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 神劫之秘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半個時辰后。

  距火霄仙城足有數千里之遙的一片大山深處,一處風光清幽靜謐的崖坪上。

  蘇奕等人席地而坐,正自閑談。

  流云仙王將這一次遭遇萬靈教圍困的來龍去脈和盤托出。

  不出蘇奕所料,流云仙王的確早已被萬靈教盯上,為的就是要將她這位仙王降服,為他們萬靈教所用!

  須知,流云仙王乃是當今仙界所有小如意齋的掌權者。

  若將流云仙王掌控,無異于間接掌控了分布在仙界各地的小如意齋!

  得知這個真相,聞之秋都不禁怒極而笑,“這萬靈教簡直狼子野心,他們怎么就敢?”

  流云仙王苦澀一笑,嘆道:“如今的小如意齋,早和仙隕時代以前不一樣了。”

  按照她的說法,小如意齋不僅僅曾在仙隕時代中遭受過重創,當初更遭受到來自異域魔族的入侵。

  直至仙隕時代落幕后,太一教這個巨頭勢力,更是在暗中不斷蠶食和吞并小如意齋的地盤!

  到如今,小如意齋早已是元氣大傷,處境窘迫,早已淪為一個尋常的仙王級勢力。

  并且,哪怕時至今日,小如意齋所掌控的地盤,依舊在縮減,一天不如一天。

  反觀萬靈教,崛起之勢極為迅猛,到如今儼然成為仙界的一方龐然大物!

  除此,萬靈教背后還站著一位神明。

  此消彼長,這等情況下,萬靈教自然不怕開罪小如意齋。

  獲悉這些內情,聞之秋不禁喟嘆,道:“一段漫長的仙隕時代,的確徹底改變了整個仙界。”

  細數當今天下的仙道勢力,但凡底蘊古老的那些宗族、宗門,大多都曾在仙隕時代中遭受那一場浩劫的重創!

  就連他們天璇凈土,也如此!

  故而,聞之秋很能體會流云仙王此刻的感受。

  “過往那些歲月中,太一教為何會將矛頭指向小如意齋?”

  蘇奕忽地問道。

  流云仙王眼神復雜,道:“我也不清楚,但大致能猜出,必然和太一教開派祖師姜太阿有關。”

認識十年的老書友給我推薦的追書app,咪咪閱讀!真特么好用,開車、睡前都靠這個朗讀聽書打發時間,這里可以下載  “仙隕時代以前,如意妖帝大人和姜太阿敵對多年,兩人曾交手不下十次,姜太阿輸多贏少。仇恨,也就此結下。”

  蘇奕點了點頭。

  歸根到底,這就是宿仇。

  由蕭如意和姜太阿之間的仇恨延續下來,牽連到了小如意齋身上。

  接下來,眾人又閑談片刻后,蘇奕開口,讓其他人暫避,唯獨留下了流云仙王。

  “蕭如意究竟去了哪里?”

  蘇奕問道。

  蕭如意便是如意妖帝,一個風華絕代的曠世妖帝,親手創建了小如意齋,也是王夜的至交好友。

  在小如意齋,有“萬古一春秋,仙道小如意,浮世誰為尊,見吾如見天”這句秘言。

  說的便是在小如意齋背后,站著葉春秋、蕭如意、虛浮世、王夜這四位踏足仙道之巔的大能!

  其中,王夜所對應的,便是第四句話,“見吾如見天”!

  而今,葉春秋、

  虛浮世下落不知,連蕭如意也杳無音訊,這焉能不引起蘇奕的關注?

  流云仙王遲疑了一下,這才說道:“帝君大人她當年離開時,說是要前往紀元長河之上,謀一場證道神境的機緣,什么時候做到了,什么時候才會再回來。”

  “那是什么時候的事情?”

  “就在永夜之戰落幕后的第一千八百年。”

  說到這,流云仙王忍不住看了蘇奕一眼,便又下意識低下螓首。

  蘇奕揉了揉眉心,喟嘆一嘆。

  無疑,蕭如意是消失在仙隕時代以前,而以那女人的性情,既然當初說過不證道神境,就不會回來,也就意味著,她……要么早已經在那紀元長河上遭遇殺身之禍。

  要么就是遭遇了某種大變故,才會時至今日也杳無音訊。

  世事浮沉,故人難覓,往昔種種,都已不可追憶,饒是蘇奕道心堅凝,也不免感到一陣悵然。

  半響,他摒棄雜念,道:“若你信得過我,就莫要抵抗,我來看一看你體內遭受到的那一股神劫力量。”

  流云仙王嬌軀一震,俏臉上浮現期待之色,毫不猶豫就答應下來。

  沒辦法,她早被那一道神劫折磨了不知多少年,一身道行不斷衰弱,再加上今日遭受更嚴重的傷勢,一身大道根基都有崩壞的跡象!

  而若能得到蘇奕相助,破掉身上那神劫之力,自然最好!

