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七百一十七章 好玩嗎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綠袍男子脖頸處,迸濺出一串滾燙的鮮血。

  一群化骨魔蝶撲上去,瞬息間,他整個人被啃噬成一具枯骨,跌落在地。

  臨死前,他的視野中,只看到劍鋒一閃,都不曾看到究竟是誰出手殺了他!

  太快了。

  這絕對是一場瞬殺。

  一劍之下,以綠袍男子那妙境初期頂尖層次的仙王實力,都沒能來得及閃避和抵擋!

  “元天!”

  場中響起驚怒的大喝。

  烏霆和其他兩位仙王皆色變,被這一幕刺激到。

  幾乎同一時間,他們看到了兇手——

  沈牧!

  那密密麻麻鋪天蓋地的化骨魔蝶大軍中,沈牧身影如一道閃電般,朝這邊掠來。

  人未到,一抹劍氣已呼嘯而來。

  “撤!”

  烏霆大喝,和其他兩位仙王一起朝轉身就逃。

  不是畏懼,而是不想在這化骨魔蝶的圍困之中和蘇奕廝殺。

  幾個眨眼而已,他們就已挪移到數萬丈之外!

  化骨魔蝶沒有再追上來。

  可出乎烏霆他們意料,那沈牧卻追上來了!

  “小心,這沈牧的傷勢極可能已經愈合過來!”

  烏霆提醒,“待會全力出手,若無法拿下此子,就立刻撤走,絕不能戀戰!”

  “好。”

  其他兩位仙王答應下來。

  他們都很清楚,這沈牧是何等棘手危險的一個對手。

  否則,焉可能在九大仙道陣營的數十位仙王追殺下,還能活到現在?

  并且,玲瓏神教的五位仙王、以及神火教的四位仙王,更是慘死在這沈牧手中!

  原本,他們該感到高興的。

  畢竟終于找到了目標。

  可現在他們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一是沈牧的傷勢已經愈合,實力明顯也恢復過來,再不是之前那重傷垂死之身。

  二是之前那一瞬,他們這邊就折損一位仙王!

  這帶給他們極大的打擊,感受到撲面的壓力。

  “動手!”

  眼見沈牧就將追上來,烏霆一聲大喝。

  他率先出手,祭出一道渾圓的金色輪盤,邊緣鋒利如刀,撕裂長空,朝蘇奕暴殺而去。

  同一時間,其他兩位仙王毫不猶豫動用各自的殺手锏。

  一口黑色寶塔騰空而起。

  一桿青色雷霆戰矛破空刺出。

  剎那間,這方天地動蕩,恐怖的仙王威能席卷擴散。

  虛空都轟然炸裂。

  刺目的神焰,照亮十方。

  三位來自萬靈教的仙王,在動手的第一時間,就動用殺手锏,全力以赴!

  蘇奕一聲哂笑,縱劍長空,剎那間斬出三劍。

  第一劍,勢若劈山斷海,勇往無前,劈飛那一道金色輪盤,霸道的劍意,更將烏霆整個人震得倒退出去。

  第二劍,快若驚鴻一瞥,剎那而逝。

  鐺!!

  劍氣和那一桿青色戰矛碰撞,如針尖對麥芒。

  旋即,青色戰矛驟然哀鳴,被劍氣壓迫得彎曲成一道凹陷的弧形,最終,手持青色戰矛的仙王承受不住劍氣的壓迫,整個人連同戰矛被震得倒射出去。

  第三劍,直似天塹橫空,接天通地,硬生生將那一道橫空鎮壓而至的黑色寶塔擋住。

  頓時,三位仙王齊齊變色。

  好強!!

  這一刻的蘇奕,遠比被他們追殺時強大了一截,隨手三劍而已,就破掉了他們傾盡全力的一次圍殺!

  而趁此機會,蘇奕以暴殺而至。

  “死!”

  轟隆!

  劍氣如沸,劍意如潮。

  隨著蘇奕揮劍之間,直似有一掛天河決堤,驟然傾瀉的劍意洪流,裹挾著毀天滅地的威能,狠狠斬出。

  手持青色戰矛的仙王發出一聲大吼,全力硬撼。

  可他遠遠低估了這一劍的可怕。

  瞬息間,那一桿青色戰矛脫手而飛。

  他整個人被浩浩蕩蕩的劍氣撞在身上,軀體頓時四分五裂,轟然炸開。

  碎裂的血肉和神魂,都被那霸道的劍意摧垮齏粉!

  一劍,勢大力沉,摧枯拉朽,屠戮仙王。

  完全就是碾壓!

  “撤!!”

  烏霆和另一位仙王驚得肝膽欲裂,轉身就逃。

  真正和蘇奕動手,他們才發現,此時的蘇奕,和被追殺的蘇奕簡直判若兩人,完全不一樣了。

  甚至可以用天差地別來形容!!

  他們不知道的是,之前那一路上被追殺,蘇奕求的是牽著敵人的鼻子走,圖謀的是一網打盡,根本不曾下狠手。

  他們更不知道的是,此時的蘇奕一身傷勢不止徹底愈合,自身的修為更是突破一個層次!

  而在之前,蘇奕已突襲斬殺掉一個對手,現在又解決掉一個,只剩下烏霆兩人而已,根本沒多少威脅可言。

  “還走得掉么?”

  蘇奕笑起來。

  這可是黑霧大淵,是他親自挑選的戰場!

  眼下,已是收網的時候,豈可能容許魚兒逃出生天?

