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七百二十二章 夠不夠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極遠處天地間,一道峻拔的身影走來。

  孑然一人,衣袂飄曳,直似閑庭信步。

  沈牧!

  一下子,所有人都認出來,不禁驚詫。

  這家伙竟然真的主動送上門來了?

  旋即,眾人皆精神一振,眉梢間浮現喜色。

  原本他們還在發愁,若這沈牧不來怎么辦,誰曾想,上蒼仿佛聽到了他們的心聲,居然真把沈牧給盼來了!

  “先別著急動手,以免嚇跑了他。”

  資格最老的泰錚沉聲開口。

  其他人紛紛點頭。

  的確,現在沈牧敢出現,或許是有所依仗,但他肯定不知道,在這盤神嶺上,早被他們布設下天羅地網!

  “我萬劍仙宗的都天劍陣只要運轉,足可覆蓋方圓三千丈之地,待會只要他進入這個范圍,必可第一時間將其困住!”

  宇文奇眸光如電,“到那時,他休想再逃出生天!”

  “諸位還是小心一些為好,此子狡猾無比,恐怕不會那般輕易上當。”

  太一教薛洪山提醒道,“更別說,他既然敢孤身起來,恐怕也是準備了不少底牌,待會若動手,可不能掉以輕心!”

  “這是自然。”

  “那就姑且看看,他究竟哪里來的底氣,竟敢獨自來赴死!”

  “說實話,我已快按捺不住內心的殺機了。”

  ……交談時,這三大陣營的十一位仙王皆暗自準備起來,蓄勢以待。

  而他們的目光都齊齊鎖定在極遠處正在走來的蘇奕身上。

  “抱歉,讓諸位久等了。”

  極遠處天穹下,蘇奕忽地頓足,神色歉然地拱了拱手。

  眾人:“……”

  這家伙是什么意思?

  故意諷刺他們?

  最讓宇文奇皺眉的是,那沈牧也不知是察覺到了什么,也或許是無意,此刻所佇足的位置,堪堪在三千丈之外。

  而這個距離,也正好是“都天劍陣”所能覆蓋的范圍的邊緣!

  “沈牧,你既然敢來,想來是有所依仗,既如此,直接出手便是,且讓我等看看,你究竟有多大能耐!”

  泰錚眸光閃動,語氣淡漠開口,聲音隆隆響徹天地間。

  蘇奕不禁哂笑,道:“別著急,飯咬一口一口吃,我嘛,自然也會一一為你們送行。”

  “大言不慚。”

  薛洪山面露諷刺之色,道,“要不,你先過來送老夫上路?”

  蘇奕笑起來,道:“這么著急赴死的,你還是頭一個,放心,這次保證讓你有死無生。”

  說著,他目光一掃盤神嶺上的那些仙王,道:“你們在此地布設的殺局,我一清二楚,于我而言,要毀掉你們所布設的陷阱,也絕非什么難事。”

  宇文奇、薛洪山、泰錚等人眉頭一皺。

  不過,他們并不奇怪,但凡稍有點腦子的人都能猜出,他們既然匯聚在此,必然早布設天羅地網。

  “既然不怕,為何不敢前來一戰?”

  泰錚面無表情道。

  蘇奕沒有理會,自顧自說道:“我給你們一個公平對決的機會,接下來的時間,我就站在此地,一對一決生死,送你們上路。”

  頓時,許多嗤笑聲響起。

  那些仙王都差點懷疑自己聽錯了。

  “幼稚!”

  有仙王冷笑。

  他們占據絕對優勢,布設天羅地網,誰會蠢到去單打獨斗?

  “公平對決?可以啊,你過來,本座保證給你這樣的機會!”

  有人戲謔開口。

  “沈牧,你這樣的提議未免異想天開,我等憑什么給你這樣的機會?”

  有人輕蔑。

  “憑什么?”

  蘇奕自語,旋即笑起來,“難道你們這十一位仙王想一直等在這里?”

  一下子,眾人臉上笑容凝固,眉梢間浮現一抹陰霾。

  這些天里,他們的確在等待中備受煎熬。

  若此時蘇奕扭頭就逃,他們還真沒辦法!

  畢竟,若是去追擊蘇奕,極可能會上當,掉入蘇奕提前準備的陷阱。

  除此,他們在盤神嶺上精心準備的殺局,也將白白浪費。

  而還不等他們開口,就見蘇奕話鋒一轉,道:“當然,我也沒多少時間和你們浪費,你們不是想知道我憑什么嗎?那我就讓你們見識見識。”

  說著,他打了個響指。

  極遠處天地間,忽地一陣動蕩。

  一片滔天的兇厲氣息如潮水般,從遠處大地上呼嘯而來。

  天搖地晃,山河皆顫。

  在那些仙王吃驚目光注視下,就見許許多多詭異生靈朝這邊沖來,有軀體殘破的古尸、有氣焰滔天的魔靈、有渾身血淋淋的怨魂、有成群結隊的六翅血蚊……

  密密麻麻,簡直像一支浩浩蕩蕩的大軍!

