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六百七十四章 紈绔貴公子沈牧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顧東流一行人抵達后,便立在不遠處區域中,分明不忌憚湯雨煙,決定摻合一腳。

  “湯姑娘,今日這場機緣,我們對半平分,如何?”

  顧東流笑吟吟開口。

  他顯然也清楚湯雨煙的厲害,否則,換做其他仙君,怕是早被他驅逐。

  “為何要平分?我們可是先來的!”

  湯雨煙冷冷道。

  顧東流一指遠處那遮天蔽日的血色霧靄,道:“那血色霧靄深處,蟄伏有極端可怕的妖魔,若我們彼此撕破臉,僅僅是引發的動靜,就會驚動那些妖魔,到那時,誰也奪不到這樁機緣。”

  他話鋒一轉,“相反,我們若合作,彼此相安無恙,又能獲得機緣,何樂而不為?”

  一番話,讓湯家這些仙界神色一陣陰晴不定,內心憋悶又無奈。

  原因無他,顧東流說的是事實!

  “瓜分機緣可以,我們必須占七成。”

  湯雨煙言辭冷厲,“否則,此事免談。”

  “七成?”

  顧東流眉頭皺起,臉上的笑容變淡,“不行,必須對半分,我敬湯姑娘,湯姑娘可別認為,顧某好說話!”

  氣氛一下子變得愈發壓抑,劍拔弩張!

  忽地,一道如晨鐘暮鼓般的聲音響起:

  “此等機緣,見者有份,自當也算貧僧一個。”

  伴隨聲音,一襲僧衣,相貌清秀,氣質空靈出塵的拙云和尚來了。

  他每一步邁出,腳下生蓮,寶相莊嚴,煞是惹眼。

  “是那無恥黑心的賊禿!”

  神火教那邊,有人驚叫,露出忌憚之色。

  湯雨煙他們這邊,人們也都吃驚,臉色變幻。

  拙云,蓮華寺絕世仙君,誰能不知道?

  真正了解拙云的人,才會清楚,這外表一團慈悲模樣的和尚,實則下手極狠,最喜歡拎著搬磚似的寶印砸人。

  而拙云的出現,讓場中的局勢陡然一變。

  神火教顧東流等人都感到一陣棘手。

  湯雨煙更是揉了揉眉,感到一陣頭疼。

  短短時間內,就冒出這么多競爭對手,這完全出乎她意料。

  根本不用想就知道,想獨吞此地這一樁機緣,怕是懸了!

  “什么賊禿,這位施主看來對貧僧有很深的誤解啊。”

  拙云一聲輕嘆。

  他已從遠處走來,可當目光不經意一掃場中,看到立在湯雨煙陣營中的蘇奕時,頓時渾身一僵,唇角都不禁狠狠抽搐了一下,怎么是這家伙!?

  雖然心中慌亂,拙云表面兀自裝的很鎮定,道:“貧僧掐指一算,此地機緣和我無緣,就不打擾各位了,告辭!”

  說著,轉身就走。

  全場愕然,什么情況?

  才剛來,就要離開?

  “站住。”

  一道淡然的聲音響起。

  蘇奕開口了。

  湯寒鋒等人頓時色變,這沈牧添什么亂,難道真打算讓拙云這黑心腸的和尚留下來才甘心?

  可出乎他們意料,就見已離開的拙云忽地佇足,轉過身,一臉驚喜道:“哈哈,原來是沈道友!你也在啊!”

  眾人:“……”

  誰都看不出拙云的言不由衷,連那臉上的“驚喜”之色也明顯是裝出來的。

  眾人都不禁奇怪。

  湯雨煙都忍不住看了蘇奕一眼,這家伙難道和拙云認識?

  蘇奕笑道:“既然你來了,就幫個忙,和湯姑娘一起,把神火教那些人收拾了,再離開也不遲。”

  此話一出,顧東流等人臉色頓變。

  拙云心中也一陣腹誹,你沈牧自己一個人,都足以吊打那些家伙,為何還要我出手?

  下一刻,就見他雙手合十,神色莊肅道:“沈道友此言大善,除魔衛道,乃我佛門義不容辭之事,我拙云雖不才,可此時此刻,也愿化身怒目金剛,行雷霆殺伐之手段!”

  聲傳全場,說的那叫一個大義凜然。

  眾人都差點懷疑自己聽錯了。

  湯雨煙則又是意外又是驚喜,若有拙云配合,何須再忌憚那顧東流?

  “拙云和尚,你這是何意?”

  顧東流臉色一沉。

  拙云拎出那塊四四方方的寶印,神色莊重道:“何意?當然是和湯姑娘聯手,除魔衛道!”

  說著,他一個邁步,舉起那塊寶印就朝顧東流砸去。

  那叫一個悍勇霸道。

  簡直就不像是一個慈悲為懷的出家人。

  湯雨煙早感到憋屈,此時哪會客氣了?見到拙云出手,她毫不猶豫也跟著動手了。

  “湯雨煙,你難道不想要這樁機緣了?一旦大戰,注定會引來那血霧深處的妖魔!”

  顧東流厲聲大喝。

  說話時,他帶著那些仙君第一時間遠遠避開,唯恐被夾擊圍困,若如此,今天怕是非交代這里不可。

  “機緣算什么,只要能把你們淘汰出局,老娘樂意!”

