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六百九十五章 壓制仙王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天穹下。

  赤蒙抵達后,眸子中殺機洶涌,神色冷厲道:“現在跪下,本座只摘你首級,保證留你一縷神魂,否則……”

  “不,必須分生死!”

  蘇奕直接打斷。

  赤蒙仰天大笑。

  他不再多言,雙手一搓。

  一條金燦燦的雷霆長刀凝聚而出,垂落萬千雷芒,光耀九天,那恐怖的毀滅氣息,將虛空都震碎。

  而后,赤蒙手握長刀,橫空殺來。

  那一瞬,刀鋒如雷霆撕破長空,天地間轟隆隆一陣巨響,山河動蕩,所有人耳膜刺痛,神魂都遭受到可怕的沖擊。

  碧霄仙宮至高傳承——金雷戮空刀!

  當這門秘術運用在赤蒙這等仙王手中,一刀之下,簡直如滅世神雷橫空,霸道到無法想象的地步。

  “獅子搏兔,亦用全力,看得出來,赤蒙并未大意,也不打算給那沈牧掙扎的機會!”

  一些仙王眼眸發亮。

  寥寥一刀,已彰顯出赤蒙仙王那殺伐果斷的老辣做派!

  而面對這一刀,蘇奕眼眸瞇了瞇,唇邊卻泛起一絲若有若無的弧度。

  若在以前,面對這恐怖的仙王一刀,他也不得不窮盡全力,動用底牌去廝殺。

  可現在,他已是虛境真仙!

  修為上突破了一個大境界,對其他仙道人物而言,蛻變或許談不上多大。

  可對蘇奕這等底蘊逆天,稱得上舉世無雙的絕世人物而言,這樣的蛻變,和鳳凰涅槃,脫胎換骨也沒區別!

  當此時察覺到這一刀的威能,蘇奕雖然也感受到撲面的壓力,但卻并未感到多大的威脅。

  他駢指如劍,當空一點。

  輕描淡寫的一擊,卻精準地抵在那斬來的雷霆刀氣之上。

  鐺!!

  穿金裂石般的碰撞聲炸響。

  所有人耳膜刺痛,心神震顫。

  蘇奕憑虛而立,巋然不動,修長的指尖前,那一道長達丈許的雷霆刀氣卻一寸寸崩碎。

  全場驚愕,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擋住了!?

  誰敢想象,在正面硬撼之下,一個絕世仙君,僅憑一指之力,就擋住一位仙王的含怒一擊?

  謝魁元、李悲闋等人內心震動。

  “他……”

  在場那些仙君瞪大眼睛,如視神跡發生。

  弓南風、翁長鋒、費貞那些絕世仙君,也都傻眼了。

  在他們預測中,以蘇奕的實力,或許勉強和仙王周旋,但也僅僅只是周旋,注定沒有勝算。

  可誰也沒想到,才剛開戰的第一擊,蘇奕就顯露出如此強橫的實力。

  一指之下,仙王一刀寸寸崩裂!!

  而最震驚的,當屬湯雨煙、湯靈啟、湯金虹三人。

  原因很簡單,因為只有他們三個清楚,如今的蘇奕根本不是絕世仙君!

  這就太嚇人了。

  連他們都沒預料到,僅憑自身實力,蘇奕就能辦到這一步!

  雷芒迸射,光雨飛灑,映在赤蒙臉龐上,能清楚看到,這位仙王眼瞳驟然收縮,臉色微變,臉上不可抑制地浮現一抹錯愕。

  無疑,赤蒙也被驚到!

  “金雷戮空刀,至剛至強,內蘊庚金玄雷之道,可惜,用在你手中,卻綿軟無力,不堪入眼。”

  蘇奕微微搖頭。

  那口吻,顯得很失望。

  赤蒙臉色一沉,揮掌朝蘇奕劈來。

  掌力如刀,裹挾璀璨熾盛的金色雷芒,碾碎虛空,直似一輪雷霆大日轟然砸落人間。

  仙王為何強大?

  就在于他們掌控的仙道法則,已臻至玄而又玄的妙境,看似尋常的神通秘術,運用在他們手中,卻有霸天絕地,吞沒山河之勢。

  一如仙道上的君王!

  就像赤蒙這一掌之力,足可像碾死螻蟻般,輕松抹殺在場任何一位絕世仙君!

  可惜,他碰到了蘇奕!

  正如天算子曾推測那般,在成為虛境真仙后,以蘇奕的道行,應對妙境初期的仙王絕不是什么難事。

  蘇奕揮袖,一捧如瀑劍氣涌現,瑩瑩燦燦,玄妙莫測,輕而易舉絞碎那迎面劈來的一掌。

  那霸道的劍氣,震得赤蒙身影都不禁一晃,一身氣血翻騰。

  而蘇奕隨之邁步上前,掌指如印,橫空一砸。

  天地劇顫,虛空轟然塌陷。

  那勢大力沉的一擊,直似神山鎮壓而至,爆綻出恐怖無邊的威能。

  赤蒙低聲大喝,全力硬撼。

  最終,他雖擋住這一擊,身影卻被震得倒退一步,腳下虛空都隨之轟然崩裂塌陷。

  那可怕的毀滅力量席卷擴散,讓不知多少人驚駭。

  “他他……撼動了仙王!?”

  “這怎可能?”

