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七百二十一章 守株待兔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只看弓語蕁和莫天尹的神情,蘇奕就知道,齊涅并沒有告訴他們自己的身份。

  這雖然讓蘇奕有些不解,可最終懶得再去追問。

  原因無他。

  他完全不屑去揣測齊涅的心思。

  當即,蘇奕從藤椅上起身,目光看著弓語蕁,道:“在我去對太清教清算之前,我會把你留在黑霧大淵。”

  弓語蕁頓時色變,道:“倘若我不答應呢?”

  蘇奕淡淡道:“你沒資格不答應,若不信,我可以給你一次出手的機會。”

  弓語蕁美眸收縮,眉梢間浮現一抹肅殺之氣,“我弓氏一族的后裔,可不是被嚇大的!也向來不忌憚生死!”

  蘇奕眼神有些微妙,道:“試試?”

  弓語蕁抿了抿唇。

  下一刻,她直接出手。

  在她身上,驟然爆綻刺目的道光,附近虛空轟然塌陷,一幅風雷交織的神秘圖案驟然覆蓋這片天地。

  道域——風雷之怒!

  天地間,颶風肆虐,雷霆如瀑傾瀉,狂暴的毀滅力量席卷長空。

  此時的弓語蕁就如執掌風雷的主宰,修長曼妙的嬌軀沐浴在璀璨耀眼的罡風和雷暴之中。

  而蘇奕,則瞬息間被困在她所掌控的道域之內!

  不過,蘇奕神色恬淡如舊。

  他撣了撣衣衫,縱身上前。

  人間劍橫空而起。

  頓時,一股霸天絕地的凌厲劍意騰空而起。

  “鎮!”

  弓語蕁掌指一翻。

  天旋地轉,風雷如潮,一起朝蘇奕鎮殺而下,試圖碾碎蘇奕這一劍,將其徹底鎮壓。

  可她遠遠低估了蘇奕這一劍的可怕!

  就見蘇奕劍鋒所指,颶風崩碎、雷霆潰散,整座籠罩天地間的道域,都被破開一道狹長的裂痕。

  隨著蘇奕身影前沖,這一道裂痕隨之蔓延擴散!

  旋即。

  整座道域四分五裂,轟然炸開!

  而一抹劍鋒抵在弓語蕁咽喉,只差一寸便可刺穿她的脖頸!

  弓語蕁臉色慘白,毛骨悚然。

  這一劍,太過霸道和凌厲,勢如破竹,她那引以為傲的道域風雷之怒,都如紙糊般不堪一擊!

  感受著劍鋒上蘊積的可怕力量,弓語蕁肌膚顫栗,心境都遭受到莫大沖擊。

  這,是死亡的威脅!

  根本不用想,之前只要蘇奕愿意,弓語蕁早已成為劍下亡魂,連抵擋都來不及!!

  “你所凝練的風雷之怒,僅算初窺門徑,距離圓滿還差太遠。”

  蘇奕收起人間劍,“機會,我給你了,再執迷不悟,我不介意殺了你。”

  弓語蕁臉色慘淡。

  她忽地道:“為何你要留我不死?”

  蘇奕道:“等我清算太清教時,你自然明白。”

  說著,他目光看向莫天尹。

  莫天尹臉色頓變,道:“閣下若真保證不殺我們,我倒不介意選擇留在這黑霧大淵一段時間。”

  蘇奕哂笑道:“你想多了。”

  莫天尹心中一沉,道:“閣下這是何意?”

  蘇奕一指遠處那足有萬丈高的神魔身影,道:“只要你能打敗他,就可以活。”

  莫天尹:“……”

  還不等他反應,遠處那神魔虛影忽地咧嘴,露出一個殘暴兇厲的笑容。

  不好!

  莫天尹色變,轉身就逃。

  一條宛如擎天之柱般的手臂橫空砸來,僅僅手臂上纏繞的鎖鏈,都宛如山嶺般粗大。

  當這一拳轟來,虛空轟然裂開,天地為之震動,狂暴的毀滅洪流,直接將莫天尹的退路封死。

  “開!”

  莫天尹怒吼,全力出手。

  各種底牌和寶物,毫無保留地釋放出來。

  可終究是徒勞。

  那神魔般的萬丈身影,簡直就如一尊蠻神,一拳之下,莫天尹的抵抗就如同螳臂擋車,直接被碾壓。

  砰!!

  他整個人被砸進大地深處。

  當神魔般的身影抬起拳頭,就見大地上出現一個足有千丈范圍的拳印,深若溝壑。

  而在溝壑底部,莫天尹軀體被砸得稀巴爛,成了一灘血糊!

  一拳,轟殺一位妙境中期仙王!

  那恐怖殘暴的一幕,讓弓語蕁驚得差點尖叫出來,渾身都止不住地哆嗦起來。

  蘇奕卻很淡定。

  那神魔般的虛影,名叫荒陀,是這黑霧大淵中僅次于負劍老猿的一個高手!

  “帶她離開。”

  蘇奕吩咐道,“給她一個閉關的地方便可。”

  “好!”

  遠處,荒陀沉聲開口,連聲音都如打雷似的,轟震山河。

  弓語蕁失魂落魄。

  她意識到,倘若要活命,自己的確已沒有不答應的資格……

  她不怕死。

  可卻不想就現在去送死。

  倘若能活命,倘若以后有機會獲悉蘇奕為何要打探弓氏一族的事情,為何要愚蠢到送死?

  最終,弓語蕁默然接受了這一切,被荒陀帶著,離開了這片天地。

  而蘇奕決定閉關一段時間,便去盤神嶺,徹底結束這一場收網行動!

