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六百九十六章 殺王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赤蒙儀態兇厲,攻勢如狂。

  之前,被一個仙君小輩一步步打壓,讓他顏面盡失,內心憋著一股火氣,此刻終于扳回局面,恨不得立刻把蘇奕碎尸萬段。

  “殺!”

  赤蒙暴喝如雷。

  那一頭真犼虛影如影隨形,揮掌拍下,打爆十方虛空。

  那霸道的力量,讓一些仙王都不禁倒吸涼氣。

  可就在這一剎——

  一縷劍吟如潮響起。

  似風雷激蕩九天十地!

  就見蘇奕袖袍一振,右手之間有一道劍氣激射而出。

  劍氣九丈長,燦若晨曦破曉時從青冥深處裁剪的一抹云霞,帶著縹緲空靈的道韻。

  可當它掠空而起,一股令場中眾人顫栗的恐怖劍威隨之彌漫在天地間。

  虛空哀鳴。

  天地失色。

  在這一劍之下,就連那動蕩混亂的戰場,都似陷入一種詭異的寂靜中。

  一如被這一劍的威勢所震懾!

  而當這一劍貫空而去。

  那真犼虛影拍擊而至的巨掌,直似泡影般轟然炸開。

  那劍氣余勢不減,勢如破竹,一舉插進真犼虛影的心臟之地!

  砰!!!

  沉悶的破損聲響徹。

  足有千丈高的真犼虛影,此刻被狠狠釘在虛空中,渾身都隨之劇烈顫抖起來。

  而后,伴隨那劍氣迸發,真犼虛影轟然炸開,無數仙王法則光雨隨之如瀑潑灑。

  而這一劍,也讓赤蒙遭受反噬。

  他唇中咳血,發出痛苦的悶哼,身影踉蹌倒退,一手捂著胸口,仿似那一劍鑿穿的不是真犼虛影的心臟,而是他的心臟一般。

  剎那間,他臉上已浸出滾滾汗水,臉色隨之煞白。

  全場轟動。

  人們皆被蘇奕這一劍的威能狠狠震撼到,一個個神色呆滯,眼神發直。

  一劍,破了赤蒙仙王的天賦神通,讓其遭受重創!

  這簡直顛覆人們的認知。

  “他……他這是打破了古來至今的鐵律,欺壓到仙王頭上了!”

  弓南風喃喃,心中莫名一陣失落。

  最初,他還把蘇奕視作同一境界的角色,自忖以后還有機會超越對方。

  可現在,他才深刻意識到,自己和蘇奕之間的差距何等之大。

  須知,這一戰進行到現在,儼然是真正的大道爭鋒,蘇奕和赤蒙都不曾動用外物。

  可就是在這等情況下,蘇奕卻能重挫仙王,這讓弓南風焉能不驚?

  不止是弓南風,在場那些絕世仙君,也全都備受打擊,呆滯在那,心神動蕩。

  至于在場那些仙王,臉色都已變得驚疑不定,眉梢間盡是凝重。

  一個根本不被他們放在眼中的仙君,卻能在正面硬撼中,重挫赤蒙!!

  誰敢相信?

  誰又敢想象?

  “善了個哉的!沈道友竟這么強?”

  拙云驚得下巴差點掉下來。

  “這一次,他可沒借助御天道碑去御用仙界的規則力量,而是憑借自身實力,重傷一位仙王!”

  湯雨煙、湯靈啟無不倒吸涼氣。

  他們還不清楚,蘇奕已踏足虛境,已是一位真仙,下意識還把蘇奕當做一個宇境仙人。

  可即便知道,兩人也會為之震顫。

  原因無他,因為蘇奕此次打壓的對手,是一位名副其實的妖道仙王!!

  全場騷動中,蘇奕早已邁步長空,再度朝赤蒙殺去。

  他儀態淡然如舊,衣袍飄曳,由于穿著天幻冰蠶絲編織而成的法袍,讓人根本無法看出其修為。

  可即便如此,人們看向他的目光都已徹底變了!

  “小東西,真以為我奈何不得你?”

  赤蒙怒吼。

  他披頭散發,神色猙獰,驀地祭出一柄雪亮的戰斧,狠狠朝蘇奕劈去。

  隕星斧!

  仙王級道寶,內蘊神妙法則,由諸般罕見仙材煉制而成,號稱一擊之下,可讓星辰隕落!

  而此寶,正是赤蒙的本命道寶,過往那漫長歲月中,一直被他蘊養在體內,威能遠超其他仙王級寶物。

  隕星斧掠空劈來,雪亮的鋒芒如鵝毛大雪般潑灑,天地寒風刺骨,毀滅氣息肆虐席卷。

  那一斧子之下,儼然有開天辟地之勢!

  不得不說,動用仙寶之后,赤蒙一身的實力比之剛才明顯強大了一截,兇威可怖。

  可惜,他不知道的是,在摸清他的實力之后,蘇奕已經沒有戀戰的心思,打算速戰速決。

  就如貓戲耗子,玩夠了,自當殺而食之。

  就見蘇奕不退不避,迎沖而上,指尖如撫動琴弦,連續彈出九次。

  每一次,都精準彈在迎面斬來的隕星斧上,一陣密集如擂動神鼓的碰撞聲隨之響徹。

  鐺!鐺!鐺!

