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六百六十八章 幽火冰蓮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對于湯雨煙的提醒,蘇奕一笑置之。

  他也展開行動,朝遠處的天狩魔山掠去。

  很快,他們這些仙君的身影陸續穿過那覆蓋在天狩魔山四周的煞霧結界,消失不見。

  而那片道場中,一眾仙王和各個仙道勢力的大人物們,則分別列席而坐。

  此次天狩大會,期限是一個月。

  看似漫長,可對他們這些閉關一次就動輒以百年千年計算的仙道人物而言,根本不算什么。

  “只希望,雨煙把我那番話牢記在心了,千萬別胡來。”

  湯靈啟心中喃喃。

  “來來來,老規矩,開始下注,猜一猜誰將是此次天狩大會的魁首!”

  一位仙王哈哈大笑,急不可耐地說道,“這一次,我押太一教的翁長鋒能拿第一!就賭一株仙王級寶藥!”

  頓時,那些仙王都興致勃勃押注起來。

  在以前的天狩大會上,都會有類似的對賭上演,誰能猜對哪個仙君人物能成為第一名,誰就算獲勝。

  賭贏的人,就能瓜分那些豐厚有人的賭注。

  這一次也不例外。

  “我押蓮華寺的拙云能拿魁首,此子天生慧根,少年時就有‘天生佛子’的美譽,到如今已是仙君中最頂尖的曠世人物,曾被神機閣點評為‘威勝羅漢,才驚佛陀’!”

  “我押注太清教弓南風,此子可不簡單,本身就是神霧山弓氏一族的后裔,天賦異稟,天賦逆天,又拜太清教掌教血霄子為師,一身道大圓滿層次的仙君修為深不可測。”

  “我押岑白鯉!”

  “我押費貞!”

  “我押褚霸天!”

  ……那些仙王,陸續拿出各種珍稀的寶物,紛紛下注。

  就連在場那些仙道大人物們,也忍不住心癢難耐,參與到對賭之中。

  湯靈啟見此,心中卻一陣哂笑。

  換做蘇奕沒有參與天狩大會的話,這些仙王所押注的角色,的確每個都有機會沖擊第一名。

  可有蘇奕在,注定將上演未知的大變數!

  “湯兄,你為何不玩一把?”

  一位大人物笑問道。

  湯靈啟本不欲參與,可想了想,還是沒忍住,答應道:“這次,我要分別押注,就不信無法贏一把。”

  說著,他分別在“湯雨煙”“沈牧”等足足五個名字上下注。

  這么做,也是想分散在場那些大人物注意力,避免被人看出,他真正要押的,其實只有如今以“沈牧”這個身份行動的蘇奕一人。

  很快,那些仙王又談起和那一座從太荒時期延存下來的秘境有關的事情。

  “也不知那座秘境中,究竟藏著怎樣的機緣。”

  “應該和太荒時期的先天神魔有關,按古籍記載,太荒時期,乃是神魔縱橫的天下,一些誕生于混沌中的神魔,從橫空出世那一天,便擁有摘星拿月,通天蓋地的實力!”

  “不錯,應該如此,一些恐怖的先天神魔,甚至堪比踏足仙道之巔的太境人物!”

  “不止如此,據說在太荒時期,一些先天神魔甚至踏上了封神之路,成為真正的神!”

  “總之,那座秘境定然不簡單!”

  “可惜,只有仙君人物才有機會進入其中。”

  ……聽著這些議論,湯靈啟再次想起了蘇奕。

  據他所知,蘇奕此次之所以參與天狩大會,就是沖著那一座太荒秘境而來!

  天狩魔山。

  外圍地帶。

  一片寸草不生的荒原上,天穹煞霧彌漫,大地上泛著干涸的暗紅色,似被鮮血浸泡過。

  一陣風呼嘯而過,帶來一陣嗆鼻的腐朽氣息。

  蘇奕的身影憑空出現。

  他目光環顧四周,略一感應,眉頭微皺。

  好厚重的煞氣!

  這天地間,似沉淀著萬古未散的血煞氣息,足以腐蝕仙人的氣血和魂魄!

  若在此地待久了,就是仙君也受不了,會被血煞氣息影響神智,極容易陷入癲狂如魔的狀態中。

  “這鬼地方,怕是藏匿著不少以血煞之氣為生的妖魔。”

  蘇奕暗道。

  正自思忖,附近區域中,陸續有空間漣漪泛起,而后映現出一個又一個仙君人物的身影。

  眾人散落在不同的地帶,可彼此對視的時候,皆充滿警惕,嚴陣以待。

  氣氛也悄然變得緊繃起來。

  在外界,他們或許可以自報名號,相互寒暄和結識。

  可在這天狩魔山,他們彼此就是競爭對手,在搶奪機緣時,甚至會毫不客氣的下死手!

  “各位,我乃太一教傳人馬昆,效命在翁長鋒師兄手下,誰若愿意加入我們的陣營,可以跟馬某一起行動。”

  驀地,一個身著藏青道袍的男子開口,“馬某不敢保證其他,起碼可以保證,遇到危險時,大家能同進同退!”

  “除此,若獲得機緣,也會公平分配!”

