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七百三十九章 一身轉戰三萬里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凌莽峰。

  妖道勢力“萬云妖門”盤踞之地。

  萬靈教的第二據點。

  此地共有一位妙境中期仙王、十九位仙君坐鎮。

  除此,其他妖修約六千人。

  遠遠地,蘇奕等人的身影剛出現。

  凌莽峰上,忽地沖出滔天的血色妖光,方圓三千里之地,無數禁制力量如潮水般,從山河地表涌現。

  一座殺陣,隨之遮蔽天地。

  而蘇奕等人,則置身其中,被這座殺陣團團圍困。

  “孔曄仙王!?之前是你帶人殺入葫蘆谷?”

  一道渾厚的聲音響徹。

  就見凌莽峰上,一個足有千丈高的身影出現,直似遠古時代的魔族般,通體覆蓋著血色妖氣,一對眸仿若日月。

  血沖妖王!

  萬云妖門的老古董,其本體乃是一頭紫雷血牛,名副其實的天生異種。

  隨著血沖妖王出現,成百上千的妖修呼嘯而出,殺氣騰騰,擁簇在血沖妖王附近。

  “看看,發生在葫蘆谷的事情,已經被他們知道。”

  蘇奕若有所思。

  這很正常。

  無論是葫蘆谷,還是這凌莽峰,都是萬靈教的據點之一,彼此之間必然有秘法進行聯系,無論發生何事,也定然能夠第一時間獲悉。

  不過,看那血沖妖王的言辭,明顯并不知道,葫蘆谷的天炎妖宗已經被踏滅。

  并且,也是這時候才知道,來者是他們三人。

  原因不難測測,他們的行動太快了,從踏滅天炎妖宗到抵達這凌莽峰,前后不過半個時辰。

  “為何不說話?孔曄,誰給你的膽子帶人擅闖我萬靈教地盤!”

  遠處,血沖妖王大喝,兇焰滔天。

  回答他的,是蘇奕揮袖斬出的一劍。

  劍氣長三千丈。

  劍勢若九天星河垂落。

  一股浩瀚磅礴的劍意,隨之充斥天地。

  三千里山河皆震。

  覆蓋四周的殺陣,在那等恐怖的劍威壓迫下,頓時如紙糊般崩碎,轟然潰散。

  而當這一劍斬落。

  直似一掛茫茫星河似的,身影足有千丈高的血沖妖王不禁駭然,眼珠子差點掉出來。

  這是何等一劍?

  他來不及多想,那可怕的劍意刺激得他亡魂大冒,幾乎是出于本能般,全力出手。

  “破!”

  血沖妖王咆哮,聲若驚雷。

  在他手中,一桿巨大如山嶺般的白骨戰矛猛地揮動,朝那從天而降的劍氣掃去。

  勢大力沉,妖光肆虐。

  可讓所有妖修驚恐的一幕出現。

  在那宛如星河垂落的一劍之下,血沖妖王的全力一擊,簡直和螳臂擋車般,伴隨震耳欲聾的轟鳴,那山嶺般的白骨戰矛崩斷!

  血沖妖王千丈高的身影,都被轟殺當場!

  “不——!”

  “怎會?”

  “那是一位劍道仙王?”

  ……所有妖修駭然,露出絕望之色。

  他們還沒來得及逃,隨著那浩瀚磅礴的一劍斬落,凌莽峰轟然傾塌,而那數千位妖修的身影,瞬間就灰飛煙滅。

  大地上,裂開一道數千丈長的溝壑,深不可測!!

  孔曄仙王和映秀面面相覷。

  一擊,屠掉萬靈教的一個據點!

  連仙王都擋不住那等一劍!

  “走。”

  蘇奕轉身而去。

  自始至終,他都沒有廢話。

  可那種霸道,卻盡顯無遺!

  天闕山。

  萬靈教盤踞之地。

  一座通體如黑色玉石筑就的殿宇中,大主祭魏遜正在翻閱一部古老的獸骨玉簡。

  他容貌如青年,穿著一襲紫色長袍,一對眸顧盼間,帶著絲絲縷縷的血色神芒,哪怕隨意坐著,兀自有氣吞山河般的威勢。

  “對了,瑤光凈土那邊可有消息傳來?”

  魏遜抬頭問道。

  昨天時候,他已經和瑤光凈土的太上長老韋云聯系過,對方保證,今天就會代表瑤光凈土表態,向萬靈教臣服!

  可此時夜色都快要降臨,也不見消息傳來,讓魏遜不免感到有些奇怪。

  難道,瑤光凈土那邊出什么變數了?

  “回稟大主祭,目前為止,瑤光凈土那邊沒有任何消息傳來。”

  一個老奴恭恭敬敬開口。

  魏遜眉頭微皺,道:“罷了,姑且再等等。”

  正說著,一道聲音在大殿外響起:

  “稟報大主祭!天炎妖宗駐守的葫蘆谷被人踏滅,無一生還!”

  大殿外,一個身影壯碩的男子低著頭,“我們的人,正在查探具體消息,很快就會查出兇手是誰!”

  魏遜收起手中的獸骨玉簡,眼眸變得冰冷,“在這不周山,還有人敢對我們萬靈教的人動手?”

  那壯碩男子低聲道:“回稟大主祭,葫蘆谷距離瑤光凈土僅僅八千里距離,屬下懷疑,此事……會否是瑤光凈土所為?”

