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七百一十八章 誠意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奕身影憑空消失。

  烏霆轉身就逃。

  可瞬息間,無數耀眼的劍氣從四面八方的虛空中乍現,將他所有退路封死。

  而蘇奕已揮劍殺來。

  烏霆咬牙,徹底豁出去,全力出手。

  片刻后,

  伴隨劍氣轟鳴之音,他的頭顱拋空而起,血灑虛空。

  蘇奕衣襟染血,身上出現多處傷勢。

  但,談不上嚴重。

  “相比神火教那和掌控道域力量的老家伙,這烏霆的實力也不逞多讓。都可以稱得上妙境中期的高手。”

  蘇奕在心中對比了一番。

  掌握道域的仙王,和沒有掌握道域的仙王,天壤之別。

  換做修為突破之前,蘇奕要殺烏霆這樣的對手,在不動用九獄劍的情況下,哪怕拼命,最終的結果也可能是兩敗俱傷,很難獲勝。

  可現在不一樣了。

  在這一戰中,他全力出手之下,一舉便將烏霆這等級別的對手鎮殺!

  并且,是憑借自身實力!

  而為此付出的代價,就是身上那些傷勢。

  對比當初滅殺神火教那位執掌道域的仙王顧兆林的時候,實力的提升極為明顯,已不可同日而語!

  “此次追殺我的仙王中,當屬碧霄仙宮的泰錚修為最強,也是唯一一個妙境后期仙王。”

  蘇奕一邊療傷,一邊思忖。

  之前的追殺路上,碧霄仙宮泰錚曾多次對蘇奕進行阻截,讓得蘇奕每次都不得不拼著負傷的代價,才殺出重圍。

  此人帶給蘇奕的威脅也最大。

  “可若論對道域的掌控上,當屬萬劍仙宗的‘宇文奇’最強,他的道域品相,稱得上一流,遠比顧兆林、烏霆更強。”

  宇文奇,萬劍仙宗太上長老,所凝練的道域極為了得,在之前被追殺的路途上,此人帶給蘇奕的威脅,僅次于碧霄仙宮的泰錚。

  “等收拾宇文奇時,定要問問,他們萬劍仙宗為何要選擇對我動手!”

  蘇奕一想到這,眉頭都皺起來。

  萬劍仙宗,仙界屈指可數的仙道巨頭之一,仙隕時代以前,曾是仙界四大劍宗之一。

  其開派祖師便是王夜當初的至交好友虛浮世,一位踏足仙道之巔的通天巨擘。

  當年王夜還曾親手為萬劍仙宗鑄造了一座劍碑!

  自那以后,那塊劍碑也成為萬劍仙宗一等一的圣地,是天下劍修心中的圣堂!

  可蘇奕無法理解的是,他從進入仙界至今,不曾和萬劍仙宗有過任何交集,也不曾結仇,可在此次追殺中,萬劍仙宗卻派遣三位劍道仙王參與了進來!

  這件事,也成了蘇奕一個心結。

  不弄清楚,他斷不會善罷甘休。

  蘇奕抬手一拋,人間劍化作一道光,掠入袖袍之中。

  他重新拎出酒壺,負手于背,悠悠然揚長而去。

  收網行動,才剛開始。

  這一次,他要讓那些敵人皆在恐懼和絕望中上路!

  而在他離開不久,一只骷髏鳥帶著一群黑色螞蟻出現在戰場中,開始收拾戰利品。

  一個時辰后。

  黑霧彌漫的天地間,四位仙王正在低空中飛遁前行。

他們來自玄蒼道門  仙隕時代以前,玄蒼道門便是仙界六大道門之一。

  玄蒼道門的開派祖師,是一位和太一教祖師姜太阿齊名的太境存在!

  當初的天狩大會上,蘇奕所斬殺的八位仙王之一,就是來自玄蒼道門。

  “師兄,自從進入這黑霧大淵之后,我心中就很不踏實,就感覺像掉入陷阱中一般。”

  “的確,在我們剛抵達不久,那來歷神秘的負劍老猿就動用通天手段,封禁了黑霧大淵的入口,還言稱唯有殺死那沈牧,我們才有活著離開的機會,這……這也太反常!”

  “并且,之前在追殺沈牧時,無論他逃到哪里,都能被我們輕易鎖定氣息。”

  “可自從進入這黑霧大淵后,他整個人就像憑空消失了般,再找不到一絲痕跡,這未免太蹊蹺。我甚至懷疑,那沈牧是故意引誘我們進入黑霧大淵!”

  ……蒼玄道門的四位仙王彼此傳音對談,眉梢間都不可抑制地浮現出一抹憂色。

  事出反常必有妖。

  此次追殺行動持續到現在,讓他們這些仙王都察覺到不對勁,心生一絲不安。

  “不必擔心。”

  為首的一位須發如戟,威儀十足的紫袍男子開口,“我們先去和乾元劍齋的同道匯合,大家一起行動,足可應對這黑霧大淵中無處不在的危險。”

  他名叫周風,蒼玄道門首屈一指的老輩仙王。

  而聽到周風的話,其他三位仙王精神一振。

  乾元劍齋!

