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七百一十一章 收網時機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神明的氣息!

  當那一片籠罩天地的黑暗陰影出現,哪怕相隔遙遠,那些仙王皆毛骨悚然,臉色頓變。

  根本不用想就知道,有人動用了神明所賜的秘寶!!

  “他媽的!夠狠,他們這是要滅了那沈牧?”

  有人咒罵,心生濃濃的不甘。

  其他仙王也臉色難看。

  他們大費周章,全力出動,到頭來獵物若被他人所殺,誰會甘心?

  而這一瞬,蘇奕卻根本不曾閃避,甚至不曾抵抗。

  他身影沖進那一片黑暗天地后,周身涌現出晦澀神秘的輪回氣息,猶如密匝匝的劍氣在環繞。

  轟隆!

  無數宛如觸手般的黑色神虹層層疊疊圍殺而來,可還未碰觸到蘇奕,就被絞碎,頓時像無數斷肢殘臂飛灑。

  神明之力又如何?

  在輪回面前,終究將被克制!

  蘇奕這一瞬,清楚感受到,這覆蓋天地間的神明力量,和流云仙王身上遭受的神劫力量如出一轍。

  這讓他瞬息推斷出,這次圍困自己的對手,必然來自萬靈教!

  黑暗天地劇顫。

  在一眾錯愕目光注視下,蘇奕就如一道劃破黑暗的光,一路摧枯拉朽,揚長而去!

  “怎可能!?”

  一道驚怒的大叫響徹。

  那是一個滿頭長發的魁梧中年,手中的一道神明法旨四分五裂,化作了灰燼。

  無疑,之前是他出手,動用神明力量,欲圖困住蘇奕。

  卻不曾想,被蘇奕輕而易舉就破掉!

  那等一幕,也讓其他仙王齊齊震驚。

  那沈牧……是如何辦到的!?

  “愣著做什么,快追!”

  有人低喝,全力挪移追趕。

  那些仙王早已看出,蘇奕負傷嚴重,渾身都在淌血,而這正是獵殺他的絕佳時機。

  誰會甘心讓蘇奕就這般逃了?

  “走!”

  一些仙王風馳電掣,全力追擊。

  “傳信給其他人,在前路阻截,快!”

  有人飛快下達命令,“其他人和我一起去追,無論如何,也不能讓那沈牧被其他人擒獲!”

  一時間,太一教、神火教、萬靈教等仙道陣營的仙王,全都不再掩蓋身上的氣息,挪移而去。

  那恐怖的氣息,席卷天地之間,在接下來的路上,不知引起多少驚呼和嘩然聲。

  “群王出動,這是要做什么?”

  “老天!那些真的是仙王嗎?”

  “尋常時候,仙王如若神龍見首不見尾,要見一面都難,誰敢想象,今日卻有一眾仙王浩浩蕩蕩出行?”

  “必然有足以驚世的大事發生!!”

  ……冥洲境內,分布著許多的仙城,也有許多仙道勢力。

  隨著那些仙王毫不掩飾氣息,橫移天穹而過,頓時引發了一場軒然大波。

  同一時間。

  那一片曾覆蓋著曼陀羅結界的山河間,早已化作廢墟般的破敗之地。

  來自太清教的素衣女子和道袍老人,正在對談。

  “玲瓏神教的五位仙王,竟全都死了……”

  素衣女子倒吸涼氣,眉梢眼角盡是凝重之色。

  一側,道袍老人輕語:“我可真沒想到,已凝練出仙王道域的顧兆林,竟也會殞命。”顧兆林,就是之前被蘇奕所殺的那個枯瘦老人。

  一個很久以前就證道妙境的老輩仙王!

  道域很難凝練,哪怕是在仙王層次中,能夠凝練出一方完整道域的角色,也少之又少。

  而顧兆林便是其中之一!

  似他這等老輩仙王,絕對是同境界中的頂尖存在。

  可現在,他卻死在了一位仙君手底下,這若傳出去,整個仙界怕都得再次陷入震動中!

  “曼陀羅結界崩碎,顧兆林等五位仙王身隕,前后才不到半刻鐘時間……由此可見,那沈牧掌握的底牌是何等可怕。”

  素衣女子蹙眉,語氣沉重,“誠然,他已負傷,并且看起來很嚴重,可這時候的沈牧,無疑是最危險的,還遠沒有到強弩之末的地步。”

  “否則,他怎可能一路殺出重圍,從那些仙王的夾擊中硬生生殺出一條生路來?”

  “甚至,連萬靈教動用的一道神明之力,都被他破開了!”

  說到最后,素衣女子內心都泛起驚濤駭浪。

  很難平靜!

  隨著對那沈牧的認知越來越多,她才發現,這個僅僅有著仙君修為的年輕人,遠比他們最初預判的更強大,也更恐怖!

  捫心自問,換做像她這樣的仙王,僅僅是被困那曼陀羅結界中,怕都已經在劫難逃。

  兩相對比,可想而知那沈牧是何等恐怖。

  道袍老人點了點頭,道:“不過,他此次怕是已經在劫難逃,那來自其他仙道陣營的仙王,也絕不會給他療傷恢復的機會!”

  說到這,他眸子深處冷芒涌動,“可以預見,接下來的追殺路上,那沈牧……隨時都會殞命!”

