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五百三十五章 內爭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瑤光凈土。

  一座山間樓閣前,蓊郁青碧的大樹下。

  孔曄仙王坐在一張蒲團上,眉梢有一抹揮之不去的陰霾。

  三個月前,萬靈教對他們瑤光凈土下達了最后通牒。

  而現在,距離仙王夜宴召開的時間,已只剩下不到半個月!

  若在此之前不給萬靈教一個明確答復,萬靈教便將大舉來犯,踏滅他們瑤光凈土!

  “世事更迭,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誰能想象,我瑤光凈土有朝一日,竟會遭遇這等彌天大禍?”

  孔曄仙王喟然一嘆。

  “師尊,剛剛獲得消息,依附在我們瑤光凈土麾下的十三個仙道勢力,如今都已選擇向萬靈教投誠!”

  遠處,映秀匆匆而來。

  她一襲淡紫色長衣,清麗絕俗。

  作為仙王級勢力,瑤光凈土麾下也有許多附屬勢力。

  可最近這段時間,這些附屬勢力已陸續背叛!

  “一些趨利避害的墻頭草罷了,不必在意。”

  孔曄仙王微微搖頭。

  真正讓他糟心的是,在萬靈教的脅迫下,他們瑤光凈土內也開始變得動蕩起來!

  一些大人物甚至建議,為保全宗門上下的性命,可以委曲求全,向萬靈教低頭臣服!

  這讓孔曄仙王氣得肺都快炸開,第一時間就否定了這樣的提議,更把那些大人物斥罵了一通。

  可經此一事,讓孔曄仙王意識到,宗門出問題了,人心不穩,必出內亂!

  映秀沉默片刻,道:“師尊,現在宗門那些弟子皆人心惶惶,各自都在謀劃退路,一些弟子更是趁著外出的機會離開,至今也沒有回來。”

  孔曄仙王眉頭皺起,“人都說樹倒猢猻散,如今我們瑤光凈土還沒倒下呢,就有人先逃了?”

  聲音中,透著慍怒。

  可旋即,他長嘆道:“不過,也不怪他們,大難臨頭,牽扯到自身性命,誰會坐以待斃?”

  說著,他自嘲似的說道:“簡單來說,無論是那些附庸勢力,還是宗門那些逃走的弟子,明顯都已認定,我們瑤光凈土無力去和萬靈教對抗!”

  眼下的瑤光凈土,的確可以用風雨飄搖、內憂外患來形容。

  宗門上下,人心不穩,愁云慘淡!

  孔曄仙王喃喃道:“我倒是不怕死,我只是無法容忍宗門的萬世基業,毀在我們手中!所以,這一次我不會屈服,也不會撤走……寧可戰死,也要守在這里。”

  映秀動容,悲從心來。

  她連忙安撫道:“師尊,天無絕人之路,事情還遠沒有嚴重到那等地步。”

  孔曄仙王笑了笑,道:“映秀,還有句話叫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掌教已為你們這些年輕后備安排了退路,只要你們活著,瑤光凈土哪怕被毀掉,以后也有重建的機會。”

  “至于如我這樣的老家伙……”

  剛說到這,遠處一座古老殿宇內,忽地傳來一陣劇烈的爭吵聲。

  孔曄仙王眉頭一皺,再顧不得多說,長身而起,道:“走,去看看。”

  師徒二人抵達那座殿宇時,就見大殿內的氣氛格外的壓抑,甚至稱得上劍拔弩張。

  掌教齊霄震臉色陰沉如水。

  一些大人物怒形于色,目光齊齊盯著一個人。

  那是一個藍袍老者,身影消瘦,面容威嚴。

  正是瑤光凈土的大長老,隋鳳河。

  當孔曄仙王和映秀抵達,頓時有人怒氣沖沖道:“孔曄師伯你來的正好,大長老言稱,要讓我們去向萬靈教低頭!”

  孔曄仙王臉色一沉。

  映秀也錯愕,大長老他怎會提出這等建議?

  可還不等孔曄仙王開口,大長老隋鳳河已沉聲道:“孔曄師伯,我也是在為宗門上下考慮,絕無私心!”

  孔曄仙王面無表情道:“哦,你是如何考慮的?”

  隋鳳河深呼吸一口氣,沉聲道:“師伯,我們已經沒有退路了!萬靈教已經派遣強者,將我們瑤光凈土通往外界的道途徹底封鎖,哪怕我們選擇撤離,也必會被萬靈教第一時間阻截!”

  “換而言之,我們已沒有任何退路!”

  “而以我們宗門的實力,一旦去和萬靈教開戰,注定沒有任何獲勝的希望。”

  “反倒是,若是和對方血拼,還不知要付出多慘重的代價,流多少的血!”

  說著,隋鳳河滿臉的悲慟,一字一頓道,“若非為宗門上下所有人的性命考慮,我又怎可能提出這等屈辱的建議?”

  大殿氣氛沉悶,人們臉色難看。

  孔曄仙王眉頭皺起,冷冷道:“還有嗎?”

  隋鳳河深呼吸一口氣,道:“暫時選擇低頭和臣服,不止可以保全宗門上下的性命,也可以保住宗門的萬世基業不被毀掉!”

