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七百一十六章 一劍封喉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負劍老猿,身著布袍,骨骼粗大,毛臉雷公嘴,背負一口黑色劍匣。

  他足有丈許高,眼眸如冷電寒光,渾身有森然劍氣流轉,直似一尊絕世劍神般。

  他佇足在黑霧大淵入口處,眼眸望向外界時,眉梢間不可抑制地浮現一絲渴望。

  他已被困黑霧大淵太久太久。

  久遠到他自己都已不知道,今夕是何年。

  黑霧大淵外,一些仙王忽地有所察覺般,齊齊望向黑霧大淵入口內。

  而后,就看到負劍老猿那籠罩在黑霧中的模糊身影。

  這一瞬,那些仙王心中一顫,背脊發寒,本能中產生一股危機感。

  尤其是老猿那一對眸,如冷電寒光,哪怕相隔極為遙遠,可被他的目光盯上,讓那些仙王神魂都產生隱隱的刺痛感。

  頓時,那些仙王齊齊色變。

  那家伙是誰?

  怎會如此可怕?

  同一時間,藏在暗中的素衣女子弓語蕁和道袍老人莫天尹也都齊齊察覺到負劍老猿的存在,不禁心驚。

  這難道是黑霧大淵中藏匿的一位恐怖生靈?

  傳聞中,黑霧大淵藏著的一些詭異而恐怖的神靈,足可輕易殺死仙王!

  “無須擔心,黑霧大淵的那些恐怖生靈,受制于規則力量的束縛,根本無法來到外界。”

  莫天尹低聲道。

  “我只是感覺,事情有些蹊蹺。”

  弓語蕁蹙眉道,“沈牧和那些仙王進入黑霧大淵至今,還不等半個時辰,可現在,一個詭異神秘的恐怖生靈就出現在了這黑霧大淵入口附近,他……這是要做什么?”

  剛說到這,就見黑霧大淵內,負劍老猿袖袍一揮。

  漫天黑光涌現,周虛時空隨之劇烈扭曲變動。

  而后,可怕的一幕出現了。

  那黑霧大淵入口,像一下子像活過來,涌出無盡黑光,席卷十方!

  不好!!

  那些分散在黑霧大淵入口附近的仙王,以及躲藏在暗中的弓語蕁和莫天尹,全都被無盡黑光覆蓋。

  這片天地,都被茫茫如霧的黑光徹底籠罩。

  而后——

  所有人的身影不受控制地被黑光裹挾著,卷入黑霧大淵之中,出現在一片荒蕪的黑色原野之間。

  而后,漫天黑光如潮散去,天地一片昏沉冷寂。

  “這是怎么回事?”

  “那老猿猴疑似動用了某種秘法,將我們全都帶進了這黑霧大淵中!”

  “他這是想做什么?”

  一眾仙王驚疑,遍體生寒,臉色都很難看。

  在外界,他們是叱咤風云的霸主人物,太境不出,世間以他們為尊!

  可此時,卻被人輕而易舉就裹挾住,身不由己地來到這黑霧大淵中,這任誰能不驚?

  “不好!黑霧大淵的入口不見了!!”

  有人驚叫。

  一下子,所有人都注意到,那進出黑霧大淵的入口,完全消失了,根本找不到一絲痕跡。

  眾人的心都沉入谷底,意識到不妙。

  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便在此時,負劍老猿的身影忽地在遠處出現。

  他森然如冷電的眸一掃眾人,語氣淡漠道:“你們若能殺死沈牧,本座就放你們離開。”

  “殺不死,這黑霧大淵就是你們的埋骨之地!”

  撂下這番話,負劍老猿身影一閃,直似一道沖霄而起的劍虹般,眨眼便消失不見。

  所有人都愣住。

  “殺死沈牧才能活著離開?那負劍老猿難道和沈牧有仇?”

  有人驚疑。

  有人如釋重負,眼眸發亮,道:“一定是這樣!那沈牧肯定是干了人神共憤的事情,才會讓那負劍老猿出手,請我們來對付他!”

  “不管什么緣由,眼下我們已被困在這黑霧大淵,并且,我們本就是為追殺沈牧而來,倒也不妨一試!”

  有人沉聲道。

  一些仙王,都已開始行動,去聯系他們各自所在陣營的強者,打算先和自己陣營的人匯合。

  弓語蕁和莫天尹彼此對視,心中卻沉甸甸的。

  兩者皆察覺到不妙。

  只看那負劍老猿的氣息,遠比他們這些仙王強大!

  這等恐怖存在要想收拾沈牧,何須讓他們幫忙?

  這其中,必有蹊蹺!

  “我本打算置身事外,不再摻合此事,誰曾想到頭來,還是被迫卷了進來。”

  弓語蕁苦澀出聲。

  “事情還遠沒到山窮水盡的地步。”

  莫天尹沉聲道,“既然那負劍老猿說了,只要殺死沈牧,我們就能活著離開,試一試也無妨。”

  弓語蕁點了點頭,“眼下,也只能如此。”

  當即,兩人也展開行動。

  黑霧彌漫的天穹高處,負劍老猿憑虛而立。

  “老伙計,那些追殺你的人,都已進入黑霧大淵,保證一個也逃不掉,接下來就看你的了。”

  說著,負劍老猿唇邊泛起笑意,“等你出了這一口惡氣,我再為你接風!”

