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 小姑姑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古族湯氏,乃是仙界一方巨頭勢力。

  在湯氏的地盤上,就是仙王人物都不敢胡來。

  尤其是最近一段時間,隨著“天狩大會”即將上演,不知多少仙界的大人物紛至沓來,匯聚在湯氏的地盤上。

  饒是那些兇狂絕世的狠人,都收斂了許多,客客氣氣的。

  可現在,竟有人敢在湯寶兒的宅邸中動手傷人!

  僅從這種舉動,就讓駐守在附近的那些湯氏護衛震怒,故而第一時間就氣勢洶洶朝蘇奕沖去。

  遠處那些貴胄人物先是一驚,旋即都精神一振,露出期待之色,大有唯恐天下不亂的架勢。

  “快,快擒下那狂徒!”

  隋云水捂著紅腫的臉頰大叫。

  而對于這一幕,蘇奕神色淡然如舊。

  他此來的確是要參加天狩大會,但最重要的目的,是去看一看那一座從太荒時期延存下來的秘境。

  若真逼不得已,他大不了大鬧一番,揚長而去。

  “閣下是束手就擒,乖乖就范,還是打算負隅頑抗?”

  那些湯氏護衛中,一個魁梧中年沉聲開口。

  他眸光如電,殺氣騰騰,一身仙君層次的氣機,牢牢鎖定在蘇奕身上。

  蘇奕瞥了此人一眼,道:“我覺得,你還是去請示一下湯寶兒為好,省得釀下大錯。”

  魁梧中年眉頭皺起,他一眼看出,這一襲道袍,頭盤道髻的年輕人,似乎并非虛張聲勢,而是有恃無恐!

  不過,這里是湯家,無論是誰鬧事,都不能容忍!

  想到這,魁梧中年沉聲道:“不管閣下是誰,不管你是什么來歷,還請配合一些,跟我們走一趟!”

  蘇奕都懶得再廢話,直接道:“那就動手便是。”

  那隨意自若的姿態,落在那些湯家護衛眼中,就顯得格外的囂張和狂妄,一個個都被激怒。

  隋云水更是大叫:“諸位都瞧見了,此人性情跋扈,目中無人,都敢在湯家地盤上行兇,分明就是沒把湯家看在眼中,此時不擒下她,更待何時?”

  遠處,那些觀望的貴客也都紛紛出聲,煽風點火。

  “鬧事之人,必須嚴懲!”

  “就是,這可是寶兒姑娘的宅邸,豈能容忍這等狂徒撒野?”

  ……一下子,矛頭全都指向蘇奕一人。

  蘇奕卻視若無睹,都懶得再說一個字,氣定神閑地立在那,自顧自地飲酒。

  魁梧中年神色一陣陰晴不定,旋即猛地一咬牙,道:“得罪了!”

  說著,他一揮手,正要命令那些護衛出手擒下蘇奕。

  “住手!”

  一道悅耳的聲音響起,透著憤怒。

  就見遠處一條回廊中,匆匆走來一群人。

  為首的,是一個身著藕粉色襦裙,外套杏黃衫子,美麗嬌俏的少女,眸似新月,眉如遠山,風姿綽約。

  正是湯寶兒!

  看到她出現,場中一陣騷動。

  那些觀望的貴客都不禁精神抖擻,連寶兒姑娘都被驚動了,這一下,事情可就真的鬧大了!

  “見過小姐。”

  那些湯家護衛皆第一時間停下手中動作,紛紛向湯寶兒見禮。

  湯寶兒根本沒理會。

  她匆匆跑來,靈秀的眸掃了蘇奕一眼,初開始有些困惑,可當看到蘇奕手中拎的酒葫蘆時,頓時恍然明白過來。

  “小哥,你沒事吧?”

  湯寶兒脆聲問道。

  聽到這熟悉的稱謂,蘇奕不禁啞然,搖頭道:“沒事。”

  湯寶兒暗松一口氣,道:“那就好,都怪我來晚了一步,否則,肯定不會讓你受半點委屈。”

  魁梧中年和那些護衛都不禁愣住,意識到不對勁。

  “小姐,他……”

  魁梧中年剛要解釋。

  湯寶兒俏臉一沉,道:“無須解釋,我就想知道,是誰招惹了我的朋友!”

  聲音冰冷,透著慍怒。

  魁梧中年等人額頭直冒冷汗,下意識把目光看向隋云水和那枯瘦老者。

  隋云水臉色頓變,道:“表妹,我……”

  湯寶兒直接打斷,道:“把他們兩個帶走,先關押起來,交給伍老處置,就說他們得罪了我最重視的朋友,其他的,讓伍老自己看著辦吧。”

  “是!”

  魁梧中年領命。

  他心中震顫,一陣后怕,這才終于意識到,剛才差點就釀下一場大錯!

  誰能想象,那其貌不揚的年輕人,竟是小姐最重視的貴客?

  根本不用懷疑,那隋云水和身邊的老奴要倒大霉了!

  隋云水臉色煞白,掙扎著辯解道:“表妹,你聽我解釋,剛才是一場誤會!我……”

  話沒說完,他直接被拍暈過去,連同身邊那個老奴一起,被魁梧中年身邊那些護衛拖走。

  魁梧中年則留下來聽命。

  “他們呢,可曾得罪我朋友?”

