君,哪怕隱瞞修為,也只是仙王。”

  “我再問你,這一場殺局如何?”

  “足可輕松鎮殺太境之下任何仙王,哪怕太境第一階太武層次的存在被困,也兇多吉少!”

  “好,最后一個問題,蘇奕若還活著,并且掌握有強大的底牌,為何不曾掙扎和反抗?”

  “這……”

  面對黑袍老者的三個問題,那位太上長老頓時啞口無言。

  “他必然已經死了!”

  黑袍老者目光一掃全場,胸腔間豪氣頓生,“換而言之,在掌教的運籌之下,我們不費吹灰之力,便將王夜那個暴君的轉世之身鎮殺!”

  許多太境人物都不禁心生欽佩。

  他們的確沒想到,掌教的準備會如此充足,直接以雷霆萬鈞之勢,一招制敵!

  雷云霆笑了笑,淡淡說道:“以有心算無心,別說是他蘇奕,換做是太武階的大能前來,也有死無生!”

  眾人都不禁笑起來。

  可就在此時——

  一陣鼓掌聲忽地響起。

  伴隨聲音,就見遠處虛空中,悄然走出一道峻拔的身影。

  赫然正是蘇奕。

  他撫掌贊道:“不得不說,這樣的殺局的確稱得上老辣,嚴絲合縫,環環相扣,若被困其中,我恐怕短時間內也很難殺出重圍。”

  眾人:“!!!?”

  這一刻,空氣忽地變得死寂下來。

  雷云霆和那些太上長老臉上的笑容凝固,一個個眼珠子差點掉下來,一股說不出的震駭情緒涌上心頭。

  所有人都差點懵掉。

  誰敢想象,之前還被他們視作已經死透的一個仇敵,竟活生生地出現了遠處的虛空中?

  饒是雷云霆這樣的大人物,都不禁的大眼睛,這……這怎可能?

  之前,他們全都清楚看到,蘇奕先被四絕戮仙陣封禁,之后又陸續被玄乙熔道爐和天地劍籠鎮壓。

  在這等重重圍困之下,就是太武階太境人物也插翅難飛!

  可現在……

  蘇奕卻大搖大擺地地出現了!!

  “你……你沒有被困!?”

  有人下意識叫出來,滿臉的不可思議。

  蘇奕笑起來,“若你們能活下來,我不介意告訴你們這個秘密。”

  聲音還在回蕩,他的身影憑空消失在原地。

  不好!

  眾人齊齊色變,不過并未驚慌。

  畢竟,他們都是身經百戰、從尸山血海中殺出來的老辣人物,哪怕遭遇這等變故,也并未放松警惕。

  當蘇奕身影憑空那一瞬。

  眾人已下意識做出反應,祭出各自寶物,將一身道行全力運轉,一個個神威滔天!

  可他們終究低估了蘇奕的可怕。

  無聲無息地,蘇奕的身影出現在一位仙王身后。

  幾乎同一時間,他的掌指已如劍鋒般斬出。

  砰砰砰砰!

  密集的爆碎聲響起。

  那位仙王一身的防御秘寶和護體力量像紙糊般炸開。

  光雨飛灑中,那位仙王滿臉駭然,根本不曾回頭,縱身就要挪移閃避。

  可終究晚了一步。

  蘇奕這一擊,如砍瓜切菜般,將其首級斬落!

  嘩啦!

  鮮血噴灑。

  血淋淋的首級拋空而起。

  那臉龐上寫滿了驚恐和惘然。

  一位之前還配合其他三位仙王一起,運轉四絕戮仙劍陣鎮殺蘇奕的妙境后期仙王,就此伏誅!

  而蘇奕的身影,已憑空消失不見。

  這并非瞬移,也不是挪移,就像一下子從虛空中徹底消失,讓人根本無法捕捉到他的氣息。

  哪怕是那些仙王的神念,都無法鎖定!

  這讓不知多少人驚駭,背脊直冒寒氣。

  當連仇敵的蹤跡都無法捕捉到,也就意味著,將面臨一個隨時會冷不丁遭遇最致命的一擊!

  這就和變成“瞎子”也沒區別。

  “起!”

  一位仙王提前做出防御手段,將壓箱底的秘寶和秘法全力催動,防御在周身百丈之地。

  可隨著一抹劍氣橫空一閃。

  這些抵擋和防御頓時像易碎的泡影般裂開。

  那劍氣勢如破竹,在虛空中劃出一道筆直的裂痕。

  而在裂痕的盡頭,那位仙王的咽喉忽地出現一道血窟窿。

  他眼珠猛地瞪大,軀體劇顫。

  臨死那一瞬,他才終于看到,在那一道劍氣出現的地方,蘇奕的身影一閃即逝。

  恰似驚鴻一瞥,流光一瞬!

  太快了!

  讓人防不勝防。

  僅僅眨眼間而已,連續兩位運轉四絕戮仙陣的仙王,像草芥般被一擊抹殺!

  “快撤回來!!”

  雷云霆大喝,聲如炸雷。

  他須發怒張,面頰鐵青,早已全力出手,將玄乙熔道爐和天地劍籠收起。

  玄乙熔道爐橫空懸浮在頭頂,釋放出的神位,庇護在他和附近那些太上長老附近。

  而組成天地劍籠的三十九把庚金劍竹,在滴溜溜懸浮虛空中,蓄勢以待。

  根本不用懷疑,若鎖定蘇奕的蹤跡,雷云霆必會全力催動玄乙熔道爐和天地劍籠,給予蘇奕最致命的打擊。

  可……

  雷云霆根本就無法捕捉到蘇奕的蹤跡!

