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六百六十六章 褚霸天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小姑,我來為你介紹,這位是沈牧沈道友。”

  湯寶兒走上前,笑著介紹。

  湯雨煙哦了一聲,道:“修為。”

  湯寶兒怔了一下,這才明白過來,“沈道友是宇境大圓滿修為。”

  “宇境?”

  湯雨煙黛眉又皺了一下,道,“來歷。”

  她語氣變得生硬而幽冷,就如在審訊般。

  而蘇奕敏銳察覺到,這位湯家的絕世仙君,從進入此地開始,就在審視自己,隱隱帶著一絲若有若無的敵意。

  這顯得很莫名其妙。

  當然,蘇奕還不至于計較這點細枝末節,但也懶得說什么,自顧自坐在那飲茶,氣定神閑。

  湯寶兒明顯也察覺到有些不對勁,忍不住道:“小姑,你這是怎么了?沈道友是我最敬重的朋友……”

  湯雨煙直皺眉頭,道:“我怎么就不知道,你何時交了這樣一個來歷不明的朋友?還說什么最敬重……他一個宇境仙人,有什么值得你去敬重的?”

  這番話,毫不客氣,根本不掩飾對蘇奕的排斥。

  湯寶兒頓時不樂意了,道:“小姑,宇境仙人怎么了,數月之前在第七天關,可有一位宇境仙人斬了多位仙王,掀起了一場震驚仙界的血雨腥風!”

  湯雨煙一怔,不禁好笑道:“你說的是那個蘇奕吧,我知道他,的確是一個古今難見的逆天人物,可你怎么會幼稚到拿此人和蘇奕相比?”

  言外之意就是,這沈牧配嗎?

  湯寶兒一陣無語。

  還不等她開口,湯雨煙已再次說道:“這世上,宇境仙人千千萬萬,可蘇奕只有一個!”

  “不提其他,僅僅是他能夠憑自身實力斬殺銀月魔族絕世魔侯銀北武這等戰績,放眼整個仙界,都找不出任何一個宇境仙人能夠和他對比!”

  說著,她那一對美眸中也不由浮現一抹敬佩,“似此等人物,絕對稱得上舉世無雙、獨步古今,想不讓人敬重都難!”

  湯寶兒和蘇奕對視一眼,神色皆變得古怪起來,啼笑皆非。

  若非不能泄露蘇奕身份,湯寶兒都恨不得大聲說一句,小姑,你睜大眼睛看看,現在被你排斥的沈牧,就是讓你這位絕世仙君都油然欽佩的蘇奕啊!

  可這樣的話,湯寶兒只能憋在肚子里。

  湯雨煙沒有注意到這些。

  她目光重新看向蘇奕,道:“說說吧,你是什么來歷,如何結識寶兒的,心中又存著什么目的?若不老實交代,等我查出真相,你的下場注定不會好了!”

  語氣幽冷,一如在審訊犯人。

  “小姑!!”

  湯寶兒氣惱跺腳,“沈道友可是我朋友,你的態度可未免也太不好了,再這樣的話,你就離開吧!”

  湯雨煙嘆道:“丫頭,知人知面不知心,我若非在意你的安危,擔心你被別人坑騙和利用,怎會理會這些事情?”

  蘇奕:“……”

  他總算看出來了,湯雨煙分明是認為,自己接近湯寶兒是另有企圖!

  故而,才會對自己不假辭色,充滿敵意!

  湯寶兒氣鼓鼓道:“小姑,這可是咱們湯家的地盤,你覺得沈道友敢在此地胡作非為嗎?”

  湯雨煙道:“你越為他說話,我就越擔心你已經被灌了迷魂湯,這樣吧,等我問清楚他的來歷,再做決斷,若真的誤會他了,我主動道歉,如何?”

  猛地,一道訓斥聲在樓閣外響起:

  “雨煙,你簡直太放肆!”

  湯靈啟走了進來,陰沉著臉。

  無疑,他早已將樓閣內發生的動靜聽在耳中。

  湯雨煙黛眉蹙起,道:“七叔,此話怎講?”

  湯靈啟卻不理會,直接來到蘇奕身前,面露愧色,道:“讓蘇道友見笑了,還望莫怪。”

  蘇奕擺了擺手,道:“不知者不罪。”

  湯雨煙怔然,敏銳察覺到不對勁,難以置信道:“七叔,你……怎會向他一個宇境仙人賠禮?”

  湯靈啟冷哼道:“雨煙,我只能告訴你,沈道友乃是我們湯家請都請不來的貴客,現在,你必須為自己那無禮的舉動道歉!”

  聲色俱厲。

  湯雨煙俏臉頓變,道:“您……讓我跟他道歉?”