  一番話,讓場中一陣騷動。

  “馬昆道兄,此話當真?”

  有人不禁問道。

  馬昆神色矜持道:“當然,你信不過我,難道還能信不過我太一教的招牌?你大可放心,我們太一教可不會干那些卸磨殺驢,過河拆橋的事情。”

  “好,我愿跟道兄一起行動。”

  “算我一個。”

  頓時,數個仙君人物答應下來。

  馬昆目光一掃其他人,淡淡道:“機會只有一次,諸位若就此錯過,在之后的行動中,咱們再相見時,恐怕就是對手了。”

  一些人臉色微變,很快,又有兩個仙君選擇加入馬昆的陣營。

  “諸位,好自為之!”

  馬昆笑了笑,帶著那些仙君轉身而去。

  直至目送他們的身影消失,一個灰袍男子不禁冷笑道:“跟太一教合作,哪可能撈到好處?怕是連口湯都喝不到!”

  “這還算輕的,若遇到不可預測的危險,那些加入太一教陣營的道友,怕是會成為替死鬼!”

  忽地,有人提議,“各位,要不我們一起行動如何?彼此也能有個照應。”

  “好啊,不過需要先把規矩談好!”

  “這是自然。”

  ……頓時,一些仙君攀談起來。

  “沈牧道友,你可愿和我們一起行動?”

  有人主動向蘇奕發出邀請。

  “不了。”

  蘇奕搖了搖頭,轉身而去。

  很快,他峻拔的身影消失在荒原上。

  “那家伙又不是絕世仙君,竟然要一個人行動,這和找死有什么區別?”

  “或許,他是根本不清楚這天狩魔山是何等危險!”

  “據我所知,就是那些絕世仙君,都各自召集了許多幫手,不敢掉以輕心。”

  ……人們議論,認為獨自行動的蘇奕,簡直和找死也沒區別。

  須知,在過往每一次天狩大會上,但凡獨自行動的角色,無非兩個下場。

  要么早早地被淘汰出局。

  要么死在了這天狩魔山中!

  僅僅半個時辰后。

  獨自行動的蘇奕,遇到了一群血色魔蛛!

  每一只都有磨盤大小,通體赤紅,氣息兇殘暴戾,堪比圣境初期的仙君,足有三十多只。

  它們藏匿在大地深處,突兀間殺出來,呈圍攏之勢,朝蘇奕撲殺而至。

  轟隆!

  天地動蕩,這些血色魔蛛張嘴噴出血色的魔焰大網,遮天蔽日,一重重疊加起來,完全沒有任何死角,讓人逃無可逃,避無可避。

  根本不用懷疑,一旦被困住,會瞬息淪為這些魔蛛的盤中餐!

  蘇奕袖袍一揮,劍吟響徹九天,一蓬劍雨激射十方。

  瞬息間,便將那三十多頭魔蛛屠戮一空。

  血雨滂沱,斷臂殘肢飛灑。

  令人心驚的是,那些魔蛛的血水蘊含著可怕的腐蝕力量,在飛灑的時候,將附近虛空都腐蝕得千瘡百孔,大地上的巖層都被消解!

  不過,這自然傷不到蘇奕。

  他都沒有去閃避,當那些血水飛灑過來時,就被他周身的大道力量輕而易舉化解掉。

  很快,蘇奕從場中搜集到兩顆魔核。

  都有桃核大小,通體呈淡金色,內蘊著一股驚人的精純血氣,隱隱約約,還縈繞著一絲絲的神性力量。

  似此等寶物,既可以入藥,也可以煉器,在外界極為少見。

  “三十多頭魔蛛,僅僅只有兩頭煉出了魔核?”

  蘇奕怔了怔。

  談不上失望,這里畢竟是天狩魔山的外圍地帶。

  收起魔核,蘇奕再次上路。

  在他手中,握著一塊秘符,那是湯雨煙所贈,感應著秘符上的氣息,讓蘇奕大致分辨出一個方向,朝前行去。

  沒多久,遠處地方傳來一陣驚天動地的轟鳴聲,一道熔漿火浪沖霄而起,照亮那昏沉的天宇,耀眼刺目。

  那是一座巖漿大湖,正在劇烈沸騰爆發。

  神異的是,巖漿大湖中央,竟生著一株雪白的冰蓮,在翻騰的熔漿中搖曳生姿,噴薄出如夢似幻的光霞。

  一株冰蓮而已,卻引得整座巖漿大湖沸騰爆發,天搖地動!

  這無疑是一株極罕見的天材地寶!

  許多仙君已聞聲而動,紛紛來到這巖漿大湖之畔,目光灼灼,蠢蠢欲動。

  蘇奕也來了,一眼就看出,這是一株外界難得一見的曠世寶藥,名喚‘幽火冰蓮’,價值無量,對淬煉神魂和體魄力量有著不可估量的好處。

  不過,眾人都沒有輕舉妄動。

  誰都能清楚感受到,那巖漿大湖很危險,充斥可怕的毀滅氣息。

  忽地,一個玉袍男子出現在蘇奕不遠處,微笑開口:“這位朋友幫個忙,去把那株仙藥給我帶過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