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六百六十一章 鎮界印真正的妙用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無數神劫交織,化作刺目的利劍,隨著冥刑主祭出動,頓時似狂風驟雨般,密匝匝呼嘯而出。

  齊齊斬向蘇奕!

  蘇奕看也不看,袖袍震蕩,右手橫空一壓。

  天穹下,鎮界印驟然轟鳴,這片天地頓時陷入一種被壓制和禁錮的處境中。

  虛空、大道、塵埃、光影……所有事物都似凝滯凍結。

  而分散在這片天地中的人們,無論是萬靈教那些仙君,還是聞之秋、流云仙王等人,皆感受到一種撲面而至的壓制力量。

  就像水中的魚兒,忽地被凍結在冰層之中。

  那是鎮界印的力量!

  最為一劍太境仙寶,足可在瞬息之間將一方大界徹底鎮壓禁錮,那等威能豈是尋常可比?

  而在這等鎮壓之下,冥刑主祭和他周身那密匝匝的神劫劍氣同樣遭受到可怕的壓制。

  冥刑主祭身影一滯。

  而他周身那密密麻麻的劍氣,則齊齊顫抖,似陷入泥沼中!

  不好!

  冥刑主祭頓時色變。

  幾乎同時,一陣凄厲的慘叫聲響徹。

  就見鎮界印中,垂落一道道刺目璀璨的金光,轟然鎮殺而下,將虛空都劈開,也將在場那些萬靈教的仙君屠殺當場。

  血雨滂沱。

  哀嚎震天。

  這第二擊之下,在場除了冥刑主祭之外,萬靈教的強者無一幸免,盡數被屠滅!

  那血淋淋的一幕,當即震撼全場。

  同樣如之前蘇奕所言,這第二擊,的確屠掉了在場那些萬靈教強者,并且,那操縱神劫力量的冥刑主祭,也沒能阻止!

  目睹這一切,冥刑主祭眼睛發紅,目眥欲裂,發出一聲憤怒的咆哮,身影爆綻滔天仙威,裹挾著可怕的神劫力量,朝蘇奕殺去。

認識十年的老書友給我推薦的追書app,咪咪閱讀!真特么好用,開車、睡前都靠這個朗讀聽書打發時間,這里可以下載  那等可怕的兇威,讓流云仙王和聞之秋齊齊色變,意識到這老家伙要不顧一切拼命,根本不敢遲疑,第一時間出手相助。

  “去!”

  聞之秋大喝,一盞青燈橫空,釋放出萬千耀眼的紫色火雨,傾瀉而下。

  “臨!”

  流云仙王祭出一幅畫卷,化作一條浩浩蕩蕩的銀色長河。

  兩位仙王在這一刻皆毫無保留地動用至強的手段。

  可比他們更快的,是蘇奕施展出的第三擊!

  隨著他掌指掐訣,鎮界印忽地碾碎長空,仿似天外神山般鎮殺而下,狂暴的仙道規則力量擴散,將這片天地完全禁錮。

  “開!”

  冥刑主祭大喝。

  他須發怒張,一身道行如若燃燒,傾盡全力催動手中的黑色寶塔,密匝匝的神劫力量肆虐迸發。

  然而——

  隨著一陣驚天動地的碰撞聲響起,那洶涌的神劫力量,盡數被從天而降的鎮界印碾碎。

  這件太境仙寶太霸道了。

  儼然是摧枯拉朽般,撞碎一切阻礙,對著冥刑主祭狠狠轟殺過去。

  “混賬!!”

冥刑主祭滿臉猙獰,簡直像拼命般,全力催動黑色寶  塔抵擋。

  咔嚓!!

  隨著鎮界印和黑色寶塔碰撞,那片虛空都崩塌毀滅,掀起狂暴的力量洪流。

  在這一擊下,那黑色寶塔終究沒能承受住,表面出現無數裂痕,而后直接崩碎。

  而冥刑主祭則被鎮界印狠狠轟在身上。

  一擊而已,這位萬靈教的仙王軀體就四分五裂,崩碎成無數血塊。

  他的神魂呼嘯而出,挪移時空,明顯要逃走。

  可這片天地都早已被鎮界印的力量完全禁錮,當他的神魂沖出,頓時像被黏在蛛網中的蟲子般,被無數金燦燦的仙光淹沒。

  這一瞬,冥刑主祭的臉上也不禁露出絕望之色。

  打破腦袋都沒想到,原本一場穩贏的行動,卻會因為一個宇境年輕人的抵達,而徹底失敗。

  那年輕人究竟是誰?

  為何能喚醒鎮界印的全部威能?

  他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那些困惑和念頭紛呈時,冥刑主祭的神魂已被撕裂成無數塊,洶洶燃燒起來,瞬息間而已,就魂飛魄散。

  臨死前,他不甘地看著遠處的蘇奕,眼神寫滿憤怒和恨意。

  這一切,說來緩慢,實則近乎在眨眼間發生。

  聞之秋和流云仙王分別祭出的仙寶青燈和畫卷根本沒有派出用場,冥刑主祭就已伏誅!

