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六百八十五章 我來掀桌子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那座石柱擎天二立,布滿歲月斑駁的痕跡。

  石柱前方,是一座破舊坍圮的道壇。

  這座道壇形似蓮花之狀,塌陷了一半,通體如墨般漆黑,還染著一塊塊干涸的血漬。

  此時,在這座道壇遠處,立著數十道身影。

  這些身影分成了不同的陣營。

  而為首之人,皆是此次天狩大會上最受矚目的絕世仙君人物。

  有太清教的弓南風、岑白鯉。

  太一教的翁長鋒、費貞。

  蓮華寺的拙云。

  他們立在不同的區域,彼此遙遙對峙,氣氛劍拔弩張。

  “諸位,這么干耗下去也不是辦法,為何大家不能先合作,一起去參悟那座道壇的秘密,待打開那一道通往太荒秘境的入口,再一起聯手進入其中探尋機緣,豈不美哉?”

  拙云寶相莊嚴,眉目間盡是溫和之色。

  “合作?呵,異想天開。”

  翁長鋒冷笑,“現在合作,等進入那座秘境之后,同樣要分出勝負,既如此,現在就一決勝負最好!”

  他身影健碩,一襲蟒袍,面容冷峻,手握一桿銀燦燦的戰戈,渾身氣息通天徹地。

  在太一教,翁長鋒無疑是最耀眼的絕世仙君,沒有之一!

  “連那座太荒秘境中究竟藏著什么都不清楚,就要打打殺殺,是不是太魯莽了?”

  弓南風淡淡開口。

  他一襲道袍,面如冠玉,背負一口劍匣,風采卓絕。

  早在天狩大會開始之前,他就被許多仙王看好,一致認為他最有希望成為此次天狩大會的魁首!

  “你弓南風若是怕了,可以現在就走。”

  翁長鋒冷冷道。

  “怕?”

  弓南風眸光湛然,渾身隱然有沛然的凌厲氣息涌動,“若真發生混戰,我敢保證,你翁長鋒必會被淘汰出局!”

  氣氛愈發壓抑,空氣都似乎要凍結。

  這些絕世仙君,一個比一個睥睨自負,皆是當世最頂尖的翹楚,又怎會不清楚,若此時發生混戰,注定對誰都不利?

  可誰也不打算退讓。

  誰都想第一個進入那太荒秘境。

  可誰都清楚,無論誰第一個去參悟那座道壇的奧秘,必會遭受到其他人圍攻!

  之前,弓南風就曾遭受到圍攻。

  他是第一批抵達的強者,正在參悟那座道壇的奧秘,并且已有所收獲,快要將其中的奧秘全部破解。

  可誰曾想,隨著其他絕世仙君抵達,毫不猶豫對他大打出手,以至于不得不放棄,抽身而退。

  有了弓南風的例子,誰還敢冒然去嘗試?

  以至于,局勢就這般僵持下來。

  “難道你們要這般一直對峙下去?”

  拙云很無奈。

  翁長鋒道:“我說了,先定個規矩,分出勝負,如此一來,就能避免許多不必要的流血沖突,事情自然可以迎刃而解。”

  說著,他一聲冷笑,不屑道:“可很顯然,你們之中,不少人抱著渾水摸魚的心思,不敢進行這樣的對決!”

  一些絕世仙君的神色有些不自在。

  的確如翁長鋒所言,這些絕世仙君自忖一對一對決,斷不是翁長鋒的對手,怎可能會答應?

  別說其他人,拙云和尚就態度堅決地反對。

  他來自蓮華寺,可卻僅僅只一人,不像其他絕世仙君,身邊起碼還有一些幫手。

  對拙云而言,大家能拋開成見,一起合作無疑是最好的。

  可惜,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計較,也已注定這樣的僵持局面很難發生扭轉。

  “這時候若來個掀桌子的人就好了。”

  拙云一聲喟嘆。

  局勢為何會僵持?

  歸根到底,是在場眾人彼此之間的實力差距并不大,誰也不敢貿然打破這種局面。

  否則,一旦強出頭,必會被其他人圍攻。

  聽到拙云的話,眾人都直接忽略了。

  而想要掀桌子,起碼也得擁有掀桌子的底氣和能耐才行!

  在這等局勢下,弓南風這等絕世仙君都遭受過圍攻,不得不退讓,更何況是其他人?

  就在此時,一道淡然的聲音響起:

  “既然爾等僵持不下,那就由我來掀桌子吧。”

  聲傳天地。

  在一眾驚愕目光注視下,就見遠處天地間,掠來兩道身影。

  一男一女。

  正是蘇奕和湯雨煙。

  “沈牧!那家伙果然來了。”

  有人吃驚出聲。

  “師兄,就是那沈牧在裂空山附近,力壓六位絕世仙君,搶走了一塊疑似太境仙寶的金色獸皮!”

  翁長鋒身旁,費貞飛快開口。

  場中騷動,人們的神色悄然發生變化。

  兩天前,沈牧在裂空山力壓六位絕世仙君的事跡早已傳到他們耳中。

  到現在,他們誰還能不知道,此次天狩大會上出了沈牧這樣一個絕世狠人?

