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七百二十四章 眾星拱月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遠處,宇文奇眼皮一跳。

  他可沒想到,負劍老猿竟一眼就識破他所修煉的劍道傳承!

  不過,驚訝僅僅只是一瞬。

  下一刻,他心神已變得空靈、平靜。

  身上的劍意,則愈發的恐怖。

  天地間,都充斥著一股凜冽霸道的肅殺之氣。

  “收拾他,需要多久?”

  負劍老猿輕語。

  蘇奕眸光深邃,道:“抓住破綻時,只需一劍,抓不住,只能等。”

  負劍老猿似乎明白了,道:“的確,極道伐天訣這等傳承,遠非一般意義的劍道傳承可比,你可要當心一些,若是敗了,臉面可就丟大了。”

  當聽到這番話,那些仙王精神一振,下意識認為,負劍老猿似乎對宇文奇的實力評價很高,開始在為沈牧擔心!

  唯有蘇奕明白,負劍老猿話中的意思,不禁笑了笑。

  的確,若敗在自己前世所開創的一門劍道傳承之下,的確就太丟臉了。

  這一瞬,蓄勢已久的宇文奇,忽地頓足。

  而后。

  他右臂橫空揚起,舌綻春雷:“起!”

  轟!!

  天穹震顫,映現出無數寒光閃爍的星辰。

  有無數如濛濛細雨般的劍氣,從星辰上傾灑而下,驟然間而已,便將這片天地籠罩。

  白日星現,劍氣落九天!

  負劍老猿眉頭微挑,朝遠處退避。

  這是極道劍域!

  一如一方域界,取代了這片天地。

  無論誰置身其中,必會被困。

  而那宇文奇,便是那一方劍域的主宰。

  負劍老猿不懼這樣的劍域,但他不能摻合進來,以免壞了蘇奕的興致。

  幾乎在負劍老猿退避的同一時間,遠處那些詭異生靈也紛紛退避。

  唯有蘇奕沒退。

  他袖袍鼓蕩,一身氣機悄然運轉,身影憑空一閃,掌握人間劍,主動出擊。

  劍吟如潮。

  蘇奕人隨劍走,快似流光,簡單直接一劍刺出,直指宇文奇而去。

  “鎮!”

  宇文奇抬手一抓。

  天穹無數星辰搖晃,灑落漫天劍氣,直似天河決堤,浩浩蕩蕩,直奔蘇奕而去。

  天地頓時陷入混亂狂暴的景象中。

  從外界看去,這一擊掀起的劍氣,遮蔽天地,根本無處可逃,無處可避!

  蘇奕刺出的一劍直接被瓦解,漫天劍氣怒斬而至。

  那些傾瀉如星輝,朦朧如細雨的劍氣,實則極端凌厲和霸道,動輒可輕松鎮殺同境的仙王!

  眼見蘇奕的身影就將被鎮壓,他手中人間劍驟然一旋,一道渾圓的劍幕橫空而起。

  轟隆!

  劍幕劇顫,碰撞聲如雷霆。

  蘇奕雖擋住這等鎮殺之力,可他的身影也被震得倒退出去。

  還未等他站穩,宇文奇再度出手。

  天穹星辰搖晃,如瀑劍氣傾灑,在宇文奇心念轉動間,這些劍氣化作諸般恐怖的殺招,時而如決堤天河、時而似火山噴發、時而化作狂風暴雨……

  每一擊,都充斥莫大毀滅威能。

  在這等層出不窮的殺招轟擊之下,蘇奕縱使見招拆招,依舊被轟得接連倒退,身形狼狽。

  而他身上,則開始不斷負傷,血染長衣。

  遠處觀戰的仙王皆露出一抹喜色,心中踏實不少。

  宇文奇是萬劍仙宗戰力最強的仙王之一,擁有妙境中期修為,凝聚出了劍域,那等實力,足可去叫板當世一些妙境后期仙王!

  可誰也無法否認,蘇奕同樣很強!

  換做其他妙境中期仙王,早被鎮殺當場,而他看似狼狽,不斷被轟退,不斷負傷,可每一次都能險之又險地化解掉致命的殺招!

  “身陷極道劍域之內,他縱使能苦苦支撐,可最終也難逃一死!”

  一位萬劍仙宗的仙王言之鑿鑿。

  “莫要高興太早,遠處有那負劍老猿和一眾詭異生靈虎視眈眈,豈可能眼睜睜看著那沈牧被殺?”

  泰錚沉聲開口。

  眾人心中一凜,臉色有些陰沉。

  “諸位且做好準備,宇文奇道友在出戰之前,已傳音吩咐過,待會他會動用手段,把蘇奕此子逼迫到盤神嶺附近,屆時,就是活擒沈牧的最佳時機!”

  薛洪山飛快傳音給其他人,“而那負劍老猿到時候若出手相救,我們就一起動用全力,運轉所有殺陣,進行阻截!如此,今日之困局,足可迎刃而解。”

  眾人皆點了點頭。

  劍氣轟鳴,鋪天蓋地。

  身陷劍域之中,就如被困樊籠,天上地下、四面八方到處都會遭受到致命的打擊。

  而宇文奇就如主宰,掌控這一切!

