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七百零六章 曼陀羅結界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若是和一眾仙王正面硬拼,蘇奕也只能暫避鋒芒。

  可若是來一場殺劫重重的追殺,他可一點都不擔心。

  “細算起來,我今世的修行之路,的確還未曾歷經過像此次這般的追殺,還真是……讓人懷念啊……”

  蘇奕有些感覺。

  身為蘇玄鈞時,他在最初崛起時,征戰大道路,不知被多少仇敵追殺過,一生劍途交織著鮮血和硝煙。

  身為觀主時,同樣曾被諸多大敵聯手追殺,歷經過不知多少驚心動魄,險象環生的阻截和刺殺。

  最終,他劍鎮星空,舉世再無可堪敵對之輩!

  身為沈牧時……

  嗯,不提也罷。

  而王夜的劍道之路所經歷的殺劫更可怕,也更血腥和殘酷。

  從他崛起直至問鼎仙界諸天,多次歷經命懸一線的絕世殺劫,還曾在紀元長河之上,被諸神的力量阻截!

  直至永夜之戰中,他更是被血霄子、弒空帝君、平天帝君、姜太阿這些絕世大敵偷襲。

  而今,回顧這前世種種,蘇奕的確很感慨。

  因為今世的修行之路,他雖也曾歷經大小戰斗無數,可像這一次那樣,被各大勢力的仙王進行追殺的事情,還是頭一遭碰到。

  很危險!

  但,也很刺激,讓人期待!

  旋即,蘇奕眉頭皺起。

  他在思忖一件事——

  該如何才能把此次追殺自己的仇敵一網打盡?

  是的!

  一個不留!

  敵人來自不同的仙道勢力,皆是仙王層次的霸主級人物,一個比一個老辣狡猾。

  根本不用想,當他們一旦意識到不對勁,必會第一時間撤退,根本不會給自己可趁之機。

  這也就意味著,要想將他們一網打盡,很難很難!

  不過,蘇奕打算試一試。

  哪怕最終無法成功,也要盡可能多的滅殺掉對手!

  “看來,得動用點小手段了……”

  蘇奕沉思,“另外,也要提防那些敵人身上是否攜帶有不可預測的危險寶物。”

  既然那些仙道勢力敢派遣仙王對他進行追殺,必然做足了謀劃和準備。

  甚至,不排除在那些敵人行動時,曾得到太境人物的指點和安排!

  諸如姜太阿、平天帝君這些老東西,或許因為躲避神禍不敢冒頭。

  但這些老東西若揣測出他就是王夜的轉世之身,必然給做出一些安排和布局!

  “這一戰,或許兇險莫測,可越是這樣,才越有意思……”

  許久,蘇奕笑了笑,仰頭將壺中酒一飲而盡,“那就開始吧!”

  他長身而起,沿著那條潺潺流淌的小溪,身影很快就消失在這片空寂冷清的山野間。

  僅僅半刻鐘。

  一群身影,無聲無息地出現在蘇奕原先所在的位置。

  赫然正是神火教那五位仙王。

  曾對蘇奕刺殺的黑衣男子蒙蟄就在其中。

  “看此地痕跡,他曾再次逗留一刻鐘。”

  蒙蟄輕聲道。

  “奇怪,他身上的氣息在這里忽然消失了。”

  身影高大雄峻的獸袍男子眉頭皺起,“看來,他已經察覺到,我們并未放棄對他的追殺,故而動用了某種神妙的斂息秘術,徹底隱去了身上的所有氣息。”

  面容俊美妖異的赤袍道人道:“雁過留聲,風過留痕,世上怎可能有天衣無縫的斂息之術,我們掌握著他身上的氣息,只需用秘寶進行感應,便可判斷出他前往的方向。”

  說著,他掌心一翻,浮現出一塊青銅羅盤。

  略一感應,赤袍道人眼眸霍然望向遠處,道,“找到了,走!”

  當即,一行人的身影憑空消失不見。

  天穹深處,星辰稀疏。

  在蘇奕、以及神火教那五位仙王陸續離開不久,天穹上其中一顆星辰忽地像眼睛一樣眨了眨。

  仔細看,那顆星辰的確是一只眼眸,呈暗銀色,淡漠冰冷,瞳孔中浮現出密密麻麻的符文圖案。

  下一刻,這顆偽裝成星辰的銀色眼眸就憑空消失不見。

  很快,在那一條溪流附近,悄然出現一男一女。

  一個須發雪白的道袍老人。

  一個素衣女子。

  正是那來自太清教的兩位仙王。

  “剛才那只眼眸,應該就是玲瓏神珠,據說是由真靈神獸燭龍的眼睛所煉制,能夠隱藏周天之中,一旦被此寶盯上,無論如何藏匿,都無法擺脫。”

  素衣女子抬眼看向天穹那一顆星辰消失的地方,若有所思。

  “看來不出掌教所料,背后站著一位神明的玲瓏神教也出手了。”

  道袍老人皺眉。

  玲瓏神教,一個極為神秘低調的道統,是仙隕時代以后,才出現在仙界之中。

  這個道統和萬靈教、云機仙府一樣,背后皆站著神明的影子。

  不同的是,玲瓏神教極為低調,極少摻合世事之中。

  但毋庸置疑,這個道統底蘊極為強大,足可以去和當世一些巨頭勢力掰手腕!