  時間點滴流逝。

  匆匆又是七天過去。

  盤神嶺。

  山勢如蒼龍盤臥,雄渾巍峨。

  天穹覆蓋著厚如鉛塊的黑色云霧,偶爾有猩紅的閃電劃破云層,灑下刺目的血光。

  太一教、萬劍仙宗、碧霄仙宮三大陣營的仙王,皆匯聚在盤神嶺之巔。

  此地有一塊平坦的崖坪,遠遠眺望,可將四面八方的景象盡收眼底。

  “諸位,若那沈牧不來,我們就一直等在此地?”

  太一教陣營,一位藍袍老者皺眉開口。

  薛洪山。

  太一教太上長老,妙境中期仙王。

  此次他們太一教陣營,共出動五位仙王,而薛洪山便是為首之人。

  “一動不如一靜,沈牧此子譎詐如狐,詭計多端,不止自身實力逆天,還能驅使這黑霧大淵中的詭異生靈為他效命,這等情況下,必須小心謹慎,斷不能再輕舉妄動。”

  碧霄仙宮那邊,一個頭發稀疏,臉上皺紋密布的老者開口。

  泰錚!

  妙境后期仙王,也是此次追殺蘇奕的所有仙王中,唯一一位妙境后期仙王!

  “不錯,與其貿然行動,不如守株待兔。”

  萬劍仙宗那邊,一個身著麻衣,背負古劍的中年男子沉聲開口。

  宇文奇!

  萬劍仙宗太上長老,因為凝練出“劍域”的恐怖存在。

  “如今,這盤神嶺已被我們占據,而這附近萬里之地,沒有一個詭異生靈存在,那蘇奕只要敢來,必讓他死無葬身之地!”

  宇文奇眸綻神芒,殺氣騰騰。

  到了現在,他們這些仙王早已見識到蘇奕的厲害,也清楚他們掉入了蘇奕所預設的陷阱中。

  而前些天其他那些仙王的慘死,也讓他們三大陣營察覺到,在這黑霧大淵,蘇奕能夠利用那些兇險禁地和詭異生靈來坑殺對手。

  像蘇奕在那一座銀色大湖附近,利用化骨魔蝶坑殺神火教蒙蟄等人的一戰,就是如此。

  故而他們三大陣營才會選擇聯手,匯聚在這盤神嶺,守株待兔!

  之前,他們已在盤神嶺上布設一座座殺陣,每一座殺陣,都有毀天滅地之威。

  尤其是萬劍仙宗布設的“都天劍陣”,乃是世間一等一的劍道殺陣,足可鎮殺妙境后期仙王!

  再加上,他們三大陣營共有十一位仙王,其中更有泰錚、宇文奇、薛洪山這樣的頂尖人物坐鎮,每一位仙王手中,各掌握有底牌和大殺器。

  這等情況下,他們自忖蘇奕只要敢來,必難逃一死!

  “被一個仙君人物,逼迫得讓我等這些仙王不得不龜縮于此,傳出去的話,這仙界天下眾生還不知會如何看待我們。”

  太一教薛洪山感慨。

  一番話,讓眾人心緒翻騰。

  “那沈牧可不是尋常的仙君,他的來歷必有蹊蹺,現在對我們而言,唯有滅殺那沈牧,我們才有機會離開這黑霧大淵。”

  泰錚面無表情道,“這是生死較量,相比于此,顏面算什么?”

  “眼下,我最忌憚的,反倒是那個負劍老猿。”

  宇文奇忽地說道,“他若和沈牧是一伙的,事情可就棘手了。”

  眾人眉頭皆皺起。

  眼下,他們之所以被困在黑霧大淵,就和那神秘的負劍老猿有關!

  正是他出手,封禁了離開黑霧大淵的路徑!

  “不可能。”

  泰錚搖頭道,“那老猿猴若和沈牧是一伙的,為何直至現在也不動手來對付我們?”

  “這的確很奇怪。”

  薛洪山皺眉,“不過,依我看來,就是那負劍老猿殺過來,憑借我們的聯手之力,也無須太忌憚,甚至……完全可以趁此機會,將那負劍老猿拿下,逼迫他開啟通往外界的路徑!”

  一番話,讓在場許多仙王眸光閃爍,頗為意動。

  的確,若能擒下那負劍老猿,他們眼下的困境必將迎刃而解!

  這時候,忽地有人說道:“七天前,太清教的莫天尹和弓語蕁兩位道友就已啟程,要前來和我們匯合,可時至今日,他們也不曾出現,難道說……他們已經遭遇不測了?”

  “這……”

  “很有可能!”

  ……在場眾人神色明滅不定。

  “不談這些,我現在就擔心,那沈牧若知道這盤神嶺已被我等布設下天羅地網,恐怕根本不敢前來和我們一戰。”

  泰錚嘆道,“畢竟,只要他不蠢就會明白,來了也和送死沒區別。”

  眾人聞言,內心也都一陣郁悶。

  的確,魚兒怎可能會蠢到自投羅網?

  而他們這樣的等待無疑太被動!

  若沈牧一直不來,他們所做的一切準備和等待,也終究將付之東流,毫無意義。

  可偏偏地,他們眼下只能如此,一旦離開盤神嶺,在此布設的一切手段,都會打水漂。

  他們也曾考慮過,派人去當誘餌,將蘇奕引誘過來。

  可最終,他們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

  因為在他們看來,以沈牧的手段,極可能把誘餌吃了,也不會上鉤!

  守株待兔的無奈,就在于此。

  只能等!

  太被動!

  “嗯?諸位快看,那似乎是……沈牧!?”

  驀地,一位仙王驚訝出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