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六百七十三章 星源母石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你這是想去幫雨煙姑娘報仇?”

  那位仙君驚詫。

  蘇奕并未否認,道:“有何不可?”

  他自然不能說,他早盯上了褚霸天,欲將其徹底鎮壓。

  “就憑你?”

  湯寒鋒不禁好笑,一個靠他們湯家的關系才混進天狩大會的家伙罷了,卻如此大言不慚。

  若那褚霸天真的是好對付的,他們這些人何必忍氣吞聲?

  另一人嘆道:“沈道友,那褚霸天跋扈乖張,兇殘蠻橫,你去找他,和送死有什么區別?”

  “行了,莫要再談此事。”

  湯雨煙打斷道,“走吧,先找一個地方歇息,待我養好傷勢,再繼續行動。”

  雖然,眾人都在諷刺蘇奕那不自量力的言辭,可蘇奕這份用心,倒是讓湯雨煙神色緩和不少。

  她心中暗道:“這家伙雖然是宇境修為,可面對褚霸天這等絕世仙君,猶敢于提出去幫我報仇,實屬難得。”

  蘇奕想了想,也只能作罷。

  這時候去找褚霸天,的確已晚了一步。

  很快,湯雨煙找到了一個僻靜安全的地方開始療傷。

  蘇奕拎出藤椅,愜意地癱坐在了其中,拿出酒壺輕飲起來。

  心中則在琢磨,等找到褚霸天的時候,該如何在對方來不及捏碎信符時,便一舉將其擒下。

  其他六位仙君聚在一起,正在閑談。

  當注意到蘇奕出行,竟還帶著一把藤椅,都不禁怔了怔,這家伙難道以為天狩大會是游山玩水的!?

  湯寒鋒心中不舒服,禁不住道:“沈牧,我很好奇,你在參加天狩大會時,為何不去參加考核,憑自身實力博取名額,反而要通過我湯家的關系混進來?”

  其他人也將目光看過來。

  蘇奕坦然道:“我無法參與考核,修為不夠。”

  他一個宇境仙人,若不通過湯家的關系,注定不可能參與這一場只有仙君才能參加的天狩大會。

  可他此話一出,眾人神色頓時變得古怪起來。

  湯寒鋒更是忍不住冷笑:“你倒是很有自知之明,那你參加天狩大會的目的又是想做什么?”

  蘇奕飲了一口酒,道:“一為證道破境,二為探尋那一座從太荒時期延存下來的秘境。”

  眾人愕然。

  一位仙君好笑道:“就你?還想去探尋那一座位于天狩魔山深處的太荒洞府?”

  其他人也跟著笑了。

  這沈牧,實力不行,口氣可不小!

  他怕是根本不清楚,那座太荒時期延存下來的洞府,是何等兇險的一處禁地!

  “不管你是什么目的,現在你給我聽好了。”

  湯寒鋒沉聲道,“接下來的行動中,你必須老老實實配合,聽從我們的安排,不得擅自行動!”

  “另外,這一路上,在瓜分戰利品的時候,各憑本事,出力越多,分到的戰利品就越多。”

  “相反,若想不出力就獲得好處,注定是異想天開,不止我不答應,其他道友都不會答應!”

  說著,湯寒鋒盯著蘇奕,“你可明白?”

  這就是在給蘇奕立規矩。

  蘇奕心不在焉道:“好啊,各憑本事。”

  他哪會看不出,這些家伙把他視作了憑借湯家關系混飯吃的角色?

  不過,他也懶得解釋什么。

  “算你識相。”

  湯寒鋒這才心滿意足似的,不再搭理蘇奕。

  一直在不遠處打坐療傷的湯雨煙雖閉著眼眸,卻將這一切對談都聽在耳中。

  “這家伙被這般對待,怎么會一點脾氣都沒有?”

  湯雨煙不解。

  在她看來,七叔湯靈啟既然那般重視這個沈牧,此人必有非同尋常之處,說不準就是一個深藏不露的絕世狠人。

  否則,七叔焉可能會破例動用宗族的關系,讓這沈牧參與進來?

  甚至,還萬般叮囑自己,讓自己在行動時,對這沈牧言聽計從!

  對于這樣的安排,湯雨煙心中自然百般抵觸,很是不服。

  可冷靜之后,她也意識到,七叔這么做,或許是另有深意,故而,她才選擇接納蘇奕,愿意帶著蘇奕一起行動。

  可現在,看到蘇奕被其他人挖苦和輕視,竟都不敢反擊,那軟弱的表現,讓湯雨煙內心莫名地有些失望。

  “罷了,姑且就當他是一個身份特殊的……關系戶吧。”

  湯雨煙不再多想。

  數個時辰后。

  湯雨煙一身傷勢愈合,修為恢復過來,當即決定繼續行動。

  “接下來,我們去‘隕星嶺’,那地方同樣埋藏有大機緣,運氣好的話,說不準能收獲無法極難見到的‘星源母石’!”

