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六百九十九章 自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謝魁元快要崩潰了。

  足足七位仙王,須臾間而已,就被屠戮六位!

  而今只剩下他一人,還像籠中困獸般,直面死亡的威脅。

  那種刺激,讓謝魁元這等仙王都肝膽欲裂。

  “沈牧,你就不怕被徹底清算!”

  他嘶吼,眼睛充血,狀若瘋癲。

  蘇奕一直在冷眼旁觀,聞言不禁哂笑道:“真正該清算的,是你們太清教才對。”

  雷澤再次出手,沉默如山,一言不發,動作則如雷霆萬鈞,揮掌朝謝魁元砸去。

  方圓萬丈之地,都已被禁錮,謝魁元根本無法脫身,只能全力在這萬丈范圍內閃避騰挪。

  饒是如此,依舊被雷澤的掌風掃中,軀體都差點被拍散架,唇中咳血不止。

  “一場誤會而已,何必趕盡殺絕?”

  謝魁元嘶吼。

  他在全力掙扎奔逃,迫切想活命。

  而他這句話,落入在場眾人耳中,讓眾人神色都變得復雜起來。

  誤會?

  在戰斗爆發之前,是誰言之鑿鑿懷疑沈牧身份有問題,要讓沈牧自證清白?

  沒有證據,沒有血仇,僅僅只是沈牧在天狩大會淘汰掉一批絕世仙君,奪得了一樁疑似太境仙寶的曠世機緣,就要對這樣一個小輩進行打壓,這本就很荒謬和可笑。

  而現在,眼見活不了了,就說這是一場誤會,這可就太滑稽了。

  一些老輩人物都清楚,那些仙王之所以盯上沈牧,一是沈牧的來歷的確很蹊蹺。

  二是因為他們各自門下的絕世仙君被沈牧淘汰掉,而心存不滿。

  但最重要的是,他們盯上了沈牧獲得的那一樁疑似太境仙寶的機緣!

  明面上打著要讓沈牧自證清白的幌子,實則是要趁機奪取機緣罷了!

  可惜,他們失算了。

  哪怕沒有古族湯氏當靠山,哪怕深陷孤立無援的境地,沈牧猶有逆襲翻盤之力!

  那陸續殞命的仙王,就是最有力的證明。

  眾人心緒起伏時,雷澤已化作一道光,瞬息來到謝魁元身前,一拳砸出。

  謝魁元已避無可避,猛地發狠,嘶聲道:“既然不讓老子活,那大家就一起死!!”

  轟——!

  他軀體驟然炸開。

  一股恐怖的毀滅洪流直沖云霄,朝四面八方擴散而開。

  所有人眼前刺痛,心生大恐怖。

  那是一位仙王自爆的力量,豈是尋常?

  就見那毀滅洪流所過之處,天塌地陷,萬物成燼!

  不知多少人駭然,尖叫著倉惶逃竄。

  雷澤距離最近,可他反應也最為迅疾,幾乎在謝魁元自爆的第一時間,他身影倏爾化作一道電光,暴退至蘇奕身前,雙臂交錯,猛地撐起一道紫色光幕。

  而蘇奕毫不猶豫把補天爐祭出,垂落萬千道光,將他和雷澤的身影防護其中。

  砰!!!

  雷澤撐起的紫色光幕崩碎。

  緊跟著,補天爐哀鳴,同樣遭受到可怕的沖擊,釋放出的萬千道光龜裂崩壞。

  不過,正因為有了這樣的抵擋,讓蘇奕抓住機會,和雷澤一起,全力朝遠處閃避,這才有驚無險地避開了這一場堪稱恐怖的打擊。

  天地動蕩,煙塵滾滾。

  直至許久,那混亂崩壞的天地才漸漸歸于寂靜。

  再看場中,已是滿目瘡痍,一如風暴過境,千瘡百孔。

  更遠處的地方,人們驚魂未定,一個個兀自在倉惶大叫,神色間寫滿了驚懼。

  這一切的確太過可怕。

  一位仙王自爆,在當今仙界已經很久不曾發生過這樣的事情。

  “竟把謝魁元這老家伙逼迫得選擇自爆……可想而知,面對那具靈魂戰偶,他是何等的絕望和崩潰……”

  湯金虹感慨。

  這一戰,讓他這等在世間浮沉了不知多少萬年的老家伙都感到驚心動魄,直至現在也難以平靜。

  “阿彌陀佛。”真衍仙王雙手合十,喟然一嘆。

  七位仙王,竟被屠戮一空!

  根本不用想,今日之事,必將在仙界掀起一場不可預測的風暴!

  “果然,最終還是蘇道友贏了……”

  湯雨煙、湯靈啟如釋重負,心中卻兀自有波瀾在洶涌。

  “我就知道,能在‘蓮花菩提經’的修煉上給予我當頭棒喝,讓我茅塞頓開的一個人,絕不可能會被那些仙王害死。”

  拙云心中喃喃,“對了,師伯他似乎早料到沈道友不會出事,或許他老人家是看出了一些什么?待會一定要好好問一問!”

  弓南風、翁長難等絕世仙君,皆神色悲慟,失魂落魄。

  那些死去的仙王,皆是他們的宗門長輩!