  “這一下,我們想坐收漁利,可就不那么容易了。”

  道袍老人輕嘆。

  素衣女子輕聲道:“掌教曾說過,若能借刀殺人,自然最好。”

  道袍老人一愣,道:“掌教真這么說過?”

  素衣女子眸光異樣,道:“莫長老有所不知,玲瓏神教的力量之所以出現在這一場追殺中,正是因為掌教要借刀殺人,而我們坐山觀虎斗也好,坐收漁利也罷,一切目的,就是要讓那沈牧……死!”

  “這么說,在此次追殺中,不僅僅只玲瓏神教的人馬會出現,其他一些背后站著神明的勢力,同樣也會摻合進來?”

  “應當如此。”

  “嘖嘖,如此說的話,那沈牧注定在劫難逃,眼下真正要關心的是,究竟哪個仙道陣營的強者能搶先殺死他。”

  “的確,一個人而已,牽引出這么多大勢力派遣仙王出動,這在過往漫長的歲月中,還是頭一遭。”

  交談時,兩人的身影漸漸變淡,消失于虛無中。

  深夜。

  一座山峰之巔。

  一個面容滄桑的枯瘦老人立在懸崖之畔,眺望遠處的一座山谷。

  他拄著黑色拐杖,眼神深沉。

  悄無聲息地,一顆足有拳頭大小的暗銀色珠子,浮現在枯瘦老人身前。

  赫然是那一顆玲瓏神珠!

  隨著老人指尖撥動,玲瓏神珠中頓時映現出一幕畫面。

  畫面內,一個衣冠勝雪的男子,正在夜色中挪移,整個人就如一縷縹緲虛幻的夜光。

  “好神妙的斂息飛遁之法!若非有玲瓏神珠這等神物,以咱們這些老家伙的手段,怕都很難鎖定此子的蹤跡。”

  枯瘦老人贊嘆道。

  “若此子真如太清教掌教血霄子所說,乃是永夜帝君的轉世之身,能夠掌握這等神妙的法門,自然不奇怪。”

  一側,一個書生打扮的文士中年平靜說道。

  枯瘦老人點了點頭,道:“此次的目標,的確無比難纏,還好,他的修為太弱,遠無法和當初最巔峰時的王夜相比,而這,就是他最大的弱點和缺陷。”

  他目光凝視著玲瓏神珠,道,“他已開始朝這邊掠來,事不宜遲,開始請君入甕吧。”

  他們早已在遠處那一處山谷布設殺局,守株待兔。

  “好!”

  文士中年點頭,抬手捏碎一塊奇異的秘符。

  下一刻,他的目光也看向玲瓏神珠。

  就見玲瓏神珠映現的畫面中,忽地有兩位仙王級強者出現,一起朝那個沈牧殺去!

  沈牧受驚,第一時間挪移逃遁。

  兩位仙王緊追不舍。

  很快,在半途之中,又一位仙王出現,突兀地殺向沈牧。

  沈牧當即改變方向,全力逃遁。

  僅僅十多個呼吸之間,沈牧的身影已逃到一片云霧彌漫的山谷前。

  這一瞬,枯瘦老人和文士中年精神一振,似如釋重負。

  “封鎖此地。”

  枯瘦老人吩咐。

  “好!”文士中年祭出一幅畫。

  畫卷中,描繪著一幅血色曼陀羅花圖案。

  隨著這一幅畫橫空而起。

  方圓八千里山河間,頓時浮現出一重重血色花瓣。

  每一片花瓣,皆通天接地,一如天塹。

  層層疊加之下,那無數的血色花瓣,就如無數的結界力量般,將這八千里范圍的天地山河完全籠罩覆蓋其中。

  曼陀羅結界!

  那等防御力量,足可擋住仙王的全力攻擊。

  一旦被困在結界內,仙王也插翅難飛!

  而那一片云霧彌漫的山谷處,正是曼陀羅結界的核心之地,一如一朵花的花蕊。

  隨著這座結界力量出現,那云霧彌漫的山谷,也涌現出無盡血光,簡直就像忽然張開的血盆大口,一舉將逃到附近的蘇奕吞沒!

  而那三位追殺蘇奕的仙王,則齊齊佇足在了那片山谷之外。

  見此,枯瘦老人和文士中年都不禁笑起來。

  計劃很順利!

  “有曼陀羅結界在,其他那些追殺此子的對手,短時間內根本闖不進來!”

  枯瘦老人躊躇滿志,面帶笑意。

  此次行動,他同樣也早察覺到,其他仙道勢力的仙王,都在追殺永夜君王的轉世之身。

  不過,有曼陀羅結界在,他根本不擔心此次的獵物,會被其他人搶奪。

  “走吧,接下來該咱們甕中捉鱉了!”

  枯瘦老人說著,已收起玲瓏神珠。

  他拄著那黑色拐杖,和那文士中年一起,邁步朝遠處那座山谷掠去。

  ps:明天的更新在中午1點前,金魚會盡全力多更一些!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