  蘇奕見此,卻一陣意興闌珊,道:“不必了,此事到此為止,我還不至于為這點小事計較。”

  湯雨煙神色一陣陰晴不定。

  她已經意識到,自己可能的確誤會了那沈牧,可內心的尊嚴和驕傲,卻讓她抗拒去向這樣一個宇境仙人道歉賠罪。

  見此,湯靈啟也一陣頭疼。

  湯雨煙什么都好,就是性情太冷傲。

  “雨煙,你先退下吧。”

  湯靈啟擺了擺手。

  湯雨煙沒有再說什么,轉身而去。

  這個小插曲很快就過去。

  湯靈啟落座,笑著跟蘇奕寒暄起來。

  對于蘇奕今天前來湯家,他也感到無比驚喜。

  交談時,蘇奕忽地問道:“我想跟你打探一件事。”

  說著,他把神霧山弓氏一族后裔弓南風進入太清教修行的事情說出。

  最后,他說道:“這神霧山弓氏一族,莫非已投靠太清教?”

  湯靈啟道:“這并非什么秘密,早在仙隕時代的時候,神霧山弓氏一族遭受浩劫沖擊,陷入內憂外患的處境中。”

  “當時,正是太清教出手,在關鍵時刻幫弓氏一族排憂解難,化險為夷,從那以后,弓氏一族便依附在了太清教麾下,一直到如今。”

  蘇奕一怔,道:“太清教就這么好心?”

  湯靈啟眼神微妙,壓低聲音道:“這只是糊弄世人的說辭,據我們湯家打探到的消息,仙隕時代時,遭受浩劫沖擊的弓氏一族,的確處于內憂外患中。可太清教當時并未幫忙,而是選擇了趁火打劫!”

  蘇奕眼眸微凝。

  就見湯靈啟繼續道:“當時,太清教欲圖讓弓氏一族臣服,結果遭到了弓氏一族激烈的反抗。”

  “最終,太清教大軍壓境,一舉將弓氏一族重重圍困,殺得此族血流成河,尸骨無數。”

  “在這殘酷的血腥屠戮中,弓氏一族僅剩下的那些族人最終支撐不住,選擇了向太清教臣服!”

  “從那之后,神霧山弓氏一族,就成了太清教的一個附屬勢力,一直到如今。”

  蘇奕這才恍然,輕語道:“原來如此。”

  他哪會不清楚,太清教為何會對弓氏一族趁火打劫?

  必然和自己的前世有關!

  須知,弓氏一族曾效命在王夜麾下,僅僅這一點就已注定,弓氏一族會被太清教仇視和打擊!

  湯靈啟取出一塊信符,遞給蘇奕,道:“道友,這是一塊參與天狩大會的信符。”

  “憑此信符,可進入天狩魔山外圍覆蓋的煞魔結界,若在行動中遇到致命的危險,也可捏碎信符,自會第一時間從天狩魔山挪移出來。”

  “當然,即便如此,也注定會出現不可避免的危險,畢竟,一旦遇到出其不意的偷襲,恐怕連捏碎信符的機會都沒有。”

  “在過往的天狩大會上,不乏有一些仙君人物殞命,原因就是沒能在遭遇危險時,第一時間捏碎身上的信符。”

  湯靈啟耐心解釋了一番,又取出一件衣袍,遞給蘇奕,“這是天幻冰蠶吐出的蠶絲煉制的一件道袍,可遮蔽和斂去身上的氣息,只需穿上他,仙王也無法窺破道友的修為。”

  蘇奕眼神古怪,道:“你在為我報名時,該不會把我當做仙君來參與大會了吧?”

  湯靈啟頓時有些尷尬,訕訕道:“的確如此,畢竟,按照天狩大會的規矩,唯有仙君才能參與進來。”

  “不過,在我看來,道友根本不必介意這些,以你的實力,輕松可斬殺仙君,哪怕在進入天狩魔山后,被人識破修為又能如何?”

  一番話,讓蘇奕不禁啞然。

  以往時候,都是修為境界高的人,把修為偽裝的很低,扮豬吃虎。

  現在倒好,湯靈啟直接讓自己一個宇境仙人去冒充仙君,總感覺有點怪怪的。

  不過,蘇奕倒也不在意這些。

  修為境界的高低,在他眼中根本不重要。

  湯寶兒卻忍不住道:“叔祖,剛才小姑姑已經清楚小哥是宇境修為了,而且小姑她也會參與天狩大會,萬一……”

  湯靈啟道:“我待會去跟她,保證讓她守口如瓶。”

  接下來,又閑聊片刻,湯靈啟帶著蘇奕一起離開,親自為他安排了一處居住之地。

  而后,湯靈啟這才告辭。

  房間中,蘇奕拎出藤椅,愜意地坐了進去,而后拿出一塊玉簡,打量起來。

  玉簡是湯靈啟所留,其上記載著此次參與天狩大會的仙君人物的名單。

  共有一千零九十三人。

  每一個仙君的姓名、來歷、修為等資料,皆詳細記載于其中。

  太清教的弓南風,便在名單之上。

  蘇奕走馬觀花般匆匆瀏覽了一遍,正準備收起玉簡,忽地眼眸一凝,注意到名單上的一個仙君人物。

  褚霸天。

  東海碧霄仙宮絕世仙君,夔牛靈族純血后裔,東海十大仙君之一,碧霄仙宮掌教門下第七真傳弟子。

  其玄祖,乃是絕世大能弒空帝君!

  “這小子,原來是褚神通的后人……”

  蘇奕眸光閃動,“若把這褚霸天擒下,以后何愁找不到‘褚老兒’的下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