  魏遜一臉奇怪道:“若真是瑤光凈土所為,可就憑他們那點力量,怎敢選擇主動出擊?”

  他很不解。

  想了想,他吩咐道:“再去打探一下消息。”

  “是!”

  那壯碩男子匆匆而去。

  僅僅不到一刻鐘后,那壯碩男子就返回。

  “怎樣,可查出兇手是誰?”魏遜問道。

  壯碩男子沉聲道:“回稟大人,剛傳來消息,凌莽峰萬云妖門被踏滅了!”

  魏遜愣住。

  這才多久,萬云妖門也覆滅了?

  兇手是誰?

  竟如此兇狂?

  “萬云妖門有血沖妖王坐鎮,也覆滅了,看來此次的兇手,起碼也是一位仙王。”

  魏遜眸光閃動,“先滅葫蘆谷、再殺上凌莽峰……呵,難道這次的兇手,打算一路殺上我們天闕山?”

  他冷笑起來。

  身旁那老仆低聲道:“在當今仙界,還沒人敢有膽在咱們的地盤上撒野!那些巨頭勢力……也不行!”

  魏遜微微頷首,道:“只要不蠢,都不會干出這等自取滅亡的事情,不過,這次竟有人敢對我們萬靈教動手,斷不能輕饒,等查出兇手的身份,定不能輕饒!”

  說著,他眸子中殺機一閃。

  在當今不周山,以他們萬靈教為尊。

  魏遜打破腦袋都想不出,究竟是誰這么大膽,敢在太歲頭上動土。

  “大人,是否需要將此事稟報給其他主祭?”

  老仆恭聲問道。

  “不必。”

  魏遜淡淡道,“些許損失罷了,死的也僅僅只是依附在我們麾下的兩個妖道勢力,談不上什么。”

  正自交談,又一道消息傳來:

  “回稟主祭大人,百星仙宗所盤踞的赤焰大湖,被人踏滅!”

  一下子,魏遜臉色猛地陰沉下來。

  又一個據點被人搗毀了?

  那兇手,難道真打算一路殺到天闕山?

  魏遜眉頭緊鎖。

  最初時,他并沒有太當回事。

  可現在,如此短時間內,就連續有三個據點被人滅掉,這讓魏遜也意識到,有些不對勁!

  須知,那三個據點上,雖然都是由依附在他們萬靈教的勢力掌控,可每一個勢力皆有仙王坐鎮!

  可依舊被人陸續滅掉,這足以證明,那兇手的實力是何等強橫,不排除有多位仙王一起動手!

  “難道那三大凈土勢力聯合起來了?”

  魏遜陷入沉思。

  而接下來的時間中,陸續又有一個一個噩耗傳來:

  “回稟主祭大人,千窟嶺五絕妖門被人踏滅。”

  “回稟主祭大人,飛羽峽谷天河神宗被人踏滅。”

  “回稟……”

  陸續七八條消息傳來,饒是魏遜城府極深,也不禁色變。

  在他腦海中,都不禁浮現出一幕幕景象——

  一群仙王聯手,勢如破竹般殺入他們萬靈教掌控的地盤,一路踏滅一個又一個據點,快速朝天闕山的方向殺來!

  這讓魏遜徹底坐不住,霍然起身,道:“召集其他主祭前來議事,另外,吩咐教中所有人,立刻戒備起來!”

  若真是一群仙王聯手殺來,今晚……怕是免不了將上演一場血戰!

  只是,魏遜依舊想不通,那些仙王是真糊涂了,還是真不怕死,竟敢殺上他們萬靈教?

  難道不知道,他們萬靈教背后站著神明?

  很快,萬靈教其他六位主祭前來,當從魏遜口中得知那些消息,這些主祭都意識到了事態的嚴重!

  “善者不來,來者不善,我們必須提前做足準備了。”

  有人沉聲開口。

  “敢跑來咱們萬靈教撒野,不管是誰,都要為此付出血的代價!”

  有人殺氣騰騰。

  “是否要將消息告訴教主?”

  “不必!”

  大主祭魏遜斷然道,“過往那些年,教主一直在忙一件大事,容不得干擾,更遑論,這天闕山乃是我們的地盤!別說是一些仙王,就是太境人物來了,憑借我們掌握的一些神明秘寶,也足可將其擊退!”

  眾人皆點了點頭。

  “走吧,跟我一起去看看,那些一路堂而皇之殺向我們天闕山的仙王,究竟是何方神圣!”

  魏遜大步朝外行去。

  其他主祭跟隨其后。

  他們都清楚,以那些兇手展現出的實力,這沿途分布的那些據點,注定撐不住。

  眼下他們要做的,就是在天闕山之前,一舉將那些身份未知的敵人滅殺!

  天邊最后一抹暮色消失,如墨夜色來臨。

  綿延起伏的群山籠罩在夜幕之中。

  唯有高有萬丈的天闕山上,燈火如龍,光照十方!

  遠遠地,蘇奕一行人的身影出現了。

  在他們這一路上,萬靈教所布設的十三個據點,早已被踏滅,無一幸免。

  從瑤光凈土出發,直至殺到這天闕山前,才僅僅過去不到三個時辰。

  一身轉戰三萬里,縱橫捭闔無可敵!

  而此時,萬靈教的老巢已遙遙在望。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