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七百三十三章 最后通牒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彼岸花如火雨,飄落在虛空中,構建出一條火照之路,通往無盡虛無的幽暗之中。

  彼岸奧義,意味著引渡。

  是構成輪回大道的核心奧秘之一。

  可惜,以蘇奕如今對輪回力量的掌控,還無法真正開啟輪回之路,否則,定可以送邢元子進入輪回,實現轉世重修。

  火光洶洶,明亮溫煦。

  邢元子的軀體撲簌簌化作了飛灰,唯有一道近乎于虛無的魂影出現,受到火照之路的接引,朝那遠處的虛無中走去。

  直至快消失的時候,邢元子的魂影悄然轉身,看向遠處的蘇奕。

  “主上,保重!”

  邢元子咧嘴一笑。

  他那本就快要消散的魂影,就此消失不見。

  “保重。”

  蘇奕輕語。

  心中莫名感到一絲悵然。

  旋即,他似有察覺到般,抬眼望向一側虛空。

  仙界極西之地。

  那一片萬年不化的荒蕪冰原下方,層層疊疊的地下空間深處,有著一座古老的殿宇。

  一襲玉袍,面容俊美的姜太阿,此時正坐在一張桌案前。

  他一手握筆,飽蘸猩紅的鮮血,在一張完整的人皮上繪制出一幅幅詭異扭曲的血色道紋。

  一盞銅燈搖曳,灑下斑駁的光,也讓姜太阿的身影一半籠罩于黑暗,一半沐浴在光明中。

  忽地,一陣細微的破碎聲響起。

  姜太阿手中的毛筆一頓,而后從袖袍中摸出一塊碎裂的黑色秘符。

  “邢元子死了么……且讓我看看,究竟是不是他王夜!”

  姜太阿精神一振。

  他放下毛筆,雙手合攏,將那塊碎裂的秘符夾在掌心,十指則締結為一道神秘的法印。

  一陣奇異的光影浮現,在虛空中不斷交織,凝聚成一道血色光幕。

  光幕內,映現出一片破敗的山河景象。

  而后,他看到了一道頎長軒昂的身影,一襲玄色長袍,頭戴峨冠,隨意立在那,就有一股霸天絕地般的氣勢。

  王夜!!

  當看到這一道身影,姜太阿眼眸悄然一縮,軀體都下意識緊繃了一下。

  作為王夜曾經的大敵,姜太阿遠比其他人更清楚王夜這個暴君是何等恐怖的一個存在。

  仙隕時代以前,他一個人,就壓得當世所有太境人物抬不起頭來!

  正因如此,當初在永夜之戰中,他們這邊足足出動三十三位太境人物去突襲王夜。

  一切,都因為王夜太可怕了!

  而今,時隔萬古歲月后,當再次看到王夜那熟悉的身影,姜太阿又焉可能淡定?

  旋即,他意識到自己有些失態,不禁自嘲,心中暗道,這無數歲月過去,當見到這暴君時,還是免不了有點沉不住氣吶。

  姜太阿撫摸著下巴,打量著那一道光幕中的王夜的身影,似要看穿他的一切底細。

  就在此時,他眼中的王夜忽地開口:“姜太阿,我知道你正在某個地方看著這里。”

  姜太阿一怔,軀體悄然坐直。

  血色光幕中,王夜眼神幽冷淡漠,毫不掩飾殺機,“不管你躲藏在哪里,我定會找到你,讓你也體會一下,剝皮、煉魂、熔煉血肉,淪為尸傀的滋味。”

  下一刻,王夜的身影憑空消失。

  姜太阿神色明滅不定。

  很快,那一道血色光幕消散。

  姜太阿則一聲輕笑,自語道:“想對付我?那也得看看你能否從諸神的眼皮底下活下來,如今這仙界……可早不是以前了……”

  不周山。

  瑤光凈土。

  一座修建在山崖之畔的古老殿宇內。

  瑤光凈土掌教齊霄震、以及宗門的各位大人物齊聚一堂。

  躋身虛境仙榜第一名的映秀,以及她的師尊孔曄仙王,同樣也在其中。

  “消息已經確認,沈牧……或者說是那位蘇奕道友,和那九大仙道勢力的仙王一樣,消失在了黑霧大淵中!”

  齊霄震沉聲開口。

  他一襲羽衣,仙風道骨,面容清瘦,眉梢帶著深深的憂色。

  “怎么會這樣……”

  映秀喃喃,小臉上盡是愁容。

  當初,她曾憑借先祖映山雪所留的寶物“菩提鈴”,找到蘇奕求助。

  也是那時候,蘇奕答應,會出手幫她的師尊孔曄仙王解決身上的神劫力量。

  這件事,她稟報給了師尊孔曄仙王。

  孔曄仙王為此感到極為振奮。

  倒并非是因為有機會能化解身上的神劫力量,而是他很清楚,蘇奕就是永夜帝君的轉世之身!

  只要能得到蘇奕幫助,足可解決他們瑤光凈土所面臨的困境!

