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 橫壓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沈牧那家伙竟如此厲害?”

  湯寒鋒驚愕,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這一路上,他們早已把蘇奕當做一個實力不堪,膽怯畏戰的紈绔看待,心中頗多鄙夷。

  誰也沒想到,當蘇奕真正出手,實力會如此恐怖!

  那些仙君也都瞪大眼睛。

  一擊鎮殺七位仙君,那等輕描淡寫的姿態,讓他們都懷疑,這究竟是否是他們所認識的那個沈牧。

  最受震撼的,莫過于湯雨煙。

  因為只有她清楚,那沈牧僅僅只有宇境修為!

  宇境,一擊力壓七位仙君!

  這讓湯雨煙都有些懵。

  這世上,竟還有如此逆天之人!?

  還不等他們回過神,遠處天地間,大戰早已爆發。

  而蘇奕,也沒有再客氣。

  他身影一展,袖袍鼓蕩,邁步長空,揮掌拍出。

  轟隆!

  在他周身,有密匝匝的劍意迸發,刺破天穹,絕世犀利,襯得他一如劍中神尊,睥睨而傲岸。

  一掌之下,許多呼嘯而來的仙寶直接倒飛出去,發出震天般的哀鳴聲。

  而隨著那掌力擴散,當場再有三位仙君躲閃不及,像蒼蠅般被轟飛。

  砰!砰!砰!

  他們軀體都龜裂,血肉橫飛,一身的仙君法則都差點被震碎,唇中發出凄厲的慘叫。

  而后,伴隨著一陣空間波動,三人的身影消失在戰場。

  無疑,他們性命遭受威脅,不得不捏碎信符逃命。

  可也因此,被淘汰出局!

  “那家伙竟如此強大?”

  “他的實力,已堪比那些絕世仙君!”

  “大家小心!”

  戰場中,響起一陣嘈雜中透著驚怒的大叫。

  原本氣勢洶洶殺向蘇奕的各大陣營仙君人物,此刻都不禁凜然,警惕起來。

  連那些絕世仙君,都被驚到,無法想象,在湯雨煙的陣營中個,原來還藏有如此逆天的一個狠茬子。

  無怪乎之前在奪得機緣之后,沒有選擇逃走,不是狂妄,而是有恃無恐!

  “殺!”

  一個白發男子暴喝,率領一群仙君殺過去。

  李梟。

  白骨魔宗絕世仙君。

  修八絕天魔經,天賦異稟,圣境大圓滿修為,手持一柄雷電繚繞的蛇矛。

  隨著他出擊,附近虛空雷霆洶涌,血光迸發,神威驚世。

  而在他身邊,那些仙君配合默契,祭出各種寶物,從不同方向朝蘇奕鎮殺,配合李梟出擊。

  蘇奕眸中泛起一絲不屑,驀地縱身上前,身影如劍,暴殺過去。

  他振衣拂袖,指尖一劃,一片絢爛刺目的劍氣呼嘯而出,撕裂長空而去。

  頓時,那些仙寶皆被碾碎,如紙糊般炸開。

  隨著那堪稱無堅不摧般的劍氣肆虐擴散,李梟附近那些仙君頓時被橫掃一空。

  或被攔腰劈開。

  或被劍氣絞碎。

  或被擊穿胸膛。

  ……可怕的是,饒是那些仙君早有防備,可在這等霸道凌厲的劍氣轟殺之下,竟依然有人斃命,沒能捏碎爆鳴信符逃走!

  一切,都因為實力懸殊太大。

  蘇奕看似一人面對群敵,可施展出的劍氣,卻有絕對碾壓的之威!

  瞬間分生死!

  就是絕世仙君李梟,都被一片劍雨掃中,震得身影搖晃,渾身氣血翻騰。

  他臉色當即變了,這是哪里冒出來怪胎,竟擁有如此恐怖的劍道造詣?

  身負銀色甲胄的絕世仙君花鳴吾出手了,揮動血色長槍,破開長空,暴殺而至。

  那恐怖逆天的兇威,讓附近不少仙君都呼吸一窒。

  蘇奕屈指一彈。

  鐺!!

  花鳴吾手中的長槍劇顫,整個人被震得踉蹌倒退出數步,臉色也不由一變。

  而趁此機會,蘇奕勢若風卷殘云,如入無人之境,一路所過,劍氣捭闔激射,再有一群仙君被碾壓。

  鮮血飛灑。

  慘叫震天。

  雖然,這些仙君在第一時間就捏碎保命信符挪移逃走,可下場卻極其凄慘,軀體都被轟碎,神魂也遭受重創。

  根本不必懷疑,若非保命信符,他們早已被屠戮當場!

  這血淋淋的一幕幕,刺激得那各大陣營的仙君無不膽寒,一個個被驚到了。

  這沈牧究竟是誰?

  為何如此逆天?

  須知,他們各大陣營中都有絕世仙君坐鎮!

  可當真正去沖鋒陷陣,連那些絕世仙君也無力阻止這一切,被蘇奕連續淘汰多位仙君。

  到此時,開戰才僅僅須臾間而已,已有十九位仙君被淘汰出局。

  有三位仙君當場殞命!

  這樣的慘重損失,任誰能不驚,誰能不怒?

  一些仙君,更是被嚇得斗志動搖!

