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七百五十三章 追殺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奕當即開始嘗試。

  他摒棄雜念,潛心靜修。

  體內仙元空間轟鳴,萬界樹的幼苗悄然搖曳起來。

  同一時間,根本無須蘇奕感應和尋找,神識就如同無數枝椏般,涌入十方周虛。

  一股奇妙的感覺涌上蘇奕心頭。

  那一瞬,他就像來到了十方周虛中,那分布于天地無形中的仙道規則力量,那在虛空中縹緲氤氳的混沌氣息、那散落在天穹更深處的天地靈氣……

  全都纖毫畢現地呈現于心中。

  隨著他進行感應,神識就如無數觸手,汲取到許許多多駁雜而混亂的大道氣息。

  而他一身的氣機,也隨之運轉而開,整個人宛如沐浴在紛亂龐雜的大道光雨之中。

  種種感悟,也隨之如潮水般呈現于心。

  而在體內仙元空間內,世界樹幼苗則在貪婪地汲取那不斷涌入蘇奕體內的大道氣息。

  那大道氣息原本無比駁雜,不適合修士煉化。

  但萬界樹幼苗卻來者不拒!

  并且,隨著它枝椏搖曳,噴薄出一縷縷混沌霧靄,化作精純的大道氣息,融入蘇奕所掌握的大道法則中!

  這感覺無比奇妙。

  萬界樹就像一個熔爐,可以幫他感應和汲取十方周虛的大道氣息,借此感悟大道,潛心修煉。

  同時,萬界樹所汲取的大道氣息,會化作促使它成長的養料,而它噴薄出的混沌氣息,則像千錘百煉過的純凈大道力量,可以融入蘇奕所掌握的大道法則中,幫蘇奕淬煉和提升大道力量。

  而蘇奕的玄墟奧義,則像一個母巢,可以對萬界樹幼苗進行反哺,促使對方的性命本源發生蛻變。

  這一切環環相扣,生生不息,形成了一種奇妙而契合的循環。

  妙不可言。

  蘇奕忍不住再次贊嘆,這萬界樹絕對是他修行至今遇到的最神妙的一件修煉神物!

  須知,哪怕蘇奕從不追求修煉速度,可在過往數年間,他的修為境界依舊突飛猛進,連連突破。

  唯獨在對大道法則的參悟上,進境緩慢,也趕不上修為突破的速度。

  過去,他曾在永夜學宮的“春秋空間”內耗費多年時間參悟和凝練大道法則。

  也曾在天狩魔山那一座太荒秘境中的悟道石上,凝練大道法則。

  如此,才讓大道法則得到不斷的提升和蛻變。

  即便如此,踏足圣境之后,他也僅僅只把一身大道凝練為圣境法則,并且只算初窺門徑,遠無法匹配他如今的戰力。

  原因就是,參悟大道并非勤修苦練可以辦到,需要日積月累的去琢磨和求索,用心感悟。

  可現在不一樣了。

  有萬界樹幼苗在,以后在參悟和凝練大道法則時,足可起到不可思議的妙用!

  也無須再花費太多的時間,就能事半功倍!

  “可惜,萬界樹只是幼苗,否則,足可憑借它的力量,讓我遨游諸天萬界,視界域壁障如無物!”

  蘇奕有些遺憾。

  萬界樹幼苗要成長起來,注定還需要很漫長的時間。

  目前而言,還無法讓他自由自在地去穿行諸天萬界。

  蘇奕睜開眼睛,從地上長身而起。

  “恭賀永夜大人,成功煉化萬界樹幼苗!”

  燭幽大鵬鳥第一時間湊上前恭賀,那叫一個狗腿。

  蘇奕直接就無視了。

  “道友,感覺如何?”

  天算子不禁好奇。

  蘇奕當即把萬界樹的一些奧秘簡單扼要說出。

  “既能穿梭萬界,又能汲取十方周虛的大道氣息?”

  天算子都不禁動容,“果然,傳聞不假,誰能獲得萬界樹,誰就能夠掌控進出諸天萬界的秘鑰,一如執掌界域秩序的主宰!”

  “走吧。”

  他掃了一眼天算子和燭幽大鵬鳥,而后徑自朝原路返回。

  之前那一場惡戰,讓他負傷嚴重,消耗甚大,打算離開此地,找個安全的地方,好好潛修一番。

  “蘇爺,我……”

  天算子追上來,眼巴巴地看著蘇奕。

  蘇奕隨口道:“等我道行恢復,我會封印一股玄墟奧義的力量贈你,是否能參悟到,就看你自己的悟性了。”

  玄墟奧義很特殊,充滿禁忌的氣息。

  哪怕是蘇奕自己,參悟這門大道奧義是也無比艱澀困難。

  最重要的是,大道力量只能由自身去感悟,而不是隨便誰獲得一股大道力量,就能真正掌控在手。

  這考驗的不僅僅只是悟性,還有對大道本質的認知。

  不過,天算子畢生追求的就是推演占卜之道,和命理有關,想來參悟出玄墟奧義的一些秘密,應當不難。

  “玄墟奧義?妙啊!玄者,玄而又玄,眾妙之門。墟者,道之谷,無盡之地,玄微之根!”