  這件事,在最初的時候,孔曄仙王并未告訴宗門。

  直至后來,隨著蘇奕在第七天關大發神威,怒斬群王,廢除鎮守使沈青石的消息傳出,以及天狩大會上,蘇奕以沈牧的身份,連斬八位仙王的事情轟動天下。

  孔曄仙王最終沒能按捺住內心的喜悅,告訴宗門,有沈牧相助,足可以幫他們瑤光凈土解決困局,化解來自萬靈教的威脅!

  不過,孔曄仙王并沒有泄露蘇奕就是永夜帝君轉世之身的真相。

  最初時,瑤光凈土那些大人物皆對此將信將疑。

  可了解到蘇奕在第七天關和天狩大會上的戰績后,那些大人物同樣振奮起來。

  在很久以前,他們瑤光凈土也曾輝煌過,可隨著在仙隕時代中遭遇那一場浩劫,瑤光凈土傷亡慘重,元氣大傷,一落千丈。

  到如今,宗門中僅僅只有三位仙王坐鎮。

  其中還有兩位仙王,遭受神劫!

  以整體勢力而輪,如今的瑤光凈土,連當世一些仙王級勢力都不如!

  而最近這些年,同樣盤踞在不周山的萬靈教,不斷侵犯和蠶食瑤光凈土的地盤,也讓瑤光凈土的處境變得極為窘迫和不堪。

  萬靈教的勢力太強盛,如日中天,遠遠不是瑤光凈土能夠對抗。

  若非瑤光凈土底蘊古老,宗門中擁有一些足以威脅到仙王級強者的大殺器,怕是早已被萬靈教吞并!

  饒是如此,他們瑤光凈土也撐不了太久了。

  因為再過數個月,萬靈教教主就將舉辦‘仙王夜宴’!

  屆時,萬靈教將邀請分布在不周山的三大凈土和當世一些仙王人物一起參與。

  而萬靈教主舉辦‘仙王夜宴’的目的,就是迫使像瑤光凈土這樣,扎根在不周山中的各大勢力臣服!

  這一切,讓瑤光凈土上下,無不憂心忡忡。

  這等情況下,若能得到蘇奕相助,對他們瑤光凈土而言,的確是一個極大的助力!

  最重要的是,孔曄仙王曾信誓旦旦保證,若蘇奕出手,必可以幫他們瑤光凈土化解困局!

  可誰也沒想到,前不久的時候,蘇奕卻遭受到來自九大仙道勢力的追殺。

  更沒人想到,經此一戰,蘇奕和那些追殺他的仙王,全都消失在了黑霧大淵!

  這個事實,簡直如一記悶棍,狠狠砸在瑤光凈土那些大人物腦袋上,一個個心都沉入谷底。

  “若是映山雪老祖還在就好了。”

  有人嘆息。

  映山雪,一位早在仙隕時代以前就踏足仙道之巔的傳奇,更是他們瑤光凈土的絕世傳奇。

  不過,早在仙隕時代,映山雪為躲避災禍,已橫跨紀元長河,前往入儒之紀元避禍。

  “我早說過,咱們瑤光凈土的安危,斷不能寄希望在一個年輕人身上!”

  有人臉色陰沉。

  “現在說這些,已經沒用,距離仙王夜宴的時間,已只剩下半年,我們必須盡快想辦法,做足準備。”

  有人沉聲道。

  一時間,各位大人物七嘴八舌開口,提出建議。

  可誰也沒能給出一個化解困局的絕佳辦法。

  歸根到底,還是他們瑤光凈土如今的實力太弱了,遠無法去和萬靈教對抗。

  而等待他們瑤光凈土的,要么是被萬靈教吞并,要么是……覆滅!

  無論哪種結果,都讓他們很難接受。

  怎么辦?

  大殿氣氛愈發沉悶和壓抑。

  忽地,一直沉默的孔曄仙王開口,道:“我敢斷定,蘇奕道友絕不會出事!”

  眾人一怔,目光紛紛看向孔曄仙王。

  “何以見得?”

  掌教齊霄震問道。

  孔曄仙王沒有解釋,只說道:“我可以拿性命作保,只要蘇奕道友答應的事情,就必然會辦到!”

  眾人神色一陣陰晴不定。

  這樣的作保,有什么意義?

  終究無法讓人信服!

  見此,映秀好幾次都差點忍不住想實話實說,告訴在座那些大人物,蘇奕就是永夜帝君的轉世之身!這樣的絕世傳奇,怎可能會被黑霧大淵困住?

  可最終,她還是忍住了。

  這件事,不能泄露!

  “不管如何,我們還是先做好準備為好。”

  齊霄震沉聲道,“不能把希望都寄托在外人身上。”

  無疑,身為掌教的齊霄震,同樣不相信孔曄仙王的保證。

  就在此時,一個老者匆匆走進大殿,稟報道:

  “掌教大人,萬靈教派遣使者傳來消息,說讓我們宗門盡早做出決斷,選擇向他們萬靈教臣服!”

  “仙王夜宴召開之前,若我們不給出一個明確答復,他們就會殺上門來,踏滅咱們宗門!”

  此話一出,大殿寂靜。

  眾人的臉色皆陰沉下來。

  誰還能聽不出,萬靈教這是在向他們瑤光凈土下達最后通牒?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