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七百二十章 弓語蕁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天地間。

  弓語蕁和莫天尹正在趕路。

  之前,他們已和太一教的人取得聯系,得知太一教、萬劍仙宗、碧霄仙宮三大陣營已經結盟,如今都匯聚在盤神嶺。

  而兩人此行,就是要去和這三大陣營匯合。

  “小心駛得萬年船,可我們都已足夠小心和謹慎,不曾想,還是掉入了那沈牧所預設的陷阱中。”

  路上,弓語蕁情緒低沉,苦澀出聲。

  到了此時,他們已徹底明白,這黑霧大淵就是沈牧為他們這些人準備的陷阱!

  為的,就是將他們一網打盡!

  “之前那些天,神火教、萬靈教、乾元劍齋、蒼玄道門等多個仙道勢力的一眾仙王,陸續殞命在那沈牧手底下,我都無法想象,他究竟是如何辦到的。”

  弓語蕁喃喃,神色凝重。

  這一切,讓她徹底感到不妙,意識到局勢的嚴重。

  莫天尹沉聲道:“之前太一教的章千度曾傳信說,這沈牧疑似能夠驅使黑霧大淵中那些詭異生靈為他效命,正因如此,他才能無往不利,也不知是真是假。”

  “沈牧在此次追殺中,既然把黑霧大淵當做一個預設戰場,必然是對黑霧大淵的情況了如指掌。”

  弓語蕁道,“換而言之,這里就如同他的地盤,占據天時和地利,能夠驅使那些詭異生靈做事,自然不奇怪。”

  頓了頓,她幽然一嘆,道,“也是現在,我才真正意識到,在修為上,我們或許占據優勢,可論謀略、膽魄和手段,都遠遠不如沈牧這個仙君人物。”

  一股說不出的沉重挫敗感,在弓語蕁心中油然而生。

  在當今仙界,太境人物躲避神禍不出,他們這些仙王便是當世最至高的存在,威懾四海,俯瞰八荒。

  可誰能想象,短短數天時間里,已足足有二十余位仙王,慘死在一個仙君人物手中?

  太可怕!

  弓語蕁打破腦袋都無法想象,這世上怎會有這樣一個仙君,放眼古今歲月,也再都找不出第二個!

  “別太擔心,只要抵達盤神嶺,和其他陣營的同道匯合,定會有辦法扭轉局勢。”

  莫天尹沉聲道。

  剛說到這——

  猛地,天地亂顫,山河簌簌。

  極遠處天地間,一個足有數萬丈高,猶如遠古神魔般的恐怖身影,邁步朝這邊走來。

  他渾身纏繞著山嶺般粗細的黑色鎖鏈,眼眸似猩紅的巨大湖泊。

  一步落下,大地都會被踩踏出一個巨大的溝壑。

  而他身上散發的兇威,則讓所過之處的虛空轟然崩裂!

  弓語蕁和莫天尹皆悚然,這是什么恐怖生靈?

  僅僅遠遠望著,讓他們這等仙王都有撲面而來的壓迫感,幾欲窒息!

  弓語蕁和莫天尹對視一眼,下意識就打算逃走。

  就在此時,一道淡然的聲音響起:

  “無須緊張,此次我來,只是想和你們聊聊。”

  伴隨聲音,那足有數萬丈高的神魔身影頓時止步,佇足原地,一動不動。

  而在他的肩膀上,則有一道身影飄然而落,朝這邊行來。

  “沈牧!?”

  弓語蕁吃了一驚,如臨大敵。

  莫天尹也猛地變色。

  一個沈牧,就已讓他們感到無比棘手,再加上那宛如神魔般的恐怖生靈,這讓莫天尹都不禁手腳發涼,有大禍臨頭之感。

  “你想聊什么?”

  弓語蕁深呼吸一口氣,努力讓自己冷靜。

  遠處,蘇奕飄然落地,一把拎出藤椅坐了進去,而后才說道:“你們也可以先找個地方坐下。”

  弓語蕁:“……”

  她看了莫天尹一眼,后者直接道:“沈牧,你應該清楚,在這一場針對你的追殺之中,我們兩人從不曾出手,哪怕是現在,我們也沒打算和你開戰。”

  頓了頓,他沉聲道:“可你若非要動手,我們也無所忌憚,必會奉陪到底!”

  蘇奕瞥了他一眼,道:“從現在開始,你最好閉嘴,我先和她聊一聊。”

  說著,他目光看向弓語蕁。

  莫天尹臉色難看,可最終忍住了。

  弓語蕁則皺眉道:“你確定僅僅只是想聊聊?”

  蘇奕點頭道:“只要你如實回答我的問題,我今天就不為難你們。”

  弓語蕁沉默片刻,點了點頭。

  “我曾和弓南風見過一面,也曾問過他,神霧山弓氏一族為何要投靠在太清教麾下。”

  蘇奕直言道,“可他的回答,卻讓我不滿意,或者說他自己都不清楚這其中的原因。現在,我想讓你告訴我這些。”

  弓語蕁一呆,似沒想到,蘇奕會問起這樣一個問題。

  “仙隕時代,神霧山弓氏一族遭遇浩劫,曾被我太清教挽救于誰水火之中,從那時起,弓氏一族就歸順在了我太清教麾下,這是仙界天下人盡皆知的事情。”

  莫天尹沉聲道,“這有什么好問的?”