  湯寶兒目光看向遠處,那些看熱鬧的貴客全都色變,到了此時,誰還能不清楚狀況?

  魁梧中年低聲道:“回稟小姐,他們并不曾得罪那位公子,只不過是言辭之間有些不敬而已。”

  “言辭不敬也不行!”

  湯寶兒蹙眉,眼神冰冷,“將他們全都轟走,不允許再出現在我們宗族的地盤上!”

  “是!”

  魁梧中年領命。

  那些專門前來拜見湯寶兒的貴胄人物都傻眼了,打破腦袋也沒想到,自己僅僅只是看一場熱鬧而已,就遭受到這等無妄之災。

  而湯寶兒已不再理會這些,轉身看向蘇奕,道:“小哥,你可覺得解氣?”

  蘇奕聳肩道:“談不上解氣,只感覺……挺無聊的。”

  湯寶兒忍不住笑起來。

  接下來,少女親自帶路,和蘇奕一起朝遠處一片鱗次櫛比的樓閣行去。

  在少女身后,還擁簇著一群扈從,直似眾星拱月。

  一座古色古香的樓閣內。

  侍女斟茶倒水,呈上各式各樣點心。

  待蘇奕落座后,湯寶兒吩咐那些扈從和侍女離開,頓時整座樓閣內,只剩下她和蘇奕兩人。

  “小哥,前些天的時候,我和叔祖還在聊天,想著你會否前來參加此次的天狩大會,叔祖更是托了許多關系,前往白蘆洲找你,可都沒有找到。”

  少女聲音清脆,嘰嘰喳喳說道,“可不曾想,你今天就來了,相信叔祖若知曉,肯定也會和我一樣高興。”

  說著,還不等蘇奕開口,她就眨巴著水靈靈的眸,好奇道:“小哥,你怎地忽然喬裝易容了?唔……我明白了,肯定是不想被人識破身份!”

  “數月前,那發生在第七天關的事情,早就傳遍天下,叔祖還曾分析說,小哥看似名揚仙界,實則也等于站在了風口浪尖上,必然會被許多麻煩找上門和……”

  少女明顯很興奮和喜悅,話都變多了,說個不停。

  蘇奕倒也不感覺厭煩。

  少女明眸皓齒,靚麗活潑,嗓音也叮咚悅耳,本就秀色可餐,又怎會惹人厭呢。

  而從少女的言談中,也是讓蘇奕了解到一些和“天狩大會”有關的情況。

  此次天狩大會,不止有各大巨頭勢力的絕世仙君參與進來,還有其他來自仙界各地的頂尖級仙君人物,同樣都已報名。

  加起來足有上千人!

  的確稱得上是盛況空前。

  不過,真正稱得上“絕世”二字的仙君人物,也僅僅只占據一小部分,約莫在三十人左右。

  其中,最負盛名的一小撮絕世仙君,幾乎全都來自太清教、太一教、蓮華寺這些巨頭勢力中。

  像太清教的弓南風、岑白鯉,太一教的翁長鋒、費貞、蓮華寺的拙云等等。

  皆是足以震爍古今的絕世仙君,在仙界四十九洲之地,都有著赫赫聲名。

  而在湯家,同樣有一位堪稱絕世的仙君,名叫湯雨煙,是湯寶兒的小姑姑,一位驚采絕艷的天縱奇才。

  對此,蘇奕也僅僅只當是閑談來對待,興趣并不大。

  “小哥,我叔祖正在接待一些貴客,等忙完了,我就會請他前來,與你一見。”

  湯寶兒說道,“對了,關于你的事情,我和叔祖都不曾泄露半分,叔祖說,若讓宗族知曉你的身份,同樣會惹出許多麻煩。”

  蘇奕微微頷首,道:“你叔祖考慮的很周全,從現在起,你叫我沈牧便可。”

  眼下,他之所以改換身份前來參加天狩大會,為的就是盡量避免被麻煩找上門,圖一個清靜。

  “沈牧?”

  湯寶兒眨巴了一下眼睛,“這名字可有什么說辭么?”

  蘇奕笑了笑,道:“隨便起的。”

  剛說到這,樓閣外傳來一陣叩門聲,“寶兒丫頭,聽說你在招待一位最重要的朋友?快給我我引薦一下。”

  湯寶兒一怔,“小姑姑怎么來了?”

  她連忙起身去迎接,很快就帶著一個身影高挑,清艷美麗的墨裙女子走進來。

  女子長發盤髻,鵝頸修長,生著一張嫵媚明艷的鵝蛋臉,氣質卻幽冷若空谷幽蘭,散發出一種別樣的獨特風情。

  湯雨煙。

  古族湯氏的一位絕世仙君!

  同樣是仙君,雖然輩分比湯靈啟差了一截,可湯雨煙的修為和實力,則遠在湯靈啟這位老輩人物之上!

  事實上,在古族湯氏,許多老輩仙君的實力都已遠不如湯雨煙強大。

  當走進大殿,湯雨煙一對嫵媚的眸似刀鋒般,瞬息就落在蘇奕身上。

  略一端詳,那一對漂亮的黛眉不易察覺地微微一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