  這也正是她此次和清薇一起前來白蘆洲尋找蘇奕的原因。

  蘇奕當即行動起來,分出一道神識,探入流云仙王體內。

  這一瞬,流云仙王心中顫栗,忽地泛起異樣的感覺,似觸電般,那纖秀綽約的嬌軀都微微有些不自在。

  須知,被蘇奕這樣的男子用神識查探體內的情況,必然能夠清清楚楚地把她渾身上下每一處一覽無余。

  這甚至比褪去衣服,坦誠相見看得還有清楚……

  這讓流云仙王也不免感到一陣羞赧,那宛如少女般美麗的臉龐火燒似的滾燙,泛起一抹酡紅。

  蘇奕的確“看”得很清楚。

  不過,他此時此刻可沒有一點非分之想,當神識進入流云仙王體內,瞬息之間,就捕捉到了一股詭異禁忌的神劫力量!

  當他嘗試著用九獄劍的氣息,去靠近那一股神劫力量時,后者似受到驚嚇,眨眼間就收縮起來,潛入流云仙王的仙元空間最深處!

  而流云仙王似感到很痛苦,娥眉微蹙,瑩白的額頭浸出汗珠,鼻腔發出一絲微不可聞的悶哼。

  蘇奕沒有理會,神識仿似觸手般,在流云仙王體內游走,靜心探尋那一股詭異神劫的氣息。

  在這個過程中,流云仙王嬌軀顫栗,似觸電一般,只覺蘇奕的神識就像無形的大手般,在自己身心內外不斷逡巡,那滋味……簡直無法形容,也讓流云仙王內心涌起一絲說不出的羞意。

  半響,蘇奕收回了神識。

  流云仙王則如釋重負,長吐一口氣。

  那俏臉上,兀自殘留著一絲瀲滟晶瑩的酡紅,讓她清冷如冰的氣質平添一抹嫵媚的風韻。

  著螓首,貝齒輕抿,根本不敢去看蘇奕。

  內心深處,兀自有羞赧之意揮之不去。

  根本不用想她就知道,自己通體內外的每一處地方,怕是已經被蘇奕來來回回徹底摸透了。

  蘇奕并未注意到這些。

  他沉吟道:“這種神劫力量,應該是萬靈教背后‘天戊神尊’所煉的一種秘咒,會不斷侵蝕修士的性命本源和根基,極為難纏,在當今仙界,怕是只有那些踏足仙道之巔的老家伙們,才有辦法破除。”

  流云仙王一呆,心中沉重,嘴上則柔聲道:“大人,晚輩早已體會到這神劫力量的可怕,倒也沒有抱多少希望,眼下……”

  還不等說完,蘇奕不禁笑道:“誰告訴你,我破除不了?”

  “呃……”

  流云仙王怔住,美眸睜大,原本沉重的心緒頓時消散,內心升騰起一股無法言喻的激動和喜悅,道,“大人,真的可以嗎?”

  那種情緒的變化,可謂跌宕起伏,大起大落。

  蘇奕點頭道:“我自有辦法幫你化解此劫,不過,需要等我踏足虛境才行。”

  之前他已靜心推演過,九獄劍的氣息太過霸道,若強行去抹殺流云仙王體內的神劫力量,反倒會牽累到流云仙王,后果難測。

  還好,輪回的力量,同樣也可以克制這一股詭異的神劫!

  不過,受制于現在的修為,讓蘇奕在動用輪回奧義時,很難真正深入到流云仙王體內的仙元空間中。

  按蘇奕推斷,當踏足虛境后,應當不難辦到這一步!

  “無非是等待一段時間而已,晚輩等得起!”

  流云仙王眉梢都泛起喜色。

  人,最怕的是看不到希望。

  而現在,蘇奕給了她一個希望,內心焉能不激動?

  蘇奕笑了笑,長身而起,找到聞之秋,直接道:“那萬靈教所掌控的詭異神劫力量,我可以化解,你可以回去復命,告訴你們宗門的陶孟仙王,讓他等著就是,明年的‘仙王夜宴’召開之前,我必會去不周山走一遭。”

  聞之秋身心皆震,連忙躬身行禮,歡喜道:“多謝蘇道友!我天璇凈土上下,定會掃榻以待,恭迎道友前來做客!”

  蘇奕想了想,道:“你此次返回后,順便幫我一件事,去給瑤光凈土的映秀傳一句話,她師尊‘孔曄仙王’身上遭受的神劫力量,我也可以解除,讓他們同樣等著就是。”

  聞之秋肅然領命:“道友放心,聞某定會把話帶到!”

  當天,聞之秋便啟程離開,匆匆前往不周山。

  而蘇奕則和流云仙王一起,帶著清薇、方有容、方寒等人,一起啟程前往洛水禁地!

  流云仙王身負重傷,性命垂危。

  這等情況下,根本不適合在外界耽擱,必須找一個隱秘安全的地方靜修。

  同時,蘇奕也打算閉關一段時間,為證道虛境做準備。

  而洛水禁地深處的永夜學宮遺跡中,有著一座“問玄地宮”,除了蘇奕之外,其他人根本無法進入。

  自然地,也最適合閉關和靜修。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