  “阿彌陀佛,原來是沈道友。”

  拙云頓時露出欣喜的笑意,稽首合十,主動見禮,“今日之局勢,若能由道友一破,必成世間一樁佳話!”

  “是嗎。”

  翁長鋒眸光冷冽,“我可不相信,他一個人,能經受在場所有人的圍攻!”

  這番話,說的很保守,儼然是想把在場所有人拉到同一陣營,去威脅蘇奕。

  不過,許多人也早有此意,紛紛附和出聲:

  “不錯,無論是誰想第一個進入那座太荒秘境,都得先問問我們答不答應!”

  “力壓六位絕世仙君,的確很厲害,但若說能在今日的局勢中掀桌子,明顯是癡心妄想!”

  ……無疑,那些絕世仙君對蘇奕都很忌憚。

  可忌憚歸忌憚,他們斷不可能因此讓步,而是選擇了聯合,將矛頭指向蘇奕一人。

  對此,蘇奕只笑了笑,懶得辯駁。

  他邁步來到場間,吩咐湯雨煙在一側等候。

  而他則目光一掃四周眾人,道:“無須廢話,誰不服,盡可以動手。”

  話語隨意,卻霸氣十足。

  一些絕世仙君都直皺眉頭,這沈牧……究竟哪里來的底氣,竟敢一人向他們所有人宣戰?

  弓南風則忽地問道:“閣下莫非真的搶到了一件太境仙寶?”

  這句話,頓時轉移眾人注意力,勾起了他們的好奇。

  蘇奕瞥了弓南風一眼,道:“打敗我,我就告訴你。”

  弓南風眉頭微皺,這才深刻意識到,這沈牧遠比他想象中更強勢!

  而蘇奕越是如此強勢,反倒越是讓在場那些絕世仙君忌憚。

  畢竟,這是一個能力壓六位絕世仙君聯手的存在,任誰敢小覷?

  將這一切盡收眼底,湯雨煙都不禁為蘇奕的氣魄和風采心折,嘆為觀止。

  在場之輩,哪個不是被外界那些仙王看好的耀眼人物?

  像弓南風、翁長鋒等人,更是被視作有希望成為此次天狩大會魁首的角色。

  可在此刻,他們的風頭,完全被蘇奕一人所壓蓋!

  “在座之輩,竟無一人敢應戰嗎?”

  蘇奕問道。

  聲音中,帶著一絲若有若無的失望。

  這番話,讓許多人心中不舒服。

  當即就有一位絕世仙君呵斥道:“沈牧,你休要目中無人,真當我等是擺設了?”

  于林風。

  黃庭魔山絕世仙君,雖然身份稍遜在場那些巨頭勢力的絕世仙君,可實力卻異常強大。

  否則,也無法和在場其他絕世仙君對峙。

  蘇奕身影憑空消失原地。

  下一刻,他人已殺到于林風近前,揮掌拍出。

  輕描淡寫。

  于林風并未驚慌,他在說話時,就早有準備,眼見蘇奕殺來,第一時間全力出手。

  一重重璀璨耀眼的血色神環在他身上涌現,足有九重,仿似九重血色域界,彼此疊加,橫擋身前。

  九域法界!

  于林風壓箱底的至強防御秘術,一經施展,足可抗住當世任何仙君人物的全力攻伐,堅不可摧。

  同一時間,他屈肘揮拳,一身氣機轟鳴,狠狠砸出。

  一守一攻,攻守兼備。

  難得的是,于林風反應神速,出手老辣,讓許多人都不禁刮目相看,為之動容。

  可下一刻,所有人的神色凝固。

  就見在蘇奕那輕描淡寫的一掌之下,轟!一道宛如血色域界般的神環頓時像紙糊般崩碎。

  而隨著蘇奕這一掌拍落,一重重血色神環炸開,產生密集如鼓點般的爆鳴,血光飛濺。

  到最后,于林風那一拳才堪堪打出,他身上施展出的至強防御秘法“九域法界”就被拍得稀巴爛。

  整個人都被這一掌拍飛出去。

  砰!!

  他胸膛覆蓋的防御法器都崩碎,凹陷下去一大塊,口鼻噴血,整個人跌落在數十丈外,摔得灰頭土臉,狼狽不堪。

  一掌,重挫絕世仙君于林風!!

  那輕松的姿態,直似抬手拍飛一只蒼蠅般。

  這一幕,當即震撼全場。

  眾人無不吃驚,臉色頓變。

  好強!!

  一言不發,直接出手,剎那間而已,就破掉于林風的至強防御之術,將其挫敗!

  這簡直太可怕!

  之前,人們對蘇奕力壓六位絕世仙君的戰績,還心存一絲狐疑,可現在,這一絲狐疑也蕩然無存。

  再看向蘇奕時,所有人的神色都已泛起一抹凝重。

  便是弓南風、翁長鋒這些最受矚目的絕世仙君,也都心中震動,凜然不已!

  蘇奕拍了拍手,道:“還有誰不服,盡可以站出來。”

  頓了頓,他目光掃視在場眾人,“當然,我建議你們最好一起上,以免浪費時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