  遠處虛空,砰的一聲巨響。

  一位全力挪移,試圖逃往山巔處的仙王,尚在半途,軀體驟然間四分五裂,炸出漫天血雨。

  直似猩紅凄美的焰火綻放。

  而另一處地方,最后一個曾立足在演道場中,運轉四絕戮仙陣的仙王見勢不妙,轉身朝遠處逃去。

  可在前路上,蘇奕的身影已悄然出現。

  “不——!”

  那位仙王驚得亡魂大冒,尖叫出聲。

  一道劍氣從天垂落,將其從頭頂貫穿,鮮血直似瀑布般傾灑。

  形神俱滅!

  至此,之前分別坐鎮在演道場東、南、西、北四個方位上,一起運轉四絕戮仙陣的仙王,盡數斃命!

  而前后才僅僅四個剎那!

  換而言之,這一場殺戮從開始到落幕,每擊殺一位仙王,蘇奕僅僅只用瞬息功夫。

  任憑對方如何閃避騰挪,任憑對方施展何等秘法和壓箱底寶物,在蘇奕的殺戮之下,皆不堪一擊,如草芥般被收割!!

  速度之快,時間之短,出手之迅疾,殺敵之狠辣,讓雷云霆和其他太上長老無不頭皮發麻,肝膽欲裂!

  他們這才深刻意識到,自己小覷了蘇奕。

  哪怕對方只是王夜的轉世之身,可畢竟曾經是獨尊于仙界,橫壓仙道之巔的一位絕代傳奇!

  誠然,他們的布局可困殺太境之下一切敵,連太武階大能也非死即傷。

  可當這樣的布局無法困住對手時,和形同虛設也沒區別!

  而那四位仙王的死,則讓雷云霆等人徹底見識到蘇奕的恐怖。

  仙王,何等傲岸強大的存在。

  太境不出的時候,已代表著仙界最巔峰的戰力!

  然而在蘇奕面前,卻宛如土雞瓦狗,不堪一擊!!

  這任誰能不膽寒?

  須知,他們這些人可也都是仙王……

  “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一切的謀劃,注定不堪一擊。”

  遠處虛空中,蘇奕青袍飄曳,淡然開口。

  他一手負背,邁步長空,朝山巔處行去。

  雖獨自一人,不曾再施展那種神出鬼沒的手段,可當再次面對蘇奕,雷云霆等人都感到撲面而來的壓力。

  雷云霆直接出手,催動三十九把庚金雷竹,化作天地劍籠朝蘇奕鎮殺過去。

  可蘇奕的身影卻無聲無息地消失原地,讓這足可威脅到太武階大能的一擊落空。

  當蘇奕的身影再次出現時,已距離雷云霆等人不足千丈之地!

  所有人色變,心中沉重。

  那是什么身法?

  竟完全無法被他們的神念鎖定!

  須知,到了他們這等境界,殺敵全憑神識的感知和鎖定,一旦無法捕捉到對手的蹤跡,簡直和被戳瞎了眼睛也沒區別。

  最可怕的是,他們各自皆掌握有和神魂有關的神通秘術,更不乏一些用來窺破虛妄,洞察先機的天賦神通。

  可無一例外,全都起不到任何作用。

  蘇奕的蹤跡,簡直像游走在虛無的時空之中,倏忽其來,倏忽而去,杳渺無蹤,鬼神不驚!

  “天地劍籠這等劍陣圖,可不是你這么用的。”

  蘇奕輕嘆。

  他早一眼看出,這是前世至交好友虛浮世所留的一套劍陣圖,堪稱是一等一的大殺器。

  可惜,動用在雷云霆手中,都未曾發揮這一組劍陣圖的一成威力!

  “蘇奕,你現在止步,我不介意和你談一談!”

  雷云霆沉聲開口。

  蘇奕搖頭道:“先殺人,再談。”

  之前,他已表現出足夠的耐心,可對方卻不珍惜,還妄圖將他鎮殺。而現在對方見勢不妙,就想談一談,簡直可笑。

  無聲無息地,蘇奕的身影消失原地。

  眾人齊齊色變。

  “鎮!”

  雷云霆大喝,懸浮頭頂的玄乙熔道爐轟鳴,釋放出億萬神焰法則,遮天蔽日,將山巔處完全籠罩。

  砰!!!

  幾乎同一時間,一道劍氣斬來。

  最終雖被抵擋化解,可這一劍的威能,震得那玄乙熔道爐都不禁一陣顫抖。

  運轉這件太武階秘寶的雷云霆,更是遭受到沖擊,一身氣血翻騰,難受得差點吐血。

  “太武階秘寶,只能由太境人物才能發揮出全部威能,以你那妙境后期的修為,或許能動用此寶,可威能有限,并且支撐不了多久。”

  蘇奕那淡然的聲音在天地間回蕩。

  可雷云霆他們卻根本無法看到蘇奕的身影位于何處。

  猛地,又是一道通天般的劍氣憑空乍現,從天斬落。

  轟隆!

  玄乙熔道爐劇烈搖晃,神焰翻騰,最終雖然擋住了這一劍的威能,可卻震得雷云霆臉色發白,唇角淌出一絲血漬!

  他那一身氣機都在劇烈翻騰。

  這一刻,任誰都看出,再這樣下去,雷云霆注定撐不住!!

  ps:多謝兄弟姐妹們擔待,娃還小,季節變換的時候,感冒發燒在所難免,金魚已習之以常,但工作和生活難免會受影響,現在娃已經好多了,我也放松不少。

  有童鞋問,這周金魚還能不能五更了。金魚保證,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