  這個劍道勢力雖非巨頭勢力,可底蘊卻無比古老,宗門有多位仙王坐鎮,乃是仙界天霜洲第一道統。

  而這個門派,和蒼玄道門淵源深厚,關系密切。

  這等時候,若他們兩大陣營能一起聯手行動,自可以多一些把握!

  交談時,一陣敲鑼打鼓的聲音,忽地從遠處那黑霧彌漫的天地間響起。

  周風等人一怔。

  那敲鑼打鼓的聲音,嘈雜熱鬧,充滿喜慶的味道。

  可在這詭異兇險的黑霧大淵中出現,那聲音就顯得很格格不入,甚至是滲人!

  “那是……”

  有人吃驚叫道。

  順著他的目光望去,就見黑霧深處,有著一座低矮的丘陵,寸草不生,光禿禿的。

  而在丘陵上,立著一群奇形怪狀的詭異生靈。

  有宛如侏儒般的古尸,正在搖頭晃腦地吹法螺。

  有人頭蛇身,渾身煞氣蒸騰的男子,正在敲鑼。

  還有足有數丈高的魔靈,在擂動大鼓,有渾身血淋淋的女人盤膝坐地,彈奏古琴。

  這些詭異生靈,氣息一個比一個可怖,但此時,他們卻像樂師般,敲鑼打鼓,彈琴吹笛,奏出一支喜慶熱鬧的樂曲。

  那畫面,充詭異、陰森、矛盾、古怪。

  饒是周風等仙王見多識廣,閱歷豐富,當看到這一幕時,也都不禁悚然,眼眸收縮。

  “這些都是什么鬼東西!?”

  有人驚愕開口。

  便在此時,一道淡然的笑聲響起:“他們啊,是在歡迎你們前來。”

  就見那低矮的丘陵上,一道盤膝而坐的身影忽地起身。

  衣冠勝雪,身影挺秀。

  “沈牧!!”

周風等人頓感意  外,都沒想到,他們一直所尋覓的獵物,竟會混跡在一群人不人鬼不鬼的詭異生靈中!

  而隨著蘇奕起身,那正在敲鑼打鼓的一群詭異生靈頓時停下手中的動作,嘈雜喜慶的樂聲頓時不見。

  而這些詭異生靈的目光則齊刷刷看向周風等人,神色間盡是殘忍、玩味、嗜血、亢奮的意味。

  就如一群惡鬼,盯上了送上門的獵物。

  這讓周風等人心神悄然緊繃,神色也變得凝重,皆嚴陣以待。

  太不對勁了!

  那些詭異的生靈,疑似竟在聽從沈牧的命令行事!

  “放心,只要你們不逃,他們就不會出手。”

  蘇奕邁步走下丘陵,飄然朝周風等人這邊行來,“畢竟,他們此次是來迎客的,唔……順便吃席。”

  “吃席?何意?”

  周風沉聲開口,眸子中神芒洶涌。

  他們這些仙王,自不會被這點反常的局面就嚇到。

  蘇奕笑了笑,道:“你們若死在我手底下,就會成為他們的盤中餐,這和擺設了一場仙王級宴席有何區別?”

  那些詭異生靈齊齊點頭,都露出不懷好意的森然笑容。

  一些生靈的哈喇子都不爭氣地從嘴角流出來。

  周風等人的臉色都陰沉下來,哪會聽不出,蘇奕這是在故意調侃和羞辱他們?

  “有那些詭異生靈在,此子有恃無恐,待會聽我命令,一起先撤離此地。”

  周風飛快傳音,“等和乾元劍齋的同道匯合之后,再收拾此子!”

  “好!”

  其他仙王答應下來。

  他們皆久經世事浮沉,歷盡生死磨煉,早看出眼前的局勢不對勁,處處透著古怪。

  故而,根本不打算以身試險。

  最重要的是,那些詭異生靈身上的氣息,帶給他們的壓力太大!

  可此時,卻見蘇奕笑道:“看得出來,你們被那些鬼東西嚇到了,既如此,我讓他們暫且退避就是。”

  說著,他目光一掃那些詭異生靈,道:“退到三萬丈之外,沒有我的命令,不得靠近。”

  “是!”

  那些詭異生靈齊齊領命,轉身退到了三萬丈之外,距離分毫不差。

  那對蘇奕言聽計從的姿態,讓周風等人都不禁怔住。

  蘇奕則說道:“這就是我的誠意,可你們若選擇逃走,可就辜負了我的一片拳拳之心。”

  周風等人眉頭緊鎖。

  這沈牧……真打算一個人和他們交手?

  怎么看怎么感覺不真實啊!

  有時候,事情就如此奇怪。

  你越是有恃無恐,對手反倒越驚疑不定,不敢輕舉妄動。

  “你若真無所畏懼,可敢一個人和我們一起走一遭?換一個地方對決?”

  周風面無表情道。

  他這是在試探。

  蘇奕揉了揉眉宇,道:“你這就叫蹬鼻子上臉,也怪我太仁慈,給你們的選擇太多,現在,我改變主意了。”

  聲音還在回蕩,蘇奕已縱身殺來。

  “走!”

  周風低喝,帶著其他三人轉身就走。

  他們才不會相信蘇奕的鬼話!

  有那些詭異生靈當幫手,誰會蠢到選擇單打獨斗?

  玩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