  他的劍道造詣很強,甚至稱得上恐怖,對極道劍域的運用,更是臻至登峰造極的地步。

  自始至終,根本就不給蘇奕任何喘息的機會!

  而在這等打壓之下,蘇奕就如困獸一般,不斷閃避,饒是如此,依舊不可避免地遭受到重擊,身上已出現許許多多血淋淋的劍痕。

  看起來,的確很凄慘,很狼狽。

  可負劍老猿卻很淡定,老神在在地立在那,遠遠觀望。

  他看得出,蘇奕看似狼狽,實則采取的是一種迂回的策略,每一次都避開了致命的殺劫。

  至于身上那些傷勢,看似凄慘,實則根本算不上什么。

  “以他這樣的修為,猶能辦到這一步,可著實稱得上不可思議……”

  負劍老猿暗自感慨。

  他早知道,自己這個消失萬古歲月的老朋友,如今僅僅只有虛境后期而已。

  和巔峰時的他,遠遠無法相提并論。

  可如今的他,卻能在虛境后期,就擁有鎮殺仙王的底蘊,僅僅這一點,可遠不是以前的他可比!

  絕對稱得上舉世無雙,古今未有!

  極道劍域內。

  蘇奕眼神冷冽而平靜,神色古井不波。

  宇文奇所動用的“極道伐天訣”,本就是由他前世所開創,對于這門見到傳承的奧秘,他自然一清二楚。

  可知道歸知道,受制于自身的修為和所掌握的大道力量,面對宇文奇這樣一個堪稱頂尖的劍道仙王,蘇奕也只能等。

  等一個一劍敗敵的時機!

  若正面硬撼,哪怕他的修為已臻至虛境后期,也只能拼命,才有機會拿下宇文奇。

  不過,對蘇奕而言,這樣很劃不來。

  也根本無須去拿命拼!

  轟隆!

  劍氣森森,縱橫交錯。

  宇文奇的攻勢愈發霸道和迅猛了,毫無保留。

  在外人眼中,他占據絕對上風,正在對蘇奕窮追猛打,氣勢如虹。

  可實則唯有他自己清楚,自己此次遇到的對手是何等難纏!

  一個仙君而已,可竟似未卜先知般,每一次都能提前避開他所施展的致命殺招!

  這簡直匪夷所思。

  當然,在他的劍域中,任何的躲避都是徒勞,并且要為此付出代價!

  畢竟,這是他一身劍道所衍化的域界!

  在這里,他就是主宰,生殺予奪!

  “不能再拖延時間了,先把他逼退到盤神嶺附近,便一口氣將其擒下!”

  宇文奇做出決斷。

  他一身威勢竟是再次暴漲,全力運轉極道劍域,天穹無數星辰劇烈顫抖,搖搖欲墜。

  同一時間,狂暴如潮的劍氣爆綻璀璨的光焰,以山崩海嘯之勢迸發。

  蘇奕的身影被震得不斷倒退,身上負傷也越來越多。

  “快,準備好運轉殺陣!”

  盤神嶺上,薛洪山、泰錚等仙王皆蓄勢以待,眸子中殺機洶涌。

  成敗,就在此一舉!

  而他們的任務,就是在宇文奇徹底鎮壓蘇奕時,去阻截負劍老猿去救助蘇奕!

  可出乎他們意料,負劍老猿一直遠遠立在那,神色淡漠平靜,渾沒有一絲出手的意思。

  驀地,宇文奇袖袍鼓蕩,發出一聲長嘯:

  “眾星拱月!”

  天穹上,無數劇烈搖晃的星辰,在此刻墜落,全部朝宇文奇匯聚而去。

  而他身上,則爆綻萬丈光明,整座極道劍域的力量,都被他集中在右手之間。

  隨著他抬手猛地一斬。

  悄然間,一輪皎潔圓月騰空而起,由無數星辰拱衛著,映現出一幕眾星拱月的畫面,震撼人心!

  可哪里是什么明月和星辰,分明是最鋒利耀眼的劍氣,內蘊著宇文奇畢生最為強大的通天劍意!

  這一瞬,天地震顫,萬象黯然。

  唯有那皎潔如明月的劍氣橫移長空,群星環繞,僅僅是那等劍威,就擠滿乾坤,恐怖到無法想象的地步。

  也是這一瞬,之前一直閃避迂回的蘇奕眉頭微挑,那清俊的臉龐上露出一副不過如此的神色。

  這一次,他沒有閃避,而是選擇了硬撼。

  鏘!!

  人間劍驟然一聲清吟,橫空揚起。

  一劍,似挑起一座幽暗深沉的幽冥世界!

  有六道輪回的景象內蘊其中,苦海無邊,彼岸花開,轉生臺上,生死輪替。

  無數神魔虛影,在沉淪中永寂。

  諸天萬域,于黃昏之中破碎凋零。

  這一切異象,全都聚攏在這一劍之間。

  而在外界看去,蘇奕這一劍刺出,天地隨之顛倒,山河為之傾覆,時空為之錯亂!

  一切,都呈現出一種沉淪、崩塌、凋零的毀滅景象。

  負劍老猿眸子中爆綻神芒,這是……輪回之力?

  好禁忌的大道威能!

  而遠處,那些蓄勢以待的仙王也不禁悚然,無不變色。

  這是怎樣的一劍?

  那等氣息,竟似要葬滅一切!!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