  “他究竟是如何辦到的?”

  ……場中驚呼聲四起,人們皆難以置信,被這一幕驚到了。

  就連那些仙王也無法淡定。

  他們看得最清楚,這樣的硬碰硬廝殺,根本毫無花哨可言,拼的就是各自實力究竟有多強。

  可結果則令人心顫。

  一個絕世仙君,卻在正面交鋒中,撼動了一位仙王!!

  這簡直石破天驚!

  赤蒙內心也掀起驚濤駭浪。

  這是一個絕世仙君能夠擁有的力量?

  可他卻又無比確信,對方的道行絕對沒有到達仙王層次!

  這顯得無比反常,可還不等赤蒙想明白,蘇奕早已趁勢殺來。

  就見他衣袍鼓蕩,大袖翩翩,揮拳殺伐,拳勢古拙質樸,不帶一絲煙火氣息。

  可那等力量,卻驚天動地!

  在這等攻殺之下,赤蒙仙王不斷被撼動,一連退出數十丈之地,那一張老臉都憋得漲紅,須發怒張。

  并非他示弱,也并非他沒有全力出擊。

  而是任憑他動用何等神通秘術,竟盡數被對方一個絕世仙君輕松化解,非但難以扳回頹勢,反倒讓他自身陷入一種步步挨打的處境中!

  這讓赤蒙驚怒,目眥欲裂,顏面都掛不住。

  眾目睽睽之下,他一個仙王卻被一個仙君狂揍,誰能受得了?

  同一時間,蘇奕卻感覺酣暢淋漓,感受到久違的戰意,一身氣機轟鳴,熱血激昂!

  “前世的我在虛境時,可都無法如我這般,將一位仙王壓制住!”

  蘇奕油然感慨。

  和宇境仙人、虛境真仙、圣境仙君不同,踏足妙境的仙王一個比一個可怕。

  在宇境橫跨境界擊殺虛境真仙者,古來至今大有人在。

  同樣,從虛境橫跨境界滅殺圣境仙君者雖然罕見,可同樣也能找出一小撮人來。

  可從圣境橫跨境界擊殺仙王者,卻幾乎從不曾出現過!

  連那些古老的典籍中都不曾記載!

  原因就是,仙王這等級別的角色,一如君王,有橫壓仙道前三大境界的蓋世之力。

  以至于在古來至今的仙界中,一直有一個說法:

  王不可辱,辱之必死!

  這句話針對的,便是前三大境界的仙道人物。

  可現在……

  這個古今天下公認的鐵律,已被蘇奕親破!

  并且,還是以虛境初期的真仙修為打破!

  這讓蘇奕如何不感慨?

  他不清楚,仙界那遙遠的太荒時期中,是否有人能辦到這一步。

  可他敢確信,在太荒時期之后,直至如今的近百萬年歲月中,還不曾有誰能像自己這般,僅憑自身修為,不借助任何寶物的情況下,力壓一位仙王!

  蘇奕出手愈發凌厲,揮拳之間,道音轟震,隱然有神勇蓋世,舍我其誰的架勢。

  很快,赤蒙負傷,衣袂被震碎一塊,肩部被凌厲的拳風擦中,削掉一塊皮肉,鮮血迸濺。

  饒是他有一身仙王力量護體,都負傷了!!

  那一幕,讓場中徹底轟動,無不震撼得瞠目結舌。

  “殺!”

  猛地,赤蒙一聲大喝,一身氣息驟然暴漲一大截。

  他眼眸發紅,周身掀起狂暴的金色仙王法則,通天徹地,而在他身后映現出一頭似虎非虎,似豹非豹的兇獸虛影。

  那兇獸虛影足有千丈大小,四蹄如石柱,直似活過來般,兇威滔天!

  而隨著赤蒙出手,那兇獸虛影仰天大吼,揮動一只利爪,裹挾著滔天的仙王法則,朝蘇奕狠狠拍來。

  砰!!

  蘇奕揮拳與之硬撼,卻被震得身影一陣搖晃。

  趁此機會,赤蒙一舉搶到一線先機,接連出手。

  就見天地間,他身影橫移,那恐怖的兇獸虛影不斷出手,每一擊的力量,都將虛空拍爛,震得山河搖晃。

  那等威勢,是在太過強盛。

  “真犼一脈的天賦神通,果然可怕!配合赤蒙的仙王之力,讓其實力儼然變得和剛才不一樣了!”

  有仙王輕語。

  “對付一個仙君小輩,都逼得赤蒙不得不動用這等天賦神通,這可沒什么值得高興的。”

  有仙王臉色陰沉。

  蘇奕顯露出的實力太過恐怖,讓他們這些仙王都震顫,感到匪夷所思,都不敢想象,這樣一個仙君若證道為王,又該擁有何等恐怖的戰力。

  “這一次,有我們這些人在,他哪還有活命的可能?”

  太一教李悲闋語氣淡漠道。

  這番話,讓不少仙王目光閃爍。

  不是他們心胸狹窄,而是很清楚,既然早已和蘇奕結仇,那么他們唯一要做的,就是保證不讓蘇奕活著離開!

  “真犼吞天術雖強,可也并非無法破之。”

  驀地,戰場中響起蘇奕那淡然的聲音。

  而后,一縷激昂清越的劍吟,驟然響徹天地間。

  直似平地起驚雷!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