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六百七十九章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既然明知道附近有人埋伏,為何還要現在去奪機緣?

  就不怕被人摘桃子?

  湯雨煙剛想去提醒,卻發現蘇奕早已沖向那座黑色大山,已來不及阻止。

  就見蘇奕身影悄然一變,化作無數道身影,分別從不同的方向,朝那座黑色大山上掠去。

  一下子,直似千軍萬馬一起發起沖鋒般,煞是壯觀。

  可令人驚駭的一幕發生了。

  蘇奕那無數的身影,才剛進入那片覆蓋在大山上下的黑色霧靄中,就有無數空間裂痕涌現,像無數張血盆大口般。

  砰砰砰!

  蘇奕那些身影如泡影般炸碎,化作煙雨消失。

  只有一小部分沖上了那座黑色大山,可沿途依舊遭受到那詭異空間裂痕的突襲,不斷有身影崩碎消散。

  那一幕,看得湯雨煙等人心驚肉跳,都不禁替蘇奕捏一把汗。

  也是此時,他們才深刻意識到,蘇奕之前所言不虛,那大山上下覆蓋的黑色霧靄,的確太過恐怖!

  可出乎人們意料,隨著蘇奕朝半山腰沖去,他幻化出的身影也越來越多,就如密集的光影般,哪怕被毀掉,很快就有新的身影涌現。

  “好神妙的身法秘術,和投石問路相似,利用那些分身,不斷沖鋒,從重重殺劫之中試探出一條生路出來!”

  湯雨煙驚詫。

  她倒沒想到,一個宇境仙人,竟掌握有如此玄妙的秘法,令她這等絕世仙君都大開眼界。

  “這小子……倒也不像我們想象中那般不堪。”

  一位仙君也動容。

  誰能看不出,蘇奕此刻顯露出的手段,非同尋常?

  很快,在一眾目光注視下,蘇奕的身影歷經重重阻截,抵達半山腰處。

  轟!!

  也就在他身影剛抵達,那座陳舊殘破的祭壇驟然轟鳴,緊跟著那座黑色大山隨之劇烈搖晃起來。

  有無數詭異可怕的空間規則從那座祭壇上迸發而出,直似遮天蔽日般,朝蘇奕轟去。

  湯雨煙他們都不禁呼吸一窒,齊齊變色。

  這一擊,讓他們遠遠望著,都感到膽寒和絕望!

  可就在這一瞬,一道蒼茫古老的劍吟驟然響徹。

  也不見蘇奕動作,轟隆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那座祭壇四分五裂。

  而趁此機會,蘇奕一把抓住那張金色獸皮。

  金色獸皮爆綻滔天的規則波動,大道光雨迸發,那是屬于太境寶物自身的威能,強大無邊。

  動輒能威脅到仙王的性命!

  可隨著蘇奕掌指收攏,以九獄劍之力進行鎮壓,那張金色獸皮頓時劇烈震顫,光雨崩散,規則瓦解。

  而后被蘇奕一把收進了袖子里。

  成功了!

  前后不過眨眼功夫,蘇奕破祭壇,降至寶!

  那驚險無比的一幕,讓湯雨煙他們都不禁驚出冷汗,旋即都露出喜色。

  旋即,湯雨煙意識到什么,飛快道:“大家小心提防!等沈牧回來后,我們第一時間撤離!”

  那些仙君心中一凜,各自祭出寶物,蓄勢以待。

  可還不等蘇奕從那座大山返回,便有異變發生——

  一道驚天動地的神威,忽地從遠處區域沖出,一位身著銀色甲胄的高大男子暴沖而來。

  他頭戴峨冠,銀色甲胄炫亮刺眼,手握一桿血色長槍,渾身彌漫出的氣息,遮天蔽日。

  “留下寶物,饒你不死!”

  銀甲男子大喝,抬起血色長槍,遙遙指著位于黑色大山上的蘇奕,殺氣騰騰。

  在他身后,還跟著一群仙君,氣勢洶洶。

  “花鳴吾!”

  湯雨煙秀眉蹙起,這位一位絕世仙君,來自仙王級勢力玲瓏仙閣,實力極為強橫。

  可這并不算完,隨著花鳴吾出現后,以這座黑色大山為中心的附近其他區域中,陸續沖出一群又一群氣息可怕的身影,全都圍堵過來。

  轟隆!

  風云色變,十方皆震。

  那突兀殺出來的仙君,分作不同的陣營,少則三五人,多則十余人。

  更不乏一些絕世仙君!

  一下子,湯雨煙等人全都徹底色變。

  之前,他們早察覺到,附近有人潛伏,可卻沒想到,會有這么多人!

  “白骨魔宗絕世仙君李梟!”

  “六丁仙山絕世仙君浮云子!”

  “紫氣劍庭絕世仙君黃悲葉!”

  “真武道門絕世仙君陶如雙!”

  ……當認出那一個又一個絕世仙君的身份,湯雨煙的心都沉入谷底,意識到問題嚴重。

  這還怎么打?

  僅憑她一人,注定不可能帶著沈牧安然撤離!

  “完了……”

  “該死,怎會這么多人?”

  “還能看不出來嗎,之前他們藏在暗中時,都動用了秘術和寶物,才沒有被我們發現!”