  他的身影憑空消失不見。

  當天,隨著神火教仙王蒙蟄將消息傳出去,那分布在黑霧大淵各個區域的仙王人物,陸續都得知了蘇奕冒充“血鶴”的真相。

  一下子,各大陣營的仙王皆警惕起來。

  而當原本等候在外界的那些仙王,分別和各自陣營的強者匯合后,也帶去了負劍老猿所說的那番話!

  一時間,各大陣營的仙王無不驚疑,意識到不對勁。

  “今天的事情太過古怪,大家都小心一些!”

  “黑霧大淵的入口竟消失了?那負劍老猿究竟想做什么?”

  “不管如何,必須先擒下沈牧!”

  ……類似的議論,在不同的陣營中出現。

  那些仙王,一個個歷經世事浮沉,閱歷豐富,老辣無比。

  雖然這次所遭遇的事情充滿蹊蹺,可還不至于讓他們因此而患得患失。

  他們都斷定,在這黑霧大淵中,唯有擒下沈牧,才是破局的關鍵!

  時間悄然流逝。

  半天后。

  位于那一座銀色大湖地下的洞窟中,蘇奕從打坐中悄然睜開眼眸。

  在連續煉化九顆九妙天心丹之后,他那一身嚴重的傷勢已恢復如初!

  并且,他本就只差一線就能突破的修為,順利踏入虛境中期!

  修為的突破,讓蘇奕一身實力也隨之突飛猛進,比之以前強大了一大截!

  此時,他渾身沐浴在璀璨的道光中,肌膚晶瑩,周身氣機如洪爐般轟鳴沸騰,整個人直似一把千錘百煉的寶劍,在此刻顯露出絕世鋒芒。

  旋即,隨著蘇奕心念一轉,渾身道光頓時如潮水般斂去,整個人的氣質變得平淡而質樸。

  “這一路的追殺,不亞于歷經了一場血與火的淬煉,讓我于生死間激發潛能,于絕境處極盡升華……”

  “這才是屬于劍修的道!”

  “唯有在征戰殺伐之中,才能一步步淬煉劍心、意志和修為!”

  蘇奕長吐一口濁氣,感受著渾身充盈的力量,心中油然而生睥睨自信之意。

  “接下來,也到了收網的時候,也不知道那老猿猴是否按我所言,已經將事情安排妥當。”

  蘇奕思忖時,已長身而起,剛準備離開。

  忽地,他似感應到什么,眼神頓時變得異樣起來。

  銀色大湖之畔。

  萬靈教烏霆等人,再次重返回來!

  “我敢肯定,那沈牧必藏在這此地,或許他已逃走,可不徹底查一查,我很難甘心!”

  烏霆沉聲開口。

  之前,他們曾多次出手,轟炸這座銀色大湖,最終一無所獲。

  之后,他們動用秘寶“巡天寶鏡”,一路朝遠處查探線索,可最終卻根本沒有發現任何蛛絲馬跡。

  直至后來,烏霆越想越不對勁,于是帶著其他人一起又返回來,要徹那銀色大湖徹底查一遍。

  有人沉聲道:“的確,一個人不可能無緣無故地消失不見,甚至連一絲痕跡都沒有留下,最值得懷疑的地方,就是這座銀色大湖!”

  “無須廢話,一起動手,徹底毀掉此地!”

  烏霆發狠,“掘地三尺,也要找出一些線索出來!”

  當即,他們遠遠退開,而后祭出寶物,全力出手。

  轟!!

  銀色大湖沸騰,無數化骨魔蝶飛掠而起。

  烏霆等人早有經驗,第一時間就遠遠撤離。

  直至那些化骨魔蝶返回銀色大湖后,他們再次如法炮制,對那銀色大湖進行轟擊。

  根本無須懷疑,他們是鐵了心要毀掉此地!

  嘩啦!

  很快,銀色大湖沸騰,無數化骨魔蝶再次沖霄而起。

  烏霆他們見怪不怪,遠遠撤離。

  可出乎他們意料,那些化骨魔蝶宛如被徹底激怒般,化作鋪天蓋地的銀色風暴,朝他們追殺而來。

  “什么情況?”

  “這些鬼東西瘋了嗎?”

  烏霆他們驚愕之余,一邊閃避,一邊紛紛出手。

  頓時,一群又一群化骨魔蝶被斬殺,撲簌簌飄灑一地。

  “只要不被圍困,這些鬼東西根本談不上多大的威脅。”

  一個瘦削的綠袍男子淡淡開口,很是不屑。

  他手握玉扇,輕輕一揮,便有萬丈雷霆垂落,殺伐氣滔天。

  可這一瞬,那附近的化骨魔蝶大軍中,忽地有一抹劍鋒乍現。

  虛空筆直裂開。

  劍鋒如一抹電光,瞬息而逝。

  綠袍男子眼珠猛地瞪大,臉色凝固,唇中發出嗬嗬的聲音,卻再說不出一個字。

  就見他脖頸間,出現一抹血紅的劍痕。

  一劍封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