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七百一十三章 送上門的合作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那些蠢物,未免太可笑。”

  道袍老人禁不住笑起來,眼神古怪。

  他和素衣女子是最早抵達黑霧大淵入口附近的,并且在抵達的時候,專門探尋過附近區域,根本沒有發現其他仙道勢力的仙王。

  而等待到現在,他們根本就沒見到蘇奕的蹤跡出現。

  可此時,那些追殺過來的仙王,卻陸續沖進了黑霧大淵中,這讓道袍老人都感覺……很滑稽。

  “可笑?”

  素衣女子揉了揉眉宇,“我怎么感覺,事情有些不對勁呢……”

  那些仙王不蠢,是追蹤沈牧的氣息一路追殺過來。

  換而言之,沈牧的身影,曾出現在這黑霧大淵附近!

  否則,那些仙王怎可能會上當?

  想到這,素衣女子俏臉頓變,倒吸涼氣,“莫長老,我們之前怕是走眼了!之前那沈牧,極可能在我們眼皮底下出現過,而我們并未察覺到!”

  說著,她將自己的分析說出。

  聽完,道袍老人臉上的笑容頓時凝固,吃驚道:“這么說,那沈牧的確早已進入黑霧大淵?”

  不等素衣女子回答,他就斷然道:“不可能,在之前時候,我們已在黑霧大淵入口附近,埋設各種秘寶,布設了一座天羅地網,他哪怕瞞過我們,可當進入黑霧大淵時,也必會被第一時間察覺到!”

  素衣女子想了想,道:“會不會是那沈牧前來之后,故意留下了身上的氣息,而后又斂去身上的氣息,悄然離開了?”

  “有可能!”

  道袍老人臉色頓變。

  那沈牧的目的看似是逃進黑霧大淵,可實則是為了蒙騙他們這些追殺者。

  而他自身,根本就沒有逃進黑霧大淵,而是在暗中撤離,逃之夭夭!

  這就叫瞞天過海,金蟬脫殼!

  “這家伙,簡直太狡猾!”

  道袍老人只覺顏面無光,咬牙說道,“我們這些人,可都被他戲耍了一遍!”

  “還不對。”

  素衣女子搖頭,“若那沈牧可以無聲無息地辦到這一步,那在之前被追殺時,他為何不提前逃走?以他這等收斂氣息的手段,足可瞞住我們所有人。”

  “可偏偏地,他卻非要等到現在才這么做,你不覺得太奇怪了?”

  說著,她玉容盡是驚疑,這沈牧,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他為何要這么做?

  “那玲瓏神教的血鶴仙王竟然還活著,命可真夠硬的。”

  遠處,一些等候在黑霧大淵入口附近的仙王正在交談。

  “是啊,之前所有人都以為他已經死了,可結果卻讓人吃了一驚,他竟然還活著,并且剛才單槍匹馬殺進了黑霧大淵。”

  “肯定是要找沈牧報仇!”

  聽到這些議論,素衣女子腦袋轟的一聲,如遭雷擊。

  血鶴!

  問題出現在那個血鶴身上!!

  素衣女子曾查探過玲瓏神教五位仙王和蘇奕戰斗的那一處戰場,當時就推斷出,血鶴極可能已殞命!

  可現在,血鶴卻再次出現,并且剛才還混在那些仙王中,沖進了黑霧大淵……

  想到這,素衣女子腦袋像被人砸了一悶棍,臉色陰沉,道:“莫長老,你剛才可曾注意到血鶴?”

  道袍老人一愣,旋即似反應過來,眸子中精芒暴漲,“那血鶴的身份有問題!”

  他想起來了,之前那些仙王沖進黑霧大淵時,血鶴就混在神火教蒙蟄等人附近。

  只不過當時,他一直在暗中,不敢過多查看,唯恐被其他仙王察覺到,以至于忽略了這個細節!

  可現在想來,這血鶴的出現,明顯大有問題!

  一下子,道袍老人的臉色也變得極為難看。

  “他的易容之術,竟能瞞過蒙蟄這位仙王級刺客,可想而知,其手段何等可怕,若在這一路的追殺中,他隨便變幻成某一位仙王……怕是早已脫困了吧?”

  素衣女子喃喃。

  她也備受打擊,心緒沉悶。

  直至此刻,她又進一步意識到,那個沈牧是何等厲害和可怕,簡直可以用深不可測來形容。

  每一次都以為摸清楚了他的底細,可每一次都被現實殘酷的打臉!

  道袍老人忽地道:“他明明有逃走的機會,可為何還要跟著那些仙王一起沖進黑霧大淵?”

  說到這,他似猜出什么,和素衣女子對視一眼,兩者皆心中一顫,背脊生寒。

  沈牧一路牽著那些追殺者的鼻子走,不惜大費周章逃到這黑霧大淵,還能為了什么?

  答案很簡單:

  殺敵!

  他要在黑霧大淵,和那些來自不同仙道鎮壓的仙王,一決生死!

  “從玲瓏神教那五位仙王殞命開始,沈牧一路被追殺九個時辰,遭遇不知多少的阻截和圍殺,負傷無數,看似狼狽不堪,可誰能想象,他這是早有蓄謀,故意為之?”