  可最終,哪怕再悲憤,他們也無人敢說什么。

  反倒是他們無比擔心,蘇奕會趁此機會滅殺他們!

  不過,他們明顯想多了。

  蘇奕根本就不屑去和他們計較。

  和在場其他人不一樣,他沒有那么多感慨。

  在前世,死在他手底下的太境人物都一抓一大把,更別提今日所殺的,只是一些仙王。

  不過,不得不承認,他也被雷澤那兇悍殘暴的殺戮手段驚到。

  “雷澤,你感覺如何?”

  蘇奕注意到,身旁的雷澤,一身氣息正在急劇衰退,連身上那一副陳舊殘破的甲胄都暗淡許多。

  “回稟主上,屬下猶有一戰之力!”

  雷澤沉聲開口。

  話音剛落,他眼神忽地變得渾噩空洞,軀體似失去力量支撐般,一個踉蹌,砰的一聲,化作一塊青銅令牌。

  蘇奕眼疾手快,一把將青銅令牌收起,輕語道:“再拼下去,你的命可就沒了。”

  他已明白,雷澤所謂的“一戰之力”,就是用性命去拼,拼完了,命也就沒了。

  由此也可以推斷出,歷經這一場大戰,雷澤的損耗是何等嚴重,已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

  “你放心,以后我必會為你修復戰軀和神魂,讓你恢復至最巔峰的時候!”

  蘇奕暗道。

  他收起青銅令牌,除非以后雷澤恢復一些元氣,否則他不會再讓雷澤出戰。

  外人眼中,雷澤是一具靈魂戰偶。

  可對蘇奕而言,雷澤和那一口六寸劍棺一樣,極可能和自己第五世有著莫大的淵源!

  抬眼一掃場中,蘇奕轉身而去。

  沒有理會任何人。

  自始至終,無人敢阻。

  “七叔,蘇道友他……”

  湯雨煙心中一緊,傳音道,“他會否怪責我們湯家袖手旁觀?”

  湯靈啟勸慰道:“放心,蘇道友可不是那等小肚雞腸之輩。”

  很快,作為此次天狩大會的東道主,湯金虹出面,召集眾人一起,乘坐一艘巨型寶船離開。

  拙云和真衍仙王沒有乘坐寶船,兩者一起挪移長空,離開了這天狩魔山的外圍地帶。

  “師伯,您之前是不是早已看出沈道友的一些底細了?”

  路上,拙云忍不住問道。

  真衍仙王沉默片刻,反問道:“你覺得,這沈牧是怎樣一個人?”

  “他啊……”

  拙云想了想,道,“面對他時,我一直有一種感覺,面對的仿佛不是一個同境的仙君,反倒像是在面對一位前輩大能,我的一舉一動,似都逃不過他的法眼……”

  “師伯也清楚,之前在天狩魔山中,此人曾輕而易舉窺破我身上的修行之秘,也曾給予我指點,讓我幡然醒悟,一舉打破自身瓶頸,悟到了突破妙境的門徑。”

  “再看他今日鎮殺那些仙王的手段,我完全無法想象,他……究竟是如何辦到的……”

  說到最后,拙云眉梢間都不禁浮現一抹惘然。

  這世上,怎會有如此神秘的一個人?

  “對了,師伯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拙云目光看過去,透著濃濃的好奇。

  真衍仙王溫聲道:“數月前,第七天關上,一個名叫蘇奕的宇境仙人,曾借御天道碑之力,斬殺四位仙王,更將鎮守使沈青石活擒。”

  “而今,在天狩大會上,沈牧借一具靈魂戰偶,斬殺七位仙王,你不覺得,他們就像同一個人?”

  拙云一呆,震驚道:“一個人?”

  旋即,他搖頭道:“不可能,那蘇奕是宇境修為,而沈道友乃是絕世仙君,斷不可能是同一個人!”

  真衍仙王眼神微妙,道:“事無絕對,我甚至懷疑,沈牧、蘇奕這兩個身份,都并非他真正的身份。”

  拙云錯愕,苦惱道:“師伯,不打啞謎了行不行?你就坦白告訴我,他是誰就行了。”

  真衍仙王搖頭道:“佛曰不可說,時機未到,一切都是未定之數,時機到了,你自然便知。”

  拙云:“……”

  他忽地生出強烈的沖動,想狠狠一巴掌抽在師伯那光禿禿的腦門上!

  哪有這么吊胃口的!?

  “不過,你能和他結下善緣,倒也在情理之中,以后若有機會再見面,于你而言,必然也算是修行路上的一樁福緣。”

  說著,真衍仙王大步而去。

  “我和他結緣,在情理之中?”

  拙云怔住。

  他忽地意識到,這句話蘊藏大玄機!

  “沈牧認出我修煉的是蓮華菩提經,才會點撥一于我,于是才有了這一樁緣法,而蓮華菩提經,乃是宗門祖師‘涅提佛帝’所著……”

  想到這,拙云倒吸涼氣,“難道說,沈牧這家伙,和涅提佛帝有淵源?”

  “可不應該啊,涅提佛帝乃是仙隕時代以前的人物,焉可能會和沈牧認識?”

  拙云越想越糊涂,最終無奈搖頭,不再多想,他連忙追上師伯的腳步。

  兩者的身影,漸行漸遠。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