  湯雨煙做出安排。

  百年前,她曾參與過上一次天狩大會,對天狩魔山的情況頗為熟悉,哪些地方分布著機緣,哪些地方是不能擅入的大兇禁地,她了如指掌。

  “不過,隕星嶺也很兇險,藏著許多詭異可怖的妖魔,除此,若我猜測不錯,其他仙君肯定也有人前往隕星嶺,等到了那里,盡量小心一些,避免被人坑害。”

  湯雨煙吩咐完,就帶著眾人展開行動。

  一路上,有湯雨煙帶領,除了碰到一些妖魔外,并未再發生多大的波折。

  值得一提的是,在滅殺沿途遇到的妖魔之后,由于蘇奕不曾出手,的確連一點戰利品都沒分到。

  對此,蘇奕完全不在意。

  畢竟,他的確沒出力。

  可其他仙君心中則有些不滿,愈發確定蘇奕就是來瞎混的。

  不過,礙于湯雨煙的顏面,他們并未說什么。

  半天后,一行人終于抵達隕星嶺。

  這是一座光禿禿的山嶺,占地極廣,山體千瘡百孔,盡是一些坑洞,而大山上空,雷云密布,血煞翻騰,令人心悸。

  湯雨煙帶著眾人剛踏上隕星嶺,就遭到一群妖魔的圍攻。

  那些妖魔形似猿猴,渾身毛發濃密,面孔猙獰,眼眸猩紅如血,力量極為可怖,動輒能輕易殺死尋常的仙君人物!

  它們成群出沒,悍不畏死。

  湯雨煙等人都不得不動用全力,才總算將這一批妖魔殺死,除了湯雨煙,其他人都已累得氣喘吁吁。

  不過,戰利品倒也極為豐富,足搜集到數十塊品相不凡的魔核。

  “沈牧,之前你為何不動手,被嚇傻了嗎?”

  湯寒鋒不悅地掃了蘇奕一眼。

  蘇奕打量著隕星嶺遠處的地方,隨口道:“這樣的戰斗對你們而言,并不算什么,沒必要我出手。”

  眾人差點氣笑,害怕就是害怕,裝什么呢!

  湯寒鋒正要說什么,已被湯雨煙打斷,道:“少說兩句,繼續趕路,王隕星嶺深處。”

  當即,一行人繼續行動。

  一路上,他們再次遇到了多次妖魔襲擊,雖不足以致命,卻給他們帶來極大的麻煩。

  甚至,有一次在對付一群相貌如猙獰惡鬼般的魔蝶時,湯寒鋒他們還都吃了不小的虧,負傷在身上。

  饒是如此,蘇奕也一直沒有出手。

  因為沒必要。

  在每一次戰斗爆發時,他一眼就判斷出局勢,很清楚憑湯雨煙等人的實力,足可以應對,根本無須他摻合一腳。

  只不過,湯寒鋒等人心中皆愈發瞧不上蘇奕,在行動時,全都冷著臉,不再理會蘇奕。

  蘇奕樂得清閑。

  他負手于背,不疾不徐地跟著。

  “快看!”

  直至來到隕星嶺深處,湯雨煙美眸一亮。

  遠處出現一片遮天蔽日般的血色煞霧,而在那煞霧中,有著許多繽紛瑰麗的星辰在飛舞,忽明忽滅。

  仔細看,那些星辰赫然是一塊塊拳頭大小的隕石!

  “那就是星源母石!世間罕見的神料,足以令仙王人物都垂涎,是煉制仙寶的絕品神材!”

  湯雨煙眼眸灼灼。

  其他人也露出振奮之色。

  那些星源母石,足有上百塊,像飛舞的星光般在那血霧中忽隱忽現,顯得無比誘人。

  這時候,湯寒鋒冷冷掃了蘇奕一眼,道:“這時候,你最好還不出手!”

  蘇奕笑了笑,道:“那你可要小心一些,若我沒看錯,那片血霧深處,可藏著不少厲害的家伙。”

  湯寒鋒一怔,嗤笑道:“不勞你操心!”

  湯雨煙則皺了皺秀眉,道:“沈牧說的不錯,那血霧深處,的確藏有危險的妖魔,有的甚至能對我產生致命威脅。”

  眾人皆吃了一驚,心中凜然。

  “不過,也無須擔心,我此次是有備而來。”

  說著,湯雨煙取出一條拇指粗細的雪白繩索,“這是捆靈繩,待會你們幫我護法,我用此寶收取星源母石。”

  眾人痛快答應。

  蘇奕則忽地扭頭看向遠處,“有人來了。”

  話音剛落,一片遁光呼嘯而來,絢爛耀眼。

  赫然是一群仙君人物。

  那為首的,身著黃衫,大袖翩翩,面容如青年般英俊,有著一頭雪白長發。

  “神火教絕世仙君顧東流!”

  湯寒鋒臉色頓變。

  此次天狩大會上,神火教有多位仙君出動,其中最受矚目的有足足三位絕世仙君,其中之一便是這顧東流。

  此人乃魔門的逆天妖孽,盛名在外。

  而此時,顧東流帶著一群仙君呼嘯而來,頓時讓場中的氣氛也猛地變得壓抑緊繃起來。

  湯雨煙也不禁蹙眉,她同為絕世仙君,自然清楚顧東流是何等強橫的一個對手。

  唯有蘇奕立在那,氣定神閑。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