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七百二十八章 一門四劍帝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奕微微頷首。

  的確,在金色獸皮中,他曾見到一幕和落長寧有關的景象。

  也是那時候,讓他知道,諸神曾欲打壓落長寧,阻斷其探尋成神之路的行動。

  甚至,要收落長寧為神奴。

  這被落長寧視作奇恥大辱!

  但從側面也可以看出,能被諸神盯上,聯手進行打壓,可想而知這落長寧在太境中的修為何等厲害。

  想了想,蘇奕道:“不過,你也曾和神明掰過手腕,論實力,當不遜色那落長寧才對。”

  這黑霧大淵實則是一處古戰場!

  早在太荒時期,此地曾發生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戰。

  當時,負劍老猿和一眾同道人物,曾在此迎戰一批為神明效命的神使。

  并且在最后關頭,神明的力量曾降臨世間,對負劍老猿他們進行鎮壓!

  最終,除了負劍老猿外,他那大多數同道都殞命在此,戰況不可謂不慘烈。

  而負劍老猿雖活下來,可身上卻遭受神罰,被一股禁忌般的力量侵入體內,一直被困在這片戰場遺跡中,至今無法脫困。

  “沒法比的。”

  負劍老猿搖頭道,“在劍道路上,長寧劍帝是我的前輩,或許實力上相差無幾,可論底蘊和威名,我就要稍遜一些。”

  說著,他似想起什么,眼神變得異樣,“最重要的是,我當年之所以能證道太境,和長寧劍帝的師尊也分不開關系。”

  蘇奕訝然,好奇道:“說來聽聽。”

  負劍老猿露出追憶之色,道:“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在太荒時代中期,世間陸續出現了四位堪稱絕世的劍道帝君。”

  “分別是長寧劍帝、凜風劍帝、凝秀劍帝和東玄劍帝。”

  “這四位絕世劍帝,各領風騷,無不稱得上太境中的頂尖存在,一如驕陽大日,閃耀仙界天穹之上。”

  “可世人卻幾乎無人知曉,他們四位乃是同門!”

  當聽到這,蘇奕都不禁驚詫。

  該是怎樣一個道統,才能陸續走出四位堪稱絕世的劍道帝君?

  簡直匪夷所思!

  王夜沒有開創道統,但在他一生之中,曾給予過許多人指點,幫扶他們登臨太境。

  在這些人中,真正能稱得上“絕世”二字的太境人物,卻僅僅只寥寥數人而已。

  像永夜學宮的第一任掌教魚臨淵,中央仙庭第七任掌舵者南玄帝君,才稱得上絕世。

  不過,這些帝君并非王夜的傳人,蘇奕也僅僅只是曾幫助過指點過他們而已。

  與之相比,一個道統,竟能陸續栽培出四位絕世劍帝,這等底蘊就太恐怖了。

  “他們來自哪個道統?”

  蘇奕忍不住道。

  負劍老猿搖頭道:“他們并不是哪個道統的傳人,而是都有一個共同的授業恩師。”

  蘇奕愈發驚訝,道:“誰?”

  負劍老猿眼眸浮現敬重崇慕之色,輕語道:“李浮游,太荒時代最神秘超然的一位劍仙。”

  “浮游乎萬物之祖,物物而不物于物!”

  “在太荒時代,尋常仙道人物,根本不知道李浮游這個名字,恰似大道無名。”

  “可在太境帝君人物眼中,李浮游前輩絕對是一個無可逾越的存在!”

  “他被視作天上逍遙仙,大道擺渡人,曾在東海之畔留下一艘‘浮游舟’,無論是誰,只要得到浮游舟認可,皆可以乘坐此舟,前往他的歸隱之地‘靈墟山’修行。”

  “靈墟山上,有李浮游前輩所留的藏經樓,被視作太荒天下第一道藏寶庫!”

  說到這,負劍老猿感慨,“有關李浮游前輩的傳奇事跡,說上三天三夜也說不完,簡而言之,在太荒時代,世間或許以太境人物為尊,但李浮游前輩則是那唯一一位凌駕于太境之上的存在!”

  蘇奕挑眉道:“這么說,他已證道成神?”

  負劍老猿搖頭道:“不清楚,早在長寧劍帝崛起的那個時代,李浮游前輩就已從世間消失很久,傳聞中他早已前往紀元長河之上,去追逐那更為高遠的劍途,那漫長的歲月中,世間也再不曾有人誰聽說過他的音訊。”

  蘇奕輕語道:“一門四劍帝,還能被你們這些太境人物如此推崇,這李浮游……的確很不可思議!”

  負劍老猿露出懷念之色,道:“當年,我雖不曾見過李浮游前輩,但卻曾有幸在東海之畔,得到‘浮游舟’的認可,遨游碧海,抵達靈墟山上,于李浮游前輩所留的藏經閣中參悟道經一年有余。”

  “正是這段經歷,徹底筑就了我的劍道之路,讓我在以后的歲月中,證道太境,扶搖直上!”

