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六百六十章 只出手三次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劍道第一仙

  眾目睽睽之下。

  蘇奕信步走了過去。

  旁若無人。

  流云仙王和清薇仙君心中又緊張又期待。

  緊張的是,那由冥刑主祭所掌控的力量,乃是詭異的神劫,極端禁忌,她們唯恐蘇奕也遭受打擊。

  期待的是,在場之中,唯有她們師徒清楚,蘇奕這位宇境年輕人,還有著另一個曾令仙界天下震顫的身份!

  這等情況下,兩人可不相信,蘇奕沒有辦法對抗這等詭異的神劫。

  當蘇奕的身影靠近過去,那鋪天蓋地般的黑色詭異神劫力量忽地暴涌而起,釋放出可怕的毀滅力量,朝蘇奕身上侵蝕過去。

  可隨著蘇奕一步邁出——

  那如潮水般的詭異神劫力量頓時潰散。

  而蘇奕,則似如履平地般,行走在那詭異神劫之中,所過之處,神劫力量任憑如何猛烈沖擊,當靠近蘇奕身體時,就會被震得潰散。

  全場皆震。

  嘩然聲四起。

  “這……”

  有人瞠目,神色呆滯。

  “他他分明是宇境修為,怎可能化解神尊大人所賜的神劫之力?”

  有人失聲大叫,一眼看出,蘇奕僅僅有著宇境修為。

  而見到這一幕,流云仙王、清薇仙君她們無不長松一口氣,眉梢間露出一抹喜色。

  帝君大人的手段,果然早已不是境界高低可以衡量!!

  “蘇道友竟能對抗神明之劫?”

  聞之秋震驚。

  在第七天關時,他就曾見識過蘇奕那種種堪稱匪夷所思的手段,視蘇奕如神人。

  可打破腦袋,他還是沒想到,蘇奕竟能對抗神劫!

  這簡直離大譜!

  場中轟動,人們都被驚到,滿臉寫滿難以置信。

  而同一時間,冥刑主祭一眼就看出,在蘇奕邁步時,周身縈繞著一縷縷晦澀的劍意。

  那劍意蒼茫、縹緲、充滿神秘禁忌的氣息。

  隨著那劍意縈繞,讓蘇奕宛如萬法不侵,萬劫不壞,輕松抵消和化解那些神劫之力的打擊!

  “怪不得當初在黑龍集市,他能毀掉云穹主祭手中的神明法旨,原來在此子手中,掌握著一件足以對抗神劫之力的大殺器!”

  冥刑主祭終于明白過來。

  同時心中涌起抑制不住的好奇,這樣一個年輕人,從哪里獲得這樣一件大殺器?難道那大殺器是一件真正的……神寶!?

  想到這,冥刑主祭沒有遲疑,直接動手。

  隨著他催動身前那一座巴掌大小的黑色寶塔,附近區域的神劫力量頓時變得狂暴起來,凝聚成一道道詭異的黑色雷霆長矛,狠狠鎮殺而下。

  天地動蕩,殺伐氣滔天!

  那雷霆長矛由神劫之力所化,威能恐怖到讓流云、聞之秋這等仙王都毛骨悚然,齊齊色變。

  “蘇道友小心!”

  聞之秋禁不住提醒。

  卻見蘇奕不慌不忙,抬手掐訣,舌綻春雷:

  “起!”

  一個字,響徹天宇。

  而后,不可思議的一幕發生。

原本由流云仙王掌控的鎮界印,在此刻忽地像真  正的覺醒了般,爆綻出通天徹地的金光。

  尤其是那鐫刻在道印表面的“鎮界”兩字,涌現出璀璨而驚人的靈性,字跡的每一道筆畫中,居然衍生出刺目的金色規則之力!

  金光沖霄。

  照得天地一片明亮,煌煌耀眼。

  也刺得人們眼睛都快睜不開。

  一股恐怖到難以言喻的威能,隨之從那鎮界印中轟然爆發。

  那些由詭異神劫所化的雷霆戰矛何等恐怖,只差瞬息間,便可鎮殺在蘇奕身上。

  可隨著鎮界印發威,這些雷霆戰矛遭受到可怕的壓制,被禁錮在虛空,劇烈搖晃,無法寸進。

  旋即——

  砰砰砰!

  一陣密集的爆碎聲響起。

  那些雷霆戰矛齊齊炸開,化作無數詭異的黑色光雨飛灑。

  全場震動。

  那些萬靈教強者無不悚然,駭然失色,那可是由冥刑主祭催動的一場殺劫,就這般被破了?

  冥刑主祭臉色一沉,眸子中浮現一抹驚怒。

  之前,他就已看出,元氣大傷的流云仙王,根本沒有發揮出鎮界印這件太境仙寶的真正威能。

  可他卻沒想到,一個宇境年輕人,卻似乎徹底喚醒了鎮界印,讓得此寶釋放出前所未有的恐怖力量,摧枯拉朽般將他所掌控的神劫力量磨滅!

  “原來,這才是鎮界印真正的力量……”

  流云仙王眼神恍惚。

  在她視野中,鎮界印的確像從沉寂中活過來,掀起萬丈金光,照徹九天十地,仙威無量!!

