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六百九十四章 獨面群王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隨著蘇奕的身影出現,場中原本劍拔弩張的氣氛,悄然一寂。

  旋即,所有人的目光齊刷刷都望向了蘇奕一個人身上。

  這家伙,終于出現了!

  那些曾慘敗在蘇奕手底下的仙君人物,皆神色古怪。

  或幸災樂禍。

  或同情憐憫。

  似弓南風、翁長寧這些絕世仙君,都在冷眼旁觀。

  而在場一些仙王,則都毫不掩飾自己的敵意和殺機!

  “蘇道友,接下來無論發生什么,還請務必隱忍。”

  湯靈啟飛快傳音,憂心忡忡,把他們湯家的態度告訴蘇奕。

  最后,他堅定道:“只需道友配合一二,我湯家必會窮盡一切手段,讓道友從今日這一場殺劫中安然脫身!”

  蘇奕聽罷,卻一聲哂笑,傳音道:“些許仙王罷了,還不夠資格讓我隱忍!”

  湯靈啟一呆。

  他雖早料到以蘇奕那孤傲的性情,很難會接受這種“退讓”的安排,可當被蘇奕不假思索拒絕后,還是感到一陣無奈,以及……深深的擔憂!

  這里可不是第七天關,無法通過御天道碑借用仙界的周天規則力量。

  這等情況下,蘇奕拿什么去和那些仙王抗衡?

  “你們湯家的態度,我已清楚,但避免讓你們湯家遭受牽累,接下來,你們只需作壁上觀便可。”

  蘇奕傳音道。

  湯靈啟一陣苦笑,還要再勸,場中已響起一道沉渾威嚴的大喝聲:

  “沈牧,你可知罪!”

  字字如雷霆,響徹乾坤。

  所有人渾身一哆嗦。

  就見道場遠處的坐席上,太清教仙王謝魁元起身,神色淡漠,冷冷盯著蘇奕。

  那言辭間,一如在審判罪人!

  其他仙王也殺氣騰騰地將目光看過去。

  群王發怒,劍指蘇奕一人!

  那恐怖的威勢,換做其他仙君,怕早承受不住。

  可蘇奕卻似渾然不覺,拎出一壺酒,輕抿了一口,語氣隨意道:“你且說說,我沈某人何罪之有?”

  他這等渾不在意的姿態,讓謝魁元、李悲闋等仙王都不禁皺眉。

  “我們懷疑,你的身份有問題、修為有問題,來歷也有問題,已嚴重破壞天狩大會的規矩!”

  謝魁元聲如雷霆,響徹場中,“除此,我們還懷疑,碧霄仙宮傳人褚霸天的離奇失蹤,也和你有關!”

  言辭犀利,咄咄逼人。

  還不等蘇奕說什么,太一教仙王李悲闋已面無表情道:“當然,念在湯金虹道兄的面子上,我們可以給你一個自證清白的機會,現在,就看你自己的表現了!”

  場中氣氛沉悶壓抑。

  這樣的局勢,讓那些仙君都看得心驚肉跳。

  可出乎人們意料,蘇奕卻依舊一副閑散的儀態,神色淡然如舊,渾沒有一絲畏懼和憤怒的情緒。

  “自證清白?”

  蘇奕輕語,眼神中浮現一抹嘲弄,“無憑無據,僅僅懷疑罷了,就不惜豁出老臉,聯手來欺壓我一人,你們這些仙王……可越來越沒出息了。”

  說著,他搖了搖頭,似很失望。

  全場愕然。

  所有人都有種感覺,這家伙莫不是瘋了?

  謝魁元、李悲闋等人的臉色都陰沉下來,誰能想象,這等局勢下,沈牧這樣一個小輩,竟敢挖苦他們這些仙王?

  “湯兄,不管你們湯家什么態度,今天我等定要徹底查清楚此子的底細!”

  謝魁元沉聲道,“你們湯家若堅持庇護他,可別怪我等不顧念湯家的情面!”

  湯金虹神色一陣明滅不定。

  他目光看向蘇奕,道:“沈牧,我湯金虹話撂在這,身正不怕影子斜,只要你足以證明自己沒問題,我湯家必為你撐腰,不讓你被人欺辱!”

  聲音鏗鏘,不容置疑。

  可誰都看出,湯金虹妥協了,同意了那些仙王無理的要求,要讓沈牧自證清白!

  “老祖他怎能這樣!!難道他不知道,這等局勢下,蘇道友的身份會暴露?”

  湯雨煙的心都揪住,臉色蒼白,“難道說,老祖也扛不住那些仙王的壓力,不得不……妥協?”

  而謝魁元、李悲闋等人的神色緩和不少,他們當然看出,湯金虹態度動搖了!

  卻見蘇奕笑了笑,道:“身正不怕影子斜?我說那些仙王一個個包藏禍心,是異域魔族的奸細,你們如何看?”

  此話一出,全場嘩然,頓時遭到無數的駁斥和反擊聲。

  開什么玩笑。

  那些仙王怎可能是異域魔族的奸細?