  天算子激動,贊嘆出聲,“玄墟二字,把命數之秘、命理之變詮釋得淋漓盡致!”

  燭幽大鵬鳥:“?”

  這拍馬屁的角度也太刁鉆了吧?

  “道友,咱們相識多年,感激的話不多說,以后我這條老命,就是你的了!”

  天算子把干瘦的胸脯拍得砰砰響。

  蘇奕好笑道:“我要你的命做什么?行了,此次若能幫到你,以后你請我喝一壺酒便可。”

  天算子怔了怔,忽地變得沉默起來。

  燭幽大鵬鳥心中不禁感慨,瞧瞧,什么叫風范,什么叫氣魄,當如永夜大人是也!

  直至離開鬼泣天塹時,天算子道:“多謝。”

  兩個字,被他用一種前所未有的認真口吻說出。

  除此,再沒有其他話語。

  蘇奕拍了拍天算子的肩膀,沒有說什么。

  與此同時——

  不周山,一處黑霧彌漫的群山之間。

  渾天帝君踉蹌跌坐于此,大口咳血,他渾身都在顫抖,肌膚寸寸掉落,露出的骨骼上,繚繞著絲絲縷縷的詭異劫難氣息。

  那模樣,凄慘如鬼!

  “王夜!!”

  渾天帝君眼眸充血,眉梢間盡是怨恨。

  之前那一戰,他看似強勢,實則處境同樣不堪。

  一是一身修為已消耗嚴重,瀕臨油盡燈枯的地步。

  二是和身上的神禍力量有關!

  尤其是在蘇奕施展出最后一劍后,為躲避這一劍的鎮殺,渾天帝君不顧一切強行催動道行,以至于引發了身上的神禍力量。

  哪怕此刻撿回一條命,可神禍力量爆發之下,則對他的大道本源都造成嚴重的侵蝕!

  這讓他如何不恨?

  “不好!”

  猛地,渾天帝君色變,發現以他現在的手段,竟再無法壓制住體內那不斷肆虐的神禍之力。

  若如此下去,他那本就受損嚴重的道行,勢必會從太境中跌落下來!

  甚至,會危及他的性命!

  渾天帝君可不會忘了,仙隕時代的時候,就曾又不少帝君遭受神禍,落得一個天人五衰之劫,徹底形神俱滅!

  “可恨!!就差最后一步啊!!”

  渾天帝君怒火攻心,幾欲抓狂。

  之前,若非蘇奕出現,他便可以接引神子,徹底根除身上的神禍。

  可就差這一步,讓他一切付出毀于一旦!

  渾天帝君急促喘息,努力讓自己冷靜。

  當務之急,是先保住性命和修為!

  渾天帝君從袖袍中取出一塊黑色玉牌。

  這是一件秘寶,只需將其捏碎,他就能獲得神明的庇護,解決身上的神禍。

  但代價是,此生會淪為一名神明的仆從!

  此刻,渾天帝君負傷慘重,危及大道根基,他很清楚,只要自己愿意妥協和低頭,立刻就能獲救。

  可最終……

  他收回了玉牌!

  身為曾佇足太境巔峰的帝君,又豈甘心給神明當狗?

  “還好,此次從萬靈教主手中獲得了一門秘法,雖無法根除神禍,卻能短時間內壓制住這等詭異的神劫。”

  渾天帝君眸光閃動,“等我壓制住傷勢,就去東海走一遭,弒空老兒必不會見死不救。”

  “除此,也可以借弒空老兒之手,去收拾王夜的轉世之身!”

  一想到這,渾天帝君就恨得牙齒快咬碎。

  “王夜啊王夜,你給我等著,這世間恨你入骨的人,可不在少數!!”

  同樣的夜色下。

  仙界四十九洲之一的文洲境內。

  一片荒郊野嶺之地。

  嗖嗖嗖!

  一道道遁光劃過夜空,撕裂夜幕。

  那是足足上百位仙君層次的劍修!

  一個個殺氣騰騰。

  “那家伙負傷嚴重,已逃不了多遠。”

  “派人去搜尋這片山嶺,其他人跟我一起繼續行動!”

  “是!”

  交談時,一部分劍修已破空而去。

  一部分劍修則留下來,對這片山嶺進行搜尋。

  “沒有嗎?”

  “沒有。”

  “巡天盤也沒有發現任何蛛絲馬跡。”

  “那就撤吧。”

  直至許久,幾乎掘地三尺,也沒找到任何線索后,那一批劍修當即離開,朝遠處掠去。

  半刻鐘后,那一批劍修竟又悄悄返回,殺了一個回馬槍!

  可這一次,他們同樣沒有任何收獲,最終,不得不再次離開。

  時間點滴流逝。

  夜色褪去,天色大亮,白晝來臨。

  這片荒郊野嶺之地,有著一條大河蜿蜒流淌,水波翻騰,浩浩蕩蕩。

  忽地,一條肥碩的大魚躍上水面,落在岸邊的石灘上。

  大魚腹部裂開,一道蜷縮成一團的身影從中掠出。

  而后,一陣骨骼摩擦聲響起,這身影倏爾間已長高一大截,化作一個高大瘦削的黑衣男子。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