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七百零八章 “血鶴”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血鶴仙王肌膚刺痛,毛骨悚然。

  他心中震動,暗呼不妙。

  他從不曾低估這次的對手,自始至終都戒備森嚴,蓄勢待發。

  故而當看到蘇奕的第一時間,就毫不猶豫全力出手。

  可當面對蘇奕那驟然殺來的一劍,他心中一沉,意識到自己還是低估了這個仙君人物的恐怖。

  這一劍,竟然讓他這等仙王產生本能的致命威脅!

  可此時再變招已根本來不及。

  “擋下這一劍時,我便祭出‘血魂鈴’,拼著遭受重創的危險,也要拿下他!”

  血鶴仙王眸子中狠色一閃。

  只要這一劍殺不死他,以他手中掌握的大殺器,足可讓對方吃不了兜著走。

  鐺!!!

  驚天動地的爆鳴響徹。

  那勢若青冥傾覆而下的人間劍,勢如破竹般斬斷血鶴仙王全力劈出的白骨大戟。

  咔嚓!

  大戟斷成兩截。

  那斷裂的脆響,讓血鶴仙王心中咯噔一聲,駭然失色。

  打破腦袋都無法想象,自己的本命仙寶,一件堪稱妙境頂尖的神兵,竟會如紙糊般被一擊斬斷!!

  這打了他一個措手不及,也來不及動用其他大殺器,近乎本能地,他朝一側挪移閃避。

  可已經晚了一步。

  人間劍轟鳴,劍氣如沸騰般斬落,四面八方之地,快到不可思議的地步。

  一劍之下,和天塌也沒區別。

  砰!!

  血鶴仙王渾身的防御力量炸開。

  “不——!”他怒發沖冠,目眥欲裂。

  可隨著人間劍斬落,他整個人都被劈開!

  臨死前,他滿臉的不甘和惘然。

  僅僅一劍啊!

  自己竟都沒能擋住?

  甚至,都讓自己來不及動用底牌?

  他……

  他真的是仙君!?

  嘩啦!

  血雨飛灑,隨著那霸天絕地的劍氣擴散,血鶴仙王那裂開的軀體和神魂都隨之被齏粉,化作灰燼。

  一劍,斬白骨大戟,活劈血鶴仙王!

  前后不過瞬息之間而已。

  可這一瞬的兇險,絕對稱得上驚心動魄,讓一位堪稱妙境初期的頂尖仙王,都來不及變招,含恨而亡!

  蘇奕長吐一口濁氣。

  這一劍,同樣是他傾盡全力的一劍,內蘊他一身的精氣神,以至強的劍道造詣融合大道力量全力施展。

  為的,便是一劍殺敵。

  而現在,目的達成!

  “雖然都是妙境初期,可這家伙的實力,的確要比當初在天狩大會上斬殺的那些仙王要強大一截……”

  蘇奕暗道。

  同等境界的強者,實力也是千差萬別。

  有的可稱作頂尖,有的只能歸類為普通層次。

  這血鶴無疑是前者。

  若換做是剛踏足虛境初期時,蘇奕也不敢保證,僅憑自身實力的情況下,能在一劍之間斬殺對方。

  還好,現在的他,只差一線就能突破至虛境中期,收拾血鶴這等層次的仙王,已問題不大。

  忽地,一縷金色燈影出現。

  蘇奕扭頭,就看到一張驚愕的俏臉。

  那是斐冷夫人!

  她一手拎著八角琉璃宮燈,周身繚繞十六把電光繚繞的飛刀,那地上的燈影,正是從她手中的宮燈中照出來。

  幾乎是同一時間——

  蘇奕瞬移長空,縱劍暴殺過去。

  而斐冷夫人轉身就逃。

  兩者皆反應神速,快到不可思議。

  斐冷夫人在逃遁時,唇中發出尖叫:“快來救……”

  聲音戛然而止。

  附近虛空,驟然塌陷,一片劍氣橫掃而至,金燦燦的劍光鋪滿長空,也將那片虛空禁錮。

  玄禁法則!

  斐冷夫人身影一滯,就像被蛛網粘住的蟲子。

  她猛地揮手。

  琉璃宮燈爆綻神焰,席卷十方。

  同時,一直環繞在她周身的十六把飛刀,化作密匝匝的炫亮電光,激射而出。

  玄禁法則覆蓋在這片虛空的禁錮之力,頓時崩打碎。

  可趁此機會,蘇奕早已殺來。

  他眼眸深邃淡漠,袖袍鼓蕩,揮劍殺來。

  轟隆!

  一劍之下,直似要劈山斷海,一往無前,天地驟然爆鳴,那漫天火焰隨之熄滅。

  而隨著劍氣縱橫交錯,一陣密集的爆碎聲響徹。

  十六把電光璀璨的飛刀,一如廢銅爛鐵般,被密匝匝的劍氣轟碎崩斷。

  那霸道的劍意,直接將斐冷夫人重創,整個人被震飛出去。

  她唇中咳血,臉色駭然。

  這是一個仙君能夠擁有的實力?

  須知,她可是一位妙境中期仙王!!

  還不等她多想,蘇奕已再次殺來。

  或者說,蘇奕自始至終都不曾留手,勢若長驅直入,凌厲而強勢,手中人間劍鏘鏘而鳴,劍意沖霄。

  漫天劍雨垂落,劍光璀璨刺目。

  那劍氣中蘊積的,是蘇奕最巔峰的戰意和殺機,是一身道行全力迸發的滔天殺伐氣。

  他整個人一如睥睨的劍神!

