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 天狩大會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兩個月后。

  永夜學宮遺跡深處,問玄地宮內。

  蘇奕從打坐中醒來,不由輕聲一嘆。

  這一段時間,他一直在打磨道行,淬煉修為。

  可遺憾的是,直至此刻,也沒能感應到那一絲破境的征兆。

  “看來,僅僅是閉關苦修,已無濟于事。”

  蘇奕暗道。

  這兩個月里,他倒也并非沒有收獲。

  一是把人間劍又祭煉了一遍,威能提升少許。

  二是煉制了一批適合虛境層次修煉的丹藥。

  須知,在第七天關時,他斬殺四位仙王,滅掉鎮守使沈青石,搗毀了萬星城大大小小許多的賭坊、青樓勢力,獲取了一筆堪稱天文數字的戰利品。

  其中,不乏一些稀罕的天材地寶。

  除此,當初在火霄仙城鎮殺萬靈教冥刑主祭等一眾強者,也讓蘇奕獲得了一大批戰利品。

  經過篩選后,蘇奕將那些用不上的寶物,統統留給了清薇仙君他們。

  饒是如此,他現在的家底也堪稱驚人!

  哪怕踏足虛境,短時間內也無須為修煉的事情發愁。

  而在這兩個月時間里,蘇奕用補天爐煉丹和煉器,也是讓補天爐得到了莫大好處。

  按照蘇奕估測,以仙道寶物的品階劃分,補天爐的威能都不遜色于頂尖的仙君寶物。

  但,補天爐真正的妙用是煉丹和熔煉神料。

  到如今,補天爐已經能夠煉制出最頂尖的虛境仙丹,甚至能把仙君級寶物徹底熔煉掉!

  “我打算出去走一走。”

  蘇奕找到清薇仙君,道,“在我證道虛境之后,自會回來找你們。”

  流云仙王正在閉關療傷,清薇這段時間則在指點方有容、方寒他們修行,過得很充實和清靜。

  甚至,清薇都有些喜歡上這種隔絕于世,如若隱居般的生活。

  得知蘇奕要離開,清薇內心頓時有些不舍,但嘴上則答應下來,“公子務必要保重。”

  蘇奕笑了笑,便轉身而去。

  接下來一段時間,蘇奕就如世間的一個過客,獨自行走在白蘆洲境內,偶爾會在山水之間停歇,餐霞飲露,觀悟天地之大美。

  興致來了,便去那繁華如水的城池中走一遭,于萬丈紅塵中體味眾生百態。

  而他的心境,則一點點沉淀下去,渾然不再理會破境之事,完全由著心思,似閑云野鶴般,游蕩在世間,逍遙自在。

  這一天,蘇奕來到一座名叫“黃圖”的城池中,愜意地坐在一座茶肆中飲茶。

  茶肆內很熱鬧,客人眾多,不乏一些修士的身影,正在議論最近發生在白蘆洲的大事。

認識十年的老書友給我推薦的追書app,咪咪閱讀!真特么好用,開車、睡前都靠這個朗讀聽書打發時間,這里可以下載  “聽說了嗎,第七天關鎮守使裴鴻景大人手腕極為了得,把那些前往第七天關查探消息的強者,全都轟走了!”

  “我也有所耳聞,據說連太清教、蓮華寺這些巨頭勢力的大人物,都碰了一鼻子灰,被裴鴻景下令,阻擋在萬星城之外。”

  “這豈不是把那些巨頭勢力得罪了?”

“這你就有所不知了,裴鴻景大人執掌御天道碑的力量  ,在第七天關,他便是至高無上的主宰,怎可能會害怕得罪人?”

  聽到這些議論,蘇奕不禁笑了笑。

  如今他也已清楚,當初在第七天關那一場大戰,早已引發仙界天下轟動。

  而他的名字,則一下子進入仙界各大勢力的視野!

  如今,事情雖然已經過去數月,可看起來,所引起的風波依舊還未平息下去。

  “不出所料,太清教掌教齊涅應當已猜出我的身份,其他那些巨頭勢力,或許也已有所懷疑。”

  蘇奕輕抿了一口茶水,陷入思忖,“接下來一段時間,倒是得換個身份,以免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蘇奕不怕麻煩,但卻不喜歡被麻煩不斷找上門。

  他很清楚,在未能打探出自己的身份之前,仙界那些大勢力注定不會善罷甘休。

  “誰能想象,在仙界天下都還沒有查出那蘇奕來歷的時候,云機仙府這樣一個名震仙界的頂尖勢力,卻就此土崩瓦解了?”

  “活該!竟敢背叛仙界,去和異域魔族勾結,這樣的勢力,根本沒有存在的必要!”

  “錯了,云機仙府可不是被踏滅了,而是他們察覺到事情敗露,自行解散,看似消失在世間,可誰敢肯定,他們以后不會卷土重來?”

  茶肆那些客人,又閑聊起云機仙府的事情。

  這倒是引起蘇奕的一絲警覺。

  云機仙府背后,站著“釣魚佬”這樣一個神明,而今遭受這等大敗,豈可能會忍氣吞聲?

