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六百七十七章 神孽之地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蘇奕還一眼看出,一旦誰試圖去破解這一道禁印,必會被褚神通第一時間感應到!

  那樣的后果,想一想就足以令世間那些仙道人物恐懼!

  但……

  這并不包括蘇奕。

  當察覺到這一點,他甚至心生一絲欣喜。

  因為根本無須搜魂,以后若要去東海找褚神通算賬,只要觸動褚霸天神魂中這一道禁印,對方極可能就會主動找上門來!

  “這一次,還真是找對人了。”

  蘇奕暗道。

  煞魔河之畔。

  “雨煙姑娘,我們都已等了半個時辰,依我看,那沈牧肯定是沒臉再回來見我們了。”

  一位仙君忍不住道。

  之前,他們已進入煞魔河底部,從那處廢墟般的遺跡中挖到十多塊九陰玄玉,本打算離開,可湯雨煙卻說,要等沈牧回來。

  這讓那些仙君心中都很郁悶。

  一個混吃混喝的家伙,不止實力差勁,并且膽小如鼠,未戰而逃,這樣的人,早該舍棄了。

  可湯雨煙卻偏偏不同意,這讓他們完全無法理解。

  “他正在朝我們靠近過來。”

  湯雨煙道,“再等等。”

  她曾交給蘇奕一塊秘符,故而能感應到一線預兆。

  眾人聞言,都不禁錯愕。

  那未戰而逃的家伙,竟還有臉回來見他們!?

  眾人心中愈發不舒服。

  可最終,礙于湯雨煙的面子,他們只能忍著。

  很快,蘇奕施施然從遠處走來。

  “沈牧,你去哪里了?知不知道我們在這里等你很久了?”

  湯寒鋒劈頭蓋臉斥責蘇奕。

  蘇奕笑了笑,沒有理會。

  關于活擒褚霸天這件事,他一個字都不會泄露。

  “這次的戰利品,不能再分給你了。”

  湯雨煙說道,“希望你理解。”

  她聲音清冷,對蘇奕之前不戰而逃的舉止也有些失望。

  蘇奕點頭道:“可以。”

  他根本不在乎。

  之前擒下褚霸天,讓他意外的是,這家伙身上竟藏有許許多多好寶貝。

  僅僅是各式各樣的魔核,便多達六百塊!

  其中一些魔核的品相,更是極為罕見。

  除此,尚有其他一些瑰寶,比如生著三顆靈果的黑色小樹,生有十三片黃金花蕊的仙藥、呈九節狀的雪白仙參等等。

  那些神藥和寶物,無不是外界難得一見的奇珍!

  另外,也有一些褚霸天自身攜帶的寶物,諸如仙玉、仙藥、仙寶等等。

  不夸張的說,擒下一個褚霸天,簡直就相當于捉到了一個行走的寶庫!

  那等收獲,遠不是之前那段時間獲得的機緣可比。

  按蘇奕推測,褚霸天身上那些寶物,極可能大多數都是搶劫他人的!

  畢竟,這廝曾連續兩次對湯雨煙他們趁火打劫,秉性如此。

  “哼,算你識相!”

  “接下來的路上,你若再未戰而逃,我等必不容你!”

  眼見蘇奕沒有索要此次的機緣,那些仙君的神色總算和緩不少。

  “走吧。”

  湯雨煙沒有廢話,帶著眾人再次上路。

  蘇奕跟隨在后邊。

“接下來,我們要去的是神孽  之地,那是天狩魔山的核心福地,也是最兇險的一塊區域。”

  路上,湯雨煙把下一步的行動說出。

  神孽之地,據說在太荒時期,那里曾爆發驚世大戰,一批先天神魔隕落在其中。

  那里的天穹曾被打破,大地被鮮血浸透,屬于先天神魔的怨氣和殺機一直彌漫在那片天地之間。

  一般的仙君,根本不敢前往。

  “雖說那地方無比兇險,藏有一些足可輕松滅殺仙君的恐怖妖魔,可同樣也藏有不少好寶貝。”

  湯雨煙說道,“過往的天狩大會上,曾有一些絕世仙君在神孽之地獲得曠世罕見的造化。”

  “最有名的,便是九千年前的時候,當時還是絕世仙君的古越仙王,在神孽之地獲得一塊神秘的獸骨,在天狩大會剛結束不久,便一舉證道妙境,成為仙王,而時至今日,古越仙王已是太一教八大護教仙王之一,也是太一教戰力最強年紀最小的仙王!”

  “據說,古越仙王之所以能夠在仙道之路上勇猛精進,就和他當初獲得的那塊神秘獸骨有關,那件寶物上,疑似內蘊著太荒時期的一部至高道經,神妙莫測。”

  說著,湯雨煙流露出憧憬之色。

  其他仙君也聽得大為意動。

  蘇奕只靜靜聽著,沒有太在意。

  機緣,的確可以改變一位修仙者的命運軌跡。

  可想要在仙道之路上走得更高更遠,拼的往往不是外力,而是自身的心境和智慧!

