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 驅逐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眼見湯寒鋒低頭道歉,其他仙君也誠惶誠恐道歉,根本不敢遲疑。

  見此,湯雨煙內心莫名地感到很爽。

  這一路上,這些家伙唧唧歪歪,多次出言慫恿,要她丟下沈牧不管,也讓她內心很是郁悶,一直忍在心中,沒有發作。

  現在,見他們全都低頭,唯恐被蘇奕清算,湯雨煙都不禁想說一聲,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蘇奕掃了湯寒鋒等人一眼,道:“道歉就不必了,些許小事而已,我從不曾放在心上。”

  湯寒鋒等人頓時松口氣。

  可下一刻,就見蘇奕說道:“不過,你們還是盡早離開天狩魔山為好。”

  眾人:“???”

  湯寒鋒驚愕道:“沈牧,你……這是何意?”

  蘇奕淡淡道:“從進入天狩魔山到現在,已過去二十余天,你們這一路上跟在湯雨煙身邊,可沒出過多少力。”

  “可你們分到的戰利品,可一次都少過。”

  一番話,讓湯寒鋒等人臉色都變了。

  這沈牧,竟敢指責他們是混吃混喝的累贅?

  湯雨煙都不禁一怔。

  蘇奕繼續道:“湯雨煙已對你們仁至義盡,若你們還算有些良心,就趕快離開吧,你們比誰都清楚,沒有湯雨煙,就憑你們的實力,早就被淘汰出局了。”

  湯寒鋒忍不住道:“沈牧,我們承認你身份尊貴,實力強大,可在之前的路上,你何曾出過力?你說我們是累贅,你之前的表現,可比我們更不堪!”

  其他人也紛紛附和。

  蘇奕笑起來,道:“我本不欲計較什么,無非是想讓你們盡早離開而已,可你們卻非要計較,也罷,我就讓你們徹底死心。”

  湯寒鋒渾身一僵,顫聲道:“你難道還想對我們動手?這和過河拆橋有何區別?”

  其他人也色變。

  以蘇奕的實力,若要對付他們,簡直不要太容易。

  一直沉默的湯雨煙也忍不住要開口,可旋即,她就愣住。

  就見蘇奕掌心一翻,浮現出十多種各式各樣的寶物,有染血的翎羽、巨大的利爪、血淋淋的妖獸首級等等。

  “你們可還認得這些寶物的來歷?”

  蘇奕淡淡問道。

  看到這些寶物,湯雨煙猛地想起許多事情。

  這一路上,他們歷經多次近乎致命的兇險殺劫,可每一次都有驚無險般闖了過去。

  像在魔血大湖,蟄伏著一頭恐怖無邊的血色兇禽,掌控空間法則,在挪移虛空時,足可輕易瞬殺仙君人物。

  當時,湯雨煙都感到無比棘手,認為必將付出慘重代價。

  可誰曾想,那血色兇禽卻像受到莫大驚嚇般,忽地逃走了,完全出乎湯雨煙他們的意料。

  可當看到蘇奕拿出的那一截染血的翎羽,湯雨煙明白了,當時嚇退那血色兇禽的,必是蘇奕!

  同樣,湯雨煙也認出,那巨大的獸爪,來自黑煙狼林深處的那一頭形似巨猿的妖魔。

  那血淋淋的妖獸首級,來自白骨荒漠的一頭黃金蝎獸。

  ……隨著認出那十多種寶物,湯雨煙都不禁怔住,心潮起伏,這才意識到,這一路的行動中,他們所遭遇到的那些可怕殺劫,原來都是蘇奕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一一化解!

  而他們直至剛才,還都全蒙在鼓里!

  湯寒鋒等人也傻眼了,他們哪會認不出那些寶物的來歷?

  自然地,他們也終于明白,這一路上被他們視作坐享其成的蘇奕,實則一直在幫他們排憂解難!

  這哪里是累贅,分明就是深藏功與名!

  一時間,湯寒鋒他們都不禁羞愧,無地自容。

  蘇奕收起那十多件寶物,道:“你們可以走了。”

  這一下,再無人敢反駁,一個個垂頭喪氣,捏碎手中信符,灰溜溜地離開了。

  湯雨煙沒有阻止。

  她何嘗不清楚,在接下來的行動中,若再帶著那些仙君,勢必會成為最大的累贅?

  更別說,這一路上,她做事公平,讓那些仙君分到了許許多多的戰利品,遠比其他參與天狩大會的強者更幸運。

  殘酷點說,以他們的實力,早在進入天狩魔山深處時,就注定將被淘汰出局!

  “走吧,先離開此地。”

  蘇奕轉身朝前方行去。

  換做以前,湯雨煙必會心生抵觸,畢竟之前的行動中,她一直是眾人的主心骨,一切事宜都由她來決定。

  可現在……

  湯雨煙下意識就跟了上去。

  很快,兩人的身影漸漸消失在這片天地。

  “沒想到,此次天狩大會上,竟出了沈牧這樣一號深藏不露的絕世狠人!”