  素衣女子揉了揉眉宇,道:“切莫言之過早,從此刻起,我們再不能把沈牧視作仙君,而應該視作一個足以威脅到我們性命的頭號大敵對待!”

  道袍老人一怔,神色明滅不定。

  最終,哪怕他不愿意,也不得不承認,素衣女子所言不虛!

  “走,我倒要看看,沈牧在這一場追殺中,究竟能撐到何時。”

  深呼吸一口氣,素衣女子展開行動。

  道袍老人跟隨其后。

  深夜。

  一片古老的山林深處。

  天穹陰云密布,萬籟俱靜。

  蘇奕斜靠在一株大樹根部,身影完全籠罩在陰影中。

  他衣衫破損染血,長發散亂,渾身上下盡是觸目驚心的傷痕,有劍傷、刀痕、拳印……

  一些地方的血肉都已焦糊,白骨隱現。

  觸目驚心!

  不過,最嚴重的是他體內的傷勢,精氣神近乎衰竭,神魂力量瀕臨干涸地步。

  這等傷勢,已慘重到無以復加的地步。

  換做其他人,怕早已絕望崩潰,放棄抵抗。

  可蘇奕沒有。

  他神色平靜如舊,眼眸冷冽深邃,毫無情緒波動。

  一顆九妙天心丹的力量正在體內全力煉化,伴隨著不朽奧義運轉,他身上的傷勢,也正在以驚人的速度恢復著。

  這一場追殺,從曼陀羅結界力量覆滅開始,到現在已經持續整整六個時辰!

  這六個時辰,他被來自不同陣營的仙王瘋狂追擊,一路上遭遇過不知多少兇險可怕的阻截和圍殺。

  好幾次,讓他性命都遭受到嚴重威脅。

  就像剛才,在一片荒蕪的大漠上,他被一群仙王阻截,對方出手毫不客氣,直接動用各種壓箱底的大殺器。

  到最后,那片覆蓋足有三萬里范圍的荒漠,都被狂暴的毀滅力量打爆,大地下沉,虛空崩壞!

  最終,蘇奕雖險之又險地逃出生天,可身上的傷勢,又嚴重了三分。

  “很久不曾這般狼狽過了,雖然讓人窩火,可這種在生死間磨煉的感覺,無疑太難得了……”

  蘇奕心中輕語。

  他腦海中,浮現出一個又一個敵人的模樣。

  太一教、太清教、神火教、萬靈教、碧霄仙宮……

  足足九個仙道勢力!

  三十七位仙王!

  其中最強大的,是碧霄仙宮的一個老家伙,擁有妙境后期修為,也是唯一一個妙境后期的老輩仙王。

  此人名叫泰錚,碧霄仙宮太上長老,之前在追殺中,曾帶給蘇奕極大的威脅。

  起碼有三次,蘇奕的逃遁行動,就是被這老家伙阻截打斷,不得不拼著負傷的代價才殺出重圍。

  除此,出乎蘇奕意料的是,萬劍仙宗的人,竟也摻合到了這一場追殺之中!

  萬劍仙宗,文洲第一劍道勢力,仙界屈指可數的仙道巨頭之一,底蘊之古老,可追溯到仙隕時代以前!

  這個劍道勢力,當初曾被世人稱作仙界四大劍宗之一,其開派祖師更是一位踏足仙道之巔的通天巨擘,虛浮世!

  而虛浮世,當初和王夜乃是莫逆之交,彼此肝膽相照,多次同生共死,患難與共!

  在小如意齋的那四句話中,“浮世誰為尊”這一句,指代的就是虛浮世!

  正因為虛浮世的關系,當年王夜還曾前往萬劍仙宗做客,親手為這個古老的劍道勢力鑄造了一座劍碑!

  劍碑上,銘刻十三種至高劍道傳承,自那以后,那塊劍碑也成為萬劍仙宗一等一的圣地。

  是天下劍修心中的圣堂!

  可蘇奕卻沒想到,由虛浮世所開創的萬劍仙宗,在時隔萬古之后的今天,卻派遣三位劍道仙王,參與到了對自己的追殺中。

  這實在離譜。

  讓蘇奕都無法理解。

  因為他在進入仙界到現在,可從不曾和萬劍仙宗的人有過交集,更不曾結仇!

  “這件事,可不能就這么算了,哪怕虛浮世如今還在,也必須得好好算一算這筆賬!”

  蘇奕暗道。

  旋即,他就搖了搖頭,不再想這件事。

  眼下的他,處境的確岌岌可危,連身上傷勢都很慘重。

  可這一路的追殺中,他還從不曾動用九獄劍的力量!

  僅憑這一點,就帶給蘇奕一種說不出的自豪。

  畢竟,他如今可是虛境初期真仙。

  在不動用底牌的情況下,就能在這一場聲勢浩大的追殺中撐到現在,這在以前,連蘇奕都不敢相信自己能辦到!

  “眼下,距離黑霧大淵已只剩下三萬里路途……等到了那里,這一場追殺,就可以收網了……”

  蘇奕眸子中殺機一閃。

  這一次,他本就抱著一網打盡的想法,要將那些追殺的人全部拿下。

  哪怕最終無法得償所愿,也要盡可能地滅殺最多的對手。

  而黑霧大淵,無疑就是一個絕佳的收網之地!

  ps:五連更送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