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七百五十八章 劍碑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青霞神山。

  萬劍仙宗盤踞之地,有文洲第一洞天福地的美譽。

  清晨時分,山門處駐守著一批當值的外門弟子,一個個腰間佩劍,神采十足。

  蘇奕從遠處邁步而來。

  縮地成寸,幾步之間,就已抵達山門前。

  蘇奕的身影明明盡在眼前,可那些看守山門的外門弟子卻渾然不覺。

  嘩啦!

  這山門處,有著一座用石欄圍起來的池塘。

  當蘇奕抵達,那池塘水面忽地翻騰起來,一頭小山似的巨大兇獸腦袋冒了出來。

  這兇獸眼眸呈金色,如燈籠似的,頭生一支獨角。

  一股恐怖的兇威也隨之彌漫而開。

  真靈神獸——獬豸!

  萬劍仙宗的護山真靈。

  仙隕時代以前,就鎮守在山門處。

  此獸擁有與生俱來的天賦神通,可洞察虛妄,窺破一切掩飾和偽裝,極為神異。

  當它的腦袋冒出來,一對金燦燦的眸瞬息看向蘇奕。

  “噓!”

  蘇奕豎起一指,放在唇間。

  神獸獬豸怔住,似感覺尊嚴受到挑釁,那金燦燦的眸中浮現出不可遏制的怒火。

  可下一刻,它忽地愣住。

  就見蘇奕掌間一劃,一幅畫面浮現而出——

  畫面中,一個身著玄袍的男子,懷中抱著一個嬰兒大小的獬豸幼崽,緩緩放進了一座池塘中。

  做完這些,玄袍男子笑瞇瞇道:“小東西,你就給老虛看山門吧,以后有機會,我會回來再看你的。”

  池塘中,獬豸幼崽歡快地在嬉戲,當回過神時,那玄袍男子已消失不見。

  畫面中的景象到這里戛然而止。

  而目睹這一幕畫面,池塘中那探出巨大腦袋的獬豸已傻眼了,眼眶漸漸泛紅。

  蘇奕笑了笑,傳音道:“小東西,等我辦完事,再來看你。”

  說罷,他邁步走進青霞神山山門。

  嘩啦!

  池塘翻滾,獬豸搖晃腦袋,似激動得想說什么,可最終忍住了。

  那些看守山門的弟子皆被驚動,紛紛看向獬豸,眼神中寫滿驚愕。

  “老祖,莫非您察覺到了什么?”

  一個弟子恭恭敬敬開口。

  獬豸張嘴吐了一口水泡泡,傲嬌地閉上眼睛,緩緩將腦袋沉入了池塘內,都懶得去理會那些小家伙。

  那些看守山門的弟子面面相覷。

  自始至終,沒人察覺到已經有個人,如若閑庭信步般,走進了那覆蓋著重重殺陣的山門內!

  走進青霞神山,蘇奕一如故地重游,沿著一條盤繞在山間的石板路朝前行去。

  青霞神山有三十六峰,似一片大戟排空而起。

  山峰之間以白玉橋相連。

  萬劍仙宗的核心之地,就位于那中央主峰之上。

  蘇奕信步朝那邊行去。

  一路上,就見云蒸霞蔚、飛泉流瀑,處處風景如畫,一如世外凈土。

  虛空中,偶爾可見架著遁光呼嘯而過的劍修,有男有女,皆是仙家人物,器宇不凡。

  在蘇奕前行的路上,也遇到許多的萬劍仙宗傳人。

  可無論是何等修為,都視蘇奕如空氣,根本就沒有一絲察覺。

  哪怕近在咫尺,擦肩而過,都渾然不覺!

  當路過一座道場時,蘇奕忽地頓足。

  道場內,佇立著上千位才十余歲的少年少女,穿著外門弟子才有的衣袍,正在聽一個大胡子中年傳道。

  “劍修,修的是劍道,煉的是心境!”

  “在成為一名真正的劍修之前,你們首先要問一問自己,之所以要踏上劍修之路,為的是什么!”

  “這就叫叩問本心!看似簡單,可你們以后自會清楚,這最初的第一步,將決定你們以后能夠在劍道上走得多遠!”

  ……大胡子中年神色冷峻,聲如金戈鐵馬,響徹四方。

  那些少年少女,皆屏息凝神聆聽。

  蘇奕笑了笑。

  的確,要想成為真正的劍修,首先要叩問本心!

  看到那些沐浴在晨光下聆聽教誨的少年少女,蘇奕恍惚間想起了每一個前世在最初踏上劍修之路的情景。

  半響,他搖了搖頭,正準備離開。

  忽地,那大胡子中年沉聲道:“我萬劍仙宗早在仙隕時代以前,便是仙界四大劍宗之一,開派祖師更是一位踏足仙道之巔的劍道大能!”

  “除此,在咱們宗門,更有一塊天下劍修皆心向往之的劍碑!”

  “想必你們早有耳聞,那塊劍碑乃是永夜帝君所留,其上鐫刻十三部至高劍道傳承!”

  當說到這,在場那些少年少女皆露出憧憬期待之色。

  萬劍仙宗的那塊“劍碑”,的確名揚天下,乃是世間劍修眼中最至高的一座劍道寶庫!

  早在他們拜入萬劍仙宗之前,就早已聽家中長輩談過無數次!