  暗中,忽地走出一群身影。

  為首的,是一個身著赤色長袍的男子,兩鬢斑白,眼眸銳利如鷹隼。

  費貞!

  太一教絕世仙君。

  “一個人,力壓六位絕世仙君,這沈牧的實力的確太可怕了!”

  “以前的時候,可從不曾聽說仙界有這樣一號人物。”

  ……人們議論,驚疑不定。

  “走,立刻去和翁長鋒師兄匯合,不出意外,這沈牧和湯雨煙也必然是沖著那一座太荒秘境而去!”

  費貞做出決斷,“而我們,必須把今天發生在‘裂空山’的這一場大戰的消息告之翁長鋒師兄!”

  眾人心中凜然,皆答應下來。

  沈牧,一個聲名不顯,深藏不露的絕世狠人,今天不止力壓六位絕世仙君,還獲得了一件疑似太境仙寶的造化。

  這等大事,的確必須盡快讓翁長鋒師兄知曉!

  同一時間,在“裂空山”附近其他區域中,陸續有潛藏在暗中的身影出現,而后朝遠處挪移而去。

  無疑,那些身影都目睹了剛才那一場大戰,再不敢在這片區域中逗留。

  天狩魔山外。

  天狩大會拉開帷幕至今,已過去二十二天。

  那巨大的道場上,早已匯聚著許許多多被淘汰出局的仙君人物。

  “上千位仙君,已出局整整八百三十人,殞命十五人,這次的競爭可遠比以往殘酷許多。”

  一位仙王輕語,“不出意外,那些仙君中的絕世人物,應當都已殺進天狩魔山深處。”

  “接下來的競爭,才最激烈和殘酷,不過,眼下還無法判斷出,誰能在最后博得此次天狩大會的第一名。”

  “依我看,第一名必然是弓南風,早在五天前,他已殺進‘神孽古地’,那可是天狩魔山深處最兇險的禁地之一。”

  一位仙王言之鑿鑿。

  “呵,不到最后一天,可莫要妄下定論。”

  “不錯,像翁長鋒、費貞、褚霸天等堪稱絕世的仙君,在此次天狩大會上,也都顯露出足以驚世駭俗的風采,這場中大半的仙君人物,都是在搶奪機緣中,敗在他們手底下。”

  聽到這樣的議論聲,場中那些被淘汰出局的仙君,皆神色黯然,心中很不是滋味。

  可他們不得不承認,和那些絕世仙君相比,他們的確差了一大截。

  “可有那個沈牧的消息?”

  忽地,一位仙王問道。

  天狩大會剛開始的時候,沈牧一舉淘汰了不少厲害的仙君,給在場許多大人物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沈牧也被視為一匹橫空殺出的黑馬!

  另一位仙王神色古怪,道:“最近一段時間,這沈牧一直跟在湯雨煙身邊行動,被他淘汰的對手……為零。”

  此話一出,許多大人物不禁錯愕。

  “最初時,沈牧不是很厲害嗎,一舉淘汰了多個對手,怎么最近一段時間,表現竟這般平庸?”

  “我還當他是一匹黑馬,沒想到啊,終究還是泯然眾人矣。”

  “加入湯雨煙的陣營行動,必然是被湯雨煙的鋒芒掩蓋住了,如此對比,這沈牧……還是遜色了絕世仙君一籌。”

  ……人們議論片刻,就不再關注。

  這半個月里,在天狩大會上大放異彩的絕世仙君實在太多。

  相比起來,在那些大人物眼中,沈牧已完全黯然失色,不值得再留心關注。

  唯有湯靈啟神色古怪,湯雨煙的鋒芒,焉可能掩蓋住蘇奕?

  就在此時一陣劇烈的空間漣漪泛起。

  一群仙君身影跌落在道場中,要么軀體崩碎,只剩下神魂,要么軀體殘破染血,遭受重創。

  模樣都很凄慘。

  場中頓時轟動,嘩然四起。

  這是什么情況?

  難道這些仙君在同一時間遭遇了可怕的殺劫?

  還不等人們反應,接下來的時間中,劇烈的空間波動不斷涌現,一個又一個仙君的身影挪移出來。

  全都遭受重創,渾身淌血。

  這些被淘汰的仙君在返回后,都嘶聲痛叫起來,神色或悲憤,或驚恐,或不甘……

  那一幕幕,讓在場那些仙王都無法淡定。

  該是遭遇了何等可怕的殺劫,才會讓如此多仙君差點一命嗚呼,不得不借保命信符逃命?

  很快,絕世仙君花鳴吾出現了,軀體差點裂開,披頭散發。

  一下子,全場震動。

  一位絕世仙君,都差點被殺!?

而這并不算完,緊跟在花鳴吾之后,李梟、浮云子、顧東流  浮云子、李梟、顧東流三位絕世仙君,陸續出現在這巨大的道場中。

  模樣一個比一個凄慘和狼狽,身上的傷勢也一個比一個慘重。

  當看到這一幕,連在場那些仙王都被驚到,難以置信。

  這究竟是遭遇了何等恐怖的殺劫,才在如此短時間內,讓那些絕世仙君都差點身隕道消!?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