  蘇奕渾不理會這些駁斥,自顧自道:“想知道他們是不是奸細?可以,讓他們自證清明如何?”

  眾人這才明白,這沈牧是在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一時間,許多人神色復雜。

  在場那么多人,誰還不能不清楚,那些仙王針對蘇奕的理由和舉動,極為荒誕和過分?

  可卻無人敢說什么。

  畢竟,那些是仙王!

  代表著一個又一個龐大的修行勢力!

  哪怕他們再過分,擱在仙界,誰敢說什么?

  這就是現實的殘酷!

  “沈牧!都什么時候了,為何就不能退讓一步?”

  湯金虹臉色陰沉,“若你再這般,我湯家可再無法給予你庇護!”

  蘇奕淡淡道:“你想多了,我從來不曾想過,要借你們湯家的力量來化解麻煩。”

  眾人:“???”

  全都驚呆了!

  “蘇道友他……”

  湯雨煙嬌軀一顫,心中隱隱作痛。

  湯金虹氣得胸腔一陣起伏,憤然道:“也罷,從此刻起,我湯氏再不會摻合此事!”

  謝魁元、李悲闋等人則不禁露出喜色。

  之前,他們最顧忌的便是古族湯氏的態度,故而哪怕被蘇奕當面挖苦,也一直隱忍不發。

  而現在,隨著湯金虹明確表態,不再庇護蘇奕,他們心中那些顧慮頓時消散。

  “哈哈哈,沈牧,你這是真打算破罐子破摔了嗎?”

  翁長鋒忍不住笑起來。

  他著實沒想到,這沈牧竟狂妄到拒絕湯家的庇護,這簡直和自尋死路都沒區別!

  在場那些仙君都不禁暗嘆,沒了古族湯氏庇護,這沈牧拿什么去翻身?

  “我怎么感覺,這家伙另有圖謀呢?”

  拙云和尚眼皮跳動,感覺事情絕非這般簡單,以沈牧的智慧,也斷干不出這種自尋死路的事情。

  “難道說,他自有辦法化解眼前困局?”

  拙云心生狐疑。

  “好!湯兄既然已經表態,便無須再廢話!”

  碧霄仙宮那邊,赤蒙長身而起,眸中殺機洶涌,遙遙盯著蘇奕,“現在,本座最后給你一個機會,要么自證清白,要么……本座親自出手,對你搜身,自己選一個吧!”

  聲傳全場。

  全場死寂,讓人壓抑得快要窒息。

  蘇奕舉起酒壺仰頭暢飲了一番,收起酒壺,而后邁步虛空,飄然來到天穹之下。

  他朝赤蒙招了招手,輕飄飄說道:“過來,領死。”

  全場轟動,嘩然四起。

  誰也沒想到,一個絕世仙君,竟敢用如此強勢的姿態,去向一位仙王宣戰!

  這簡直喪心病狂!

  何止是那些仙君,就連在場那些仙王,都不禁驚愕。

  一時間,全場目光,都不禁聚焦在蘇奕身上,哪怕再仇視和敵對蘇奕的那些仙君人物,都不得不承認,論及氣魄和膽識,他們都要遜色太多!

  赤蒙都不禁怔了怔。

  自從他在八千年前證道妙境,成為仙王以來,還從不曾被一個仙君如此挑釁過!

  “就憑你這句話,哪怕我派褚霸天下落不明的事情和你無關,今日,本座也必摘你首級,以儆效尤!”

  聲音還在回蕩,赤蒙身影騰空而起。

  他身影高瘦,頭發灰白,眼眸呈灰綠色,一些金袍在風中獵獵作響。

  隨著他來到天穹下,那一身的仙王威壓頓時如山崩海嘯般,猛地席卷長空。

  云層崩碎,十方山河搖晃。

  天地為之色變!

  仙王一怒,豈是尋常?

  那等恐怖的威勢,僅僅遠遠望著,讓在場那些絕世仙君都有如芒在背,毛骨悚然的驚悸之感。

  “那沈牧完了!”

  “去和仙王叫板,和找死有什么區別?”

  “或許,他是掌握有底牌?”

  ……人們心思各異。

  “蘇道友能夠輕松鎮殺絕世仙君,且身懷諸般不可思議的手段,既然敢宣戰,必是有所依仗!”

  拙云心中暗道。

  同一時間,在場那些仙王,也都將目光齊齊看向天穹下。

  在他們之中,赤蒙仙王算得上一位年輕的仙王,八千年前才證道為王,擁有妙境初期修為。

  不過,哪怕如此,收拾那些絕世仙君也不費吹灰之力!

  因為仙王,乃是仙道路上的王者,看似和仙君只差一個境界,實則是天壤之別!

  不過,在場那些仙王同樣清楚,既然沈牧敢這般叫囂挑釁,只怕是另有底牌。

  而這一戰只要上演,他們就足以借赤蒙之手,徹底看清楚,這渾身盡是疑點的沈牧,究竟有多大能耐。

  在他身上,又藏著怎樣不為人知的秘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