  也正因這塊劍碑,過往無數歲月中,但凡有志踏足劍道之路的人們,都會從天南海北而來,為的就是能夠拜入萬劍仙宗修行,一睹那塊劍碑的奧秘!

  一個少年忍不住問道:“敢問傳功長老,我們何時能參悟那塊劍碑的奧秘?”

  其他人也都豎起耳朵。

  大胡子中年微微一笑。

  他早料到會如此。

  過往那漫長歲月中,他教授過不知多少剛加入宗門的小家伙,只要談起永夜帝君所留的那塊劍碑,必然會引來無數的驚嘆和好奇。

  “道不可輕傳,實力不夠,也根本參悟不出所以然來,等你們有資格成為宗門核心弟子的時候,自然有機會去參悟劍碑上的劍道傳承!”

  大胡子中年說著,眉梢浮現一抹感慨,“我在宗門修行八千九百余年,也僅僅只在那座劍碑前修行過三次。每一次都讓我對劍道的認知突飛猛進,獲益匪淺。”

  場中響起一陣嘩然聲。

  蘇奕則早已悄然轉身而去。

  他忽地意識到一件事。

  萬劍仙宗或許發生了某種變故,可這萬劍仙宗的大多數人,怕都還蒙在鼓里。

  他們注定也不清楚,自己便是永夜帝君的轉世之身。

  同樣,有關狴犴靈族覆滅的緣由,恐怕也只有萬劍仙宗那些老家伙才心知肚明。

  這從那大胡子中年談起劍碑時的言辭中,就能看出來。

  在萬劍仙宗,大多數人對那塊劍碑有著特殊的感情,對永夜帝君更是崇慕之極!

  若他們早知道,自己就是王夜的轉世之身,而他們宗門則曾派遣仙王追殺過自己,哪可能敢再光明正大地談論這些事情?

  “還好,萬劍仙宗或許出了問題,可還遠不至于無藥可救。”

  蘇奕暗道。

  他心境總算好了一些。

  若萬劍仙宗徹底爛透的話,他今天說不得真的就要大開殺戒了。

  就這般一邊思忖著,蘇奕已經沿著曲折蜿蜒的山路,跨過一條貫空而過的白玉橋,來到了中央主峰的半山腰處。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座恢弘古老的演道場。

  由灰青色巨石鋪砌而成,足有萬丈范圍。

  在演道場中央處,屹立著一座足有千尺高的劍碑!

  劍碑通體呈黑色,一如擎天而立的一把神劍,在晨光照射下,泛起神秘而虛幻的光澤。

  那就是古來至今的歲月中,被世間劍修所向往的劍碑!

  由王夜當年親自筑造,其中鐫刻十三部劍道至高傳承,自那以后,這座劍碑也成為萬劍仙宗的鎮派至寶之一!!

  蘇奕負手于背,瞇著眼眸打量那座劍碑,前世的一些畫面頓時如走馬觀花般浮現腦海。

  那時候的王夜,劍尊九天,橫壓當世,一如仙界至高主宰,讓當世同輩之人都黯然失色!

  那時候,虛浮世還在,兩人曾在那座劍碑之下,開懷暢飲,指點江山。

  可惜,時過境遷,滄海桑田。

  那過往時代早已落幕和凋零,成為歷史長河上的一朵浪花,如今的仙界,早已是換了天地,物是人非。

  “閣下是何人,為何不請自來?”

  忽地,一道沉渾的聲音響起。

  遠處那座劍碑之下,一個枯瘦老者起身,眸子如利劍般,遙遙看向蘇奕。

  才剛抵達,就被人察覺到蹤跡,蘇奕并不意外。

  他一路斂息,隱匿行蹤,已來到萬劍仙宗的核心腹地,若再無人察覺他的行蹤,也顯得萬劍仙宗太不堪。

  事實上,這座中央主峰覆蓋的禁陣力量,已和蘇奕當年前來時完全不同,明顯被人重新布設過。

  這等情況下,要想神不知鬼不覺地潛入,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去告訴你們掌教,就說我此來,只為討一個說法。”

  蘇奕走進那座演道場內,語氣淡然,“盞茶時間內,他若不來見我,我就從此地一路殺上此山之巔。”

  枯瘦老者臉色頓變,似難以置信。

  他上下打量了蘇奕片刻,深呼吸一口氣,強自按捺下心中的驚疑和殺機,道:“敢問閣下名諱?”

  蘇奕拎出酒壺,輕啜了一口,道:“蘇奕。”

  輕飄飄兩個字。

  可落入枯瘦老者耳中,卻像一記驚雷般,讓他渾身一僵,背脊直冒寒氣。

  原來是這家伙!

  他……他竟神不知鬼不覺已經潛入他們萬劍仙宗的核心重地!!

  他此來做什么?

  難道想進行報復?

  一時間,枯瘦老者神色變幻,念頭紛呈。

  蘇奕瞥了此人一眼,道:“放心,在沒有得到答案之前,我不會濫殺無辜,快去吧。”

  “還請閣下稍后。”

  枯瘦老者深呼吸一口氣,縱身而去。

  蘇奕則自顧自來到那座劍碑前,靜靜凝望起來。

  晨光傾灑,將他孑然峻拔的身影,在地上拉出一道長長的影子。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