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七百五十五章 線索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夜晚快要來臨,天地間一片陰沉。

  厚重的烏云堆積在天穹下,上演一幕“黑云壓城城欲摧”的奇觀。

  黃云仙城內,大街小巷早已亮起燈火,可卻驅不散天地間那沉悶壓抑的氣息。

  城主府。

  華燈初上。

  城主岳聞正在宴飲。

  參與宴會的,皆是城中有頭有臉的貴胄人物。

  稱得上是高朋滿座。

  岳聞一襲錦袍,柳須飄然,笑容滿面。

  身為一位老輩仙君人物,他已坐鎮黃云仙城九千年,素以城府如海,智謀過人著稱。

  “城主大人可曾聽說萬靈教覆滅的事情?”

  忽地,有人問詢。

  岳聞點了點頭,道:“今天才剛聽說。”

  說著,他眉梢間浮現一抹感慨,“誰能想象,那名叫沈牧的家伙,非但沒死在黑霧大淵,反倒一人一劍,殺上了不周山,一舉踏滅萬靈教!”

  一番話,引來許多感慨聲。

  沈牧!

  或者說是蘇奕,在過往這一段時間里,實在太出風頭了,在仙界掀起了不知多少波瀾,稱得上是舉世矚目!

  原本,所有人都以為,他已經和那些追殺他的仙王一起喪命在黑霧大淵中。

  可誰曾想,就在最近這兩天,有關蘇奕一人一劍,踏滅萬靈教的消息像颶風般傳遍仙界各地,再度引發天下轟動!

  蘇奕沒死!

  并且,踏滅了萬靈教這等背靠神明的龐然大物!!

  這讓不知多少仙道勢力為之震撼。

  “蘇奕這么做,就不怕被神明報復?”

  很多人不解。

  萬靈教可是神明所庇護的仙道勢力。

  蘇奕將其踏滅,簡直就是在瀆神!

  “不管如何,這蘇奕已成為天下仙君境第一狠人!短短不足一年間,死在他手底下的仙王,已有數十人之多!簡直太嚇人!”

  “他究竟是什么來歷,為何在以前從不曾聽說過?”

  ……人們議論,談起蘇奕時,都驚嘆不已。

  “仙君境第一狠人?”

  岳聞嗤地笑起來,“諸位,這蘇奕如今已是天下許多仙道巨頭的公敵!他現在蹦跶得越歡,被清算時,死得就越慘!”

  眾人一怔,神色各異。

  的確,這蘇奕太能折騰了,簡直肆無忌憚,得罪了不知多少仙道巨頭,以后焉可能又好果子吃?

  “萬靈教雖然背靠神明,可神明終究無法真正降臨世間。”

  岳聞淡淡說道,“當世那些仙道巨頭則不同,無論是底蘊,還是所擁有的傳承,皆不是萬靈教可比。”

  “不談其他,那些仙道巨頭背后,哪個沒有太境人物撐腰?”

  “誠然,那些太境人物很久以前就歸隱,在躲避神禍,不曾再干涉世事,可若把他們逼急了,滅殺蘇奕這等狂徒,也絕非什么難事!”

  說著,他舉起酒杯飲了一口,緩緩說道,“天欲其亡,必使其狂,依我看,這蘇奕既然已暴露行蹤,注定已蹦跶不了多久!”

  這番話,得到許多附和的聲音。

  也有一些人不敢茍同,若蘇奕真那么好殺,那些仙王怎會慘死?

  萬靈教又怎會覆滅?

  須知,當世那些仙道巨頭,可都輕易不敢得罪萬靈教!

  除此,那些太境人物若真敢出手,就不怕遭受神禍的打擊?

  這些話,在座那些賓客并未說出口。

畢竟,這是  城主府,是岳聞的地盤。

  轟隆!

  夜色中,一陣悶雷響起,電弧閃爍,耀眼懾人。

  不少賓客都被嚇了一跳。

  岳聞安之若素,輕語道:“看來,天要下雨了。此情此情,倒是最適合把酒言歡。”

  聲音剛落下,密集的大雨已傾盆而下,砸在屋檐上,發出清脆如鼓點似的聲音。

  大殿雷云密布,狂風驟雨。

  大殿內卻燈火通明,盡是歡聲笑語。

  忽地,一陣腳步聲在大殿外的雨幕中響起,混雜在雨水聲中,很難被辨認。

  漸漸地,腳步聲越來越近。

  一些駐守在大殿外的護衛最先警覺,抬眼望去。

  “誰!”

  “城主岳聞是否就在此地?”

  一道淡然的聲音響起。

  “放肆,擅闖城主府不說,竟還敢直呼我家大人名諱,找死!”

  噗通!噗通!

  一陣沉悶聲音響起。

  那些護衛跌倒在地,不省人事。

  這樣的動靜,已引起大殿眾人注意,皆齊刷刷停下手中動作,望向大殿外。

  誰人如此大膽,竟敢跑來城主府鬧事?

  雨勢滂沱,雷霆翻滾。

  一道峻拔的身影,從遠處走來。

  傾灑的雨水,還未靠近這道身影,就被彈開。

  一道閃電劃破夜色,這一瞬的亮光,讓眾人看清楚了來人。

  一襲青袍,面容清俊,漫步雨幕夜色中,直似閑庭信步。

  正是蘇奕。

  只不過對大殿眾人而言,卻感到無比的陌生。

  “閣下是何人,又為何事而來?”

