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六百七十六章 活擒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褚霸天咧嘴一笑,打招呼道:“雨煙姑娘,你我還真是有緣啊,又見面了。”

  湯雨煙渾身殺機暴涌。

  其他仙君臉色也難看無比。

  上一次在一處山林深處搶奪機緣時,褚霸天就跳出來摘桃子,非但如此,還對他們進行勒索!

  當時,湯雨煙受傷太重,不得不忍氣吞聲,把搶到手的機緣交了出去。

  而現在,褚霸天故技重施,又一次趁火打劫,這讓湯雨煙等人氣得七竅生煙,恨得牙齒快咬碎。

  “褚霸天,你欺人太甚!”

  湯雨煙拎著青色短刀,就殺了過去。

  鐺!!

  驚天動地的碰撞聲中,褚霸天揮動戰矛,一舉擋住湯雨煙的攻勢。

  “湯雨煙,你負傷在身,而你那些同伴于我眼中,則不堪一擊,這等情況下,你拿什么和我拼?”

  褚霸天仰天大笑,“信不信若全力搏殺,你們的下場都會很慘?”

  那些仙君齊齊色變,驚怒交加。

  正如褚霸天所言,他們之前為了滅殺那頭血魔蛟,已歷經多次激烈廝殺,早已是強弩之末!

  “這一次,我豁出去,也要拉你這個無恥之徒墊背!”

  湯雨煙說著,揮刀殺了過去。

  她已徹底憤怒。

  連續兩次被褚霸天摘桃子,這讓她已完全顧不得其他,一心只想弄死褚霸天這混蛋。

  “別生氣,生氣也奈何不了我,何苦呢?再說了,我可沒打算和你拼命,告辭,哈哈哈!”

  褚霸天大笑著,轉身就走。

  身影一閃,他朝遠處逃去。

  “你們留在此地等我!”

  湯雨煙吩咐了一聲,第一時間追了上去。

  那些仙君見此,又是擔憂又是憋悶,臉色變幻不定。

  “這狗曰的褚霸天,簡直太他媽卑鄙!”

  有人破口大罵,“老子就沒見過像他這種卑鄙陰險的絕世仙君!”

  有人憂心忡忡道:“雨煙姑娘太沖動了,就這么追上去,萬一發生什么不測,豈不是……”

  “別擔心,雨煙姑娘乃是絕世仙君,真要拼命,褚霸天也要付出慘重的代價。”

  “咦,沈牧那家伙呢?”

  有人忽地發現,附近區域中,沒有了蘇奕的影子。

  “那混吃混喝的家伙該不會被嚇得提前逃走了吧?”

  “呸!這混賬果然是個沒骨氣的東西!”

  “就這種人,剛才還嚷嚷著給我們掠陣呢,簡直就是個繡花枕頭,中看不中用!”

  ……一下子,那些仙君都像找到宣泄怒火的目標,紛紛抨擊起蘇奕來。

  半刻鐘后。

  湯雨煙回來了,俏臉鐵青,眉梢間盡是郁悶之色。

  無疑,她沒能追上褚霸天。

  那些仙君連忙上前安慰,讓湯雨煙別太在意一時得失。

  湯雨煙目光一掃場中,問道:“沈牧呢?”

  頓時,眾人七嘴八舌地罵起來,說蘇奕膽小如鼠,早就嚇得第一時間逃走。

  湯雨煙蹙了蹙秀眉,嘆道:“行了,不談了他,我們先去煞魔河下邊探尋機緣。”

  眾人精神一振。

此次雖然被褚霸天搶走了那頭血魔蛟,可那位于煞  魔河底部的一樁機緣還在,也勉強算有失有得。

  同一時間。

  一片昏沉的天穹下,褚霸天施展“星斗千機訣”,身影若縹緲的一縷光影般,在云中穿梭。

  “這次收獲可真不錯!”

  褚霸天滿臉笑意,他已查探過,那頭血魔蛟渾身都是寶,價值連城。

  尤為難得的是,血魔蛟所凝結的魔核品相絕佳,相當稀罕,竟蘊含著一股純正的蛟龍本源之力!

  “怪不得湯雨煙那女人會被氣瘋,如此獵物被奪走,任誰能不被氣得怒火攻心?”

  褚霸天一想到這,就不禁吭哧吭哧笑起來。

  “在這天狩大會上,根本無須動用蠻力,只要找準機會,便可打劫到諸多意想不到的好寶貝!”

  褚霸天飛快思忖,“不過,接下來是時候該去‘神孽之地’了,據說弓南風、翁長鋒那些家伙,早些天就已趕往神孽之地,不出意外,他們恐怕已經穿過神孽之地,去探尋那一座從太荒時期遺留下來的秘境世界了……”

  剛想到這,褚霸天忽地心生強烈的危機,渾身汗毛倒豎。

  沒有任何猶豫,他第一時間進行閃避。

  一道劍氣從身前一閃而過,鑿穿長空,碾碎萬丈云層,消失不見。

  褚霸天驚出一身冷汗。

  這劍氣出現的太過突兀,簡直令人防不勝防,若非他久經廝殺戰斗,磨煉出一股遠超尋常的戰斗本能,怕是早已被這一劍刺中!

  “誰?”