  湯寒鋒等人臉色陰沉難看。

  “湯雨煙,那家伙是你陣營的人吧,快讓他交出寶物,否則,你們今天注定插翅難飛!”

  一道大喝響起。

  說話的,赫然是神火教的顧東流。

  前一段時間在隕星嶺深處,此人曾率領一眾仙界,試圖搶奪湯雨煙他們先發現的“星源母石”。

  后來,隨著蘇奕命令拙云和尚出手,才驚退了顧東流等人。

  而現在,顧東流等人也在場中,并且直接將矛頭指向湯雨煙等人!

  天地間,肅殺之氣彌漫。

  那來自各大陣營的仙君,儼然將附近區域封鎖,重重圍困!

  饒是湯雨煙這等絕世仙君,都感到一陣頭大。

  而她身邊那些仙君,都早已驚得渾身緊繃,臉色愈發難看。

  這等殺局,除了認輸之外,怕是已再沒有其他辦法可以扭轉!

  “沈牧,你快捏碎保命信符逃走,如此一來,足可保住這一樁機緣!”

  湯雨煙忽地開口。

  此話一出,那各大陣營仙君強者齊齊變色。

  的確,若此時對方捏碎信符撤離,連他們也無可奈何!

  “逃走?”

  蘇奕笑起來,淡淡道,“依我看,最后選擇逃走的,注定是他們。”

  眾人一怔。

  就見蘇奕已飄然從那座大山上走出。

  “都什么時候了,你還逞強!”

  湯雨煙焦急,“只要保住那樁機緣,你就是此次天狩大會最大的贏家,還有什么可猶豫的?”

  湯寒鋒等人也一陣無語,快急壞了。

  這沈牧究竟怎么想的,都什么時候了,還不趕緊撤離?

  在場之中,仙君足有六十余位,其中還有七八位絕世仙君,這樣的殺局,誰能對抗?

  “放心,于我眼中,他們這些個跳出來的角色,和送上門的獵物也沒區別。”

  蘇奕笑了笑,那淡然隨意的話語,飄蕩天地間,讓不知多少人驚愕,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張狂!”

  有人冷笑。

  “有種你此次別逃!”

  有人大喝。

  “不錯,你若有膽,就留下來一戰,且讓我等看看,你究竟哪里來的勇氣,敢視我等為獵物!”

  有人面無表情道,故意激將。

  蘇奕目光一掃那些虎視眈眈的仙君,笑道:“好啊。”

  就這樣答應了?

  眾人都不禁一呆,分外驚詫。

  畢竟,換做他們任何人,才不管什么激將法,也不會理會其他,必然會為了保住這樁機緣,第一時間逃出這天狩魔山!

  可現在,對面那叫沈牧的家伙,居然答應不逃!

  “沈牧,你難道瘋了?快走!!”

  湯雨煙氣急敗壞,唯有她最清楚,沈牧只有宇境修為,被這么多仙君圍困,哪怕自己全力出手幫忙,都沒有任何勝算。

  “想知道為何你七叔要讓你聽我的話行動嗎?”

  蘇奕問道。

  湯雨煙一怔。

  不等她開口,蘇奕已笑道:“你立在那看著,待會就知道了。”

  說話時,蘇奕已走出那座黑霧彌漫的大山。

  這一瞬,一群仙君毫不猶豫悍然出手。

  “殺!”

  “圍住他,一定不能給他逃走的機會。”

  “哈哈哈,老子就沒見過如此愚蠢的家伙,明明有逃走的機會,竟然不逃。”

  ……那些仙君殺氣騰騰,臉龐上寫滿亢奮,第一時間下狠手,祭出寶物,全力出擊。

  同一時間,在場其他陣營的強者也全都出手,分別在一位絕世仙君帶領下,圍堵了上去。

  轟隆!

  天地動蕩,殺氣通天徹地。

  湯雨煙禁不住一聲喟嘆,沈牧啊沈牧,你究竟想干什么?!

  她身邊那些仙君已被這重重圍困的一幕震懾,渾身發寒,肝膽欲裂。

  他們同樣不明白,為何沈牧偏偏就不逃!

  瘋了嗎?

  “走,去救他,無論如何,都不能讓他被圍攻!”

  湯雨煙咬牙開口。

  她拎著青色短刀,就要沖出去。

  可就這一瞬,她嬌軀忽地一僵,美眸瞪大,看到了一幕不可思議的畫面。

  就見面對這等圍攻,沈牧袖袍鼓蕩,隨手一拂。

  那片虛空驟然塌陷。

  率先沖過去的七位仙君人物,連同他們祭出的寶物,全都像被遠古神山砸中,齊齊轟然崩碎。

  一些仙君來不及捏碎保命信符,在這一擊中,直接形神俱滅,暴斃當場。

  而那些捏碎保命信符逃命的仙君,軀體也都崩壞,只有神魂僥幸逃出生天!

  一下子,那里血雨如瀑,慘叫震天。

  那霸道的一擊,不止讓湯雨煙瞠目,那些正從四面八方圍攻蘇奕的仙君人物,也都被嚇一跳。

  輕描淡寫一拂袖,鎮殺七位仙君?

:五更完畢!繼續求一下免費的保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