  這些詭異生靈的氣息,無不恐怖可怕,當一起沖過來,那些仙王都不禁變色,倒吸涼氣不已。

  而那些詭異生靈在抵達后,紛紛停留在了蘇奕身后不遠處,宛如千軍萬馬組成的一道鐵幕,襯托得蘇奕一如君王!

  “早料到你能驅使那些詭異生靈,不過,就這些力量,還不夠威脅到我等!”

  泰錚沉聲開口,聲傳全場。

  他們為何要在這盤神嶺布設天羅地網,的確是在提防蘇奕利用那些詭異生靈作戰!

  蘇奕笑了笑,拎出酒壺喝了一口。

  猛地,天地劇顫,虛空紊亂。

  一道足有萬丈高的神魔虛影,從遠處大步而來。

  他臂膀上纏繞著山嶺般粗細的黑色鎖鏈,眼眸似一對猩紅的湖泊,簡直像遠古蠻神般,渾身彌漫出驚天動地的兇厲之氣。

  在他抵達后,沉默地立在了蘇奕身后,像撐起天穹的一座巍峨大山般,壓迫感十足。

  遠遠望著,就讓那些仙王心驚肉跳,背脊直冒寒氣。

  這是什么生靈,好恐怖的威勢!!

  宇文奇、泰錚、薛洪山這等頂尖人物,神色都變得空前凝重。

  打破腦袋他們都無法想象,似這等恐怖的存在,怎會甘心為一個仙君效命!

  太不可思議!

  而這,也讓他們感受到強烈的威脅。

  “夠不夠?”

  蘇奕問道。

  一眾仙王神色陰晴不定。

  他們終于知道,為何蘇奕有恃無恐了,那些浩浩蕩蕩前來為他效命的詭異生靈,就是他的依仗所在!

  猛地,泰錚沉聲開口道:“若真動手,我等或許會出現傷亡的情況,可卻不見得撐不到最后!”

  蘇奕揉了揉眉宇,自語道:“倘若我要仗勢欺人,你們從進入這黑霧大淵那一刻,就已經殞命。”

  “罷了,既然答應一一為你們送行,自當盡力。”

  說著,蘇奕抬頭望向天穹,道,“老猿,別看熱鬧了。”

  “哈哈哈哈!”

  一陣豪邁的大笑響徹天宇。

  伴隨笑聲,一抹劍虹橫空而至,倏爾間已化作一個身著布袍,背負劍匣的老猿,足有丈許高,骨骼粗大,毛臉雷公嘴。

  正是負劍老猿!

  當看到他出現,當即有一位仙王驚叫起來:“就是他封禁了黑霧大淵!沒想到,他竟真的和沈牧是一伙的!!”

  全場震動。

  宇文奇等頂尖人物都徹底色變。

  之前,他們也曾擔心過這個問題,對負劍老猿充滿忌憚。

  原因就是,這恐怖生靈動輒能封禁黑霧大淵的入口,那等手段,任誰能不忌憚?

  最初,他們還想著,負劍老猿應該和沈牧不是一伙的,畢竟,過去那些天里,負劍老猿一直不曾再出現,也不曾對他們動手。

  可現在,他們才意識到,自己想錯了!

  從一開始,這負劍老猿就是沈牧的同伙!!

  當意識到這一點,那些仙王的心境都變得沉重起來。

  “你啊,還是舍不得這些練手的活靶子。”

  負劍老猿來到了蘇奕身邊,笑著調侃。

  蘇奕道:“錯了,我被那些家伙追殺了一路,若不親手殺了他們,怎對得起我這一路的奔波和辛苦?”

  頓了頓,他繼續說道:“當然,你說的不錯,于我眼中,他們的確算得上不錯的對手,可供我磨礪劍道。”

  負劍老猿似很明白蘇奕的心情,道:“你雖和當初完全不一樣了,可在劍道求索上的秉性,可一點也沒變,遙想當初你見到我時,也算是不打不相識,于劍道之上爭鋒相對過多次。”

  言辭間,盡是感慨,似追憶起過往的陳年舊事。

  蘇奕摸了摸鼻子,道:“現在的我,可不是你的對手。”

  負劍老猿仰天大笑,“難得你如此謙虛一次,屬實不易!”

  兩者自顧自交談,旁若無人,仿似老友重逢一般。

  而遠處一眾仙王的臉色,則變得煞是精彩。

  練手的活靶子?

  磨礪劍道?

  原來,從一開始那沈牧都根本沒把他們視作真正的大敵,而是當做了磨劍石?

  而那負劍老猿之所以一直不曾動手,就是想成全沈牧,讓他一一滅殺他們這些仙王?

  一下子,眾人全都徹底明白過來,只是內心卻充滿了羞憤和屈辱的味道。

  一個仙君啊!

  誰敢想象,他竟敢視他們這些仙王為磨劍石?

  欺人太甚!!!

  一時間,宇文奇、泰錚等頂尖仙王都震怒無比,胸膛憋悶的快要炸開。

  可最終……

  他們忍住了。

  當前的局勢,根本不容他們擅自亂來。

  真正該考慮的是,面對這樣一場兇險到極致的殺局,他們該如何先把命保住……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