  蘇奕一抬手,鎮界印似如燕歸巢般,掠入掌間,輕聲道:“接下來,我便讓你看一看,此寶真正的威力。”

  流云仙王和清薇仙君皆萬分期待。

  而蘇奕已轉過身去,看向遠處的冥刑主祭,“聽好了,我只出手三次,第一次,毀天都化血陣。”

  “第二次,屠在場萬靈教之人。”

  “第三次,送你上路。”

  “只要你能攔住一次,就算我輸。”

  一番話,坦坦蕩蕩說出,看似隨意,實則霸道睥睨到極致!

  人們都快懵掉。

  這……是一個宇境仙人能說的話?

  聞之秋都不禁呆了呆,蘇道友他……好大的氣魄!

  冥刑主祭則皺了皺眉。

  蘇奕太鎮定了,自從抵達場中,就一副我行我素,旁若無人的姿態,看似驕橫到無法無天的地步,可這何嘗不是有恃無恐的表現?

  “是嗎,那本座倒是想見識見識,你一個宇境仙人,究竟哪里來的底氣,敢在此刻大放厥詞!”

  冥刑主祭神色冷漠,大喝道,“都小心一些!全力運轉天都化血陣,莫要怠慢!”

  聲傳全場。

  萬靈教一眾強者皆心中凜然,轟然應諾。

  轟隆!

  火霄仙城上空,無數禁陣力量涌現,似遮蔽天穹的黑色帷幕般,讓天地從白晝陷入昏暗之中。

  一股壓抑人心的毀滅氣息,隨之彌漫而開。

  那些萬靈教強者皆祭出寶物,殺氣騰騰,嚴陣以待。

  冥刑主祭更是一手托起那一座黑色寶塔,一身仙王氣息鼓蕩,直沖天宇,威勢滔天!

一道道  如神鏈般的詭異劫力量從他手中的寶塔內涌現,化作一重重神環,交錯在他身影四周,也襯得他一身氣息愈發恐怖。

  這一瞬,聞之秋、流云仙王他們皆呼吸一窒,感受到撲面的壓力。

  而蘇奕卻似渾然不覺,五指如蓮花綻放,輕輕扣住鎮界印,而后——

  直接砸了出去!

  鎮界印沖霄。

  火霄仙城中,直似有一道金燦燦的昊日騰空而起,大放無量光明,恐怖的仙威法則,則像颶風般肆虐長空。

  冥刑主祭早有準備,猛地一聲大喝,“咄!”

  頓時,一片神劫鎖鏈沖霄而起,仿似大網般,一股腦將鎮界印兜住,封印在其中。

  可還不等萬靈教的強者高興,一道驚天動地的轟鳴響徹,那一條條神劫鎖鏈炸開,四分五裂。

  講真,最近一直用咪咪閱讀看書追更,換源切換,朗讀音色多,安卓蘋果均可。

  而鎮界印直似彗星撞日,轟在了那覆蓋在天穹下的天都化血大陣上。

  咚!!!

  天穹震顫,那座大陣直接被轟出一個巨大的窟窿。

  緊跟著,無數密集如蛛網般的裂痕,出現在這座覆蓋在火霄仙城上空的大陣上。

  駐守在城池四周的那近三百位萬靈教強者,這一瞬都被驚動,齊齊抬眼望去,旋即露出驚恐之色。

  天都化血陣,竟破了!

  像琉璃般化作無數碎塊!

  而無數金燦燦的仙光從那破碎的仙光中垂落。

  瞬息間,那近三百位萬靈教的強者,被那從天而降的金色仙光淹沒軀體。

  “不——!”

  有人恐懼尖叫,軀體被焚化成灰燼。

  “主祭大人救命!”

  有人瘋狂般閃避,可卻無濟于事,被轟殺當場。

  更多的人,都來不及發出慘叫,便一命嗚呼,被那金燦燦的仙光熔煉焚燼,形神俱滅。

  眨眼間而已。

  近三百位鎮守在城池四周的萬靈教強者,盡數灰飛煙滅!

  而那覆蓋在火霄仙城之上的天都化血陣,早已瓦解消失。

  唯有一枚道印懸浮,宛如大日當空,獨照乾坤!

  全場震撼。

  第一擊,的確如蘇奕所言,毀掉了天都化血陣,哪怕冥刑主祭全力出手進行阻截,都無濟于事!

  萬靈教那數十位仙君人物,都驚出一身冷汗,臉色大變。

  這鎮界印竟如此恐怖?

  這完全顛覆他們的認知。

  “無愧是太境仙寶,那等威能太可怕了……”

  聞之秋心顫。

  太境仙寶,又被稱作仙道至寶!是唯有踏足仙道之巔的絕世大能才能祭煉出的大殺器!

  一個“至”字,就已將這等寶物的威能詮釋得淋漓盡致。

  聞之秋雖是仙王,可也還是頭一遭見識到太境仙寶的威能,心中之震撼可想而知有多大。

  流云仙王、清薇仙君等人皆眸泛異彩,為之振奮!

  “蘇大哥威武!”

  少年方寒封氏激動得大叫出來,熱血賁張。

  “本座先殺了你!”

  猛地,冥刑主祭出手,催動神劫之力,朝蘇奕暴殺而去。

  他察覺到了危機,不敢再任由蘇奕出手。

  否則,今天的局勢怕是非被逆轉不可!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