  “去!”

  蘇奕袖袍鼓蕩,直接將手中人間劍投擲了出去。

  劍吟響徹天宇。

  人間劍那灰青色的劍身,就如一道天外神虹,劃破長空而去。

  “不好!”

  手托黑色寶塔的仙王背脊發寒,猛地轉身,須發怒張,全力將黑色寶塔祭出。

  砰!!

  人間劍橫空一閃。

  那黑色寶塔被直接撞飛出去。

  那位仙王遭受波及,身影一個踉蹌,唇中咳血。

  還未等站穩,一個晶瑩白皙的拳頭已破空砸來。

  咔嚓咔嚓!

  在這一拳之下,一陣密集爆碎聲響徹,那位仙王身前覆蓋的防御寶物如紙糊般轟然炸開。

  而他的胸膛,則被一拳鑿穿!

  “你……”

  這位仙王眼瞳瞪大,難以置信道,“你真的是……仙君!?”

  “不是。”

  蘇奕搖了搖頭,道,“其實,我只有虛境修為。”

  說著,他抽出拳頭。

  而后,那位仙王軀體四分五裂,轟然崩碎。

  再看遠處,烏霆的身影已逃之夭夭,消失在天邊。

  見此,蘇奕卻并不著急。

  他抬眼看向天穹,指尖一翻,浮現一塊秘符。

  隨著秘符碎裂,很快,那天穹深處掠出一只渾身冒著黑色霧靄的骷髏鳥。

  “大人有何吩咐?”

  骷髏鳥在蘇奕身前斂去雙翼,低著頭顱,恭恭敬敬開口,聲音蒼老沙啞。

  “從現在起,收拾戰利品的事情,交給你了。”

  蘇奕吩咐了一句,便飄然而去。

  “是!”

  骷髏鳥領命,兀自低著頭。

  直至蘇奕的身影消失不見,它這才如釋重負般,緩緩抬起頭來。

  它用一只白骨翅膀拍著胸脯,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樣,喃喃道:

  “還好還好,消失萬古歲月后,如今的帝尊大人好像變得仁慈了,換做以前的他,一個眼神,都能把我嚇暈過去……”

  旋即,骷髏鳥抖動了一下雙翅,仰頭朝天,嘴里發出一縷奇異的嘯音。

  很快,一陣沉悶如雷的腳步聲響徹。

  天搖地晃。

  仔細看,那赫然是一行拳頭大小的黑色螞蟻,渾身如銅鐵澆筑而成,他們像一支軍隊般,踩著整齊劃一的步伐,可每一步落下,卻似有萬鈞之力,震得山河搖晃,天地震顫。

  “動靜小一些!”

  骷髏鳥喝斥。

  頓時,那一隊黑色螞蟻變得小心翼翼起來,連腳步聲都沒了。

  骷髏鳥神色威嚴道:“從現在起,你們和我一起,為帝尊大人收集戰利品,可明白?”

  那一隊黑色螞蟻齊齊點頭。

  “去吧。”

  骷髏鳥揮了揮爪子。

  “必須得盡快離開黑霧大淵!”

  烏霆在全力奔逃。

  他徹底被驚到,不敢再逗留。

  倒不是他怕死,而是明知不敵的情況下,再拿命去拼,無疑太愚蠢。

  “那沈牧修為恢復,傷勢愈合,正面對戰的情況下,妙境中期的仙王,都已不是他的對手,而在這黑霧大淵,只剩下我一人,還拿什么去和沈牧斗法?”

  烏霆暗道,“必須盡快返回宗門,先活命要緊!”

  很快,他猛地頓足,錯愕地看著前方,整個人愣住。

  那進出黑霧大淵的入口,竟不見了!!

  “怎會這樣?”

  烏霆心中一沉,手腳發涼。

  接下來,他瘋了一般在附近地帶尋找,可卻找不到一點痕跡。

  “你逃不掉的。”

  忽地,一道淡然的聲音響起。

  烏霆渾身一僵,就見蘇奕的身影,不知何時已出現在遠處,一手拎著酒壺,儀態悠閑地看著自己。

  “是你做的手腳?”

  烏霆臉色陰沉難看。

  蘇奕笑了笑,坦然道:“雖然不是我做的,但的確和我有關。并且,我可以保證,在這黑霧大淵,無論你逃到何地,也注定會死在我手底下,不信的話,你可以試一試。”

  烏霆冷笑,道:“扯淡,真以為這黑霧大淵是你家后花園?”

  蘇奕卻認真地想了想,道:“某種意義上而言,你說的并不錯。”

  烏霆:“……”

  他轉身就走,挪移虛空,全力逃遁。

  半個時辰后。

  一片灰濛濛的山野間。

  烏霆的身影猛地頓住,眼眸瞪大,一副活見鬼的模樣。

  就見前方,一道身影隨意坐在一塊巖石上,一邊飲酒,一邊笑著看著自己。

  正是蘇奕!

  “好玩嗎。”

  蘇奕笑問道。

  烏霆眉頭緊鎖,心中震動,完全無法想象,蘇奕是如何阻截在自己前路上的。

  并且,看他的模樣,似乎早已在此等候!

  這讓烏霆愈發感覺不妙。

  而此時蘇奕已長身而起,收起酒壺,道:“時間緊迫,待會我還要去獵殺其他人,那就送你到這里吧。”

  聲音溫和,就如在和一位老友道別。

  可烏霆卻不寒而栗,臉色頓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