  素衣女子手腳發涼,“以身為誘餌,示敵以弱,牽著對手的鼻子走,從而在黑霧大淵一決勝負,這沈牧……簡直太可怕!”

  她已不知多少次用“可怕”二字形容蘇奕。

  直至現在,當明白蘇奕的全部意圖,她這等仙王都被驚到,渾身直冒寒氣!!

  道袍老人聲音低沉,“我已經敢肯定,我們雖然各自攜帶著一枚瞞天棋子,可那沈牧恐怕早已發現了我們!”

  說著,他抬眼看向素衣女子,道:“接下來,我們該怎么辦?”

  素衣女子神色陰晴不定。

  這一刻,她心中已經開始打退堂鼓,甚至開始忌憚去和沈牧這樣一個極端危險恐怖的家伙對敵,只想就此撤離,盡早離開。

  可最終,她忍住了。

  “等一等,看一看這一場追殺最終的結果,至于我們……”

  素衣女子一咬牙,道,“無論最終沈牧是生是死,都不能再摻合進來!”

  道袍老人頓時如釋重負,道:“我也如此認為。”

  他也被嚇到,心中充滿忌憚,若有可能,他根本不想和沈牧這樣的恐怖人物為敵。

  “怪不得掌教只讓我們兩人前來觀戰,而沒有下達死命令去對付這沈牧,我現在很懷疑,掌教恐怕早已識破了那沈牧的來歷。”

  素衣女子喃喃。

  道袍老人點頭道:“應當如此,掌教將消息泄露給那些背后站著神明的勢力,或許是要借刀殺人,但更重要的是,掌教似乎早料到,要對付那沈牧……絕非易事!”

  素衣女子叫弓語蕁。

  道袍老人叫莫天尹。

  黑霧大淵。

  一片荒蕪蒼涼的山地間,電閃雷鳴,霧靄繚繞,偶爾會有刺目的電弧垂落,撕裂長空,觸目驚心。

  這是黑霧大淵的外圍地帶,可即便如此,這片天地中所分布的兇險事物,依舊足以對仙王造成致命的威脅!

  “終于到了收網的時候……”

  化作血鶴模樣的蘇奕,這一刻卻似回到了自家后花園,整個人都有輕松的感覺。

  他隨手拿出一塊早已準備好的秘符,一把捏碎。

  頓時,一縷銀色神輝沖霄而起,消失不見。

  “不急,等我修復身上傷勢,再跟他們好好玩一玩。”

  蘇奕按捺住內心積攢已久的殺機,轉身正要離開,忽地察覺到什么,又頓住腳步。

  幾乎同一時間,遠處響起一陣破空聲。

  一群仙王的身影出現。

  赫然是神火教蒙蟄等人。

  這五人,是蘇奕進入冥洲境內后,第一批跳出來對付蘇奕的仙王,當時,蒙蟄利用滂沱大雨,施展了一場堪稱絕妙的刺殺。

  從那之后,他們五人就一路追殺蘇奕,緊咬不放,這一路上曾多次阻截蘇奕。

  而此時,蒙蟄等人朝蘇奕這邊掠來。

  蘇奕沒有動,冷冷看著對方。

  “血鶴道友。”

  忽地,蒙蟄道,“你可曾察覺到了那沈牧的蹤跡?”

  蘇奕神色不動,道:“什么意思?”

  蒙蟄笑起來,道:“道友不必多想,實不相瞞,抵達這黑霧大淵后,我們都失去了那沈牧的蹤跡,并且,再無法捕捉到他的氣息,故而,想跟道友打探一下。”

  蘇奕哦了一聲,沒有吭聲。

  蒙蟄眸光閃動,道:“另外,我們此來,也是想邀請道友加入我們的陣營中。這黑霧大淵兇險莫測,你獨自一人行動,可就太危險了。”

  蘇奕心中古怪,嘴上則冷笑道:“想找幫手就直說,何須拐彎抹角?”

  蒙蟄笑了笑,道:“的確如道友所言,人多力量大,在這黑霧大淵的行動中,也能多一些把握,哪怕遇到其他仙道陣營的競爭對手,也根本無須忌憚。”

  蘇奕明白了。

  蒙蟄之所以拉攏自己,無非兩個目的。

  一是黑霧大淵很兇險,若能找一些幫手,自然最好。

  二是在和其他陣營的仙王競爭時,人越多,優勢就越大!

  畢竟,此次追殺自己的仙道鎮壓,足有九個,彼此都是競爭關系,一旦發現自己的蹤跡,這各大仙道陣營之間,甚至會為此大打出手!

  “道友,你們玲瓏神教的四位仙王都已殞命,而你前來不就是要找沈牧報仇嗎?既如此,為何不考慮一下和我們聯手?”

  蒙蟄神色鄭重,認真邀請道。

  在他身邊,其他四位仙王也都看向蘇奕。

  蘇奕思忖片刻,這才點頭道:“聯手可以,可若讓我知道,你們別有居心,可別怪我不客氣!”

  蒙蟄等人頓時笑起來。

  在他們看來,血鶴有這樣的擔憂和防備才正常。

  若對方若一口就痛快答應下來,反倒會讓他們心生疑慮。

  當即,蒙蟄拍胸脯保證,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