  湯雨煙殺氣騰騰,揮動青色短刀就劈了過去。

  拙云更是霸道,拎著那塊寶印一陣狂砸。

  “撤!!”

  顧東流氣得暴跳如雷,可卻不敢硬拼,帶著那些仙君轉世就逃。

  換做一對一,他無懼拙云和湯雨煙任何一人。

  可一對二的話,勢必沒多少勝算。

  眼下,天狩大會才開始不到三天時間,犯不著為了一樁機緣拼個你死我活。

  “呔!哪里走!”

  拙云大喝,就要追上去。

  “行了,別追了。”

  蘇奕開口。

  拙云頓時止步,手腳利索地收起那塊寶印。

  湯雨煙見此,也只能作罷。

  “阿彌陀佛,善哉善哉,沈道友宅心仁厚,慈悲為懷,不欲和那些魔門賊子計較,此等胸襟,著實令人欽佩。”

  拙云口宣佛號,感慨不已。

  眾人:“……”

  剛才還信誓旦旦要除魔衛道,現在就夸沈牧慈悲為懷,這和尚簡直太善變了,鬼話連篇!

  蘇奕都不禁好笑,揮手道:“你可以走了。”

  “道友有要事在身,貧僧自不敢再叨擾,告辭。”

  說著,拙云和尚腳下抹油似的,扭頭就走,一路狂奔,眨眼間就消失不見,一副火急火燎逃命似的姿態。

  至此,一場劍拔弩張的局勢,就此化解。

  而眾人看向蘇奕的目光,已帶上驚異和困惑之色。

  這家伙,怎么就能使喚蓮華寺的絕世仙君拙云?

  并且,看拙云的舉止和言辭,明顯很抗拒,但卻不得不聽從蘇奕的安排!

  這就太讓人震驚了。

  拙云的身份,足可讓仙王禮讓三分,在當世仙君中,也是最頂尖的絕世人物,怎會對蘇奕這樣一個靠關系混進天狩大會的人言聽計從?

  不過,雖然心中有諸多困惑,湯寒鋒等人卻沒有詢問。

  一是自尊讓他們很難一時主動去跟蘇奕寒暄。

  二是之前的路上,他們對蘇奕頗多微詞,或輕視,或諷刺,關系早已鬧得很僵。

  這時候實在拉不下臉去問詢。

  最終,還是湯雨煙沒忍住,道:“你……和拙云是朋友?”

  蘇奕搖頭道:“談不上。”

  湯雨煙:“……”

  她深深看了蘇奕一眼,沒有再多問,拿出捆靈繩,開始行動起來。

  捆靈繩倏爾邊長,掠入血霧深處,無聲無息地就捆住一塊“星源母石”,隨著湯雨煙輕輕一招手,這塊外界罕見的稀罕神料就落入掌中。

  接下來,湯雨煙如法炮制,陸續收取那血色霧靄中的星源母石。

  期間,其他仙君在一側掠陣。

  還好,接下來并未再發生變故。

  很快,湯雨煙將那血霧中的“星源母石”幾乎搜羅一空,眉梢眼角已堆滿喜色。

  “這些給你們。”

  湯雨煙拿出一部分星源母石,分給了那些仙君。

  而后,她又將剩下的星源母石對半分開,自己留下一部分,另一部分則遞給蘇奕,道:“這是你的。”

  此次行動,蘇奕雖不曾出力,可正是憑他和拙云的關系,一舉化解了今日那劍拔弩張的局勢。

  故而,湯雨煙直接把收獲的大頭,分給了蘇奕。

  “這么多?”

  蘇奕笑起來。

  湯雨煙道:“我做事,向來公平,這些本就是你該得到的,相信其他人也不會有意見。”

  那些仙君面面相覷,都默許了。

  他們焉可能不清楚,今天他們之所以能順利分到這一場機緣,是沈牧起到了關鍵作用?

  蘇奕沒有客氣,拂袖之間,將那近五十塊星源母石收了起來。

  接下來,眾人在湯雨煙帶領下,再次啟程。

  途中,那些仙君在暗中傳音對談。

  “這沈牧的實力或許很平庸,不值一提,可他的身份應當極為尊貴,否則,焉可能會讓拙云出手幫他?”

  有人分析道。

  “不錯,他若只是個尋常仙君,斷不可能走通我湯家的關系,拿到這個參與天狩大會的名額!”

  湯寒鋒予以肯定。

  “這么說,我們這是遇到了一個身份了不得的貴胄人物?若真如此,他的背景注定非同尋常,恐怕只有那些踏足仙道之巔的絕世大能的后人,才能受到如此特殊的照顧吧?”

  有人驚詫。

  “身份再尊貴又如何?實力卻那般平庸,都無法通過考核參與到天狩大會中,連他自己都承認,修為不夠,不得不混關系才參與進來,這樣的仙君,充其量就是個紈绔!”

  有人的聲音中透著一絲難掩的嫉妒。

  而經過這樣一場的暗中交談,在這些仙君人物眼中,蘇奕儼然成了一個身份背景通天的……紈绔貴公子!

  ps:月末最后一天,兄弟們有免費票的投一下哈,過了凌晨就作廢了。

  明天三月第一天,金魚會努力多更新一些!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