  蘇奕淡淡道:“你再多說一個字,我保證,你會死的很難看。”

  莫天尹慍怒,臉色變幻。

  遠處,那萬丈高的神魔身影一對血色湖泊般的眼眸遙遙看過來。

  莫天尹渾身一個激靈,頓時沉默不語。

  弓語蕁穩了穩心神,冷靜道:“事實的確如莫長老所言,仙隕時代,太清教曾幫過我族一次,讓我族避免了覆滅的可能,從那時候起,我族那些先輩為報答恩情,歸順在了太清教麾下。”

  蘇奕道:“可我怎么聽說,仙隕時代的時候,太清教欲圖讓弓氏一族臣服,結果遭到了弓氏一族激烈的反抗。”

  “最終,太清教大軍壓境,一舉將弓氏一族重重圍困,殺得血流成河,尸骨無數。”

  “在這一場殘酷的血腥屠戮中,弓氏一族僅剩下的那些族人最終支撐不住,選擇了向太清教臣服。”

  “從那之后,神霧山弓氏一族,就成了太清教的一個附屬勢力,一直到如今。”

  莫天尹臉色頓變,爭嘴欲言,可一想到蘇奕之前的警告,最終還是憋住了。

  他目光看向弓語蕁。

  就見弓語蕁沉默片刻,這才說道:“當年的事情,相隔太過遙遠,我也不甚清楚,不過,我也曾聽說過類似的傳聞,并且曾經跟宗族的一些老人求證過。”

  蘇奕哦了一聲,道:“你們宗族老人那些老人怎么說?”

  弓語蕁道:“他們說,這個傳聞是假的!”

  蘇奕眉頭微皺。

  他所了解的這些內幕,是從古族湯氏湯靈啟口中獲悉,而古族湯氏乃是仙界巨頭勢力,怎可能在這等事情上撒謊?

  這其中,必然另有玄機!

  弓語蕁忽地問道:“你打聽這些做什么?”

  她很不解,沈牧這樣一個來歷神秘的家伙,怎會對他們弓氏一族的事情感興趣。

  蘇奕揉了揉眉宇,沒有回答。

  弓氏一族,曾效命在王夜麾下,和狴犴靈族一樣,皆是王夜當初最信賴的部下之一。

  而在仙隕時代以前,誰都清楚,王夜和太清教開派祖師血霄子是死對頭!

  可歷經仙隕時代后,原本曾經效命在王夜麾下的弓氏一族,卻歸順在了太清教麾下,難免有背叛的嫌疑!

  當然,王夜早在很久以前就轉世重修,再加上無垠歲月過去,良禽擇木而棲,只要弓氏一族沒有做過對不住王夜的事情,哪怕選擇歸順太清教,蘇奕也不會為此懷恨在心。

  但,他需要查清楚這其中的緣由!

  想了想,蘇奕道:“以后遲早有一天,我會對太清教進行清算,我之前問你的事情,將決定我以后對待你們弓氏一族的態度。”

  清算太清教!?

  弓語蕁和莫天尹都不禁驚愕,這沈牧好大的口氣!

  太清教可是仙界首屈一指的巨頭,背后有太境人物坐鎮!

  并且,隨著當今仙界的一場黃金大世來臨,太清教一批從仙隕時代活下來的妙境大圓滿層次的仙王,都已經開始在籌謀證道太境的事宜。

  根本不用懷疑,以后他們太清教,必將有新的太境人物問世。

  這等情況下,一個仙君而已,卻揚言要對他們太清教清算,這何其猖狂,何其狂妄?

  沒有理會兩人是如何想的,蘇奕自顧自道:“這番話,你也可以說給你們宗族那些老人聽。”

  弓語蕁頓感意外,試探道:“閣下的意思是,我們可以離開這黑霧大淵?”

  畢竟,若不離開黑霧大淵,如何把那番話說給他們宗族的老人聽?

  蘇奕沒有回應,而是問道:“你們此次前來追殺我,是奉血霄子的命令,還是奉他大徒弟齊涅的命令?”

  弓語蕁沒有隱瞞,道:“齊涅掌教。”

  “血霄子呢?”

  雖然對蘇奕直呼祖師血霄子的名諱感到很不舒服,可弓語蕁還是坦然道:“祖師很久以前就已經閉關。”

  蘇奕再問:“齊涅對你們可有什么吩咐?”

  弓語蕁搖了搖頭。

  掌教齊涅安排他們來追殺沈牧,當然希望他們能殺死沈牧!

  只是這種話,不適合在現在說。

  蘇奕卻有些意外,道:“在你們行動時,他就沒有告訴你們……我的身份?”

  弓語蕁和莫天尹都不禁吃驚,看沈牧這意思,難道掌教早知道沈牧的來歷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