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七百二十六章 落幕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轟隆!

  在負劍老猿那一抓之下,盤神嶺直接拔地而起。

  覆蓋盤神嶺上的十九重殺陣也隨之徹底崩壞。

  泰錚、薛洪山等三大陣營的九位仙王,全都挪移長空,瘋狂般朝遠處逃去。

  負劍老猿卻并未追趕,目光看向坐在藤椅中的蘇奕,道:“那些仙王,就交給荒陀他們處置了,如何?”

  蘇奕道:“把萬劍仙宗僅剩下的那個仙王活著帶回來便可。”

  萬劍仙宗的陣營,原本有三位仙王。

  之前一對一廝殺中,柳水鏡和宇文奇已被蘇奕滅殺。

  只剩下一個名叫陶潛的仙王還活著。

  負劍老猿點了點頭,扭頭對荒陀道:“速戰速決。”

  “是!”

  身影足有萬丈高的荒陀,當即帶著那一眾詭異生靈展開行動。

  “走吧,去我的地盤,好好喝一壺。”

  負劍老猿笑著對蘇奕發出邀請。

  蘇奕無奈道:“還是等我養好傷再喝吧。”

  負劍老猿啞然失笑,道:“也好。”

  當即,兩人朝黑霧大淵深處行去。

  當蘇奕失去磨礪劍道的興致,其實這一場戰斗就已落幕。

  正如負劍老猿所言,這一場風波的結局早已注定。

  至于泰錚、薛洪山等逃走的仙王,也注定逃不出這黑霧大淵。

  等待他們的,唯有一死。

  負劍老猿不是沒能力滅殺這些角色,而是不屑親自去欺辱這樣的角色!

  蘇奕也明白這一點。

  畢竟,一個早在仙隕時代以前,就能和王夜在劍道上爭鋒的存在,要殺那些仙王,和捏死螻蟻也沒區別!

  至于他自己,自然也懶得去一一動手。

  黑霧大淵,一片沼澤中。

  “臨死前,能否告訴我,如你們這般存在,為何要為那沈牧效命?”

  一位仙王渾身淌血,滿臉絕望。

  他被一群古尸般的恐怖生靈追殺阻截,一路奔逃至今,已是重傷垂死之身,再也撐不住了。

  “都到現在了,這家伙竟還不知道帝尊大人的身份?”

  一個頭顱裂開的古尸驚詫開口。

  一個開膛破肚的古尸回應道:“蠢,若他們知道的話,又哪有男子和帝尊大人為敵?怕是早嚇破膽了。”

  “嘿嘿,的確如此。”

  “仙王啊,我僅存不多的記憶中,清楚記得,這已是太境之下最強的存在。”

  “可在帝尊大人眼中,也屁都不算!”

  ……那些古尸竊竊私語。

  而他們的交談,則讓那位仙王差點懵掉。

  帝尊!?

  那沈牧一個仙君而已,怎會被那些詭異生靈奉為帝尊?

  可還不等他想明白,一群古尸蜂擁而上,一舉將他滅殺,連尸體和神魂都被煉化。

  “小心點!別毀了這家伙身上的寶貝,那可是帝尊大人的戰利品!”

  一個古尸大叫,“哪怕帝尊大人不在意,可若被荒陀大人知道,非錘爆你的腦袋不可!”

  黑霧大淵,一片雷霆覆蓋的禁區外圍地帶。

  “該死,我已經試過多次,在這黑霧大淵,根本無法傳出求救信符!”

  太一教薛洪山臉色陰沉。

  他和其他兩位仙王匯聚在一起,一路奔逃,路上遭受到多次的阻截,身上都已負傷。

  其中有一位仙王,更是在逃亡途中被一只從天而降的骷髏鳥抓碎軀體,暴斃而亡。

  而他們一路上,多次捏碎傳信求救的秘寶,可無一例外,皆失敗了。

  這讓他們這等仙王存在都不禁感到絕望。

  “誰能想象,這位于冥洲的黑霧大淵中,就蟄伏著一位來歷恐怖的的太境存在?”

  一位仙王苦澀開口,“誰又敢相信,那些詭異生靈皆對沈牧這樣一個年輕人言聽計從?”

  有人恨得牙齒快咬碎:“從頭到尾,這就是那沈牧的一場陰謀!他一路逃亡,故意將我等引入這黑霧大淵,為的就是徹底將我們困殺此地!”

  他們這等仙王,什么大風大浪沒經歷過?

  可也正因如此,讓他們徹底明白,此次怕是真的再沒有活路了……

  “薛長老,你為何不說話?”

  交談時,那兩位仙王皆注意到,薛洪山一言不發,那張老臉陰沉得可怕。

  薛洪山沉默許久,這才喟嘆道:“事到如今,我也不瞞你們,在我們行動之前,掌教就曾做出一個揣測。”

  “什么揣測?”

  “那沈牧……極可能是暴君王夜的轉世之身!”

  暴君王夜!

  轉世之身!

  那兩位仙王腦袋轟的一聲,如遭雷擊,全都愣住。

  一時間,他們想起了許多事情,也想明白了許多事情,臉色變幻不定,眼神則變得恍惚,失魂落魄。

  是的,他們想通了。

  一個仙君而已,為何擁有足可鎮殺仙王的實力?

