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六百七十章 悲天憫人的拙云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天狩魔山外。

  那座道場中。

  伴隨著一陣空間波動,兩個仙君人物憑空出現。

  這一幕,讓在場那些仙王都不禁愣住。

  天狩大會才剛開始不到兩個時辰,就有人被淘汰了?

  “掌教,荊峰師兄被殺了!”

  一個仙君悲慟大叫。

  荊峰,就是那個在巖漿大湖之畔死在蘇奕手底下的藍衫男子。

  “什么?”

  全場騷動,天狩大會剛開始,就有人死了?

  “誰做的?”

  一個威猛中年鐵青著臉問道。

  “若我沒猜錯,那家伙是沈牧!”

  一位仙君咬牙切齒說道。

  沈牧!

  這個名字,讓在場大多數人一頭霧水,因為以前時候,根本就沒聽說過在仙界有這么一號仙君。

  湯靈啟眼皮一跳,心中暗自苦笑,蘇道友這也太猛了吧?

  “勝王敗寇,在天狩大會上,技不如人,死亡也不可避免,難道你們兩個還想報復不成?”

  湯靈啟沉聲開口。

  不少仙王都點頭,認可這個說法。

  無規矩不成方圓,若隨便誰死在天狩魔山中,就嚷嚷著要進行報復,那早就亂了套。

  很快,又是一陣空間波動泛起,馬昆等一眾仙君出現,每個人都遭受重創,狼狽凄慘。

  這樣一幕,讓全場又是一陣騷動。

  怎么又有人被淘汰了?

  并且還一下子淘汰了足足七人!

  “馬昆,這是怎么回事?”

  太清教的一位仙王沉聲開口。

  他一身蟒袍,威儀十足,名叫武凌空。

  “回稟師伯,我們都是被那個沈牧害了!此人手段極為歹毒,一言不合就下死手,若非我等逃得快,差點就殞命!”

  馬昆滿臉的憤恨。

  又是那個沈牧!

  一時間,在場那些仙王都不禁驚詫。

  一個人而已,在如此短時間內,就淘汰掉這么多人,還殺了一個,這可不簡單啊!

  “湯道兄,據我所知,那沈牧參與此次天狩大會,是你們湯家給的名額吧?”

  太清教仙王武凌空,看向了高坐主位上的湯金虹。

  湯金虹。

  湯家一位輩分極高的老古董,之前的歲月中一直在閉關,曾經歷仙隕時代的浩劫。

  此次湯家舉辦天狩大會,直接把這位老古董搬了出來鎮場子。

  “不錯。”

  湯金虹神色不動,淡淡說道,“這沈牧是一個難得一見的絕才,實力本就不遜色于絕世仙君,敗在他手底下,不虧。”

  場中震動,不遜色于絕世仙君!?

  這樣的真相,大大出乎在場人們的意料。

  一位仙王感慨道:“你們湯家可隱藏的太深了,若早知道這沈牧不簡單,在猜誰能成為此次天狩大會魁首時,我一定也押他一注!”

  也有仙王好奇道:“這么說,那沈牧已被你們湯家招攬了?”

  湯金虹搖頭,無奈道:“我湯家倒是想這么做,可惜,那沈牧志存高遠,不可能為我湯家所用。”

  一番話,讓那些仙王都不禁驚訝,神色各異。

  那沈牧,竟然拒絕了湯家的招攬?

唯有湯靈啟神色  古怪,金虹老祖那番話說的倒也沒錯。

  不過,不是蘇奕拒絕他們湯家,而是他們湯家根本不敢這么做!

  在如今的湯家,只有他和金虹老祖知曉沈牧的真正身份,同樣,也只有他們清楚,一旦讓人知道沈牧就是蘇奕,僅僅在場那些仙王,恐怕都會忍不住找上門去!

  “這樣的天狩大會才有意思,我倒是巴不得多出現一些和沈牧一樣的黑馬,讓此次的天狩大會充滿變數!”

  有仙王笑道,“如此一來,咱們之間的對賭,自然也就多了許多變數,其樂無窮!”

  頓時,場中一片歡笑聲。

  而馬昆和那些被蘇奕淘汰的仙君,全都傻眼了。

  被淘汰不說,他們反倒像小丑一般淪為陪襯,讓那沈牧成功引起了在場那些仙王的注意力!

  恥辱啊!

  天狩魔山。

  蘇奕離開了那片巖漿大湖,再次上路。

  “這一株幽火冰蓮倒是難得一見的天材地寶,待我證道虛境后,足可用來鞏固一身道行。”

  蘇奕手中,在把玩一顆僅僅杏仁大小的魔核。

  這是從那一條黑蛇體內取出,看似不起眼,可這魔核內卻蘊積著一股純凈的巴蛇真血!

  價值之大,遠不是他之前搜集的那兩塊魔核可比!

  “這塊魔核,可以用來淬煉氣血和體魄,同樣可以在我證道虛境時派上用場。”

  蘇奕翻手收起那塊魔核,負手于背,一邊感應著天地間的氣息,一邊朝前行去。

  半個時辰后。

  轟隆!

  云層之上,忽地掠出一群通體銀色的蝙蝠,密密麻麻,成千上萬,像一片銀色的風暴般,朝蘇奕席卷而來。

  這些銀蝙蝠青面獠牙,渾身盡是血腥煞氣,兇厲可怖。

  它們唇中發出的嘯音,形成如排山倒海般的音波漣漪,足可輕易震碎仙君人物的神魂!

