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六百九十七章 底牌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當被蘇奕那冷冽的目光盯上,

  李悲闋這等仙王也不禁背脊生寒。

  旋即,他臉色一沉,喝道:“沈牧,你殘忍殺害赤蒙仙王,已闖了彌天大禍,今日我等,斷不會饒你!”

  死寂的氛圍,被這一道聲音打破。

  原本陷入震驚中的人們,皆如夢初醒,這才意識到,蘇奕和李悲闋之間,劍拔弩張!

  “是嗎,那我先送你赴死如何?”

  蘇奕淡淡道。

  那等架勢,儼然根本就沒有把李悲闋放在眼中。

  擱在之前,眾人必嗤之以鼻,認為蘇奕飛蛾撲火。

  可目睹他鎮殺赤蒙仙王的一幕幕之后,誰還敢這么認為?

  甚至,他此刻顯露出的姿態,讓場中一些仙王都感到撲面而來的壓力!

  李悲闋心中也悄然緊繃起來。

  他的確是一位老輩仙王,可修為和赤蒙仙王一樣,皆處在妙境初期,當面對蘇奕的脅迫,讓他也不敢掉以輕心!

  “諸位想必都已看出,這沈牧的來歷蹊蹺,修為也有問題,這也足以證明,我等之前的推測沒錯。”

  李悲闋沉聲道,“而今,此子殘忍殺害赤蒙仙王,氣焰猖獗,根本無須再遲疑,一起出手將其格殺便是!”

  “不錯,正當如此。”

  太清教仙王謝魁元沉聲道,“似此等兇徒,混入此次天狩大會上,明顯意圖不軌,必須予以嚴懲!”

  他眸光冷冽,殺氣騰騰。

  一個仙君,卻能強橫到鎮殺赤蒙仙王,這讓他們這些仙王皆休到了嚴重的危險氣息。

  這時候若不趁機將其殺死,以后勢必會成為他們的心腹大患,讓他們寢食難安!

  “老夫也正有此意。”

  “此子,當誅!”

  緊跟著,陸續有仙王表態,殺機沖霄。

  一下子,場中氣氛重新變得壓抑起來,所有人變色,意識到赤蒙仙王的死,徹底刺激到在座那些仙王,讓他們打算不顧一切鎮殺沈牧!

  “這下可就完了……”

  拙云的心都懸起來。

  一群仙王若不顧顏面全力出手,沈牧焉可能會是對手?

  他目光下意識看向師伯真衍。

  “阿彌陀佛!”

  蓮華寺仙王真衍雙手合十,嘆道,“諸位可否聽貧僧一言?”

  謝魁元冷冷道:“真衍,你倘若是勸我們收手,就不必說了,否則,只會傷了彼此和氣!”

  真衍搖頭道:“貧僧想說的是,赤蒙道友已為自己的魯莽釀下苦果,諸位就不擔心也重蹈覆轍?”

  一句話,讓那些仙王臉色都陰沉下來。

  “真衍,你這是人為我等一起出手,還拿不下一個仙君?”

  李悲闋怒極而笑。

  其他人也神色不善。

  真衍禁不住又長聲一嘆,道:“一錯再錯,必成無法承受之大錯,苦海無邊,何不回頭是岸?”

  不等眾人開口,他搖了搖頭,道:“罷了,貧僧不再多言,諸位且自行決斷。”

  說罷,他退讓一側,眼觀鼻鼻觀心,苦寂不動。

  “師伯的表現有些奇怪啊,他似乎……并不看好那些仙王?”

  拙云驚詫,察覺到師伯真衍的表現有點反常。

可還不等他細想,湯金虹已臉色陰沉開口,道:“諸位,你們這般聯  壓一個小輩,傳出去的話,不怕被仙界眾生戳脊梁骨?”

  “湯兄,你都已表態不摻合此事,為何還要再過問此事?”

  謝魁元語氣淡漠,“不瞞你說,今天別說是你,無論誰來了,也改變不了那沈牧必死的結局!”

  語氣鏗鏘,殺伐氣震天。

  湯金虹神色一陣陰晴不定,最終無奈似的嘆了口氣,再不多言。

  這一幕,讓在場那些仙君都意識到,沈牧今日注定將插翅難飛。

  畢竟,連蓮華寺真衍仙王、湯家老祖都只能置身事外,不敢摻合,放眼全場,誰還能幫沈牧?

  而他一人,又怎可能和那一眾仙王對戰?

  自始至終,蘇奕都在冷眼旁觀,不曾言語,仿似渾不知道,自己如今的處境何等兇險。

  那從容自若的姿態,也讓許多強者神色變得復雜。

  他們大多數和蘇奕無冤無仇,也都清楚這一場針對蘇奕的災禍,是何等荒誕和可笑。

  正因如此,他們對蘇奕很欽佩,也為他的遭遇感到悲憤和無奈。

  而此時,一直靜默的蘇奕忽地開口:“就你們七個?”

  一句話,讓全場愕然。

  什么叫就……?

  難道七位仙王一起聯手,還不夠嚇人?

  謝魁元冷冷道:“你覺得,你是我們的對手?”

  “不是。”

  蘇奕坦然地搖了搖頭。

  以他現在的道行,一對一鎮殺妙境初期的仙王還行。

  若被一群仙王圍攻,哪怕全力出手,都注定沒多少勝算。

  不過,蘇奕緊接著就說道:“但……只要你們不逃,滅掉你們七個,應該問題不大。”

  眾人:“……”

  謝魁元、李悲闋等七位仙王都一陣好笑,這沈牧,還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啊!