  短時間內,或許不必擔心這個潛在的隱患。

  但蘇奕很清楚,一旦以后某一天爆發仙魔之戰,云機仙府必會重現出現于世!

  “不說這些,你們聽說了嗎,中洲的‘天狩大會’就將上演,如今整個仙界都在關注此事。”

  “這等大事,誰能沒聽說?”

  “目前可以肯定的是,太清教、太一教、蓮華寺這三大巨頭勢力,都會派遣門派中的絕世仙君參與其中!”

  “都有哪些絕世仙君?”

  “不清楚,名單還未公布,但據神機閣傳出的消息說,那些巨頭勢力都無比重視此次的天狩大會,故而極可能會派出各自門中最強的一批絕世仙君!”

  “乖乖,這一下可有熱鬧看了!”

  ……茶肆中的議論,很快又轉移到“天狩大會”上。

  蘇奕初開始一怔,掐指一算,便即恍然過來。

  數月之前,在他和古族湯氏的湯靈啟、湯寶兒辭別時,兩者曾主動提起,半年后,他們古族湯氏將承辦“天狩大會”!

  在天下仙君人物心中,位于中洲的天狩大會,絕對堪稱是世間一等一的盛事。

  早在仙隕時代以前,這樣的盛會就已經存在,并延續至今。

  屆時,天下間最頂尖的仙君人物齊聚中洲“天狩魔山”,進行角逐,爭機運,奪造化,論道爭鋒!

  而此次天狩盛會,古族湯氏便是東道主,將會邀請世間最頂尖的仙君參與,盛況空前。

并且,湯靈啟還說,哪怕蘇奕是宇境修為,可若想參加,也不是沒有辦法,也根本無須層層篩選和考核  ,就能直接為蘇奕安排一個參與的名額!

  當時,蘇奕對此并不感興趣。

  可湯靈啟提起的一樁秘聞,則引起蘇奕的注意。

  那就是,在天狩大會舉辦的地點“天狩魔山”深處,有著一座古老的秘境,疑似是從太荒時期延存下來!

  這件事,引來古族湯氏所有大人物重視,遺憾的是,那一處秘境籠罩在一片極為可怕的規則禁陣之下,無人能闖入其中。

  按古族湯氏的多位仙王人物推演,大概半年左右的時間,那一處秘境的禁陣封印力量就會松動一些,足可讓仙君層次的人物有機會闖入其中。

  而這,也成為那些參與此次‘天狩大會’的仙君人物的目標之一!

  太荒時期,那可是仙界最古老久遠的一段歲月,

  而眼下,一個疑似和太荒時期有關的秘境,竟出現在天狩魔山深處,這自然引來蘇奕的興趣。

  須知,王夜在證道太境,踏足仙道之巔時,就曾獲得過一樁從太荒時期延存下來的機緣,對他證道太境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而此時,蘇奕算一算時間,距離“天狩大會”拉開帷幕的時間,已只剩下半個月左右。

  “也罷,就去中洲走一遭。”

  蘇奕當即做出決斷。

  眼下,他一身修為遲遲還未出現證道破境的征兆,若能在此次天狩大會中,探尋到一些破境的契機,自然最好。

  當然,更重要的是,蘇奕很好奇,那天狩魔山深處的一樁從太荒時期延存下來的秘境中,究竟藏著什么。

  當天,蘇奕便展開行動。

  只不過這次出行時,他施展一門秘術,悄然改變容貌,并將長發盤為道髻,看起來就像一個再尋常不過的年輕道士。

  就連身上那慣常穿著的青袍,也換成了一襲簡樸的玄色道袍。

  蘇奕自信就是裴鴻景、聞之秋這些仙王在前,怕也很難識破自己的身份。

  十天后。

  蘇奕孤身一人橫穿白蘆洲、橫跨風洲、湖洲、象洲三大仙洲,終于進入中洲境內。

  一路上風平浪靜,并未發生什么波折。

  金瀾仙山。

  古族湯氏的盤踞之地。

  時值正午,金瀾仙山的山門外,時不時會有貴客前來拜訪,或乘坐寶船,或騎乘仙禽、或駕馭仙獸拉動寶輦。

  這樣的景象,已持續多天。

  原因就是,古族湯氏乃是此次“天狩大會”的東道主,但凡參與這一場盛會的仙道勢力,都需要在古族湯氏匯聚。

  而后,直至天狩大會拉開帷幕的日子,一起前往天狩魔山。

  當蘇奕孑然一人從遠處風塵仆仆而來時,就看到許多賓客絡繹前來,門庭若市,顯得好不熱鬧。

  “快來迎駕,那是太清教絕世仙君‘弓南風’的‘雷蛟寶船’!”

  忽地,一陣嘩然聲響起。

  蘇奕抬眼望去,一艘雷霆繚繞的寶船從遠處天穹破空而來,那寶船赫然是由四條長達千丈的蛟龍在拉動,顯得極為惹眼。

  “弓南風?太清教絕世仙君?”

  蘇奕眉頭微皺,感覺有些不對勁。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