認識十年的老書友給我推薦的追書app,咪咪閱讀!真特么好用,開車、睡前都靠這個朗讀聽書打發時間,這里可以下載  蘇奕不閃不避,主動迎了上去。

  劍氣縱橫,閃耀九天。

  璀璨凌厲的劍意,貫沖山河之間,每一劍斬落,必有成群的銀色蝙蝠斃命當場。

  遠遠望去,蘇奕一個人而已,卻似風卷殘云,殺得那銀色蝙蝠大軍七零八落,血雨如瀑般傾灑。

  片刻后。

  蘇奕收手。

  虛空中血腥彌漫,大地上盡是銀色蝙蝠的尸骸。

  最后,讓蘇奕從戰場中找到三十九顆魔核,品相只能算普通,遠不如那塊蘊積巴蛇真血的魔核。

  “這外圍地帶的妖魔,終究太不堪了一些。”

  蘇奕意識到,或許只有進入天狩魔山核心腹地,才能獲得更多的魔核,并且品相也會更高。

  接下來的路上,蘇奕不曾停下腳步,偶爾遇到妖獸侵襲,便直接殺過去,渾然沒有退避的意思。

  這一路上,他也遇到其他一些仙君人物,但可惜的是,一直沒能沒有碰到弓南風和褚霸天。

  一天后。

  蘇奕在一片黑霧彌漫的山谷前佇足。

  到了此時,他終于意識到一件事,在自己憑借那塊秘符前往和湯雨煙匯合時,這女人同樣也在趕路,在朝天狩魔山深處行去!

  “她這是在找什么機緣嗎,竟都不曾停下過腳步。”

  蘇奕眉頭微皺。

  想了想,他繼續朝前行去。

  反正都是前往天狩大山深處,倒也沒什么。

  穿過那一片黑霧彌漫的峽谷,眼前視野豁然開朗,出現一片綿延起伏的丘陵。

  而后,蘇奕看到了一幕古怪的畫面。

  一個身著僧衣,面容俊秀,風姿出塵的和尚,站在一座丘陵前,一手托著缽盂,一手拎著一塊四四方方的寶印。

  在這和尚前方,一群仙君人物戰戰兢兢地立在那,每個人神色間都寫滿了忐忑和不安。

  “我佛慈悲,我心向善,不忍殺生,往常時候,就是腳下路過一只螻蟻,貧僧都不忍踩踏,諸位自然也無須害怕。”

  那僧人開口,他面容俊秀如青年,一派寶相莊嚴、悲天憫人的神色。

  一個仙君結結巴巴道:“拙云佛子,你既心存良善,為何……為何卻要施展大神通,將我等困在此地?”

  拙云!

  佛門巨頭勢力蓮華寺的一位絕世仙君,天生慧根,天下佛門公認的佛子,身懷大氣運,一身道行已臻至圣境登峰造極的地步。

  此時,拙云神色悲憫道:“諸位誤會了,貧僧之所以留下各位,是想和各位化緣,懇請各位將身上的魔核施舍給貧僧。”

  眾人:“……”

  當即,一個仙君怒道:“他媽的,打劫就打劫,還化緣?你這禿驢也太……”

  拙云拎著那塊四四方方的寶印,砸在了那仙君身上,后者一個趔趄,噗通跌坐在地,眼前直冒金星,額頭都腫起一個大包,發出痛苦的嚎叫。

  眾人驚悚。

  這拙云和尚清秀和善,滿臉悲憫,誰能想象,下起手來竟如此狠?

  簡直就像世俗中拎著搬磚砸人的流氓般,手法那叫一個干脆利索。

  蘇奕都不禁怔了一下。

  這和尚……手很黑啊!

  拙云邁步來到那挨了一記的仙君身前,溫聲道:“施主,還請發發慈悲,將魔核施舍給貧僧吧。”

  說著,遞出手中的缽盂。

  那仙君渾身哆嗦,可最終頹然,乖乖地將身上的魔核拿出,放在了缽盂中。

  拙云頓時滿意,口宣佛號,“善哉無量佛,道友宅心仁厚,慷慨無私,以后必有福報。”

  那仙君氣得恨不得破口大罵,善你娘的哉,慷你娘的慨,福你娘的報!

  這他娘也是佛門巨頭勢力蓮華寺的佛子?

  活脫脫一個假慈悲的敗類!

  “這位施主,該你了。”

  拙云目光看向下一個仙君。

  很快,那些仙君都陸續認慫,老老實實把身上的魔核交了出來。

  其中,一個仙君只交出身上的一部分魔核,自以為可以蒙混過關,結果被拙云一眼識破,直接一寶印呼在身上,砸得頭破血流,哭爹喊娘,最終老老實實交出了全部的魔核。

  將這一切盡收眼底,蘇奕總算看出,這拙云和尚絕對是佛門中的一個另類,不僅下手狠,還不要臉!

  剛想到這,蘇奕忽地注意到,遠處的拙云將目光看向了自己這邊!

  “相見就是有緣,這位施主請留步!”

  拙云說著,似唯恐蘇奕逃走般,一步邁出,腳下生蓮,瞬息就來到蘇奕身前。

  那清秀的臉龐上盡是溫和的笑容。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