  天地間,硝煙彌漫,血腥氣息蒸騰。

  人們皆呆滯在那,震撼無語。

  第三擊,同樣如蘇奕所言,一舉鎮殺冥刑主祭這樣的仙王!!

  換而言之,之前蘇奕所說那番話,一一應驗,任憑冥刑主祭如何掙扎,也沒能改變這一切。

  哪怕動用那一件可以釋放神劫力量的黑色寶塔也不行!

  這無疑太可怕。

  人們也是這時候,才真正體會到“鎮界印”這件仙道至寶的威能是何等不可思議!

  “此寶在我手中,簡直是明珠蒙塵。”

  流云仙王心中喃喃,頗為慚愧。

  至此,一場來自萬靈教的殺局,就這般被蘇奕在三擊之下,徹底鎮平!

  都天化血陣崩碎、鎮守火霄仙城四周的近三百位虛境真仙伏誅、數十位仙君斃命、連仙王冥刑主祭,都慘死當場。

  全軍覆沒!

  蘇奕隔空一抓,一塊黑色寶物碎片落入掌中。

  這碎片是由冥刑主祭之前所掌握的那一座黑色寶塔所留,之前正是憑借此寶,讓冥刑主祭能夠動用那一股詭異的神劫力量!

  蘇奕凝目打量這塊碎片半響,眉頭微挑。

  這塊碎片的材質很特殊,彌漫著一縷神性氣息,表面鐫刻著繁密奇異的道紋。

  蘇奕揣測,那些道紋應當是一種極為詭異的神禁力量,并且出自神明的手筆!

  可惜的是,這僅僅只是一塊碎片,已派不上什么大用場。

  不過,即便如此,還是讓蘇奕推斷出,那座黑色寶塔必然是萬靈教背后那位神明所賜,大致相當于一個容器,可以承載那一股禁忌的神劫力量。

畢竟,若此寶真的  是一件由神明所煉制出的神器,怎可能會被鎮界印一擊之下毀掉?

  也正因如此,此寶才能夠被那冥刑主祭掌控和動用。

  “晚輩流云,多謝蘇大人出手相救!”

  流云仙王匆匆走來,躬身見禮,滿頭雪白長發飄曳,煞是惹眼。

  她如若少女般的美麗臉龐上盡是敬畏、感激、崇慕的神色。

  頓時,清薇仙君、方有容、方寒等人也如夢初醒,紛紛上前,感激出聲。

  蘇奕目光從眾人臉龐上掃過,而后看向流云仙王,不解道:“當初如意妖帝將鎮界印交給你時,難道沒有傳授你‘九秘真言’?”

  九秘真言,乃是喚醒和御用鎮界印的秘法。

  若無這門秘法,哪怕是流云仙王這等修為,充其量也僅僅能發揮出此寶兩成左右的威力。

  流云仙王低著螓首,感傷道:“不瞞大人,如意帝君大人早在仙隕時代以前就外出遠游,至今杳無音訊,而在她老人家離開時,僅僅只把此寶暫時交給晚輩掌管,并未傳授此等秘術。”

  頓了頓,她目光看向鎮界印,道:“并且,在仙隕時代那一場漫長的浩劫中,此寶曾遭受重創,靈性受損,從那時起,此寶就陷入沉寂之中,根本無法被我喚醒。”

  蘇奕這才恍然。

  太境仙寶,往往擁有著驚人的靈性和智慧,能夠讓執掌寶物的強者如臂使指地發揮出其威能。

  甚至,只需心念一動,便可讓太境仙寶主動殺敵!

  這和器靈不同,器靈擁有喜怒哀樂,在廝殺戰斗時,難免會出現紕漏。

  一些器靈擁有智慧之后,甚至會噬主!

  過往歲月中,并非沒有發生類似的事情。

  故而,道行越高深之輩,越不會輕易在自己的寶物中蘊養器靈,而是會選擇只保留其靈性。

  鎮界印,就是這樣一件寶物。

  若此寶的靈性還在,再配合九秘真言之法,在戰斗時發揮出的威能會更恐怖和不可思議!

  蘇奕將鎮界印遞還給流云仙王,道:“等抽時間,我會把九秘真言傳授給你。”

  流云仙王精神一振,感激道:“多謝大人!”

  蘇奕擺手道:“莫要客氣,我一向不喜這些繁文縟節,這樣吧,先找個清靜一些的地方落腳,我們再聊。”

  “是!”

  流云仙王欣然領命。

  將這一切看在眼底的聞之秋神色雖平靜,實則心中大吃一驚!

  流云仙王乃是仙界天下所有小如意齋的掌權者,很久以前,曾跟隨在通天大能“如意妖帝”身邊行走,在當今仙界的地位極為超然。

  像聞之秋這樣在仙隕時代之后才證道為仙王的角色,在流云仙王面前也得禮讓三分。

  可現在,流云仙王卻尊稱蘇奕為“大人”!連舉止和儀態畢恭畢敬,這讓聞之秋如何不驚?

  “蘇道友他……難道是某位絕世大能的后裔、或者是關門弟子?否則,怎會讓流云仙王都這般敬重?”

  聞之秋心緒起伏。

  這一刻,他愈發感覺,蘇奕這個年輕人太過神秘,讓人越了解反倒越看不透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