  褚霸天暴喝。

  他手握戰矛,眸似一對燃燒的金燈,渾身殺機暴涌,在其身后,更映現出一道龐大的夔牛虛影,四蹄如擎天之柱,踏碎凌霄。

  “別怕,我不會殺你的。”

  遠處,蘇奕的身影飄然出現,朝這邊走來。

  “嗯?怎么是你。”

  褚霸天一眼就認出,之前在煞魔河之畔,曾見過這身穿道袍的家伙,對方應該是湯雨煙的同伙!

  而當看到對方手中把玩的一塊信符,褚霸天一怔,下意識摸向自己腰畔。

  旋即,他臉色頓變。

  他之前一直掛在腰畔的那塊信符,不見了!

  “之前,你之所以偷襲我,就是要偷走我的信符?”

  褚霸天震怒。

  “不錯。”

  蘇奕坦然點頭,“我怕你逃走,不得不動用點小手段。”

  看著他有恃無恐的姿態,褚霸天眸光閃爍,意識到不對勁,“怕我逃走?你難道還打算和我決生死?”

  蘇奕笑起來,道:“你想多了,我這么做,是想活擒你而已。”

  活擒!

  這個字眼,充滿了羞辱人的味道。

  褚霸天雖震怒,卻愈發意識到有些反常,強忍著怒意,道:“你是何人,為何要這么做,我可不記得,以前曾和你結仇,你……是不是誤會了?”

  他打算拖延時間,摸一摸蘇奕的底!

  蘇奕想了想,道:“我和你的確無冤無仇,但和褚神通褚老兒卻有著化解不開的血仇。”

  褚霸天:“?”

  這仙界天下,誰不知道他曾祖父褚神通乃是踏足仙道之巔的弒空帝君?

可現在,一個仙君而已,卻揚言和曾祖  父結仇,這簡直就像碰瓷。

  別人碰瓷,是訛詐好處。

  這家伙碰瓷,卻是要強行結仇!

  簡直喪心病狂!!

  穩了穩心神,褚霸天道:“那……閣下能否詳細說說?”

  蘇奕道:“那你能否先告訴我,褚神通如今躲在何處?”

  褚霸天冷笑:“怎么,你一個仙君而已,難道想去登門送死?”

  蘇奕揉了揉眉宇,無疑,僅憑問話,休想從褚霸天口中問出一些有價值的事情。

  他不再遲疑,徑自邁步上前,淡淡道:“以后等我去東海找褚老兒了斷仇怨時,我必會帶著你一起。”

  褚霸天眸子中殺機一閃,率先出手,揮動戰矛,暴殺而至。

  戰矛發光,掀起滔天的殺伐氣,隱約間似有夔牛虛影浮現,踏碎長空,吼碎天幕。

  天地為之動蕩,十方云崩。

  不得不說,褚霸天無愧是絕世仙君人物,一身實力遠非尋常仙君可比。

  按蘇奕目測,褚霸天足可去和銀月魔族的絕世魔侯銀北武媲美!

  可惜,這樣的對手,對他已談不上什么威脅。

  隨著袖袍鼓蕩,蘇奕一身氣機轟鳴迸發,連出三拳。

  第一拳,勢若神人搬起遠古神山砸落人間,碾壓虛空,一舉轟在褚霸天戰矛之上。

  伴隨震耳欲聾的爆鳴,褚霸天的戰矛脫手而飛。

  第二拳,若白虹貫日,迅疾如電,摧枯拉朽般破開褚霸天一身的防御力量,砸在其胸膛。

  話說,目前朗讀聽書最好用的app,咪咪閱讀,安裝最新版。

  伴隨皮肉塌陷、骨骼斷裂的聲音響起,褚霸天整個人被轟得倒飛出去,七竅淌血,重傷垂死。

  第三拳,勢若大道囚籠,力若神鏈鎖空,一擊之下,褚霸天渾身內外的道行被震得紊亂,還不等反應,整個人已被那驟然在體內迸發的拳勁徹底禁錮,朝虛空下方跌落。

  蘇奕抬手捏住了褚霸天的脖子,似捏住鴨脖子似的輕松。

  褚霸天慘叫,他眼前直冒金星,渾身劇痛,腦袋嗡鳴,直接被這三拳打懵了。

  他是誰?

  東海碧霄仙宮的絕世仙君,弒空帝君的曾孫,仙界天下威名遠播的風云人物!

  不止實力逆天,身份之尊貴,也足可讓當世許多仙王斂眉低目!

  可現在,卻被人三拳之間,徹底擒下!

  而自始至終,他完全沒有抵抗之力,那感覺,讓他這等心境堅韌之輩都不禁感到絕望、無助和崩潰。

  這家伙究竟是誰?

  他怎會如此厲害?

  為何之前在煞魔河之畔,他不曾幫湯雨煙,而要選擇在此刻對自己半路劫殺?

  無數困惑,涌上褚霸天心頭。

  可還不等他反應,就見那連名字都不知道的道袍年輕人微微一笑,道:“接下來,就先委屈你一段時間。”

  說著,抬手把褚霸天塞打暈了過去。

  “果然,這小子神魂中,有著一抹禁印力量。”

  蘇奕神識探出,略一感應,眉頭微挑。

  他雖早料到,很難對褚霸天這等絕世仙君搜魂,可卻沒想到,褚霸天神魂中的禁印力量,竟是由褚神通親自布設。

  換而言之,這等由太境人物所留的禁印力量,就是世間仙王都無法破除!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