  又為何能讓負劍老猿言聽計從?

  很簡單,因為他是王夜!

  是“小天庭”太武山之主。

  是當初曾稱尊仙界,劍鎮一個時代的永夜帝君!!

  關于他的傳奇事跡,哪怕時隔萬古,依舊在當今仙界傳揚,一如不朽的神話,名垂古今歲月,不曾褪色!!

  “怪不得,怪不得……”

  一位仙王喃喃,心如死灰。

  這一次,敗的真不冤!

  而另一位仙王則滿臉憤怒,嘶聲咆哮:“為什么,為什么之前不告訴我們?!你明明知道他是那個暴君,為何從不曾提醒我們?!”

  聲傳天地,透著滔天的怒意。

  薛洪山神色陰晴不定,道:“之前僅僅只是揣測而已,連我也沒有當真。除此,哪怕對方是王夜的轉世之身,可如今畢竟僅僅只是一個仙君而已,誰會真正在乎?”

  說著,他也滿心苦澀。

  不是他們麻痹大意,而是完全沒想到,此次九大仙道陣營一起進行的一場追殺行動,那么多位仙王一起聯手之下,竟然奈何不了一個仙君!!

  似這等事情,放眼過往歲月,誰曾見過?

  轟隆!

  遠處,一群氣息恐怖的詭異生靈殺來。

  同一時間,在前路之上,涌現出一群六翅血蚊,鋪天蓋地。

  薛洪山等人頓時色變,顧不得對談,全力逃遁。

  可最終,他們還是沒能逃過這一場殺劫,陸續慘死。

  “早知道,答應去單獨對決,最終縱使死在王夜手底下,也總比死在這些鬼東西手底下強……”

  薛洪山有些遺憾。

  他后悔了!

  后悔當時為何聽泰錚勸阻,沒能去和蘇奕一戰。

  可惜后悔也晚了。

  一群詭異生靈撲殺而來,薛洪山隨之殞命。

  “把這家伙帶回去!”

  一只骷髏鳥吩咐。

  頓時,一群黑色螞蟻呼嘯而出,一起抬著重傷垂死陷入昏迷中的陶潛離開。

  這位萬劍仙宗的仙王,也算得上傲骨錚錚,可最終還是慘遭活擒。

  “殺!”

  泰錚須發怒張,全力和荒陀對戰。

  下一刻,他整個人就被一巴掌抽在地面,腦袋發懵,眼前直冒金星,軀體都差點被打爆。

  荒陀那宛如血色湖泊般的眸中浮現一抹譏嘲之色。

  “你……究竟是什么修為?”

  泰錚滿臉的鐵青和不甘。

  這萬丈高的神魔簡直太可怕,以他妙境后期的修為,竟完全都沒有對抗之力!

  荒陀露出思忖之色,半響才說道:“很久以前,我好像也是……太境修為?”

  說著,他搖了搖頭,道,“太久遠了,我只記得……唔,當年我好像曾和一位神明掰過手腕。”

  泰錚:“???”

  一個曾和神明對戰過的太境!?

  一下子,泰錚心態都差點崩掉,這他媽不是欺負人嗎!

  “可惜,相比神明,當年的我還是太弱了,否則,怎會淪落到人不人鬼不鬼的地步?”

  荒陀低頭看了看捆縛在胳膊上的黑色鎖鏈,很是傷感和苦澀。

  泰錚臉色變幻,道:“若我認栽,閣下能否給我一條活路?”

  荒陀搖頭:“你得罪了帝尊大人,必須死。”

  泰錚愕然道:“什么帝尊大人?”

  荒陀沒有解釋,而是直接出拳,徹底將泰錚這位妙境后期的仙王轟殺當場。

  臨死,泰錚都滿臉的驚怒和不甘。

  當天。

  發生在黑霧大淵中的這一場大戰落下帷幕。

  同樣,也意味著一這場針對蘇奕的追殺,在持續足足半個月時間后,就此結束。

  在這一場曠日持久的戰斗中,神火教、萬靈教、玲瓏神教、太一教、太清教、萬劍仙宗、蒼玄道門、碧霄仙宮、乾元劍齋這九大仙道勢力派遣出的三十七位仙王,全軍覆沒!

  其中,除太清教的弓語蕁、萬劍仙宗的陶潛兩人之外,其他三十五位仙王,盡數殞命!

  修為不乏類似泰錚、宇文奇這樣堪稱頂尖的仙王!

  而蘇奕在這一場追殺中,雖多次歷經生死殺劫,也多次負傷慘重,可卻成為最后的贏家。

  連他那一身的修為,都在這一場血與火交織的生死磨煉中,從虛境初期陸續晉升至虛境后期!

  對他而言,這一場收網行動,最終也算得上是圓滿收官。

  可以預見的是,當消息傳出去,整個仙界天下必將為之震動,掀起一場無法估量的滔天波瀾!

  畢竟,一場持續半個月的追殺行動,最終卻有三十余位仙王殞命,這樣的血腥大戰,在仙界已經很久很久沒有發生過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