  一位城主府的大人物起身,沉聲開口。

  蘇奕邁步來到殿宇大門前,目光一掃在場眾人,道:“誰是岳聞?”

  原本熱鬧的氛圍,變得沉悶起來。

  人們神色驚疑,都看出來者不善。

  “我就是,閣下有何賜教?”

  岳聞坐在那,龍盤虎踞,眼眸冷冽。

  一個年輕人,卻敢擅闖他的地盤,簡直找死!

  蘇奕道:“昨天傍晚,我一個朋友在此地消失了,這件事,你應該知道吧?”

  岳聞眼眸悄然一縮。

  他沉聲道:“敢問閣下的朋友是誰?”

  蘇奕道:“戚扶風。”

  岳聞怔了怔,忽地笑起來,眼神玩味道:“這么說,你就是戚扶風的同伙了?”

  說著,他長身而起,眼神冷酷,“怪不得魯大人臨走前曾說,戚扶風曾對外求救,肯可能另有同伙,還讓我小心留意著,原來還真的有!”

  他似是很高興,上下打量著蘇奕,“只是,我可沒想到,你會如此愚蠢,竟乖乖地送上門來了!”

  大殿賓客面面相覷,皆一頭霧水。

  蘇奕道:“這么說,戚扶風落入你手中了?”

  岳聞笑道:“別著急,很快你就能和戚扶風見面了!并且,為了等你到來,我早已為你準備了一份大禮!”

  聲音剛落下。

  大殿遠處,忽地出現一群身影。

  足有九人,分別立在不同區域,身上散發出的仙君氣息將這片區域完全覆蓋。

  滂沱的雨水都被震碎,天穹的烏云潰散。

  見此,大殿賓客皆色變,再也坐不住,紛紛起身。

  岳聞笑呵呵說道:“諸位別慌,等擒下這送上門的獵物后,我們繼續把酒言歡。”

  蘇奕靜靜地看著這一幕,道:“先殺了那些人。”

  “喏!”

  一道聲音在大殿外響起。

  而后——

  一道黑影如閃電般憑空出現,在虛空中不斷閃爍。

  噗!噗!噗!

  那些分別立在不同區域的仙君,皆被抓碎了脖子,躺倒一地。

  自始至終,竟無人能抵抗和掙扎。

  甚至連反應都來不及!

  眨眼而已,全軍覆沒。

  而此時,人們才看清楚,出手的是一只尺許高的大黑鳥!

  一陣倒吸涼氣的聲音響起。

  大殿那些賓客無不駭然,如墜冰窟。

  之前,城主岳聞還勸慰他們無須驚慌,可這讓他們哪能不慌?

  再看岳聞,都不禁愣在那,手腳發涼,臉色徹底變了。

  “你……”

  他張嘴要說什么,整個人就被蘇奕隔空抓了過來。

  “戚扶風在哪?”

  蘇奕神色平淡如舊。

  可此時,眾人都感到渾身涼颼颼的,心生大恐怖。

  這年輕人是誰,怎會如此可怕?

  抬手間而已,就將岳聞這樣一位大圓滿層次的圣境仙君活擒!!

  “他……他昨天已被帶走。”

  岳聞渾身顫抖,舌頭像打結似的,嚇得魂不附體。

  “誰帶走的?”

  “萬劍仙宗內門九長老魯陽!”

  萬劍仙宗?

  蘇奕瞇了瞇眼眸,頓感意外,沒想到戚扶風的消失,竟會和萬劍仙宗牽扯上關系。

  難道說,戚扶風所查探的狴犴靈族覆滅的真相,和萬劍仙宗有關?

  想到這,蘇奕道:“他們去了哪里?”

  岳聞道:“萬劍仙宗!”

  蘇奕再問道:“既然是萬劍仙宗的事情,為何戚扶風會出現在你的地盤上?”

  岳聞額頭直冒冷汗,道:“昨天時候,戚扶風逃進了黃云仙城,萬劍仙宗下令,讓我城主府派遣高手進行搜捕,當抓住戚扶風之后,我們便把他帶回了城主府。”

  說著,他連忙解釋:“大人,我們也是奉命行事,不敢不從,還望您寬宏大量……”

  喀嚓!

  岳聞脖頸扭斷,軀體化作飛灰飄灑。

  蘇奕轉身而去。

  自始至終,他惜字如金,淡漠而平靜,毫不拖泥帶水,可那凌厲霸道的手段,卻震撼在場所有人。

  直至來到大殿外,蘇奕道:“剩下的事情交給你了,我在城外等你,半刻鐘后,出發前往萬劍仙宗。”

  說著,他負手于背,朝遠處行去。

  “是!”

  燭幽大鵬鳥領命。

  不好!

  那些賓客無不亡魂大冒。

  他們只是來赴宴的,可哪能想到,卻卷入了這樣一場風波?

  轟隆!

  燭幽大鵬鳥雙翅一展,一股仙王境威勢隨之覆蓋整個城主府之中。

  所有人亡魂大冒。

  當天,黃云仙城城主府覆滅,化作廢墟。

  同樣在當天,蘇奕乘坐燭幽大鵬鳥背上,趁著夜色,朝萬劍仙宗趕去!

  “老虛,這次若不得不對萬劍仙宗出手,就當是幫你清理門戶了!”

  路上,蘇奕心中喃喃,想起了虛浮世。

  虛浮世是他前世的至交好友。

  也是萬劍仙宗的開派祖師!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