  這古越仙王若非擁有遠超其他仙君的底蘊和心境,哪怕獲得再大的機緣,當初也不可能證道妙境。

  推薦下,咪咪閱讀追書真的好用,這里下載大家去快可以試試吧。

  “當闖過神孽之地,便可抵達那一座從太荒時期遺留下來的秘境之前。”

  湯雨煙道,“前些天,我們遇到的那些仙君就曾談起,太清教的弓南風、岑白鯉,太一教的翁長鋒等人,都已闖入神孽之地,我們也該抓緊時間了。”

  眾人心中頓時生出一陣緊迫感。

  神孽之地。

  一座白森森的孤峭山峰之巔,雷霆洶涌,電弧流竄。

  一株巴掌大小的仙藥扎根在閃電,汲取雷霆之力,正自舒展枝葉,彌漫出濃郁驚人的大道氣息,光霞燦燦。

  一位藏匿在暗中的仙君人物忽地出手,用繩索隔空朝那一株仙藥籠罩過去。

  眼見就將得手,那天穹雷霆深處,忽地露出一張猙獰巨大的骷髏頭骨,空洞的眼眶冷冷朝那位仙君藏身之地掃去。

  那一瞬,空間忽地炸開,無數雷霆閃電迸發,瞬息就見那位仙君的身影淹沒。

  “啊——!”凄厲震天的慘叫聲響起。

  關鍵時刻,那位仙君雖捏碎保命信符逃生,可卻被毀掉大半軀體,神魂都差點四分五裂。

  仿似被鮮血澆灌的大地上,一片蒼茫枯竭的荒蕪景象。

  一群仙君祭出寶物,小心翼翼地前行,甚至都不敢挪移飛遁,唯恐一個不小心,就遭受未知的災劫。

  “那是……”

  忽地,一位仙君似察覺到什么,霍然抬頭,而后就看到,遠處虛空中,忽地有無數碎片掉落。

  那景象,簡直就像天穹忽然無聲無息地化作無數碎塊崩塌了一樣。

  頓時,眾人毛骨悚然,

  “撤!快撤!”

  大喝聲響起,那些仙君轉身就逃。

可讓他們驚恐的是,他  們附近四面八方的虛空同樣在化作碎片凋零塌陷。

  他們嘗試祭出寶物去阻止,可無一例外,任何寶物只要靠近過去,就會被無聲無息地吞噬掉。

  “這是空間潮汐,快走!!”

  尖叫聲響起,那些仙君毫不猶豫捏碎信符,倉惶而逃。

  而就在他們逃走那一瞬,附近三千丈之地,虛空轟然崩碎,無數空間裂痕像潮汐一般洶涌起伏,直似天地裂開了一個巨大的血盆大口,正在吞噬那片區域的一切!

  “該死!這是什么鬼東西?”

  一位絕世仙君發出驚怒的尖叫。

  在他身上,一群拇指大小,色彩斑斕的螞蟻,正在啃噬他的血肉和禁錮。

  任憑他如何掙扎,也無濟于事。

  最終,這位絕世仙君無奈之下,只能捏碎信符撤離。

  類似這樣詭異可怖的事情,正在神孽之地不斷上演。

  蘇奕一行人也已抵達,一路上同樣遇到一些令人驚恐的兇險,雖然最終都憑借湯雨煙超絕的手段化解,可眾人的的心情則變得沉重無比。

  這神孽之地太可怕了!

  到處都是足以致命的殺劫,到了現在,不少人都已打了退堂鼓,后悔前來冒險。

  “雨煙姑娘,要不……我們還是離開吧?”

  有人禁不住道。

  其他人也將目光看向湯雨煙。

  “怕什么,大家都有保命信符,哪怕遇到致命殺劫,也可以第一時間逃走。”

  湯雨煙道。

  說話時,她一眼就看出,那些仙君實則或多或少都已后悔前來,一副擔驚受怕的樣子。

  反倒是蘇奕的表現,有些出乎她的意料。

  這神孽之地何等危險,讓她這等絕世仙君都感到壓抑和緊張,一路上戰戰兢兢,如履薄冰。

  可蘇奕卻安之若素,淡然如舊,依舊一副游山玩水般的閑散姿態,仿似根本不知道畏懼為何物。

  僅在膽魄這一點,讓湯雨煙都自嘆弗如。

  “這時候后悔,可就晚了。”

  蘇奕忽地說道,“畢竟,都已深入神孽之地,就是返回,這一路上也危險重重。”

  那些仙君臉色都有些難看。

  他們當然知道蘇奕說的是實話,可當這番話出自一個混吃混喝、不戰而逃的家伙口中,讓他們都有種被諷刺的感覺。

  “走吧。”

  湯雨煙正要繼續前行,蘇奕卻阻止了。

  “去那里。”

  蘇奕指著遠處,那里有著一座完全籠罩在黑色霧靄中的大山,“若我沒看錯,那座山必藏有大機緣,若是錯過,可就太可惜了。”

  湯雨煙一怔。

  這還是一路上,蘇奕第一次提出這樣的建議。

  湯寒鋒第一個駁斥,道:“扯淡,你哪只眼睛看出那座大山藏有機緣的?那地方兇煞氣息滔天,分明就是一塊兇險莫測的危險之地,還不知藏著多致命的殺劫!”

  其他仙君也都附和。

  他們都是仙君,哪怕不精通堪輿望氣之術,也一眼都能看出,遠處那座大山極端危險。

  而蘇奕這樣的提議,簡直就是想把他們往火坑里推!

  ps:先送上3連更,晚上再來個2連!

月初第一天,兄弟們都有保底的免費票了,拜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