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六百七十一章 菩提萬葉身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那小子要倒霉了。”

  那個腦袋被寶印砸出一個大包的仙君幸災樂禍笑起來。

  “真蠢,為何就不逃呢?”

  一位仙君喟嘆。

  另一位仙君咬牙切齒道:“不行,他若逃了,我心中可不舒服,大家都被打劫了,怎能缺了他?”

  他們都注意到,拙云盯上了蘇奕。

  蘇奕好整以暇地立在那,并沒有逃,而是饒有興趣地看著拙云,也不說話。

  那氣定神閑的姿態,讓拙云一怔,當即在十丈外佇足,笑容溫和道:“道友之前為何不離開?”

  蘇奕笑吟吟道:“我也是個大善人,等候在這,想著是否有機會對你大發慈悲。”

  遠處眾人錯愕,什么情況?

  拙云都怔了一下,道:“是嗎,那……道友不如配合一些,把身上魔核施舍給貧僧?”

  蘇奕道:“好啊。”

  說著,他取出一顆魔核,指尖一松,掉在地上,滾落在自己腳尖前。

  蘇奕道:“喏,自己拿吧,記得以佛門禮贊真言,好好感謝我。”

  眾人皆驚,倒吸涼氣。

  這家伙,竟敢當面羞辱拙云?

  實在太猛了!

  在此次天狩大會上,拙云可是最受矚目的絕世仙君之一,更被視作是能拿第一的熱門人物!

  看了看蘇奕腳下那一顆魔核,拙云眉頭一點點皺起,清秀的臉龐陰晴不定。

  手中,更是握緊了那塊像搬磚似的寶印。

  出乎人們意料,這一次拙云并未直接動手,而是忍住了!

  他目光凝視著蘇奕,似要把蘇奕看穿般,道:“道友這是……在侮辱貧僧?”

  蘇奕笑道:“不,著的確是施舍,我這人也心懷慈悲,眼見你像叫花子一般乞討化緣,于心不忍,自然得略表一下心意。”

  叫花子!?

  遠處那些仙君都快傻眼了,那家伙究竟是誰,竟敢當面詆毀拙云?

  可再次讓人們意外的是,拙云依舊沒動手。

  非但如此,拙云還一言不發,扭頭就走了!

  “站住,你不是說相見就是有緣嗎,還讓我留步,你怎么先走了?”

  蘇奕邁步追了上去。

  “有緣也是孽緣!貧僧還有事,先走一步,你若再追上來,可別怪貧僧身化怒目金剛,施以降妖伏魔之手段!”

  拙云大喝。

  他撒開腳丫子狂奔,速度若閃電般撕裂長空。

  “這……”

  人們瞠目,一頭霧水。

  拙云為何要逃?

  難道他怕了?

  不該啊,他可是絕世仙君!據說還擁有跨境和妙境初期仙王對抗的逆天實力!

  就在眾人驚疑時,一道響徹云霄的劍吟響徹。

  數千丈外,劍氣貫空,令天地色變。

  拙云和尚的身影,猛地停頓在那,因為那一道劍氣,就在他身前不遠處斬落,虛空都被碾碎,大地裂出一道巨大的溝壑。

  之前,他若非及時止步,差點就被這一劍劈中!

  “果然,那家伙是個深藏不露的狠茬子,之前要對我黑吃黑!”

  當感受到這一劍所蘊藏的威能,拙云暗吸一口涼氣。

  在和蘇奕對談時,

  天生靈性敏銳的他就察覺到有些不對勁,心生一股莫名的驚悸。

  故而,才會毫不猶豫選擇撤離。

  而現在這一劍,已證明他的判斷并沒有錯!

  “我施舍于你,大發慈悲,你非但不感激,反倒扭頭就走,是不是太不給面子了?”

  蘇奕身影飄然而至,眉梢含笑。

  拙云不禁苦笑,道:“我現在拒絕,還行嗎?”

  “不行。”

  蘇奕斷然道,“別人發慈悲,你就笑納,我好不容易發慈悲,你竟然拒絕,這天下哪有這門子道理!”

  拙云:“……”

  遠處眾人:“……”

  拙云忽地耍狠道:“兄弟,大道朝天,各走一邊,你非要一而再再而三逼我,那我可就真不客氣了!”

  蘇奕笑道:“最好不要客氣。”

  拙云拎著搬磚似的寶印,橫空砸了過來。

  蘇奕拂袖,道光轟鳴,一舉抵住寶印,震得此寶直接倒飛出去。

  拙云催動缽盂,頓時萬丈佛光乍現,化作一尊十丈怒目金剛,一拳朝蘇奕轟去。

  勢大力沉,天崩地陷。

  蘇奕屈指一斬。

  十丈金剛一分為二,四分五裂。

  同時,蘇奕邁步上前,無數劍氣呼嘯而起,朝拙云鎮殺而下。

  密匝匝的劍氣,席卷乾坤,刺得人眼睛都睜不開。

  拙云猛地深呼吸一口氣,寶相莊嚴,竟瞬息化作三頭六臂,分別手持缽盂、寶印、玉尺、銅燈、降魔杵、念珠,腳踏蓮臺,朝蘇奕轟來。

  兩者大戰,佛光浩蕩,劍氣縱橫,瞬間讓這片天地陷入動蕩之中,山河顫抖,萬象黯然。

  “那家伙竟這么厲害?”