  他目光一掃眾人,最終看向孔曄仙王,“師伯,你難道忍心看著我們瑤光凈土被徹底毀掉,就此從世間除名?”

  孔曄仙王臉色已陰沉到極致,道:“你繼續說。”

  隋鳳河似徹底豁出去,一咬牙,說道:“我已經得到萬靈教大主祭的承諾,只要我們瑤光凈土臣服,為他們萬靈教效命,他們必不會虧待我等,也不會殘害任何人性命!”

  聽到這,映秀顫聲道:“大長老,原來你……你早已經和萬靈教暗中勾結了?”

  隋鳳河臉色一沉,呵斥道:“映秀!我是忍辱負重,在和萬靈教談判!若非我傾盡心血,付出一切努力去斡旋,你以為萬靈教會做出這等承諾?”

  孔曄仙王道:“這是你一人的主意?”

  “不,這也是我的意思。”

  一道沙啞的聲音響起。

  眾人皆吃驚,難以置信地看向一個人。

  那是個身影枯瘦,須發如銀的老者。

  韋云!

  瑤光凈土太上長老,和孔曄仙王一樣,是宗門三位仙王之一。

  因為瑤光凈土另一位仙王,早在很久以前就云游四海,至今未歸。

  故而,韋云和孔曄一樣,是坐鎮瑤光凈土的頂梁柱人物。

  之前,韋云一直沉默,不曾表態。可現在,他卻開口支持大長老,這讓所有人都吃了一驚。

  孔曄仙王臉色一下子變得奇差無比,“怪不得隋鳳河敢提出這樣的建議,原來是有韋云師兄你在撐腰!!”

  韋云皺眉道:“師弟,都什么時候了,你還要意氣用事嗎?難道真要眼睜睜看著我們宗門上下全部滅亡?”

  頓了頓,他溫聲道:“師弟,我的為人,你應該最清楚,若非被逼到山窮水盡的地步,斷不會選擇這等屈辱的辦法。”

  “除此……”

  韋云話鋒一轉,“萬靈教已承諾,只要你我愿意為他們效力,必會為你我化解身上的神劫力量!”

  他眼眸泛起一絲火熱,“師弟,過往那無盡歲月,我們已經受夠了神劫力量的折磨,而今好不容易有這樣一個絕佳機會,又怎能錯失?”

  孔曄心中一沉,終于明白了。

  歸根到底,韋云之所以愿意向萬靈教臣服,或許的確是想保全宗門上下的性命。

  可更重要的是,他可以借此機會,化解身上的神劫力量!

  “其實,我認為太上長老說的并不錯,眼下我們先委曲求全,生存下來,以后再圖謀復仇的事宜,又何嘗不可?”

  一個大人物低聲開口。

  “不錯,萬靈教已把我們的所有退路封死,若開戰,我們瑤光凈土必遭覆滅之危,人若沒了,以后何談復仇?”

  頓時,其他一些大人物開口,支持韋云。

  這讓孔曄心中發寒,禁不住怒極而笑,“萬靈教是白癡嗎,豈可能給你們以后復仇的機會?!”

  “我敢肯定,當臣服之后,我們所有人都會被萬靈教牢牢掌控,我們瑤光凈土的萬世基業,也必將被萬靈教所占!”

  “自此以后,我們或許能茍活一世,可瑤光凈土必將名存實亡!”

  孔曄須發怒張,神色可怖,那懾人的目光,讓不少人神色不自在。

  韋云嘆息,搖頭道:“師弟,我對你的看法無法茍同。”

  他目光看向掌教齊霄震,“掌教,你又如何看待此事?”

  齊霄震鐵青著臉,反問道:“倘若我不答應,師伯就不會向萬靈教臣服嗎?”

  韋云眉頭皺起,道:“我可不希望宗門發生內亂,倘若掌教反對,就別怪我以長輩的名義,將你的掌教職務革除!”

  一句話,石破天驚!

  所有人色變,意識到太上長老韋云是鐵了心要去向萬靈教投誠!

  孔曄憤然道:“師兄,你覺得我會袖手旁觀嗎?”

  韋云面無表情道:“師弟,你可不是我的對手,除此,宗門上下覆蓋的禁陣,以及一些鎮派重寶,皆由我掌控,只要你敢動手,我保證,立刻便將你鎮壓!”

  “你……”

  孔曄憤怒。

  大殿氣氛劍拔弩張,壓抑得讓人喘不過氣來。

  所有人軀體緊繃。

  映秀擔憂地看著師尊,小臉蒼白。

  一旦師尊在此刻撕破臉,可就再沒有回旋余地了!

  最讓人絕望的是,今天的局勢,已看不到任何緩和的可能。

  師尊他哪怕拒絕,也會被鎮壓,改變不了宗門上下向萬靈教臣服的結局……

  “師弟,我這么做,是為宗門上下所有人性命考慮,也是為宗門的萬世基業考慮,斷無私心,更問心無愧!”

  韋云沉聲道,“若諸位答應,事情就這么定了,待會我會派遣大長老去萬靈教走一遭,向他們表達我們瑤光凈土的態度!”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