  每一次碰撞,就讓那隕星斧一陣劇顫,斧頭上覆蓋的仙王法則隨之崩壞一些。

  而赤蒙整個人就似連續被雷劈劈中,渾身遭受到一次次可怕的沖擊,那從斧頭傳到身上的力量,霸道凌厲如劍鋒,震得他一身氣機都快要被摧垮!

  當這連續九次的敲擊結束——

  隕星斧終究沒能承受住那恐怖的力量,猛地脫手而飛!

  赤蒙則禁不住再次咳出一口血來,臉色煞白,一身仙王層次的防御力量都快要紊亂崩壞。

  他臉色駭然,這才猛地意識到,原來之前的廝殺戰斗,對方明顯不曾動用全力。

  否則,斷不可能在自己祭出仙寶之后,還會敗得如此之快!

  而蘇奕趁此機會,一掌印在赤蒙胸膛上。

  砰!!!

  那磅礴霸道的掌力,一舉摧垮赤蒙一身的仙王防御力量,光雨飛濺中,他整個人被轟飛出去。

  一眼望去,直似斷了線的風箏一般,那胸膛處更是凹陷出一個觸目驚心的掌印。

  “這……”

  眾人皆傻眼。

  之前,在赤蒙祭出隕星斧之后,人們下意識認為,這一場戰斗極可能將要發生逆轉。

  可誰也沒想到,蘇奕竟如此強悍,一舉破掉赤蒙的仙寶,將他整個人都轟飛出去!!

  而此時,蘇奕根本不曾停歇,身影挪移,來到赤蒙身前,指尖如劍鋒般,朝其頭顱斬去。

  “住手——!”

  一道暴喝響徹。

  比聲音更快的,是一柄飛劍,簡直如憑空閃現,在蘇奕欲斬赤蒙那一瞬,直接刺向蘇奕的眉心!

  太快了!

  給人的感覺,這一擊簡直就像早有預謀。

  若蘇奕不收手,勢必會被這一劍鑿穿眉心!

  然而,不可思議的一幕發生。

  就在這危機萬分的時刻,也不見蘇奕動作,那一柄迫在眉睫的飛劍,已被蘇奕的左手斬中。

  鐺!!!

  飛劍哀鳴劇顫,倒射出去,突襲之勢驟然間被瓦解,光雨如瀑潑灑。

  而蘇奕右手斬出那一劍,則直接斬落赤蒙的首級!

  這一切太快。

  快到場中許多人都來不及反應,只看到蘇奕手起劍落,赤蒙這位來自碧霄仙宮的妖道仙王,已人頭落地,血灑青冥!

  直至反應過來之后,人們才意識到,在斬殺仙王的同時,蘇奕還擋住了一記堪稱刺殺的突襲!!

  這一切,讓眾人驚出一身冷汗,如墜冰窟。

  太可怕,剎那間就已分出生死,可其中蘊藏的殺機,卻堪稱大恐怖!

  赤蒙那無頭尸體墜落在地,化作一頭龐大的真犼,鮮血如瀑流淌,浸透那滿目瘡痍的地面。

  眾人無不心顫,難以置信地看著這一切。

  之前,赤蒙仙王何等強勢,在蘇奕還未歸來時,就氣勢洶洶表態,要讓蘇奕自證清白。

  可現在,歷經一場大戰,他卻身首異地,飲恨當場!!

  這任誰能不為之震撼?

  時間,似乎都在此刻停滯。

  一位仙王,就這樣被一位仙君斬了!?

  這顯得那般不真實,那般匪夷所思,以至于,便是在場那些仙王都愣住。

  天地死寂,風聲靜止。

  唯有一股濃稠的血腥在彌漫。

  這一幅畫面,注定將深深烙印在每個人心頭,成為畢生難忘的一個畫面。

  在當今仙界,太境人物不出的情況下,仙王儼然已是天下霸主般的存在,足以讓世間仙道人物仰望。

  哪怕是再逆天,再自負的絕世仙君,都不敢妄言去挑釁一位仙王。

  可現在,一位仙王,死在了一位仙君手底下!

  并且,臨死時,都無力去抵抗和掙扎!!

  這一切,帶給人們的沖擊實在太大,饒是親眼目睹這一切發生,都一時很難相信。

  虛空中,蘇奕憑虛而立,衣袍飄曳,毫發無損。

  是的。

  這一戰自始至終,他不曾負傷!

  “尋常的妙境初期仙王,的確已奈何不得我了……”

  蘇奕心中自語。

  這一戰,他大致預判出自己如今的實力在何等層次。

  也很清楚,赤蒙此人,只能算尋常的妙境初期仙王,遠非那些頂尖層次的同境人物可比。

  在王夜的記憶中,一些堪稱頂尖的蓋世仙王,在妙境初期時,就擁有逆天般的實力,足可讓一些老輩仙王都黯然失色。

  當初在妙境初期時的王夜,就是類似這樣的一個蓋世仙王,并且還曾在此境中,滅殺過妙境后期的老家伙,堪稱變態。

  不過,蘇奕可不會去和仙王層次時的王夜比較。

  畢竟,如今的他僅僅是虛境初期的真仙……

  沒有想太多,蘇奕轉身,深邃的眸泛起冷冽的光澤,遙遙看向遠處一個人。

  李悲闋!

  太一教仙王。

  之前那一把突兀乍現對他進行刺殺的飛劍,正是出自此人之手!

  ps:3連更送上!求一下票票。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