  斐冷夫人猛地一咬牙,眸子中血芒洶涌,施展一門自損道行的禁忌秘術。

  “燈影所指,死亡為引!”

  她厲聲長嘯,手中那一盞琉璃宮燈猛地騰空而起,釋放出通天徹地的血色燈光。

  簡直像一輪血色大日爆綻無量光!

  蘇奕斬出的那漫天劍雨,竟是被紛紛焚化熔煉掉。

  可蘇奕不退反進,縱身殺來。

  補天爐橫空而起,垂落億萬仙光,橫壓長空,從那鋪天蓋地的血色燈影中硬生生碾開一條裂痕。

  斐冷夫人全力催動宮燈對抗,竟是擋住了補天爐的攻勢。

  蘇奕冷哼,人間劍驟然清吟,一劍指天。

  劍氣如白虹貫日。

  琉璃宮燈哀鳴震天。

  蘇奕趁勢出擊,揮劍之間,一舉重挫斐冷夫人。

  她長發披散,渾身肌膚龜裂,軀體被可怕的劍氣侵入,五臟如被切割般絞痛,整個人跌坐于地。

  “別殺我!”

  斐冷夫人尖叫,“我可以當人質,你以我的性命做要挾,足可從曼陀羅結界中脫困!”

  聲音還在回蕩,蘇奕手起劍落。

  斐冷夫人身首異地,暴斃當場。

  “忘了告訴你,我是自己主動來的,若要離開,又何須他人幫忙?”

  蘇奕輕語,眼神中盡是譏諷。

  敵人精心布設的陷阱,若利用得當,反倒可以借此機會滅殺敵人!

  這些玲瓏神教的仙王,自以為運籌帷幄,又怎會想到,從一開始蘇奕就是故意以身犯險?

  當然,這么做很危險。

  換做其他人,注定早已沒命了。

  蘇奕長吐一口氣,

  在他身上,一卷金色獸皮泛起淡淡的奇妙光澤,正在抵消和化解曼陀羅結界的力量。

  那是太境仙獸“云澤明空獸”的獸皮,是太荒時期落長寧所留的一件太境寶物,其內藏著成神之秘!

  此寶本源力量已快要消耗殆盡,可神性猶在,攜帶身上,足可抵擋曼陀羅結界力量的轟擊。

  “眼下,外界那些敵人怕是已經察覺到此地的動靜,已不適合再逗留了……”

  沒有再耽擱,蘇奕收起人間劍和補天爐,將戰利品收集了一遍,便轉身消失在原地。

  “那山谷中正在上演大戰!”

  “聽到了嗎,斐冷夫人在求救!”

  “要不,我們殺進山谷去?”

  “不可!”

  ……山谷外,枯瘦老人、韓昀和黑袍男子皆臉色陰沉。

  山谷中覆蓋的曼陀羅結界之力,遭受到沖擊,讓他們無法看清楚山谷中的景象。

  可在之前時候,他們都清楚感應到了戰斗的波動,以及斐冷夫人的求救聲。

  這讓他們皆意識到不妙。

  “難道,我們眼睜睜看著血鶴和斐冷夫人遇險?”

  黑袍男子皺眉道。

  “當然不能!”

  枯瘦老人做出決斷,“局勢有變,顧不得其他了,韓昀主祭,你來出手,撤掉覆蓋此地的曼陀羅結界之力。”

  “這……”

  韓昀猶豫道,“可如此一來,那沈牧也必然會抓住機會,趁機逃出來,到那時……”

  不等說完,枯瘦老人打斷道,“救血鶴他們的性命要緊!”

  韓昀點頭答應下來。

  不過,就在他打算動手時。

  山谷內,一道身影跌落出來,渾身淌血。

  仔細看,赫然是血鶴。

  他模樣凄慘,軀體殘破嚴重,滾落在地,竟是爬不起來了。

  “快,快去救人——!”

  血鶴急促大叫。

  韓昀等人心中一震,臉色大變,果然,血鶴和斐冷夫人出師不利,遭受到對手的打擊!

  黑袍男子第一個沖上去,將血鶴扶起,道:“快說說,山谷中究竟發生了什么,斐冷夫人她……”

  剛說到這,他聲音戛然而止。

  緊跟著,他的脖頸被擰斷,發出骨骼崩碎的聲音。

  而在他視野中,赫然看到,擰斷他脖頸的,赫然是被他扶起的血鶴。

  旋即——

  砰!!

  他軀體炸開,化作漫天灰燼飄灑。

  這突來的變數,發生稱在剎那間,快到那黑袍男子都來不及反應,就灰飛煙滅。

  “血鶴你……”

  韓昀色變,眼眸瞪大,被這一幕刺激到,難以置信。

  他們都是仙王,周身覆蓋著大道之力,哪怕被偷襲,也能憑借本能第一時間反應過來。

  可現在,黑袍男子卻就那般被突兀地殺害了!

  而殺死他的,竟是血鶴!!

  這讓韓昀焉能不驚?

  “他根本不是血鶴!”

  枯瘦老人暴喝,須發怒張,滿臉驚容。

  作為仙王,他們一眼便可窺破各種虛妄和幻術,世間那些變化之道和易容之法,也根本逃不過他們的感知,輕而易舉便可看破。

  可現在,他們全都走眼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