  “諸位,無須和他廢話,速戰速決!”

  李悲闋面無表情道。

  “好!”

  頓時,場中氣氛驟然一變,天地動蕩,十方虛空轟然紊亂。

  在那七位仙王身上,有熔漿爆發般的滔天殺機涌現,一個個皆運轉全部道行,在這一刻全力出手。

  謝魁元掌中,浮現一道渾圓的青銅輪盤,光焰交織,法則蒸騰,耀眼奪目。

  李悲闋祭出飛劍,劍光夭矯如驚虹,劍吟激蕩九重天。

  同一時間,其他仙王也祭出各自的仙寶,有飛梭、長槍、道鐘、拂塵等等。

  無不流光溢彩,威能驚世!

  場中人們駭然,第一時間遠遠逃避,再不敢呆在那座道場中。

  那七位仙王在見識到蘇奕鎮殺赤蒙的一幕后,明顯都不敢大意,要全力出手,一舉將其鎮殺。

  這等情況下,場中其他人唯恐被波及到,自然都不敢再留在原地!

  “這些老混蛋,可真夠狠的!”

  湯金虹眼皮一跳。

  他哪會看不出,謝魁元、李悲闋等人的意圖?

  “太欺負人了!”

  拙云都差點傻眼,七位仙王一起出手,本就已經很過分,簡直就是不要臉了。

  誰能想象,他們還直接要動用仙寶?

  “蘇道友一定有底牌能化解眼前這一場殺劫的,一定!”

  湯雨煙心中喃喃。

她空前  緊張。

  和她同樣想法的,還有湯靈啟。

  而之前還眼觀鼻鼻觀心的真衍仙王,則似乎察覺到什么,忽地抬眼看向蘇奕。

  就在這一瞬——

  “殺!”

  隨著謝魁元一聲暴喝,七位仙王全力出手。

  轟!!!

  一時間,諸般仙王級寶物騰空,掀起鋪天蓋地的毀滅洪流,全部朝蘇奕一人鎮殺過去。

  哪怕是在遠處觀望的人們,此刻都不禁毛骨悚然,亡魂大冒,恍惚間,似看到天在塌陷、虛空在崩壞、一如末日浩劫在席卷!

  這就是仙王之威!

  當七位仙王一起聯手,那等威能,豈是尋常可比?

  這一瞬,蘇奕神色淡然如舊,唯有右手袖袍輕輕一揮。

  一塊青銅令牌出現。

  而后這塊令牌轟然化作一個足有丈許高,身穿陳舊殘破甲胄的魁梧男子身影,一對眸淡漠而冷酷,毫無情緒波動。

  正是靈魂戰偶雷澤!

  當七位仙王施展的全力一擊殺來,雷澤那淡漠的眸子深處,有嗜血般的光澤悄然涌現。

  而后,他一聲低喝,腳下一踏,雙臂橫空張開。

  一片狂暴的紫色雷霆,從他身上暴涌而出,衍化為一道厚重的紫色結界力量,擋他和蘇奕身前。

認識十年的老書友給我推薦的追書app,咪咪閱讀!真特么好用,開車、睡前都靠這個朗讀聽書打發時間,這里可以下載  結界中,雷暴洶涌,法則流轉,彌漫出一種堅不可摧的厚重之感。

  直似一道雷霆天幕,橫亙天地間!

  轟隆!

  七位仙王的全力一擊轟來,那片天地隨之動蕩,陷入崩壞中,肆虐的光焰洪流咆哮席卷,刺得人睜不開眼睛。

  一些修為稍弱的仙君,甚至被震得眼前直冒金星,雙膝發軟,差點癱坐在地。

  就是那些絕世仙君,都不得不全力運轉修為,才抵消掉那等戰斗余波的沖擊。

  饒是如此,也讓他們一個個臉色蒼白,心神悸動。

  須知,他們可都早已遠遠避開!可即便如此,竟然都遭受到了那戰斗余波的沖擊。

  這讓他們都無法想象,若是置身戰場中,那后果該是何等可怕。

  很快,他們就全都愣住,眼睛猛地瞪得滾圓。

  因為,那七位仙王的全力一擊,被擋住了!

  那一道似天塹般的紫色雷霆結界,將那些仙王級寶物和諸般通天秘術,盡數抵擋在外!!

  “這……”

  人們瞠目結舌,這才清楚看到立在蘇奕身前的那一道高大如孤峻山風般的身影!

  他身穿陳舊殘破的甲胄,看不清面容,可當他屹立在那,就如同一位絕世殺神,周身紫色雷霆激蕩,撐起一道雷霆結界,化解來自七位仙王的全力一擊!

  那等神威,當即震撼全場。

  “靈魂戰偶?”

  湯金虹震驚,“可這世上,怎會有如此強大的戰偶,竟能擋住七位仙王的聯手?”

  “這就是他的底牌么?”

  真衍仙王眸泛異色,“可這看起來分明是一具古老無比的靈魂戰偶啊……”

  這一剎,所有目光都匯聚在了憑空出現的雷澤身上,有震驚,有驚愕,有難以置信。

  拙云、湯雨煙、湯靈啟無不激動起來,長松一口氣。

  果然,這家伙的確有底牌。

  這一下,可就有熱鬧可看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