  “原來他一直不曾出手,不是實力不夠,而是一直藏而不露……”

  湯雨煙心中震顫,翻騰不休。

  到了此時,她哪會看不出,沈牧這個宇境仙人,實則擁有足可威脅到絕世仙君的實力?

  可笑的是,從初次見面開始,她就對蘇奕充滿歧視和偏見,不假辭色,哪怕被湯寶兒據理力爭,被七叔湯靈啟百般叮囑,也從不曾真正放在心上。

  更荒謬的是,從進入天狩魔山開始,他們一行人都視蘇奕為紈绔,雖身份特殊,卻膽怯畏戰,坐享其成。

  而現在,一想到這些經歷,湯雨煙都不禁有無地自容之感,又是慚愧又是窘迫。

  而湯寒鋒等仙君,都已徹底懵掉,一個個神色煞是精彩,就如同呆頭鵝似的,腦袋暈乎乎的。

  此次行動中,就屬他們對蘇奕的意見最大。

  可現在,他們只覺像被一記無形的巴掌狠狠抽在臉上,火辣辣的疼。

  總算體會到,有眼無珠的滋味。

  猛地,戰場中響起絕世仙君花鳴吾的大喝。

  “諸位,我等一起聯手,先擒下這家伙,如何?否則,今天這局勢,注定會被他各個擊破!”

  “好!”

  “自當如此。”

  頓時,白骨魔宗李梟、六丁仙山浮云子、紫氣劍宗黃悲葉、真武道門陶如雙、神火教顧東流等五位絕世仙君皆痛快答應下來。

  其他仙君見此,無不暗松一口氣,紛紛退避,進行觀戰,根本不敢再摻合進來。

  湯雨煙等人則猛地緊張起來。

  六位絕世仙君一起聯手,在這天狩大會上完全可以橫著走,無懼一切競爭對手!

  除此,絕世仙君之所以被稱作絕世,就在于每一個在圣境層次中,皆擁有逆天般的底蘊和戰力,足可橫壓當世同境之輩!

  而這種人物,往往掌握著至高的秘法、最頂級的秘寶。

  像弓南風、翁長鋒這些絕世仙君,甚至能跨境界去和妙境初期的仙王對抗!

  這就是絕世仙君的恐怖之處。

  而眼下,六位絕世仙君一起將矛頭指向蘇奕一人,湯雨煙都不禁空前緊張起來。

  沒有任何遲疑,花鳴吾等絕世仙君匯聚,各自祭出至強寶物,施展殺手锏,一起朝蘇奕沖殺過去。

  “這才總算有一點點意思。”

  蘇奕暗自感慨。

  橫壓全場,的確痛快,可終究缺少了一些酣暢淋漓的感覺。

  而現在,那六位絕世仙君的聯手,總算讓蘇奕提起一些斗志。

  “咄!”

  滿頭銀發的李梟催動雷霆蛇矛,暴殺而至。

  同一時間,其他絕世仙君的殺招也呼嘯而來,鋪天蓋地,那恐怖的威能,令天地為之動蕩,山河搖晃。

  蘇奕沒有退避,揮拳與之硬撼。

  他儀態閑散,如神人演武,一拳打出,天塌地陷,虛空爆碎,一舉將李梟刺來的雷霆蛇矛轟得差點脫手而飛。

  同一時間,蘇奕峻拔的身影如流光般閃爍,剎那間出手五次,或駢指為劍,怒斬而下,或捏指為印,橫空鎮壓,或散開五指,揮掌橫掃……

  每一擊打出,必擊潰一位絕世仙君的殺招,轟得那些絕世仙君身影搖晃,不得不退避。

  眨眼間而已,圍攻之勢就被蘇奕一力破開!

  這一刻的蘇奕,的確顯得太耀眼,赤手空拳,儼然如若無敵,縱橫捭闔,一舉將那六位絕世仙君的風采都壓下去!

  遠處觀戰者,無不為之震駭。

  六位絕世仙君一起聯手,都壓不住那沈牧的勢頭?

  而遭受這等挫折,那六位絕世仙君的神色皆變得凝重起來,一個個使出渾身解數。

  任誰都看出,他們已毫無保留,殺紅了眼睛!

  “鎮!”

  花鳴吾大吼,祭出一座白骨寶塔,橫空鎮壓而下。

  那白骨寶塔橫空,映現出無數奇異扭曲的符文,交織成一股恐怖的禁錮力量,鎮壓而下。

  附近天地,都似被徹底禁錮,陷入詭異的靜止中。

  “五行鎮虛塔!”

  湯雨煙俏臉頓變,認出那是一件大殺器,是花鳴吾壓箱底的底牌!

  在天狩魔山,受制于天地規則力量,超出仙君層次的力量一旦出現,必會遭受天譴。

  仙寶也不例外。

  這也是為何那些仙王無法進入天狩魔山的原因。

  同樣,此次參與天狩大會的仙君身上,也不曾攜帶一些超出自身修為的禁忌寶物。

  可饒是如此,花鳴吾那尊五行鎮虛塔也非同尋常,乃是一件神異莫測的古寶,曠世罕見的仙君級神兵!

  此刻,此寶被花鳴吾拼盡全力催動,釋放出的威能也超乎想象的恐怖!

  可這并不算完。

  在花鳴吾動用大殺器那一瞬,其他五位絕世仙君眸光發狠,同樣也施展殺手锏!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