  說著,負劍老猿不勝唏噓。

  蘇奕這才明白,為何負劍老猿和長寧劍帝的淵源所在。

  也無怪乎負劍老猿不敢去和長寧劍帝比較。

  這李浮游,也相當于對負劍老猿有點化之恩,而長寧劍帝乃是李浮游的弟子,負劍老猿又怎能不敬?

  更別說,長寧劍帝證道太境的時間,遠在負劍老猿之前。

  “如此人物,卻因所處的時代不同,而無法得見一面,著實是一樁遺憾。”

  蘇奕飲了一口酒。

  負劍老猿笑道:“仙隕時代以前,你獨尊于仙界,締造諸多堪稱曠古爍今的傳奇事跡,可一點都不遜色像長寧劍帝這般的古人。相比李浮游前輩,所欠缺的,也無非是在大道上更進一步的求索之路罷了。”

  頓了頓,他眼神微妙,“更別說,你還是古來至今的歲月中,唯一一位執掌輪回的存在。”

  蘇奕不禁哂笑,道:“這倒也是,不恨古人吾不見,恨古人不見吾狂耳!”

  接下來,蘇奕掌心一翻,一塊青銅令牌浮現,倏爾間化作靈魂戰偶雷澤。

  “道兄可認得他的來歷?”

  蘇奕問道。

  負劍老猿先是一怔,旋即眼瞳悄然收縮,竟是再坐不住,猛地長身而起,難以置信道:“雷澤!?”

  蘇奕看得出來,負劍老猿很震驚!

  “道友,你是從哪里找到的雷澤?”

  負劍老猿道。

  蘇奕把進入天狩魔山深處那座太荒秘境中的經歷耐心解釋了一番。

  負劍老猿明顯愈發激動,道:“還有一座混沌母石煉制的悟道臺、以及一口六寸劍棺?”

  蘇奕點頭,道:“那座悟道臺已碎裂,而那一口六寸劍棺,已落入我手中。”

  說著,他將六寸劍棺取出。

  當剛要把六寸劍棺遞給負劍老猿時,此物卻劇烈掙扎起來,釋放出一股晦澀的力量波動,牢牢黏在蘇奕掌心,讓蘇奕也無法遞出去。

  蘇奕摸了摸鼻子,道:“這寶物好像只認我一人。”

  負劍老猿沒有吭聲,他眼睛直勾勾盯著那六寸劍棺,神色一陣明滅不定,胸腔都在急劇起伏。

  他很失態!

  或者說,從見到雷澤開始,直至看到這六寸劍棺,負劍老猿就一反常態,情緒變得有些失控!

  這自然很反常。

  不過,也正因如此,讓蘇奕意識到,負劍老猿極可能已經認出六寸劍棺和雷澤的來歷!

  半響,負劍老猿才漸漸平靜一些。

  只是,他目光再次看向蘇奕時,卻變得微妙而復雜,道:“老伙計,若非我早清楚你的來歷,差點都懷疑你是不是李浮游前輩!”

  蘇奕:“???”

  不等他開口詢問,負劍老猿已說道:“靈魂戰偶雷澤,擁有太境第二階太玄層次的戰力,據傳是由李浮游前輩的一位好友親自煉制,一直如仆從般伴隨在李浮游前輩身邊,照顧李浮游前輩的衣食起居。”

  “這個傳聞,曾得到李浮游前輩的傳人凝秀劍帝回應,應該不會有假。”

  “只是,我可沒想到,時隔如此漫長的歲月后,雷澤竟會跟隨在你身邊。”

  負劍老猿神色異樣,“這可就太奇怪了。”

  蘇奕神色不動,道:“那這口六寸劍棺呢?”

  負劍老猿道:“正如你所猜測,此物……是李浮游前輩所留!”

  蘇奕登時沉默了,心中掀起滔天波瀾。

  難道,自己的第五世便是李浮游!?

  他想起雷澤當初見到自己時,尊稱自己為“主上”的情景。

  也想起當初見到那一口六寸劍棺時,自己識海中沉寂已久的九獄劍上,那代表著第五世道業的鎖鏈曾產生異動!

  也正因這一股異動,讓六寸劍棺主動對自己投懷送抱!

  當時,蘇奕就揣測出,靈魂戰偶雷澤和六寸劍棺極可能和自己的第五世大有淵源。

  可他卻萬沒想到,才剛和負劍老猿談起李浮游不久,就得到這樣一個答案!

  李浮游!

  四位絕世劍帝的師尊,太荒時代最神秘超然的一個傳奇人物,竟疑似是自己的第五世?

  “這是真的嗎?”

  蘇奕心中喃喃,以神識感應識海中的九獄劍。

  可卻不曾得到任何回應。

  蘇奕無法淡定了。

  他有預感,這極可能是真的!

  同一時間,負劍老猿自顧自說道:“在太荒時代,一直有一個傳言,據說李浮游前輩離開仙界時,曾留下一口神秘的六寸劍棺。”

  “誰能得之,誰就能繼承李浮游前輩留在仙界的一切!”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