  “他究竟是誰,竟能和拙云對決?”

  “無疑,咱們都看走眼了……”

  遠處,那些仙君震驚,難以置信地看著這一場曠世對決,一個個難以淡定。

  轟隆!

  劍雨如瀑,席卷長空,絞碎漫天佛光。

  那霸道的碾壓之勢,殺得拙云不得不蛻變,相形見絀。

  他臉色變得空前凝重,周身涌現起洶洶梵火,肌膚似明凈琉璃般,呈現金剛不壞之勢,全力催動道行,這才勉強擋住蘇奕的攻伐。

  而在拙云心中,已掀起驚濤駭浪。

  這是哪里冒出來的逆天怪物!?

  為何以前從不曾聽說過?

  而蘇奕大袖翩翩,儀態悠閑,舉手投足之間,劍氣捭闔,通天徹地,愈發凌厲與強勢。

  很快,拙云再次承受不住。

  他清秀的臉龐都浮現一抹驚色,再不敢怠慢,施展出壓箱底的手段。

  一座蓮臺橫空而起,花開二十四,映現三千世界之相,一陣宏大神圣的佛音禪唱聲隨之響徹。

  瞬息而已,蘇奕斬出的劍氣被那一座蓮臺一一抵消化解。

  “二十四天蓮臺秘法?”

  蘇奕笑了笑,驀地當空一抓,一道劍氣浮現手中,當空一斬。

  仿似九天銀河垂落。

  耀眼的劍氣,隱然有無數星辰洶涌其中,當斬落時,天地隨之巨震,虛空轟然紊亂。

而那一座二十四品蓮臺,則僅僅在幾個眨  眼間,就支撐不住,被劈得四分五裂,花瓣崩碎。

  拙云臉色終于變了,身影一閃,朝遠處逃遁而去。

  可看到這一幕,蘇奕卻不禁動容,眸泛異彩。

  這家伙,竟修煉了“蓮華菩提經”!

  沒有遲疑,蘇奕出劍。

  只不過這一劍,卻是斬向了自己背后。

  砰!!!

  那片虛空動蕩,一道身影踉蹌倒退,赫然正是拙云。

  再看剛才逃走的拙云,卻在這一瞬化作一道泡影消失不見。

  無疑,這是一種極不可思議的神通秘術,瞞天過海,以假亂真,虛實相生!

  若之前誤以為逃走的是拙云的本尊,必會背后受敵,遭受不可預測的下場。

  “你竟能窺破‘菩提萬葉身’的奧秘?”

  拙云難以置信道。

  他被蘇奕一劍劈中,雖最終抵消掉那劍氣中蘊藏的恐怖威能,卻難受得差點咳血,一張臉龐都有些蒼白。

  “菩提萬葉,法身萬千,他人或許會被一葉障目,難辨真假,可于我眼中,的確不算什么。”

  話說,目前朗讀聽書最好用的app,咪咪閱讀,安裝最新版。

  蘇奕淡然道。

  見此,拙云一聲喟嘆,收斂一身氣息,道:“不打了,我認栽,說吧,你是想要我身上的魔核,還是其他寶物。”

  蘇奕卻微微搖頭,道:“我對你出手,無非是想試一試,你究竟是不是‘涅提老和尚’的在世傳人罷了。”

  涅提。

  蓮華寺的祖師級人物,仙隕時代以前,被尊奉為“涅提佛帝”,開創佛門至高秘傳“蓮華菩提經”,威震天下,是踏足仙道之巔的一代絕世大能。

  當初,涅提佛帝曾鎮守第九天關十萬年,佛光所照,萬魔辟易!

  連王夜都敬佩不已。

  值得一提的是,王夜證道仙道之巔后,曾多次和涅提佛帝論道,獲得過涅提佛帝的點撥!

  哪怕在以后歲月中,王夜一身道行已勝過涅提佛帝,也對這位佛門大能敬重有加。

  正因如此,當蘇奕看到拙云時,一眼就看出,這和尚明顯修煉了“蓮華菩提經”,一身氣息浩渺空靈,若蓮臺花開,菩提生根,玄妙莫測。

  而眼下,蘇奕印證了這一點!

  拙云怔了怔,難以置信道:“就因為這一點,你才故意找我的茬?”

  蘇奕不禁笑起來,道:“是你先對我打劫的,佛門講因果,你可不能顛倒因果。”

  拙云如釋重負般,長吐一口氣,道:“我的確修煉了蓮花菩提經,不過,卻并非涅提祖師的弟子,他老人家……很久已經不再收傳人了。”

  “他人呢?”

  “仙隕時代落幕時,就已離開蓮華寺,至今杳無音訊,應該是去避禍去了。”

  拙云隨口道,“你應該也清楚,當即仙界那些踏足仙道之巔的大能,一個比一個怕死,一場莫名其妙的神禍,讓得他們一個個全都躲起來了,至今沒有一人敢顯露蹤跡。”

  言辭間,很不客氣,似對那些踏足仙道之巔的大能根本沒多少畏懼。

  說著,他忍不住道:“恕我冒昧,斗膽問一句,閣下究竟是誰,為何能識破菩提萬葉身?”

  蘇奕笑了笑,道:“佛門講究一個緣法,什么時候緣法來了,你自然清楚。”

  說罷,他揚長而去。

  拙云:“……”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